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六三章 :恍然如梦展宏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六三章 :恍然如梦展宏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9-26     坐在噬沙兽王的背上,江夏身后是长长的队伍。     经过一番劝说,在确定孤叶城安全无虞后,他决定跟随京城来人,一起到大真帝国的皇宫中去游览一番。     当然,准确的说,他是去接受皇帝的当面封赏。     同行之人,还有准备一道回孟西郡的其余几位尊者,以及更加顺路的正天门众人。毛遂自荐担任卫队队长的姚破军,自然也在此列。     江夏这一次独享了噬沙兽王这头绝世坐骑,毕竟此行人员众多,兽王终究无法将所有人一起背负着赶路。     在成为真正的噬沙兽王骑士的同时,江夏也不得不忍受那缓慢的速度――其余众人或是骑马、或是骑着骆驼,为了保持队列,他胯下的兽王也不得不在同样的速度下前进。     平稳的路程,毫无压力的旅行,这一切都让江夏感到昏昏欲睡。     如果身边没有姚破军的不时骚扰,他恐怕早就睡着了。     “大哥!我还是很想知道,您这么年轻,是怎样修炼到‘聚合’境界的?”这个问题,姚破军已经变着方的问过无数遍。这一次,他又选择了直截了当。     江夏一如既往的默不作声,他知道,除了姚破军以外,恐怕就连卫昆阳等人,也对此茫然不知。     事实上就连他自己也是浑浑噩噩。那天夜里,他从毒水虫后那里学来的本领,真的就是“聚合”境界的武艺吗?如果是,那为什么在世人眼里如此艰难的境界,竟然会被自己这样轻松的达到?     他的思绪,再一次回到了战斗最关键的时刻。     当时,他突发奇想的尝试将自己创造出来的水降温,并且成功的让它们凝结成了冰块。在实现了这一层突破后,他的想法变得更加大胆。     “如果说创造水是将氢氧元素组合,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用同样的办法,创造其它物质呢?”当他心里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,同时钻入脑海的,还有之前他曾经告诫乌鲁索耶的那句“玩火者,必自焚”。     于是,为了兑现自己撂下的狠话,他很自然的想到了一条妙计。     当乌鲁索耶得意洋洋的用烈火融化那堵冰墙之后,江夏重新向他发出了“水柱”。这一次,同样透明如水的液体,却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物质。     酒精,或者说是乙醇,这便是江夏脑中那个突现妙计里的杀招。     即便是以他那样浅显的化学知识,除了水的元素构成之外,他也清楚乙醇的结构。碳氢氧三种元素的排列,那个课本上曾经出现过的有机物结构图,在他脑中清晰的一闪而过。     上天显然很眷顾他,这一次关键性的尝试,又一次走向了成功。     乌鲁索耶手心残存着微小的火星,这已经足够引燃江夏向他倾泻而来的高纯酒精了。于是,带着满脑子的疑惑,圣火派的掌门被更加邪门的火焰终结了性命……     每当回想起这一段经历,江夏便更加清晰的明确,自己确实已经掌握了一种新奇的技艺。无论它是不是属于“聚合”境界,这都是一种独特的本领。     实际上,还是有许多证据可以证明,这种他突发奇想的妙招,一样可以归纳到那个庞大的武学体系中来。     最为关键的证据,便是那两枚从乌鲁索耶尸体上发现的戒指。     经过几天的研究,江夏已经确定,那两枚戒指上镶嵌的透明宝石,是两颗高纯度的天元结晶!     事实上,经过那场恶战,他和乌鲁索耶一同发功,已经对其中一颗结晶产生了大量的消耗。这使得那枚戒指看上去有些残破。     通过真气炼化的测试,江夏才惊讶的发现,在那场惊险的战斗中,他和对手使用的造物技能,对这宝贵的天元结晶竟是如此大的消耗和负担!     简单的说,如果一个普通武者,每天进行常规的真气修炼,按照正常的速度,消耗完那颗高纯度的晶体,可能需要三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,而在那场战斗中,短短几分钟的消耗,便已经如此惊人!     损耗一大半的晶体,竟是如此的容易。     后来,为了对比水和乙醇这两种物质的消耗,他进行了细化的试验。结果是,他消耗光了那枚戒指上残存的一小块晶体。     在生成水的时候,晶体消耗的速度还可以接受。但在乙醇的生成过程中,透明的晶体就像在夏日里当空暴晒的冰块一般。     由此,江夏猜测,或许是由于乙醇生成所需要的元素更多,并且乙醇的结构比水更为复杂所致。     一系列的问题,他关在屋里研究了几天,除了这些个人得出的模糊结论,他一无所知。     “好吧,大哥,这种事情您不愿说,兄弟也能理解……”姚破军为自己打圆场的话,把江夏从沉思中拉了回来。     “嗯……门派机密,请破军兄见谅!”低头望着姚破军遗憾的脸,江夏也只好随口敷衍。     “门派机密么?那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?”忽然,江夏身后传来了程泗阳的声音。老头子不知何时,竟已经跃上了兽王的脊背,摸到了他的背后。     “六师兄?”     “啪!”趁着江夏心不在焉,程泗阳猛的拍了拍他的脑门:“想什么呢?纯阳八尊之间,可是不应该有秘密的。你小子先是跟着那个叫一松的老头学了‘弱敌’功夫,又不知从哪里习得了‘聚合’的本领……你小子的秘密,未免也太多了吧?”     江夏嘿嘿一笑,道:“秘密?依我看啊,纯阳八尊之间,一个个勾心斗角,各自都在打着自己的算盘,可没有您老人家说得那般和谐!”     “嗯?”     “当然,你知道我具体指的是哪几位……”江夏神秘兮兮的一笑。     程泗阳凑到他的耳边,低声道:“少在爷爷面前装神弄鬼。告诉你吧,是八师弟让我来问你的。他和你关系够好了吧,哼,结果还是一样的一无所知!”     江夏脸色有些难看,他确实还没有编造好借口来糊弄这些熟识之人。虽然阳元派并不限制门下弟子学习门外武艺,可江夏却觉得,就算自己把真相全都说出来,也没有人会相信。     在“聚合”三级都未能到达的情况下,便从一只虫子那里学会了“聚合”的本领?若不是自己亲身经历,他也会觉得这是天方夜谭。     “对了!”六尊者忽然想起了什么,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怪异,“你和那一松老头学‘弱敌’功夫的事情,还是林家那小妞猜出来的。九师弟啊,你这第一次下山,便有了这么个红颜知己,着实可喜可贺,嘿嘿……”     “六师兄,您说的这哪儿跟哪儿啊?”     “老头儿我随便一说,八师弟说了,你这次进京,咱们就不陪你一道儿了。他还说,你可别跟着小姑娘到了京城,就忘记了让你成才的阳元山哟……”程泗阳前半句说得还一本正经,后面便变得阴阳怪气起来。     江夏知道他后面一句多半是信口胡诌,也就没有往心里去。 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忘啊,陈叔还在山上呢,等我受封回来,我可得请他老人家好好的庆祝一番!”总算打发走了程泗阳,江夏变得更加迷茫。     从稀里糊涂的穿越,再到莫名其妙的习武,直到现在,扬名天下,成为可以左右战局的强力武者,整个过程,真的就跟做梦一般。     那些不断冒出的磕磕绊绊,总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自我激励之中化作无形。有时候,他甚至觉得这个世界就是自己的天堂,自己可以随心所欲的办到任何事情!     如果说最初决定习武,是为了替自己争口气,后来的不断进取,是为了不枉穿越的经历,要实现一番伟大抱负,那么现在,自己一战扬名天下,皇帝的封赏在即,似乎自己很快就要站上声望的巅峰了。     那么,接下来的追求是什么?     望着前方茫茫的黄沙,江夏变得更加茫然。     回过头来,看到的是姚破军充满期待和崇敬的表情,看到的是林芷兰那匆忙躲闪的眼神,看到的是卫昆阳和程泗阳二人鼓励的微笑,看到的是陆胥阳脸上嫉妒的神态,看到的是孔连阳那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……     “对了,我还要帮忙揭穿姓孔的这个假正经!”想到这里,他感到了一丝兴奋,不过转瞬之间,却又消失殆尽。     在这之前,他不敢当面揭穿孔连阳,是因为双方实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,这种维护正义的冲动,不得不被压制下来。     可是现在,差距依然存在,而且似乎被放大了,但是强弱的位置,却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。站在强者的位置俯视下去,江夏忽然觉得这件事已经变得没有挑战性了。     在穿越之前,他便觉得人生就像是一部不断过关的游戏。到了这个世界之后,在武艺层级的概念下,这种感觉变得更加明显。如果现实中暂时还没有什么事情激起自己的兴趣,江夏觉得,似乎只有像那些武痴一样,追求更高的武艺层级,方才是最佳的挑战课题。     “挑战……”他喃喃的念叨着这个字眼,“或许,我应该去寻找更大的挑战啦!”
推荐阅读: 《神变》 《战魂啸》 《涅槃之梦》 《武炼巅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