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五六章 :大军压城竟为斯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五六章 :大军压城竟为斯

{*read_ad_title*}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,小说更全更新更快。百万小说免费阅读。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!还在等什么,赶紧点击下载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9-19     愚蠢与明智,有时候就在一线之间。     江夏不敢保证自己发射暗器能够击毁火球石弹,因为很明显,如果这能够办到,众人之前的一番倾泻,早就应该得手了。     种种迹象表明,这一枚飞袭而来的火球石弹,似乎与那些落地便碎的先行者不同。为了保险起见,江夏不得不选择暴露自己的秘密。     其他人都在关注着事态的进展。除了卫昆阳之外,没有人抱着希望。陆胥阳和穆天阳二人,甚至开始考虑当座下的兽王轰然毙命后,他们该如何从重重的敌军之中杀出去。     有时候,希望就在绝望的尽头。     由于江夏之前在兽王巢穴的遭遇,使得他现在周身真气满盈,已经达到了他这副躯体可能达到的极限。以这样的一种实力施展“微风拂面”,结果似乎早就被注定了。     事实上,所谓的微风,在江夏疏于控制力道的情况下,根本就是一柱狂风!     强大的真气灌注在空气上,急速的推进让空气摩擦,发出剧烈的声响。     为确保万无一失,已经强大无比的外绕真气也参与进来,在掌风与那火球石弹相接的瞬间,提供了后续的强力支持。     “呼――”狂风过境,即使那火球石弹上沾满了火油,即使那熊熊燃烧的火焰似乎可以吞噬一切,但在这瞬间爆发的狂风面前,它也只不过相当于是风暴中的一根残烛。     火球石弹上的火焰瞬间熄灭。江夏的真气并未断线,在源源不断的后援攻势下,那失去了狰狞模样的石弹,竟然被停在了半空之中!     此时,江夏本可以任由它自由下坠。因为危局已经被他化解,噬沙兽王也即将落地。     不过,既然决定要展示力量,那就不应该有所保留。     “嘿!”手臂轻抖,只是在万钧之力上轻轻加上一片羽毛,也足以将其下的坚固磐石压成粉末。     “轰!”坚固的石弹应声碎裂,这惊天动地的炸裂,彰显了它的与众不同。飞溅的火花,引爆了石弹内包裹的火药。这根本就是一枚炸弹!它的外表比其它普通火球石弹坚固许多,也就可以理解了。 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惊喜不已的陆胥阳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,就在刚才那一刹那,他都差些跳下去逃命了。     七尊者孔连阳冷冷一笑,心里暗暗赞叹:“好一个少年英雄啊,深藏不露,连我都被蒙在鼓里……”     正天门从上到下,更是此生第一次得见此等壮观场景,由门主林傲到四大护卫,以至于林芷兰主仆二人,都惊得说不出话来。     巨大的爆炸声传遍了战场的每一个角落。在孤叶城内横行无阻的火喇国先锋军,很快便意识到自己后院起火,可此时要让他们退出城来,放弃掉唾手可得的金银财宝和女人牲畜,绝非易事。     混乱的场面在城内与城外同时上演。     敌人骑着巨兽,以一种蛮横无理的残暴方式,飞速的接近了最高统帅,这对火喇国士兵们来说,是一个巨大的心理震撼。     任何一支军队,在丧失了军事和精神领袖之后,结局都可以想象。     在一波无区别的投石机攻击过后,噬沙兽王已经驮着众人来到了那面火焰旗帜的脚下。这种时候,没有人会再贸然的发射石弹,这保证了他们的安全。     “来者何人?报上名来!”火喇国的将军这边,还是有精通大真国语言的能人。他接受了将军的示意,不卑不亢的打听着来犯之敌的名号。     江夏在兽王背上俯视下去,可以将这火喇将军以及他的忠实卫队看个一清二楚。显然,重重阻拦和危险状况都经历了,到达此处的他,不会惧怕眼前这支并不浩大的队伍。     “番邦异族!你这红毛将军听好了,老子是你爷爷程泗阳!识趣的快领着你的虾兵蟹将滚回国去,要不然,哼哼,爷爷这便来取你小命”这般肃杀的气氛之中,一贯不按常理行事的程泗阳,忽然先于江夏,回答了对方的提问。     火喇国军中不少人也是精通大真国语言,听到程泗阳如此侮辱自己的统帅,他们显得群情激奋。但在威猛无比的噬沙兽王面前,又没有人敢轻举妄动。 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那红色头发的中年将军在战马上捋须轻笑,点头发言,声如洪钟,“原来是阳元派纯阳八尊到了,六尊者言语诙谐,果真是名不虚传。”     “你是什么东西?居然认得你爷爷我?”六尊者不分场合的在给对方下套。     那将军付之一笑,凝视着兽王背上一马当先的江夏,道:“在下不才,乃是火喇国圣火将军,圣火派掌门――乌鲁索耶是也!纯阳八尊声名远播,在下自然识得。只是没想到,诸位盛名如此,却还是要依靠这头上古异兽……”     “你这什么乌贼素椰子好不要脸,你是想让咱们和你的大军真刀真枪的肉搏么?哼,自己和乌龟一样躲在最后,却不准人家想办法靠近,这算什么劳什子将军?”这一次,出言反驳的竟是小虎妞。     她一贯快人快语,在这种情况下,她和程泗阳所起的作用相差无几。用言语刺激对手,有时候也是一种战术。     乌鲁索耶哈哈大笑,道:“这位小姑娘说得不错!可老夫坐拥十万大军,是要取这孤叶城,而你们驯服这噬沙兽王,却多半是为了传说中的金子吧?嘿嘿,没想到纯阳八尊也不过只是一群俗人……”     听他所言,显然他也对那个传说十分清楚。     “不过,让我感到惊讶的是,这位年轻人竟然成功了,你既然驯服了噬沙兽王,那就一定已经将上古圣火熄灭了吧?”乌鲁索耶收起笑容,一脸肃然的盯着江夏看去。     江夏虽然处于俯视的位置,却依旧感不到丝毫气势上的优势。他被乌鲁索耶的目光盯得很不自在,心里暗暗琢磨:“这家伙对上古圣火和噬沙兽王如此清楚,看来,我当初的猜想没有错,这邪火派果然和上古圣火有关联!”     “很好,我想我不用等到你回答了。”乌鲁索耶再次露出笑容,“那么……既然诸位自己送上了门来,就莫怪老夫不客气了。哼哼,多少年来,老夫都想踏破孤叶城,直入沙海郡腹地,探查这上古圣火的踪迹,可没想到,却被你这么个毛头小子占了先机!”     他自顾自的低声咕哝着:“借用程六尊者的话――识趣的就快把东西交出来,要不然……哼哼!”     他轻轻挥了挥手,身后数十个轻甲士兵齐刷刷的站了出来。他们身上的气质,与普通的士兵全然不同。结合到乌鲁索耶的邪火派掌门身份,江夏等人很自然的便能推想出这些人的实力――他们,自然便是邪火派中最为顶尖的高手。     可是,这些所谓的高手,能够在噬沙兽王的冲击下自保么?     江夏并不关心。他心头只是觉得好笑,他所笑的,是这一切一切的根源。     原来,火喇国完全受了邪火派的控制;原来,他们想要入侵,并不只是为了吞并土地抢占商路,还想着要去搜寻那上古圣火;原来,上古圣火中藏着秘密的传说流传得如此遥远,以至于这个以圣火为名的番邦门派,也在做着‘得此秘密、成天下共主’的美梦!     这一切,都让江夏感到可笑。如果这位乌鲁索耶将军得知,那上古圣火熄灭后,里头并没有任何传说中的秘密,他会如何作想呢?     在这关头,江夏甚至都不忍心道出真相。他只是轻轻一笑,接着便纵身跃下,离开兽王的脊背,到达地面。抬头便道:“有本事,就来拿吧!”     如果说熄灭上古圣火真的有什么秘密可言的话,那这个秘密,便是此时江夏如此狂妄的根源所在。他体内翻腾涌动的真气,让他忍不住想要大战一场。刚才的“微风拂面”炸裂石弹,只不过是一盘小小的开胃菜罢了。     见到江夏下地,其余众人也受了感召,离开了相对安全的栖身之所。作为一个武者,这时没有理由再选择让一头异兽代己作战。     “年轻人,你很勇敢。在我的勇士们杀死你之前,我想知道你的姓名。”乌鲁索耶颇感意外的怔了怔,然后便笑呵呵的赞叹起江夏来。看上去,他就像一个慈祥的长者。只不过,这种慈祥中透出了浓浓的贪婪。     江夏微眯着眼睛摇了摇头,缓缓举起手中的铁剑,手腕轻抖,铁剑顿时化成一堆铁粉!     作为战前热身,以及对对手的一种示威,他选择毁掉自己的兵器。这显示了他雄厚的真气修为,还让他看起来更加的深不可测。     “好吧,我承认,我喜欢你的风格!”乌鲁索耶似乎被什么东西触动了,他摆了摆手,示意自己的那些门众退下。他翻身下马,缓缓几步,走到了江夏的对面。     “你刚才在空气中灌注真气的神功,老夫已经看到了,有你这种修为的对手,着实难得。那么,让老夫亲自来会会你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