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六六章 :不速之客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六六章 :不速之客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9-29     “我就说这么多了,今天是江爵爷大喜的日子,咱们先干为敬吧!”     这天夜里,正天门的宴会厅里高朋满座,除了主人家林傲父女之外,其余的十来桌客人,都是前来恭贺江夏蒙受洪恩的。     当然,客人里头位居上位的,自然是主宾江夏。     在自告奋勇的说了一大通祝酒词后,一名来自元帅府的瘦高门客笑眯眯的举起了酒杯。     众人出于礼貌,都站起身来,对着江夏齐声祝贺。     江夏懵懵懂懂的频频点头示意,心里嘀咕:“大喜?哥今天又不是结婚……”     “江爵爷年少有为,今日得到陛下如此宠幸,日后必然可以大展宏图,成就一番功名。”左手边,一名留着八字须的中年人站了起来,同样举着满满一杯酒,“爵爷,在下张一哲,是巨峰郡陈太守门下,在此代表陈太守敬爵爷一杯啦!”     江夏继续表面敷衍,心里更加无奈:“宠幸?拜托,你们的用词不要这么有歧义好不?”     “张兄!陈太守年过古稀,门下也没有精干得力的门客,今日张兄前来,着实是一招妙棋啊!”江夏对面,一名白衣青年站起身来,表情似笑非笑,不过听语气,他是在讥笑那位张一哲。     “华老弟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你是说咱们太守不该派我来结交江爵爷?”张一哲冷哼一声,“哼,忠王爷患病,已经不省人事多年,依我看来,阁下今晚过来,才是多此一举呢!”     “你……”那白衣青年抬手想要拍案而起,可环视周围众人都在看自己的热闹,又碍于江夏的脸面,最终还是选择了忍气吞声,只当自己自讨没趣,硬生生的咽下了这个哑巴亏。     “你们这些后生,着实的不懂礼貌!”先前祝酒的那位瘦高门客颇为老道的重新起身,“还不向爵爷赔罪?自觉一点吧,自罚三杯!”     那二人见有人主动帮他们打圆场,自然是求之不得,立刻依言行事,也不管江夏是不是真的再生他们的气。     “呵呵,爵爷,京城之中人员复杂,京官和地方官员都有各自的门客和眼线活动。这人一多了啊,难免鱼龙混杂,还请爵爷莫要介意才是!”见二人罚酒完毕,那瘦高门客重新发话,“我们大帅说了,若是咱们照顾不周,害得爵爷对京城留下了不好的印象,以后不愿再来,他老人家可要治我的罪啊……”     此言一出,刚才还对他感激不尽的张、华二人立刻变了脸色,这才明白自己是被人家拿来做了垫脚石。     对这些官场上的明争暗斗,江夏是打心眼里感到厌烦,而对眼前这种虚情假意的酒桌文化,他更是在穿越前就已经深恶痛绝。     于是,再往后,他也不知道自己听了哪些人的自我介绍,受了多少人明里暗里的言语招揽和示好,在这种场合,在不能翻脸退场的情况下,他只有一杯接一杯的喝酒,让自己暂时忘记身在何方。     当这场漫长而喧闹的宴会结束的时候,江夏是货真价实的喝醉了。     姚破军自始至终的陪在他的身旁,等他烂醉的时候,还负责将他搀回了房间。     “明天天一亮,哥就回去!回阳元山,继续钻研武艺去!这狗日的官场,哥一天也不愿意多呆……”虽然醉酒,但江夏脑中,却清醒的有了他的打算。     宾客离去,林傲一个人坐在自己的花园里,回味着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。     从他决定响应武林同道的号召,前往孤叶城为国效力开始,直到后来陷入邪火派之手,再为江夏所救,从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女儿已经偷偷习武多年,再到在沙漠中痛失爱子,从孤叶城外的惊天一战,再到现在,眼睁睁的看着江夏平步青云……     咱为自己的儿子叹息的同时,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做些什么。     女儿林芷兰,已经是他唯一的希望,同时也是正天门的唯一希望,而若是能促成女儿与这位新晋爵爷的姻缘,无疑便能将这份希望无限的放大。     在今晚的宴会过后,他觉得自己必须加快速度,让这段姻缘尽快的成为现实。因为,宴会上,已经有好几位达官贵人在有意无意的暗示联姻事宜。     尽管江夏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兴趣,但不得不说,这对他林傲来说,是一个大大的威胁。     当然,在今晚的宴会上,之前与官府并没有多少联系的正天门,也因为江夏的存在,或多或少的沾了一些光彩。有些挤不到江夏身边的说客,百无聊赖之下,见到林家小姐姿色出众,也尝试着在向林傲提亲。     不过现如今的林傲,对这些芝麻绿豆官员们的少爷公子,是不会有任何兴趣的。他也不会把自己女儿的幸福,寄托在这些无名之徒的身上。或者说,他不愿放弃掉自己手中如今唯一的筹码。     尽管他曾经把女儿视为掌上明珠,但与正天门的前途比起来,似乎没有什么是不能牺牲的。唯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,从女儿对江夏的默默情愫上可以推测,她是断然不会拒绝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的努力的。     思考了很久,时辰已经很晚了。林傲深呼吸了几次,准备回房休息。这时候,一个细微的响动,引起了他的警惕。     声音来自紧邻花园的客房,林傲比任何人都清楚,那里如今是江夏的卧房。     从声音的层次上,他清楚的辨明,有人从庄园外潜入,正在迅速的靠近那里。虽然他深知江夏的实力,现如今,就算是有刺客图谋不轨,也很难伤及他分毫。可是谨慎的林傲不容许自己失去这最大的希望,为了保险起见,他决定暗地里跟进,一探究竟。     凭借他的武艺修为,以及数十年来对庄园的熟悉程度,他可以轻易的做到神不知鬼不觉。     不多时的功夫,当他悄悄的潜伏在江夏卧房外的花丛中,探头向房内张望的时候,他清楚的看见,一个黑影正在缓缓的靠近江夏的床榻。     “糟糕!江夏醉得不轻,怕是要遭这歹人毒手!”他猛然想到,江夏在战场上击毙了乌鲁索耶,火喇国和圣火派随时可能派人前来复仇,而如今,烂醉如泥的江夏不可能具备他清醒时候的全部实力。     于是林傲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,冲进了江夏的卧房。     “嗯?”卧房内的黑影显然大吃了一惊,他迅速反应过来,立刻决定钻窗逃走。     林傲进房之后,也觉得纳闷不已。让他如此诧异的原因,并不是因为这个黑衣人的仓皇,而是他发现,江夏的床上竟是空空如也,本该在此酣睡的江夏,竟然不知所踪!     可眼下的情形,让他来不及细想。他要尽全力捉住这名刺客,如此一来,既能消除对江夏的潜在隐患,还能让其不多不少的欠自己一个人情,绝对的一举两得。     “蟊贼!哪里逃?”低喝一声,林傲紧追不舍。     那黑影显然对偌大的正天庄感到陌生,他有着灵巧的身法,却没能选择一条最简捷的逃窜路线。     占有地利之势的林傲,果断的选择了抄近道,最后,他幸运的截住了这名不速之客,挡在了他的面前。     “闪开!”黑衣人怪异的嗓音恶狠狠的说道。     林傲冷笑一声:“阁下到了正天门地界,为何还如此的蛮不讲理?在下正天门掌门,还请阁下亮明身份。哼,堂堂大丈夫,为何要做此等卑鄙龌龊之事?” 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黑衣人没有选择继续逃窜,看上去,他似乎对林傲的激将之言十分在意,“林门主,这可是你自己寻死,可莫怪我不讲交情了!”     林傲大感狐疑:“交情?莫非你我还是熟识之人?嘿嘿,那我可就更要看看阁下是谁了!”     “见了我的面容,林门主可就见不到明日的太阳了。为了那个小子,林门主觉得这样值得吗?”黑衣人冷冷的撂下句狠话。 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林傲笑得十分不屑,“吓唬我?阁下这一步,可是走错了!”     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,林傲并不愿意接受对方的“善意提醒”,执意要对方揭去伪装。当然,他并不认为这个虚张声势的对手会如他所言,乖乖的从命。他做好了应对突变的准备。 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林门主可看仔细了!”黑衣人的嗓音变得正常起来,再也没有刚才那刺耳的怪异频率。与此同时,他脸上的黑布也被缓缓的摘了下来。     “是你?”林傲的双眼瞪得溜圆,他不明白为何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会是这个人。     “是我!”褪去伪装的黑衣人显出了更加凶狠的一面,趁着林傲吃惊的刹那,他已经如鬼魅般的展开了攻击。     “哧!”一道亮光闪过,林傲的咽喉上,多出了一个深深的血洞。     “呲――”滚烫的鲜血迸射而出,正天门门主瞬间便瘫倒在了地上。     黑衣人挥舞着手中的短匕,匕身上的火焰随之缓缓熄灭。他轻轻一笑,自言自语:“火焰剑,果然名不虚传!”
推荐阅读: 《战魂啸》 《武炼巅峰》 《九尾天狐:爹爹,是妖孽》 《子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