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六八章 :欲加之罪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六八章 :欲加之罪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01     这队官兵的突然造访,让正天庄众人变得更加迷惑。     有人认为大内侍卫们定然不会冤枉错认,他们既然都这样说了,那肯定是江夏夜里悄悄潜入皇宫,做了那大逆不道之事。     更有人进一步想到,会不会是在江夏偷跑出庄的时候被林傲发现,然后才痛下杀手的呢?     当然,对江夏恢复了信任的林芷兰则认为,这些官兵根本就在胡说八道。她十分清楚江夏昨夜是多么的烂醉如泥,她更知道就在刚才,江夏那宿醉未醒的状态不会是装出来的。     一个人可能在喝醉酒的状态下跑去皇宫内行刺么?这很难让人相信。     就在众人各自疑惑的时候,那队官兵各自抽出了佩刀,一个个的跃跃欲试。但他们也都知道,眼前这个要捉拿的钦犯,那可是在几万人的大战里摔打过来的,身上可是有着高深莫测的武艺!     他们不敢轻举妄动。     “你们一个个的怕个什么?还不快上?”带队那侍卫一脸不满的催促着自己的手下,自己则恨不得再往后退上几寸。     就在官兵们忐忑不安的时候,江夏忽然哈哈大笑起来。     众人都被他的笑声吸引了注意力,只听他道:“没想到,我这个新获封的爵爷,这才风光了一夜,就要被陷害成刺客啊!”     正天门这边,许多人纷纷在想:“是啊,这人在战场上为国立功,又受了皇帝如此的加封,没有理由再去行刺的……这么说来,门主的死似乎又和他扯不到关系了。”     那带头侍卫冷笑道:“你这小子用心歹毒,与那火喇国沆瀣一气,串通好了想出奸计,先让你在战场上立下功劳,再趁陛下宣你入京之时,寻机入宫行刺——你敢说不是这样?”     江夏满脸的不可思议,啧啧道:“如果真是这样,那火喇国的幕后军师可真是神机妙算了,他老人家算得到这一战过后,陛下会宣我入京受封……哼,如果真是这样,江夏用得着在夜里偷偷摸摸的去行刺么?”     言下之意便是,若要行刺,在大殿内与真武帝单独相处之时,那可是绝佳的时机。     那侍卫听了江夏的反问,面色微微变得有些难看,干脆摇头道:“兄弟们,休听这小子胡搅蛮缠,昨夜宫中来刺客,我是亲眼所见,最后刺客潜入陛下寝宫,陷入咱们的重重包围,自知奸计难以得逞,这才仓皇逃窜。事后陛下也说了,他认出这刺客正是眼前这人!”     天子之言,在侍卫们心中还是极有分量的,更何况,他们一个个也是亲领了圣旨前来捉拿刺客的。     江夏怎么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有人会给自己栽赃这样的罪名,面对着展开战斗架势的侍卫们,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好在,对方对自己的忌惮,给了他足够的思考时间。     “若是出手打退他们,又会有人说我畏罪抵抗,若是就此离开,那可就是畏罪潜逃……可如果要我乖乖束手就擒,那又是万万不能的!他奶奶的,要怎样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?”一时之间,他有些左右为难。     正天门门口,聚集了大量的人员。正天门的弟子们有的在专心操办门主的后事,巴不得那些侍卫赶快离开,而那些身上没有多少事务在身的弟子,则在试图把门主之死与皇帝遇刺联系起来。     “诸位师弟!”刚才挨了江夏一拳的仇明善忽然高声呼道,“这几位侍卫大哥领了圣命前来,那是决然不会有错的。这个姓江的小子,多半是行踪败露被师父发现,所以才行凶杀了师父他老人家!咱们师兄弟们理应齐心,将这小子抓去杀头啊!”     “仇师兄说得对!”他的身旁,卢啸宇振臂附和。     不少的弟子本来也就是心头想想,猛然听到仇明善也和自己想得一样,顿时又笃信了几分,看江夏的眼神,立刻恢复了先前的敌意。     “这位兄弟够聪明,关键时刻为陛下效力,那是再好没有了!听好了,协助本官捉拿钦犯者,本官将报明圣上,陛下绝对会大加赏赐的!”那带头侍卫不住的煽动,想为自己增加帮手。     “你们敢!”一阵骚动中,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亮无比。     林芷兰沉默许久,终于再难忍耐。丧父之痛犹在眼前,她不能容忍这些人在自家门前搬弄是非。另一方面,她相信江夏是清白的,在父亲死后,她有意无意的把他当成了依靠,相应的,如果有人对这个依靠心怀不轨,那她肯定也不会答应。     “门主刚刚去世,你们一个个的就要造反了么?”林芷兰显出了强势的一面,厉声斥责那些跟着仇明善煽风点火的弟子们。     仇明善是林傲门下的大弟子,在门中威望颇高。在林浪意外身亡后,他已经开始觊觎门主接班人的位置。没想到,现在连门主也死了,这让他心痒难耐。     如今,他面前唯一的障碍便是林芷兰,毕竟她是门主血脉,又同样是正天门的传人,经过孤叶城一战后,威望也远高于他……如果不使点手段,不笼络住那些平时与他交好的师弟们,仇明善觉得自己很难有胜算。     如今,这些官兵的到来,让他意识到了机会的来临。     林芷兰厉声斥责完他,转身便对那侍卫道:“这位差爷,不瞒你说,正天门昨夜也发生了血案,家父惨遭歹人毒手,至今咱们还没有半点线索。江夏是正天庄贵宾,昨夜宴会饮酒过量,喝醉后一夜都在庄内西院歇息,并不可能分身前往皇宫行刺,请大人明察!”     林芷兰身旁,一向与她共进退的小虎妞也附和道:“不错,我也可以作证!还有那个姚破军,他可是朝廷的武官,他和江夏一夜都在一起,同样可以作证!”     此言一出,侍卫们看江夏的眼神,似乎多了点怪异的色彩。     江夏心里暗暗苦笑:“我和那小子一夜都在一起?貌似是这样的……不过,这很容易让人想歪啊,哥可不是同性恋!”     被人诬陷之际,还能有心思在意这个,江夏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     “哼!”那侍卫统领冷冷一笑,“岂能听你一人之言?我看其他这几位弟子说得也很有道理嘛!再说了,姓江的这小子武艺出众,一点酒可醉他不得,至于那位姚将军,没准就是和他一伙的!”     这一席话听得江夏连连摇头,一时间,他似乎觉得自己根本就不用分辨,这天底下的人如何看他,说到底根本就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自己问心无愧,坦坦荡荡,任何污蔑都迟早会被揭穿。     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啊!”这一声叹息,意味着他深深的体味到了这句话里蕴含的不忿。     “林家小姐,你要是愿意,可以随咱们一起回官府作证,本官倒想知道,你为何为向着一个外人?”侍卫头领阴阳怪气的一句话,说出来却是如此的歹毒。     这话里的潜台词,很快便被仇明善捕捉到。他只是迟疑片刻,立刻便道:“好哇!师弟们,我算是明白了!”     众人侧耳倾听。     “咱们师父养了个六亲不认的女儿,先是偷偷摸摸的习武,然后又勾结江夏,投了火喇国啦!这次回京,他们是想替火喇国刺杀陛下,因为事情败露,才会一狠心将师父杀死……”     为了让众人对林芷兰产生仇恨,仇明善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,他编造出的这种可能性虽然不可能完全排除,但在许多弟子们听来,却觉得很值得斟酌。     “别罗里啰嗦啦,兄弟们上啊!”那侍卫头领举起到来,“正天门的那位兄台,你是慧眼识时务,事成之后,待我禀明陛下,你就等着加官进爵吧!”     仇明善暗自欢喜,假意推辞道:“多谢大人美意,仇某只求肃清门户,为师父他老人家报仇,延续正天门正统!”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,他是在这种关键时刻,表明自己的态度,同时,也是在暗示其余弟子们站队。     站错了队,一旦他掌管门派,后果可想而知。     许多弟子立刻做出了选择,那些还在斟酌的人们,都开始慢慢让自己接受眼前的“事实”。     看着所有人都对自己露出敌意,江夏忽然觉得自己很渺小。在三人成虎的人言包围中,即使有再高的本领,似乎也很难立刻澄清一切。     “来吧来吧!你们要冤枉我,直接冲我来好了,可不要牵涉他人!”大笑几声,江夏上前一步,回头又对那仇明善道,“你这小子功夫稀松平常,野心倒是不小。你要是靠栽赃陷害做了正天门掌门,可当心林门主夜里来寻你的麻烦!”     “少拿这些怪力乱神来吓唬我!受死吧!”仇明善眼见此时数十人包围住江夏,对他能力的忌惮立刻减轻了不少。他一直认为关于江夏在战场上的传说水分颇重,那些神乎其神的技能,他根本就没有当一回事。     “仇明善,我爹爹刚刚去世,你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当这门主?”林芷兰望着仇明善,说不出的气愤。     “国不可一日无君,门不可一日无主,你这残杀门主的帮凶,没有资格和我说话!”仇明善不敢多言,直接出招朝着林芷兰攻来!     江夏淡淡一笑,忽然回头对林芷兰道:“你我同病相怜,可愿意一同离去,日后再卷土重来,洗脱冤屈,查明真相?”
推荐阅读: 《阿鼻地狱》 《神变》 《楚天孤心》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