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六一章 :一己之力挽狂澜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六一章 :一己之力挽狂澜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9-24     乌鲁索耶拼命的挣扎,可任凭他怎么挣扎,他身上的火焰都没有一点减弱的迹象。     雄心勃勃的火喇国三军统帅,邪恶的圣火派掌门,带着他满肚子的遗憾,就这样被大火活活烧死。     当他停止挣扎,毫无生气的倒在地上的时候,实际上,孤叶城内外这场惨烈的大战,已经结束了。     “将军殉国了!”目睹这一惨状的火喇国士兵,凄厉的用他们的母语叫喊着。在之前毒水虫后和沙漠水虫的袭扰后,他们脆弱的神经随着乌鲁索耶的殒命,彻底崩塌了。     “掌门!”忠心耿耿的圣火派弟子,无比奋勇的冲向乌鲁索耶的尸体。但在距离一丈左右的时候,他们却都识趣的选择了停步。     刚刚击杀他们掌门的那个年轻人,正在杀气腾腾的瞪视着他们……一丈之内,若是他发动进攻,他们绝对没有活命的可能。     “哇哈哈!好样的,九师弟!”同样目瞪口呆的,还有其余几位尊者,以及正天门一干人等。最先欢呼起来的,是程泗阳。     众人丝毫不用担心周围敌人的厌恶,这种幸灾乐祸的欢呼,正是他们庆祝自己劫后余生的最好方法。那些被打散了军心的士兵,早已经感觉不到这些面子问题了。     江夏缓缓走近乌鲁索耶那烧焦的尸体,双掌轻挥,洒出了温度极低的冰水,将残存的火焰熄灭。     在所有人不解的目光中,他缓缓弯下腰去,略作搜寻,最后从乌鲁索耶的手指上,取下了两枚戒指。     “你们的将军被我击败,这个,是我的战利品!”他直起腰来,对那些圣火派弟子们说道。     “那是……天元晶戒……”一名圣火派弟子抬手发表意见,可他仅仅只鼓起勇气大声说了两个字,后面的四字,怕是只有他自己才听得清楚。     江夏瞟了他一眼,收起戒指,抬头望了望那面迎风招展的火喇国军旗。     护卫军旗的旗手们意识到大事不妙,可现在是自保小命重要,还是国家荣誉重要,却让他们很纠结。     江夏轻轻一跃,身影腾空,掠过旗杆,迎面便是一掌。     “啪!”一掌过后,那旗杆受掌处随声折断。粗壮的旗杆轰然倒塌,护旗手们在暗自庆幸自己小命得保之余,根本无法挽回。     那面大旗,不偏不倚的落在一堆火焰之上,如同这支军队的统帅一样,很快便葬身火海。     江夏悄然落地,望着那些目瞪口呆的敌人,轻轻一笑,挥手道:“识趣的,收拾好你们将军的尸体,撤兵吧!”     没有人敢阻拦他,若是激怒了眼前这个高深莫测的年轻人,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些什么。就这样,他们目送着江夏走到了噬沙兽王的旁边。     “九师弟,干得好!”所有纯阳尊者,面对江夏这样的表现,此时的赞叹都是真心诚意的。连一向不把他当回事的孔连阳也不例外。     “不简单啊,你到底是什么怪物,年纪轻轻,竟然就已经到了‘聚合’境界?”小虎妞作思索状,一脸的不解。     林芷兰扑哧一笑,无可奈何的朝着自家丫鬟白了一眼。     林傲心里美滋滋的,没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……     “诸位,别忙着庆功!孤叶城里的战斗还没结束呢!”江夏一边说,一边拍了拍正在聚精会神警戒的噬沙兽王。     确实,此时此刻,敌酋毙命,周围是四散无序的敌军士兵,在以少胜多的巨大惊喜冲击下,很容易让人产生狂喜甚至梦幻般的感觉。     江夏则显示出了与他年龄极不相符的镇定,这时候的他,真的有些像一名领导者了。     噬沙兽王心领神会,同时抛下十几缕鬃毛。众人各自抓好一根,听那兽王长啸一声,便齐齐的双腿蹬地,最后被兽王触手般的鬃毛带到了各自的位置上。     “进城!”江夏一声令下,兽王掉转方向,朝着孤叶城那有些破损的城门进发。     一路上,比人还兴奋的它还不忘顺便杀敌。那些躲闪不及的倒霉蛋,一片片的被兽王踩在脚下,丝状凄惨。     火喇国大军虽然失去元首,但却保留了大部分的次级指挥系统。他们努力的平复着旗下将士的军心,通过各种手段,他们终于稳定住了部分的力量。     在城里,有他们的同伴,他们本是在城外负责接应和警戒,若是此时溃逃,城中战友多半凶多吉少。     于是,就在江夏等人骑着噬沙兽王冲到城墙之下的时候,等候他们的是一支几千人的死士。     “冥顽不灵,不识时务!”对此,江夏用八个字抒发了他的心情。     “让路吧!”在兽王背上,他双手缠绕交错,周围的空气中,很快便出现了一层水幕。紧接着,他双掌一收,化为拳头。水幕也随着凝结成冰,并在紧随而来的一股神奇力量作用下,分散成了上百枚尖尖的冰棱!     “去!”江夏融会贯通,在控制创造物的基础上,用自己神奇的外绕真气,对这一百多枚的冰棱实施了精确的控制。     一声轻喝,冰棱如箭雨般击出,与那些一马当先的火喇国士兵们,迎面遭遇。     结局可想而知。在江夏强劲的外绕真气催动下,每一枚冰棱都是夺命的利器。密密麻麻冲上来的士兵们,都只觉得身上一凉,然后便是彻骨的剧痛,接下来,他们便什么也感觉不到了……     秒杀百人!     防线顿时出现了一个小缺口,同时,这一幕给那些死士们的内心,再一次施加了强大的压力。     趁着这短暂的时间,江夏轻拍兽王,一声唿哨,兽王兴奋的狂啸起来,目空一切的朝前奔去!     踏着敌军的尸体,冲散敌军的防线,残破的城门出现在众人眼前,进城的最后一关已经被他们甩在身后!     “嗷――”兽王毫不停歇,迈步穿过那高大的城门,带领众人进入了饱受蹂躏的孤叶城。     孤叶城中,一片狼藉。     四处都是火焰,四处都是黑烟!     唯一让人感到欣慰的是,之前守城军民的呼喊惨叫,此时似已减弱许多。取而代之的,是更加恐怖的鬼哭狼嚎……     这些鬼哭狼嚎出自何方,江夏心中了然。他已经吩咐毒水虫后率领水虫们进城解围,即使它们起不到力挽狂澜的作用,却可以给敌军带来不小的麻烦。     在这样的强援帮助下,城中的守军自然便有机会发动反攻。     二者夹击之下,火喇国的先头部队境况如何,可想而知。     “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!”瞥见街角畏缩在阴暗处的负伤军民,望着路边零星逃窜的火喇国败军,江夏轻轻的说。     “你们便是城外援军么?”西南方,一个声音传来。语气中,透着明显的不可思议。     人随声至,一队二三百人的队伍出现在江夏等人眼前。每一个人身上都沾满血水,不少人都已经挂了彩,可让人欣慰的是,他们的脸上,也都清一色的表现出了英勇和不屈。     年轻的统帅脸上被灰尘和血水覆盖,以至于看不清他的长相,现身之后,他冲着兽王背上的众人拱了拱手,咧嘴一笑,露出白生生的两排牙齿。     “我们都是武林中人,城外敌军已经大乱,敌酋乌鲁索耶也已毙命!这位将军,请带我们清剿城内敌军,这一战,就要结束了!”江夏正愁找不到地方下手,眼下出现的这名小将,正好成为他的帮手。     那小将回头冲身后将士道:“看看!我早就说过咱们不会输!”     “别废话了,小鬼头,赶紧带他们去将军府吧!”出乎意料的是,身后却传来了一个桀骜不驯的粗壮声音,丝毫没有对他们统帅的敬意。     那小将嘿嘿一笑,策马带路:“大伙儿跟上吧!敌人围攻将军府,已经多时啦!”     “阁下!城中人员混杂,敌我难辨,又没有沙地给咱们作掩护,咱们已经尽最大努力在袭扰敌军,可是那将军府外混战一片,虫后根本无从下手啊!”行进途中,江夏收到了毒水虫后的讯号。     “虫后,谢谢你们!这一战若不是你,又岂能有现在这样的局面?”江夏真诚的道谢,他的确没有想到,从当初在沙漠里的遭遇,到后来林浪的不幸惨死,再到现在依靠虫后的帮助,力挽狂澜……这一切,似乎冥冥之中早已经注定了。     “现在,这里就交给我们吧!你们可以回家了。”     “阁下言重了,若非阁下天资聪颖,又岂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学会破敌之术?”虫后实话实说,“虫后就此拜别,阁下,后会有期!”     在心中默默的完成与毒水虫后的道别,与此同时,在那小将的带领下,噬沙兽王出现在了将军府外。     这里果然是激战正酣。火喇国的精锐似乎对城外的一切毫不知情,还在士气高昂的战斗着。     将军府是孤叶城的最后一片禁地,若是攻陷它,便意味着这场攻城战的真正结束。     敌我双方都清楚这一点,所以在这里,艰苦的战斗后,地上早已堆积了无数的尸体。     “援军来了!”面对惨烈的激战,那小将忽然大声呼喊起来,大真国这边,顿时士气大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