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六五章 :有幸面君王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六五章 :有幸面君王

{*read_ad_title*}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,小说更全更新更快。百万小说免费阅读。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!还在等什么,赶紧点击下载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9-28     皇家宫廷,每一个角落都散发着华贵气息。这种气息,即便是在故宫这样的景点中游览,也无法体会得到。     江夏处在一种倍感新奇的状态下,融入到了每一个繁琐的礼仪程序中,最终,在那位被称为“荣大帅”的老将军引领下,一步步的迈入了龙庭。     大殿之上,一个同样年轻的身影正襟危坐。江夏很自然的与他对视,几秒钟后,这位身着龙袍的年轻人,忽然起身清了清嗓子。     “好了,都停下吧!”他示意殿外的宫廷乐师们停止奏乐。     皇帝的命令很快得到了执行。     “这位便是名满天下的少年英雄?”站在龙椅之前,他毫无顾忌的上下打量起江夏来,过了一会儿,续道,“很好,朕忽然有了新的想法,荣爱卿,你们都退下吧!”     “谨遵圣命!”那老将军毕恭毕敬的行了礼,缓缓的退了两步,这才敢转身出殿。江夏目送着这位老将军的离去,他清楚的看到,老将军在临出殿时,竟然在轻轻的摇头,似乎在为什么东西叹息……     回过头来,又看到那些宫女侍卫和太监们,也都陆陆续续的领命离开,当殿外两名侍卫将殿门关闭之后,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典礼,顷刻之间,变成了只有皇帝与江夏两人的单独会面。     “搞什么搞啊?”毫无疑问,这和江夏事先的预想大为迥异,这一切看起来并不是隆重的皇帝亲封,“难道这个皇帝真的是个同志基佬?”     这一瞬间,江夏产生了很不好的联想,如果把刚才荣老将军的摇头理解为怒其不争的话,这位皇帝倒真有可能是位性格怪癖的主……     “哈哈!”皇帝的轻笑打乱了江夏的思绪,“你是不是觉得朕很怪啊?兴师动众的召你前来,还让大真国兵马大元帅荣峥为你牵马引路,可到最后,甚至连叩拜之礼都还没行,就打发他们回避了?”     这样的开场白让江夏感到不适,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像模像样的补行个叩拜大礼。可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,日常的拱手作揖已经够让他烦心的了,再要入乡随俗的对皇帝三跪九叩,这并不容易做到。     “看来朕猜对了你的心思。”皇帝的语气很欢快,充满了自信,“不错!朕最开始是想好好的让你感受一下皇恩的,可是刚才,你与朕对视之后,朕忽然改变了主意。之前决定的封赏,朕会诏告天下,而现在,朕需要好好的和你聊聊。你这样敢于和朕对视的年轻人,朕还是第一次遇到……”     江夏听着皇帝侃侃而谈,心里不以为然:“与你对视有什么困难的?你身上又没有王八之气,让哥一见就腿软,然后纳头就拜的……”     “好吧!还是说说朕的封赏。”皇帝缓缓走下台来,慢慢的向江夏走去,“你在孤叶城大战中立有头功,朕加封你为一等子爵,赐号‘冰龙将军’,出入皇宫及各级官府,来去自由。”     “嗯……”江夏心头一动,“一等子爵哎,和当初韦小宝韦爵爷差不离了。这‘冰龙将军’,一定是从我击杀乌鲁索耶时的技能来的。至于这出入自由嘛……没啥好稀罕的,没这特权,哥也能出入自由。”     皇帝见到江夏面不改色,还以为他是被幸福冲昏了头脑,微微一笑,续道:“你应该知道,随你一同参战的阳元派其余几位,仅仅是获得了朕的金银珠宝赏赐,而正天门的众人,则在京中各自获得了房产……朕知道,真英雄往往视钱财如粪土,在朕的眼中,阁下便是真英雄!”     对于皇帝的言论,江夏只能一笑置之。这种时候,继续沉默的话就有些不识时务了。于是他还是下定决心,准备跪拜谢恩。     可是,皇帝却伸手搀住了他。     “起来吧!朕敬重英雄,如果用权威让英雄下跪,这对英雄来说,是一种侮辱。”他淡淡一笑,说出了在江夏看来,颇有水平的一句话。     “多谢皇上了,事实上,爵位和称号,只不过是过眼云烟,江夏真正看重的,还是这个国家。在战斗的时候,没有人会考虑封赏之事,孤叶城那些顽强抵抗的将士们,也不会考虑那么长远,而那些为国捐躯的士兵,甚至连获胜之后的喜悦也无法感受得到……”不知为何,这么一句无比装逼的话,瞬间从江夏的脑海冒出,然后从他的嘴里说了出来。     皇帝颇为意外的怔了一怔,接着便是爽朗的大笑:“是啊!咱们大真国人才济济,多少好男儿都在无私的为国效力,朕不会忘记这些牺牲的勇士。多谢你的提醒!”     既然开始了装清高,江夏也只好淡淡的一笑,作为回应。     皇帝背着手在宽阔的大殿中踱步,沉默了很长的时间,忽然问道:“江夏,你认为,孤叶城主将章翎,是不是个合格的将领?”     江夏早就对章翎留下了不好的印象,皇帝这么一问,他也毫不避讳的如实作答:“章将军是个机敏的官员,但在带兵打仗方面,江夏认为他并不足以担起镇守边关的重任!”     这便是说,章翎在官场上机敏无比,可是在真正的战场上,却步步昏招。事实上,孤叶城在火喇国的攻势下迅速被破,和他的昏庸有着直接的关系。     皇帝点了点头:“是啊,朕一直觉得此人难堪大用。”他陷入了沉思,忽然眼睛一亮,续道:“朕决定在沙海郡设置亲王府,统管军政要务,从而加强对边关将令的管辖,不知阁下对此有何见解?”     江夏开始头脑犯晕,他从没有想过,自己会和一个封建君主像模像样的讨论国家大事。     “皇上,恕我直言,对于军国大事,我可是一窍不通。对于章翎将军的妄评,只不过是一家之言罢了!”直觉告诉他,这个章翎让皇帝头疼,而所谓的沙海郡设置亲王府,加强边关军事管辖,更意味着这其中存在很多盘根错节――试想,如果皇帝觉得某人不好用,为什么不直接撤换,反而却想出了这样的办法?     皇帝看出了江夏内心的猜疑,叹气道:“这个章翎,朕一时还无法撤换他。朕和你说这些,只是想问问,这个沙海郡王的位置,你愿不愿意坐?” 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”江夏吃惊不小。一个皇帝,竟然用这种口气询问自己愿不愿意做封疆大吏?这似乎在梦境里也有些不合常理吧?     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天上掉馅饼的事,多半伴随着这样那样的危险。江夏对此深信不疑。于是,当他回过神来之后,他才笑道:“陛下,江夏乃是一介武夫,国家有难,去帮忙解围退敌还行,可要我做那种掌管一方的大员,那绝对是万万不可啊!”     “有何不可?因为你年轻么?朕十四岁即位做皇帝,到现在五年有余,也很年轻啊。朕做得皇帝,你就做得亲王!”     江夏哭笑不得,辩道:“年龄不是问题。江夏只是怕自己在其位不谋其政,到最后耽误军国大事啊!”     见到江夏执意拒绝,皇帝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。他很快的恢复了之前的欢愉神采,释然道:“既然如此,朕也不勉强。不过,既然你接受了朕的爵位封赏,以及这‘冰龙将军’的称号,以后若是国家有难,你可要全力相助才是!”     顿了一顿,又续道:“朕给你自由出入官府的特权,可是有原因的。”这句话意味深长,皇帝满怀期望的凝视着江夏的双眼,一字一顿。     江夏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:“放心吧皇上,即便是没有这些封赏,国家之事,江夏也义不容辞!”     就这样,这场神秘兮兮的君民对话草草收场,与之相比,更加虎头蛇尾的,则是江夏的亲封大典。     在一名礼官的高声宣诏后,封赏内容被诏告天下,江夏也得以离开让他疑云重重的皇宫,回到了正天庄。     前脚刚刚迈入庄门,打发走了那些护送的侍卫队伍和宫廷礼官们,一旁的姚破军便笑嘻嘻的贴了上来,拱手笑道:“恭喜江爵爷,江将军!”     “江将军?”江夏嗤笑一声,“这个叫法有些拗口啊!”随即正色道:“我警告你,不许拿这些称号开我的玩笑,要不然,别想我传你丁点儿的武功!”     姚破军心里想些什么,江夏拿捏得很准。年轻的将领希望从江夏这里学个一招半式,从这一点上来说,他比那些对权力趋之若鹜的家伙们,要显得单纯得多。     “是的,大哥!”收起了嬉皮笑脸,姚破军使了个眼色,“现在正天庄里,已经汇聚了一大帮人。这些人据说都是京城和地方上权贵们的说客,至于他们来干什么,我想大哥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了。”     江夏的脸色变得很难看。他当然清楚这些苍蝇般的家伙汇聚于此所为何事。一个声名鹊起的皇帝宠儿,一夜之间到达子爵爵位的新兴贵族,而且还是一个在武学上有卓绝造诣的名门弟子,这一切加起来,已经足够吸引各方势力了。     若是能够将这样的强援拉拢过来,为己所用,这绝对不是一件坏事。即使短时间内不行,那做出必要的示好,博得对方的好感,也是很有必要的。     “哎……真是头疼!我觉得选择来京城,就他娘的是个错误!”长叹一声,江夏硬着头皮走进了正天庄的大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