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五七章 :复仇怨气冲沙场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五七章 :复仇怨气冲沙场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9-20     “上古圣火是什么东西?乌鲁索耶究竟在向江夏索要什么秘密?”除了江夏和程泗阳,其余几位尊者,以及正天门的诸人,此时都在思考这个同样的问题。     只有孔连阳这样心思缜密的人,才慢慢的从之前程泗阳的只言片语中,体味到了一些猫腻。直觉告诉他,既然火喇国如此来势汹汹的大兵压境,而现在他们的统帅又如此认真的向江夏发出挑战,那么,这个不知是何的秘密,绝对非同凡响。     直觉同样告诉他,如果自己能伺机而动,等到二人斗得两败俱伤之时,坐收渔翁之利,那最后的结局,一定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。     “拭目以待吧!”七尊者微眯着眼睛,决定静观其变。如果有可能,他会第一时间弄清楚一切,然后让自己获得那份应得的利益。     “乌鲁索耶掌门,对吧?”丢掉手中残存的剑柄,江夏抬头与乌鲁索耶对视,“不才姓江名夏,只是阳元派的一名新人罢了。今日能和阁下单独较量,倍感荣幸。”     “原来是江夏兄弟!”乌鲁索耶淡然一笑,“阳元派的新人要是个个都像江兄弟这样,那整个天下,岂不都是你们的了?”     火喇国的士兵们早就将江夏等人围了个水泄不通,出于自己最高统帅的指示,他们不会贸然行动,只是保持着必要的警戒。听到最高统帅讥讽对手,他们依旧会忍不住发笑。当然,发笑的这些人,都是精通大真国语言的。     江夏并不理会周围的嘲讽笑声,他伸出根手指当空摇了摇,撇嘴道:“我想阁下太过偏激了。并不是所有人,都对天下怀有野心。另外,也并不是所有心怀野望的家伙,最后都能得逞!”     “哦?是吗?我可不认为自己是那种倒霉蛋!”乌鲁索耶饶有兴致的和江夏做着言语交锋。     这算是大战之前的热场吧!     江夏收起了讥诮言语,正色道:“既然如此,不如咱们就定下个君子协议吧!你我独战一场,若是我胜,阁下便带着火喇国军队撤离大真国境,并停止贵派弟子对我大真国平民的袭扰活动……”     江夏在说这句话之前做了短暂的思考,他觉得以这一战来决定国家大事,虽然有些草率,但却可以避免更多的流血伤亡。让他敢于道出这话的另一个原因,自然是由于他怀有必胜的信念。     乌鲁索耶微笑着接过话来,续道:“若是老夫获胜,江兄弟便请乖乖交出上古圣火的秘密,并且号令你的武者朋友们,不要再企图到孤叶城来收复失地――从此之后,孤叶城便是我火喇国领土!”     顿了一顿,他带着挑衅的笑容,忽然又道:“只是不知,江兄弟有没有这样号令群雄的威望?”大笑几声,他才道:“也罢也罢,反正我们的勇士也不怕贵国的武者,今次一战,能够得到老夫所想得到的东西,已经足够。”     江夏一言不发,便听着乌鲁索耶自己在那儿帮他讨价还价。他觉得这是一种挑衅和侮辱。当然,这也可以理解为是一种心理战术。他认为自己不会受到敌人言语的影响。     “好,一言为定。希望阁下不要后悔!”他年轻的脸上看不出半点情绪,心头却是有几分幸灾乐祸――退一万步讲,自己就算是输了,乌鲁索耶想得到那莫须有的什么秘密,也只能是一场空谈。 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乌鲁索耶觉得好笑,他不明白眼前这样一个年轻人的底气从何而来。他已经很久没有亲自和人比试了,潜心修炼多年的他,很清楚自己的水平。同时,他也判断出了这个年轻人的修为,他知道,自己不可能落败。     “开始吧。所有人听令,继续对孤叶城实施警戒,不许插手本将与这位年轻人的战斗!”乌鲁索耶抬起头来,明确的对自己的部下们发出了命令。     这是一个值得玩味的命令。这意味着,在战斗中,火喇国军队将继续对孤叶城的烧杀抢掠,同时,众多的士兵和圣火派的好手们,也可以攻击除了江夏以外的任何其他目标……     “大伙小心!”机敏的卫昆阳提醒着同伴,所有人都意识到,在解救孤叶城军民性命之前,他们必须先保护好自己。     “嚯嚯……哈哈哈……”就在这战斗一触即发的时刻,战场上空忽然响起了恐怖的笑声。     乌鲁索耶凝神倾听,这清晰洪亮的笑声意味着,来的又是一位不凡之人。江夏同样在听,只不过他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微笑。     “原来你叫乌鲁索耶,原来你就是邪火派的狗掌门!操你奶奶个腿儿的,爷爷我来给兄弟们报仇来啦!”伴随着一句谩骂,重重包围住江夏等人的火喇国军队队列中,同时响起了轰隆隆的爆鸣之声。     一个清瘦的身影几个起落,在士兵丛中留下一个个死亡印记,最后如仙人下凡一般,轻飘飘的站在了乌鲁索耶与江夏之间。     “好小子,在哪儿寻得这么一个大家伙?”他抬头看了看噬沙兽王,对着江夏扮了个鬼脸。     “一松前辈?”林傲身边,林芷兰和小虎妞这才看清来人的模样,同时失声叫道。对于一松的出现,她们还有些意外。她们不会知道,心怀复仇之志的老人,这些天是日夜兼程的在赶路。终于,他赶上了这一场恶战。     “一松?这老头儿叫一松?从没听说过啊!”程泗阳皱着眉头摇着脑袋。     众人都见识了一松刚才轻松突破防线的实力,有这样一个隐世高人的从天而降,自然不是一件坏事。林傲开始向自己的女儿打听一松的情况,林芷兰自然如数告知……     “老先生功夫不错,只是不知,先生与老夫有何冤仇?”乌鲁索耶淡定异常。他的淡定极快的稳定住了军心,刚才被一松搅得混乱不堪的防线,很快便恢复了秩序。     一松结束了和江夏短暂的寒暄,回头正色道:“多说无益!爷爷我今日要娶你性命,你洗干净脖子趴好便是,问这么多废话干什么?”     老头子显然是复仇心切,很快便亮出了双拳,开始进攻。     同时叫道:“江夏,和这种侩子手可没必要谈什么条件!这儿交给我,你们快骑着大家伙灭了这帮番邦蛮军啊!”     话音未落,一松诡异的双拳已经冲乌鲁索耶招呼过去,接连不断的狂攻了数十拳!     憋了几十年的仇恨,似乎就在这一拳拳满蓄真气的攻击中,一点点的发泄出来。     “好俊的功夫!哈哈,原来江夏这小子,是跟着老头儿学的‘弱敌’功夫!”听了林芷兰对一松的描述,程泗阳很快便想通了这个困扰他多日的难题。     由于事情并不像乌鲁索耶所吩咐的那样,他的卫队和士兵们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不过,全力攻击除了江夏以外的其余众人,这是可以明确的。     于是,在短暂的迷茫过后,各种士兵便张牙舞爪的扑了上来……     “吼――”噬沙兽王眼看着有敌人逼近江夏,便立刻用怒吼提醒众人,不要忽视它的存在。     可是这些火喇国士兵在之前的将令之下,依旧无畏的前进着。     “呼――”噬沙兽王巨大的尾巴一扫,立刻便有成片的士兵倒下。可后面的士兵依旧如潮般涌来,在兽王第二次攻击之前,他们冲到了江夏等人身前。这样一来,异兽要想再次攻击,而不伤害到自己的主人,便要好生掂量了。     可是普通士兵们即使避过了兽王的攻击,当他们面对纯阳八尊和正天门高手们的时候,依旧免不了以卵击石的下场。     “嚓!”卫昆阳一剑,可以毙敌多人,即使他们都身穿铁甲。     “嘭!嘭!”林傲的左右开弓,两掌便击毙两名骑士,均是人马齐毙,干净利落。     “小虎当心!”即使是林芷兰主仆二人,也能互相照应,在敌军丛中游刃有余。     而那些不慎路过江夏身旁的火喇国士兵,虽然死板的谨遵着乌鲁索耶的将令,没有理会他们主将的决战对手,但他们却忘记了这并不意味着江夏也会同样的置身事外。     “嘿!”本来蓄势待发,想和乌鲁索耶大战一场的江夏,因为一松的横插一杠,不得不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保持战斗的热血沸腾。     凡是在他杀伤范围内的敌军,此时他都不会放过。     掌风乱舞、真气狂飙,江夏在敌军丛中,就像是一台绞肉机,疯狂的蹂躏着这帮可怜的灵魂。当这种恐怖的截杀持续了一段时间过后,便没有人敢靠近了,甚至对其余众人的围剿,也变得心虚了许多。     因为江夏就在不远处邪笑着凝望,他随时都可能冲过来帮忙,把这个战场变成另一个坟场。     一松和乌鲁索耶的战斗还在激烈持续。     准确的说,是一松保持着凶猛的攻势,而乌鲁索耶似乎只有疲于防御的份。     “一松前辈这些年的苦练,让他今日有一雪前耻的机会,希望……”江夏回头注视着二人的战斗,心里暗暗为一松祈祷。他并不介意自己失去亲手击毙敌酋的机会,因为这可以让一个老人完成他一生的夙愿。
推荐阅读: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》 《符篆召神》 《狩猎在地球末日》 《楚天孤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