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五八章 :宁死不屈武者志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五八章 :宁死不屈武者志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9-21     毫无疑问,江夏希望一松获胜。果真如此的话,剩下的事情便简单了。     “老先生,你若是还不说话,老夫可要失去耐心了!”乌鲁索耶反手挡下了一松刺向他咽喉的手刃,脸上终于有了些不耐烦的神色。     “我只是,想为三十年前的错误……做些弥补而已!”不知为何,一松的言语变得有些吃力起来,他的脸上也随即浮现出了暗淡的神色,“可是……现在看来,似乎不可能了。”他忽然开始凄厉的大笑,眼角淌下浑浊的泪水,神色木然的呢喃道:“兄弟们,我尽力啦……”     乌鲁索耶轻摇着头,喃喃道:“三十年前?你是指那一场大战么?呵呵,那时候的我,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千人队校官罢了!老先生,你的勇气和信念,老夫很赞赏,不过如你所言,你报仇的愿望,就要落空了。”     便在此时,乌鲁索耶交错了自己的手臂,双掌向外,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。他的神情肃然,既没有对对手的嘲讽,也没有丝毫的得意。而这时的一松,却像是遭受了沉重打击的沉沦者,之前的意气风发,再也见不到了。     “你是真正的武者,老夫便用应有的方式,送你最后一程吧!”伴随乌鲁索耶这意味深长的一句话,他那交错的双掌之间,竟然凭空生出了一团火焰!     这诡异的火焰来得突然,即使是在一旁观战,准备随时介入的江夏也是始料未及!     只是一刹那的功夫,火焰便变成了火龙,一柱冲出,卷席着周遭的空气,把它们变成了吞噬一切的帮凶。热浪滚滚,这条火龙以匪夷所思的速度,朝着一松的身体袭去!     事实上,这时候就算江夏想要救人,也根本无从下手。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闪不避的一松,被这条火龙击中,身体向后直挺挺的滑去,同时被无尽的火焰包围撕咬……     老人似乎是觉察到了这种实力上的差距,所以选择了慷慨赴死。这份战死沙场的荣耀,晚来了三十年,但在今天,他却比三十年前惨死的战友们,更加的心甘情愿。     乌鲁索耶的双掌适时的收回,火龙的攻击戛然而止。此时此刻,一松的身体已经在高温的炙烤下烟消云散!     江夏呆呆的望着刚才发生的一切,他不相信在自己的眼前,一个活生生的性命竟然以这样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走向了终结!     “这只是一个意外。”乌鲁索耶微笑着望着江夏,“可是这个意外却让我不得不展示出自己的全部实力,这是对他的尊重,同时,也是对你的一种警醒。”     的确,作为一个武者,乌鲁索耶给予了他的对手足够的尊重,在击杀一松时,他没有做任何实力上的保留。     江夏可以想象,若是没有一松的突然出现,自己在和乌鲁索耶的交战中,一定也会重复同样的步骤。先是顺风顺水,等到对手突然发力、露出峥嵘的时候,自己便将被一条恐怖的火龙吞噬身体!     这的确是一种警醒!     这惊人的一幕,同样让其他人目瞪口呆。卫昆阳等人,以及那些对自己统帅并不了解的火喇国士兵们,都被这神一般的技能震撼得暂时忘记了战斗!     纯阳八尊们都在想,或许今时今日,只有修炼到“生无”境界的萧老掌门亲自出马,方可以击败眼前这个恐怖的对手。     火喇国的士兵们则士气大振,如果说面对噬沙兽王,他们之前还有些心存疑虑的话,那见到主帅如此神勇,他们便再也不用担心了。     “原来,传说中贵派修炼到‘聚合’境界的高手,便是阁下!”江夏极力的让自己保持镇定,他回想着武者世界对于等级的划分。     “聚合”境界,乃是“造物”层级的第一个境界。可以通过对天地之间阴阳双元的操控,由它们聚合产生各种物质。     比如刚才,乌鲁索耶一定是生出了某种可燃气体,就像邪火派四处点燃不灭邪火一样,他点燃了这种气体,然后用火焰的高温,无情的击杀了对手。     如果江夏修炼了“弱敌”三级的护体功夫,比如阳元派的“冰晶护体功”,那么面对火焰的高温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然而现在,他却仅仅只停留在二级。     “高手?”乌鲁索耶不自觉的冷哼了一声,“‘聚合’境界,算什么高手?听说贵派萧老掌门,已经到了‘生无’境界,老夫区区如此水平,岂敢妄称高手?”     江夏没有接话,说实话,他此时有些心虚了,错乱的头脑让他很难镇定下来,思考对付对手的方法。自从穿越以来,他还从来没有如此无助的时刻。     “江兄弟,你是害怕了么?”乌鲁索耶有恃无恐,这时候的他比起最初的时候,显得要高调了不少。或许他是认为,既然对手已经见识了自己的全部实力,那就没有必要再玩弄低调了。     “如果你害怕了,这一战咱们大可取消。当然,前提是你认输。乖乖交出我想要的东西,是你活命的唯一希望。”这种语气,就像是无上的天神,在命令自己卑微的侍从。     江夏骨子里的傲气,显然不会让他轻易服输。特别是在对方如此言语羞辱的情况下,要想让他低头,就更不可能了!     即使他知道,这一战没有丝毫胜利的希望!     “好吧,如果穿越只是一场梦,那么,即使在梦里,我也不能跪着求生!”他的脑子里响起了这个声音,这是他自己给自己的最后鼓励。     “害怕?”终于,他结束了自己慌乱的状态,脸上恢复了难以捉摸的笑容,“姓江的从来不知道害怕是何含义。乌鲁索耶将军,我有两句话想要转告给你――第一句,是我小时候母亲常常吓唬我的言语;第二句,则是至理名言,天下皆知。你想先听哪句?”     乌鲁索耶大惑不解,他不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忽然之间由慌乱转为淡定,这其中的底气究竟从何而来。他甚至开始怀疑,那上古圣火熄灭之时,年轻人是不是获得了什么神奇的力量,使其在亲眼目睹了他的火龙神技之后,还能有心思说俏皮话!     “好吧,既然将军不选,我就挨着说好了。”江夏注意到了对方的迟疑,他暗暗好笑,“我妈说过――玩火的小孩,夜里睡觉会尿床!” 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身后传来了程泗阳的大笑。令人惊奇的是,不少聚精会神关注主帅与敌人决战的火喇国士兵们,也忍不住笑出声来。     乌鲁索耶凌厉的眼神扫视了那些没有规矩的士兵,冷冷的对江夏道:“你说这个,很有意思么?”     江夏摇了摇头:“我只是说来恶心你的,嘿嘿……这第二句至理名言嘛,那自然是――玩火者,必自焚!”     话音刚落,江夏忽然身形移动,诡异的身影瞬间闪到了乌鲁索耶的跟前。     “轰!”全力一掌击出,算是送给对手的一个见面礼。     “这一点也不好笑!”乌鲁索耶不出所料的接下了这一掌。不过,江夏的真气修为还是让他感到意外,因为这一掌接下来,可不像刚才对付一松时那样好受。     二人决战开始,刚才因为火龙的出现而被震撼得暂停的围剿战,在卫昆阳和林傲等人的周边继续展开。     火喇国士兵们士气大振,圣火派的弟子们也加入了战斗。他们似乎是想一鼓作气,在自己主帅决战胜利的时候,同时结束掉其他敌人的性命,为今天的战斗划上一个最圆满的句号。     “啪啪啪!”江夏的战斗紧张激烈,他的一招一式都无可挑剔,对手的各种破绽也都能被他一一寻觅,然而每一掌每一拳过去,他总会遇到乌鲁索耶的合理抵抗和反击。     在这样的攻防中,他还不得不分出神来,时时防备对手随时可能出现的“聚合”技能的攻击。这限制了他的发挥,影响了他的状态。     乌鲁索耶似乎厌倦了和江夏的真气搏杀,在各自攻防了几招过后,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真气修为根本不是这个年轻人的对手。如果不使用“聚合”境界的武艺,他觉得自己甚至无法做到必胜。     当然,要想动用自己的杀手锏,他也有他的顾虑。江夏掌握着他想要的那个秘密,如果发力过猛,导致江夏当场毙命,这对他来说没有半点好处。     “说吧!你到底在圣火台里发现了什么?”     “轰隆”一声和江夏猛对了一掌,乌鲁索耶再也无法忍受,他“嘭”的一声在右掌上引燃了一簇火焰,蓄势待发的准备随时朝江夏射去。     江夏轻轻一笑,道:“我要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,你肯定不会相信吧?”与此同时,他也举起了自己的右手。     “哗!”随着他的手掌张开,一个透明的球体竟然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上方!听着这悦耳的声音,所有人都能猜到,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水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