狂妄武尊 第一六九章 :端倪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六九章 :端倪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02     江夏忽然提出这个请求,一来是他本来就有意离开京城,二来,直觉告诉他眼前的一切一定与权力斗争有关,如果他选择离去,麻烦自然不会再来找他。     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放弃证明自己清白的努力,他邀请林芷兰一同离去,正是决定要帮助她寻出杀害林傲的真凶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那也是在帮助自己,毕竟几乎可以肯定的是,这个真凶同时也是那盗走戒指的窃贼。     林芷兰对于父亲门下弟子的背叛很是愤怒,她想要平息这场内讧,可却因为自己在门内的威望不足而无从下手。眼前,江夏又面临更夸张的指责和罪状,这使得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成了泥菩萨。     听着江夏的提议,她立刻感到动心。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未晚,不妨就此离去,凡事再从长计议。只要不陷入眼下的这场大麻烦,真相迟早会被自己查清。到那时候,杀害父亲的凶手,趁乱篡权的不肖弟子,都可以一并收拾。     唯一让她纠结的是,父亲现在尸骨未寒,一切的后事都等着她去料理主持,如果她走了,那些对权力疯狂追逐的弟子们,到底会不会在逝去师父的身上,表现出足够的敬意?     正在思索,江夏又问话了。     “林小姐,咱们就此离去,必然要舍下些牵挂的东西……哼,不过你放心,这些道貌岸然,想要将正天门继承下去的家伙们,决然不会在林门主的后事上马虎大意的!再说了,等九哥风哥他们回来,这帮家伙也不会有好果子吃!”     他所说的是酒糟鼻和招风耳等人,林傲的四大护卫,在孤叶城受了皇帝封赏后,回京的路上,林傲让他们回老家探望亲人,风光一番。只是没想到,那一次别离便是永别……     说着,也未等林芷兰表态,江夏又转而对那些侍卫们道:“你们听好了,我不管是谁命你们前来栽赃陷害,今天姑且饶了你们,你们回去告诉那人,江夏从来就没想过涉身官场,也不会玩什么争权夺利,这种下三滥的手段,趁我还没有发毛,尽早收起来吧!要不然,嘿嘿……”     这两声笑得古怪,甚至有几分恐怖的味道,结合他脸上的怪异神情,一时间竟将那些跃跃欲试的侍卫给震在了原地,每个人都心虚不已。     “林小姐,我要走啦,就此告辞!”在对那些侍卫们警告完毕后,看到林芷兰依旧面无表情,江夏旁若无人的宣告了自己的即将离开,“并非江夏不愿帮你,只是现在麻烦缠身,京城之地不宜久留,见谅了!”     话音未落,右足轻轻一点,江夏胸中提气,一跃便飞出了众人的包围圈。     “刺客休逃!”一名反应迅速的侍卫转身便要去追,却被身旁一同伴给拉住了。     “你这傻子,追他作甚?他要逃,咱们谁又能追上?他要逃,就任他逃吧……”     众侍卫似乎早就预见到了这一幕,对于江夏的逃走,他们并不惊讶。他们的心中,此时庆幸的成分反倒更多,本来设想中的惨烈战斗并没有出现,江夏选择了一种很高明的遁去手段,并没有落入这个杀机重重的陷阱。     “江大哥,等等我!”     江夏在众人的注视下,跃出包围圈后,似乎也知道侍卫们不敢追他,干脆就在那儿徐徐前行,就像是在等待林芷兰改变主意一般。     事实证明,他的预料没有错。     林芷兰眼见着仇明善等人朝着自己扑来,避过几招之后,觉得比起查明真凶这件事来,正天门的权力之争反倒不那么重要了。而要想尽快查明真相,借助江夏的力量无疑是最佳的选择。况且,她自己也清楚,江夏在她的心中,究竟意味着什么。     于是她终于下定决心,同样的几个起落,漂亮的身法施展起来,很快便追到了江夏的身边。     “小姐,不要丢下我啊!”身后,传来小虎妞的呼喊。     林芷兰含泪不语,没有回应。她知道,自己跟着江夏离去,严格说来,会被官府套上畏罪潜逃的帽子,那个无端的帮凶指证,也可能会被上头信以为真。可这一切,为了查出杀父真凶都值得,然而对于小虎妞来讲,她却不愿意让自己的姐妹承受这种冤屈。     “咱们快走吧!”林芷兰扯了扯江夏的衣袖,示意他加快脚步。     江夏明白她心中所想,点点头,二人一齐飞速的朝着城外离去。     身后远远的,传来小虎妞的呼喊。而那些做做样子的侍卫们,则开始大呼小叫的说钦犯拒捕,已然潜逃……     最为开心的,当属仇明善了。他没有想到,上天会演出这么一幕离奇的情节,来让他如此轻易的获得权力。逼走林芷兰,虽然在以后还会面临四大护卫的质询,虽然还可能面临林芷兰甚至是江夏的麻烦,但对自己头脑有着充分信心的他却认为,自己有足够的时间来准备应对一切。     出了城,江夏最为关心的,自然是他留在城外军营的噬沙兽王了。有了这头大家伙,他可以很轻松的化解很多的麻烦。     可问题是,兽王留在军营,由守卫京城的精锐部队看管,自己眼下是所谓的朝廷钦犯,再也不能大摇大摆的进入军营,可是如果硬闯,又会无故的伤及许多人的性命。在事情没有眉目之前,江夏甚至还分不清谁是他的敌人,如果鲁莽行事,只会增添烦恼,得不偿失。     于是他决定,到夜里再潜入军营,骑上噬沙兽王,冲出军营逃走。到那时,便不再会有人能够阻挡他了。     一同逃离出来的林芷兰依然情绪低落,在军营外不远处的一座荒山上隐蔽等候天黑的时候,她望着远方京城的城墙,怔怔发呆。     “林小姐,你对京城官场各大派系可有了解?”为了分散林芷兰的担忧,也为了搞清楚自己可能的敌人,江夏开始向她请教这个问题。     林芷兰摇了摇头:“我自幼只是热衷习武,对那些做官的一向没有好感,又何谈了解啊……不过,天底下谁都知道,兵马大元帅荣峥野心勃勃,天下各郡军中,都有他的心腹弟子,在这京城之中,除了皇帝之外,怕就是他最有权势了……”     一般来说,像这种手握军权的家伙,都会对权力的最高峰发起冲击,荣峥这样的人,听起来很像是这种人。     江夏心里恍然,暗道:“昨天皇帝要我做什么沙海郡郡王,那便是再给自己招揽帮手了。他又说他无法动那章翎,多半便是因为此人是荣峥的人吧……”     细细一想,又拍了拍脑袋,叹道:“昨晚坐我旁边的那个家伙,便是荣峥的门客啊,他三番五次的暗示,摆明了是在帮他们大帅招揽我,可我却对他置之不理,连半点回应也没有!”     林芷兰听着江夏分析,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:“你并不是热心官场之人,自然不会对他们开出的条件感兴趣,那个荣大帅,怕是招揽错人了。”     可是江夏却对这里头隐藏的关节心知肚明,心道:“他们要是能够清楚我是无心做官就好喽!就怕那门客回去禀报,说我不为所动,怕是已经被皇帝招揽,今后总有一天,会帮皇帝对付他们……”     按照荣峥可能的思路,江夏继续假想。     “如果真是这样,那荣峥多半便会铤而走险,趁着我还没有半点权势的时候,先给我一堆的麻烦。哼哼,勾结火喇国,刺杀皇帝,这个罪名可想得够有创意!他们知道来硬的不是我的对手,所以才给我玩这么一出。无论我是不是武力抵抗拒捕,总之这罪名一时半会儿是开脱不掉了,这样一来,皇帝也就不可能再任命我做什么郡王啦!”     这么一想,江夏忽然觉得浑身发毛,这些官场上常用的手段,没想到真正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,会给人如此歹毒的感觉。     “也罢也罢!陷害就陷害吧!就算总有官兵追捕,哥也不用担心。大不了哥躲到深山里潜行习武,不管这一摊子鸟事了!”想是这么想,可心里却依旧对这没来由的罪名耿耿于怀。     林芷兰似乎猜到了江夏的心思,问道:“江大哥,你认为是荣峥在陷害你么?”     江夏点点头。     “那又会是谁杀害了我爹爹呢?”林芷兰下意识的问出了这个问题,她并不指望江夏能立马告诉她答案,她只是想从他的分析中,寻求一丝的心安。     江夏转换了思维,不再担心自己身上的那档子事,道:“此人多半是火喇国来的高手,也可能是乌鲁索耶的同门,他潜入正天庄,是为了盗取乌鲁索耶的那枚戒指。”     接着,他将天元晶戒的奇妙与“聚合”境界技能之间的关系简要的说了一遍。林芷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她其实也早就注意到了林傲伤口上的灼伤痕迹,如果不是火焰,那又有什么高手能够将兵刃提高到如此的温度,以至于灼伤皮肤呢?     江夏的分析,让她猛然明白了方向。     “那咱们就到火喇国去,只要打听到了天元晶戒的下落,那就是找到凶手啦!”复仇心切的她直截了当的说。     江夏摇了摇头,道:“取回噬沙兽王之后,我决定回阳元山一趟,寻求师兄们的帮助。林门主若真是被邪火派的人所杀,那咱们寻了武林同道作为后盾,查找起凶手来也会更加容易。”     另一句话他闷在心里没说。他想回到阳元派,借助阳元派纯阳八尊的身份,隔空向那陷害自己的荣大帅传话,表明自己只是一个习武之人,决然不会参与到权力斗争上去,希望他们能够放心。 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一个设想。如果对方到时候真能罢手那便还好,若是软话无效,江夏认为自己绝不会永远的默默承受。
推荐阅读: 《狩猎在地球末日》 《符篆召神》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》 《魔经鬼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