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六肆章 :京城繁华地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六肆章 :京城繁华地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9-27     【太无耻了,章节名也可以是违禁字符……】     京畿郡首府真都,同时也是整个大真帝国的首都。     这天傍晚,进京受封的江夏,第一次进入了这座陌生的城市。     他的坐骑噬沙兽王,被要求留在城外的军营,以免进城后引发百姓的恐慌。     带队的曹公公命人为江夏找好了客栈,说是次日便会宣旨让他进入皇宫。然而在正天门门主林傲的一再请求下,江夏最终下榻的地点,改在了真都城南的一座正天庄――正天门的大本营。     狂热的崇拜者姚破军,再一次自告奋勇的担当了正天庄的临时警戒任务。作为皇帝陛下的贵宾,江夏的休息容不得任何人的骚扰。     在一系列繁琐的叮嘱过后,江夏终于摆脱了众人,在林傲父女的带领下,穿过京城繁华的街道,进入了规模浩大的正天庄。     真都的繁华,在江夏看来,比起那些古装电视剧里演绎的大城市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如果说那些电视剧里,都是找些群众演员来凑数,使整个场景看上去极不真实的话,那此时此地,周围的每一个小贩,每一名卖力吆喝的店小二,都能让他感受到生活的气息。     这是一座活生生的热闹城市!     同样热闹的,还有林傲的正天庄。     庄园门口,早就列队站满了欢迎门主凯旋的弟子。林傲在孤叶城的事迹,同样早已传遍天下,这让正天门这个本不是十分出名的门派,一夜之间声名鹊起。     唯一让人伤感的,便是林家少爷林浪的不幸遇难。对此,乐观豁达的林傲悲痛之余,早就决定了要把坏事变成好事。     将江夏争取到自己的庄园下榻,便是他坏事变好事的第一步。     事实上,当林傲带着江夏、林芷兰以及众仆从出现在庄园门口的时候,看见他脸上几乎没有丧子之痛的样子,瞧着林芷兰看江夏的那种娇羞眼神,只要是正常人,恐怕都不会猜错――这位名扬天下的少年,多半要成林家的乘龙快婿了!     如此一想,便很容易想通为何林傲能够压制住自己心头的悲伤。     “江尊者,敝庄园着实简陋了点,让尊者见笑了。”一番热闹之后,林傲带着江夏穿过装点优雅的庭院,绕过几条弯弯曲曲的长廊,这才进入了一间宽阔的豪华卧房。     此时说出这样的话,那就纯粹是客套了。     江夏呵呵一笑,摆手道:“林门主客气了,江夏在此居住,怕是要给林门主添麻烦啦!”不知为何,他觉得对方这种客气,让本来出生入死的二人变得有些陌生。不过他并不在意,与此同时,他能用同样的客气作为回应。     低调和谦逊,以及必要的礼节,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有益无害的。     二人寒暄一通,江夏借口自己旅途劳顿,需要早些休息,这才摆脱了林傲的莫名纠缠。     只是用了很短的时间,江夏便明白了这位门主大人的良苦用心。他失去了爱子,同时,又发现自己的女儿并没有按照自己预期的路线在成长。本来心情郁闷,可是错打错着,上天却让自己的女儿和一个声名鹊起的少年英雄擦出了火花……     如果能够尽全力促成这段姻缘,那无论是对自己的女儿,还是对自己所掌控的正天门来说,都称得上是一件天大的喜事。     可是,火花是想擦就能擦出来的么?江夏一脸的苦笑。     这一晚,江夏睡得不是很踏实。辗转反侧之间,他忽然想起了很多他曾经看过的历史小说。京城,作为一个国家权力的中心,总是聚集着各种各样的人物。这些人各怀抱负,经常会制造出一些是非来,从中取利。     “哎……我肯定是脑子一时短路了,怎么会主动跟着,跑来京城这种是非之地呢?”他的直觉告诉他,接下来的日子,不会太平。以自己现在这样的名望,以及明日即将得到的那种超高礼遇,那些对权力极端敏感的人物,肯定会想方设法的找上门来。     到那时候,可就不止姚破军一块牛皮糖啦……     江夏很罕见的失眠了。     次日天还未亮,正天庄内已是人声喧哗。江夏本来就睡得不踏实,这一吵闹,很快醒来。     “呜呀”一声,他的房门竟被推开,七八个年轻的太监,各自捧着衣物、水盆等物,弓着身子鱼贯而入。     一名带队的年长太监笑着说:“江公子你好,今天陛下要宣您入宫觐见,按照规矩,咱们现在要为公子您沐浴更衣……”     话音未落,两个身材健硕的正天门弟子喘着粗气,有些吃力的将一个硕大的木盆抬进了屋子。江夏定睛一看,木盆里头,装着几乎满满一盆的热水,这会儿还冒着热气。     “沐浴更衣?”江夏大吃一惊,环视这一群不男不女的家伙,他忽然觉得有些不自在,“你们……该不会是要亲手伺候我脱衣服洗澡吧?”     那带队的太监笑道:“江公子,那是必须的。要朝见天子,沐浴之时用什么香料,要擦洗哪些部位,最后穿什么衣服,这都是有讲究的呀,咱们就是干这个的……”     江夏几乎快要晕过去了,暗暗叫苦:“奶奶的,怎么听起来像是在给皇帝选妃?这位皇帝老儿,该不会是个同志吧?妈妈也,要我在这帮阉人的伺候下洗澡,还不如杀了我!早知道,哥就不来了!”     便道:“几位公公,我这人有个毛病,不知当讲不当讲……”     那太监表情凝重起来,正色道:“有病?江公子,若是有病在身,小的可以请宫中御医前来诊断。若不是传染之疾,一样可以面见圣上的。这点您不用担心。”     “公公,我说的毛病是……”江夏显出一副很难为情的样子,“这样说吧,吾沐浴时好杀人!” 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”那太监浑身骤然一个激灵。他早就听说了江夏在边关的事迹,只道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,没想到一见面,却是个白白净净的瘦削少年。可是,听了江夏的这个“毛病”,他那暂时放松的神经,不由得再次紧绷起来。     江夏心头暗暗好笑:“曹操老兄,你的这句名言,哥借来用一用,你不介意吧?”表面上一本正经,道:“是的,我们习武之人,随时都要保持警惕。沐浴之时,若是有人偷袭,外出追击必然不雅,所以从小,咱们在洗澡的时候,都会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,听到一点风吹草动,便会发暗器防备!久而久之,也就成了习惯,沐浴之时,若是有人在身边,我怕我控制不住……”     看着那些太监一个个面面相觑,江夏开始添油加醋:“我十二岁那年冬天,我家丫鬟好心为我来添热水,却不幸惨死于我的飞刀之下,开膛破肚、丝状凄惨啊……每每想来,我都惭愧不已!”     太监们听着江夏描述杀人场景,可双眼却一点也看不出他脸上有丝毫的惭愧之意,所有人都在想,此人果然是杀人不眨眼的莽夫,还是乖乖的躲远一点为妙。那些本来该得到的赏钱,就别想啦!     唬住太监们,江夏终于获得了独自沐浴的机会。这些天穿越沙漠一路日夜兼程,他身上早就发酸了。     舒舒服服的洗完澡,换上了太监们送来的华贵衣衫,江夏浑身上下焕然一新,看上去就和那些古装戏里的贵公子们一样的风度翩翩。     太监们一阵的赞叹,听得江夏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。     随后,在姚破军的护送下,江夏骑着一匹健壮俊美的白马,缓步出了正天庄,朝着正北方向的皇宫行去。     一路上,宽阔的街道两旁,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。好奇的百姓们,被挡在他们身后,却难以挡住他们对传说中少年英雄的狂热崇拜。     为了一睹英雄风采,街上早已经人山人海。     在一名年迈武将的牵引下,江夏胯下的白马迈着雍容的步子,缓缓的沿街行进,沿途让江夏接受百姓们的欢呼。     看着道路两旁百姓们的表情,江夏深深的被震撼了。他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有一天,也会成为全城乃至全天下的焦点。这一切,在他穿越之后,却如此轻而易举的实现了。     不得不承认,成为焦点的感觉,很好。     “圣上有旨,宣孟西郡阳元派弟子江夏入宫觐见――”     “圣上有旨,宣孟西郡阳元派弟子江夏入宫觐见……”     远远的,由远及近,一声声的传递从深宫传到宫门,最后由一名身高马大的健壮军士传达到了江夏的耳中。     “奏乐!”一名礼官高声下令,宫门两侧排列站开的乐师们一齐行动,奏响了庄重的宫廷乐曲。     望着那道高大华贵的宫门,听着耳边响起的礼乐,以及环绕依旧的百姓欢呼之声,江夏再一次有了梦幻般的感觉。     “江公子,请下马进宫!”那名年迈武将停下脚步,毕恭毕敬的走到江夏的跟前,伸手示意。     江夏点点头,翻身从马背上下来,在武将的带领下,一步步的迈上了宫门前的漫长阶梯。     “荣大帅亲自为他牵马引路,陛下对他的礼遇,可谓是空前绝后啊……”     不知从何处,一句感叹传入江夏的耳中。望着身前那个气度不凡的武将,江夏这才恍然大悟。
推荐阅读: 《阿鼻地狱》 《涅槃之梦》 《武炼巅峰》 《子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