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六七章 :乱局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六七章 :乱局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9-30     这一夜雷雨交加,林傲的尸体被雨水冲刷洗去了血腥之气,竟然到了天亮才被打扫院落的仆人发现。     正天庄上上下下被这个消息震惊了,唯一的林氏血脉,刚刚经历丧兄之痛不久的林芷兰,不得不再一次面临亲人的离别。     对林傲敬重有加的弟子们,也为师父惨遭毒手感到愤懑。     当庄子里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,却有人有意无意的提问:“为何门主会惨死在江爵爷的屋外?为何屋子里见不到江爵爷的人影?”     被这种疑问一带,许多人自然而然的产生了这样的联想――难不成是那江夏出手,杀害了林门主不成?     天下人现在都知道这个少年武艺出众,要想杀死林傲,似乎是轻而易举的事。偏偏他如今又不在他该在的地方,便更加加重了一些弟子对他的怀疑。     林芷兰哭得跟个泪人儿一般,听到弟子们议论纷纷,她勉强止住了抽泣,厉声制止了他们的这种无端猜测,同时暗中命人搜寻江夏的下落。     打心眼里,她不愿怀疑江夏,但如今父亲惨死的事实摆在眼前,这让她不愿意放弃掉任何一丝的可能性。     “江大哥他为何会加害爹爹?这无论如何都讲不通啊!可是……为何他偏偏不在屋里睡觉?为何爹爹会在这里与人发生冲突,最终遭到毒手?”悲痛之余,林芷兰满心的不解。     “小姐,要不咱们报官吧?”有弟子开始小心翼翼的提议。     林傲正值壮年,突然遭遇不测,而在他之前,作为接班人培养的林浪也命丧沙漠,这让整个正天门彻底陷入了群龙无首的状态。但林芷兰毕竟是林傲之女,在她参与了孤叶城一战之后,皇家更是对她有了封赏,这让其他弟子们对她便加了几分敬畏。     “报官?”同样得益于孤叶城战役的小虎妞倒显得镇定,在安慰林芷兰之余,还在积极的思考对策,“咱们堂堂正天门,若是追查个仇家都要依靠官府,那以后在江湖上还怎么立足?”     她一个女儿家,说出话来却像是个傲气十足的老江湖。那弟子听了只能撇撇嘴,不敢再言。     “他妈的,难道正天门要落入娘们之手不成?”聚集在此的弟子们议论纷纷,人群之中,一个满脸戾气的男子心头暗暗叫骂,脸上写满了不屑。     “仇师兄,您怎么看?您觉得会是江夏那小子么?”他身旁一个身着蓝衣的汉子轻轻问道。     “是不是他不重要,重要的是,门主大人有没有交代什么遗言……”那姓仇的男子似乎是在作答,又像是在自言自语,“嗯……不过尽快找到这小子问个明白,倒是当务之急。如果真是他,嘿嘿……”他笑得很不自在,显然是有些忌惮江夏的实力,续道:“咱们找到人盘问过再说吧!卢师弟,你跟我来。”     二人一前一后,挤出了人群,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。     这时候,林芷兰已经令人开始料理后事,门中追随林傲多年的老弟子们,为她分担了绝大部分的操劳。     众人各司其职,忙活了一会儿,忽然从远处传来一阵嘈杂,似乎是有人挨了他,吃痛正在惨叫。     “什么人在西院喧哗?”林芷兰本来稍稍平静下来,此时忍不住大为光火。     不多时一名弟子来报,说是在西院卧房内发现了江夏,仇明善和卢啸宇两位弟子想要开门询问,却被江夏和姚破军二人一通拳脚,赶了出来。     林芷兰奇道:“他们二人怎么会在西院卧房?”起身招呼了小虎妞,“小虎,随我去看看。”     主仆二人在那弟子带领下来到西院卧房,却见仇明善和卢啸宇二人仍在敲门,嘴里都是大骂不止。     “二位师兄,小姐来了!”那弟子提醒一声。     仇明善回过头来,只见他右眼眼圈乌黑,显然是被人重重的揍了一拳。见到林芷兰,他不愿露怯,挺胸抬头的说道:“小姐,这二人躲在卧房内不肯开门,多半有鬼!我看门主多半便是遭了那姓江的毒手!”     卢啸宇也扭过了头,他脸上有一个清晰的五指印,鲜红刺眼,附和道:“是啊小姐,我和仇师兄誓要为门主报仇,即使赔上性命也在所不惜!”     “你们两个倒是忠心得很,可我看你们都是各怀鬼胎,哼!”林芷兰尚未开口,一旁的小虎妞已经率先发表了自己的看法。     仇、卢二人都是微微吃惊,没有想到一个丫鬟也能对自己这样直截了当的指责。     “你一个小女娃,在那胡说八道什么?”仇明善怒道,“待我让这江夏亲口承认了杀人之罪,你再瞧瞧我姓仇的是不是心怀鬼胎吧!”     话音未落,继续啪啪啪的敲门。     “有人真是不长记性……谁再敲门,扰了哥的睡意,小心哥放冰冻掉他的小弟弟……”屋内,一个含混不清的声音响起,正是江夏。听上去,他不仅睡意朦胧,而且似乎连昨夜的酒都还没醒。     “大……大哥,让小弟帮您排忧解难吧!”说话的正是姚破军,他的声音听起来与江夏别无二致。     “好,准了!给哥各打五十个大嘴巴,要脆的!”江夏下令道。     屋外的仇、卢二人听了更是火冒三丈,甚至开始用脚蹬门。     林芷兰听了屋内江夏和姚破军的声音,心里纳闷:“江大哥昨晚喝了不少酒,看来是宿醉未醒。可那姚大哥却没见他喝多少啊,为何也会如此?他们二人,该不会是昨夜走错了道,进错了屋吧?”     想到这里,对江夏的怀疑登时烟消云散。取而代之的,是想要寻求帮助的期待。眼下,对于她来说,能够找到的可靠之人,似乎只有江夏一人而已。可是偏偏现在这个人却神志不清。一着急,小妮子再一次流下泪了,止不住的抽泣。     “嗯?是芷兰在外边吗?”江夏听到女子抽泣,觉得声音熟悉,问道。     林芷兰还从未听江夏这样称呼过自己,顿时脸上一热,稍稍止住抽泣,答道:“江大哥……我爹爹他昨夜……被奸人下毒手给害死啦!”     说完,已是放声大哭。     哭声并没有持续多久,紧闭的卧房门哗啦一声被拉开,江夏瞪圆了双眼冲了出来,不可思议的问道:“你说什么?林门主他……”     “少在这里装傻了,自己做的事情,岂能是装醉装不知道便能糊弄过去的?”卢啸宇阴阳怪气的说道。     江夏横了他一眼,卢啸宇顿时移开了视线,噤若寒蝉。     林芷兰三言两语将事情说给江夏听了一遍,并询问江夏为何会出现在西院卧房。     江夏的醉意早就被这惊人的消息清得八九不离十,一听自己走错了卧房,立刻一拍脑门,进屋揪出了依旧迷糊的姚破军。     “大哥,出了什么事了?若无大事,请允许小弟回去歇息了吧!大哥昨夜喝醉,小弟为保大哥安全,在屋内坐了一夜,现在困得紧哪……”说话之时,姚破军的双眼根本就没有睁开,看上去果然是满脸的倦意。     “嗨!我明白了!”江夏松手将姚破军轻轻放开,姚破军便软绵绵的瘫倒在地,呼噜噜的睡了过去,江夏续道,“这小子定然是不胜酒力,昨晚就喝了两杯酒,便已经烂醉,送我回来之时,才会走错道儿的啊!”     林芷兰对江夏有一种难以言语的信任,无论江夏此时找出怎样的借口,她都不愿意反驳。     而虽然仇明善和卢啸宇面有不忿,却碍于江夏的实力,当面不敢多言。     “林小姐,请带我去现场看看吧!”江夏主动的提出加入调查,直觉告诉他,自己的这种说法,并不能完全的让众人信服。他要证明自己的清白。     不多时,江夏便来到了林傲遇害的地点,也正是他本来的寄居之所,正天门东院的客房。     在路上,他便考虑到林傲之所以会在这里遇害,多半是在此发现了不速之客。而那个杀人凶手之所以会到这里来,多半便是和自己有关了。     “那人难道是为了杀我而来?若是如此,昨晚我烂醉如泥,如果在这里过夜,多半会被他暗算。如此说来,破军兄倒是救了我一命啊!”江夏想道,“可是这家伙行刺不成,却惊动了林门主,害得他如此惨死,这样说来,我和破军兄倒都有些责任了……”     细细的查看了一番现场,特别是观察了林傲脖子上的伤口,江夏发现,伤口周围的皮肤,竟然都有些烧焦的痕迹。     “难道是邪火派的家伙前来寻仇来了?”这个念头刚刚一出现,江夏便急不可耐的进入了自己的卧房。     预感不祥的他仔细的检查,最终证实了自己的猜想――那枚自乌鲁索耶身上夺来的天元晶戒,本来被他好端端的藏在了隐蔽之处,如今却已是不见踪影。     “如果那人是为了戒指而来,那他为何又偏偏选了一个我不在卧房的夜晚前来呢?”猛然间,他忽然觉得姚破军有几分可疑了。     “小姐!有官兵来了!”一名仆人急慌慌的赶来报信,说是庄外来了大批的官兵,说是要捉拿刺客。     江夏闻声走出屋去,与林芷兰一起前往庄门口查看情况。     谁知他刚一现身,为首的那名官差便举刀一指,令道:“捉拿此人,此人正是昨夜入宫行刺陛下的刺客!”
推荐阅读: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》 《魔经鬼谭》 《楚天孤心》 《异界之狂龙逆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