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五三章 :古老枯树发新芽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五三章 :古老枯树发新芽

{*read_ad_title*}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,小说更全更新更快。百万小说免费阅读。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!还在等什么,赶紧点击下载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9-13     非常抱歉昨天没能更新,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感冒加重,另一方面,工作上有关自己前程的事,搞得我很纠结,心情也受到了影响。哎,我还是做出了决定,过些天,可能还要准备几次很重要的面试…… 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    “孽畜,放我下去!”偌大的兽穴中,此时只能听到程泗阳挣扎时的呼喊之声。     噬沙兽王毕恭毕敬的跪倒在江夏面前,没有理会自己背上被它牢牢束缚的人类。     江夏努力的尝试着与兽王心灵沟通,可即便是累得他满头大汗,却依旧无法获得成功。他之所以这么急于做到这一点,是因为他太想知道此时兽王的内心究竟在想些什么了。     到底是什么,让这头刚才还暴跳如雷的大家伙,现在竟乖巧得犹如一只宠物犬呢?     在耗费了不短的时间进行尝试并失败后,江夏不得不放弃了沟通的打算。他纳闷的打量着噬沙兽王的身子,眼光忽然投向了远方那一片狼藉的上古圣火残骸。     “难道说,这东西是因为我灭掉了上古圣火,所以才对我如此恭敬?”一时间,他的脑子里冒出个大胆的猜想。就在不久之前,他还担心兽王会不会因此大开杀戒,而现在,却得出了完全相反的推测。 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他刚才那样发飙,多半是误以为六师兄正在攻击我喽?”紧接着,他开始为自己的这个猜测寻找证据。     他很快发现,由此作出的一系列推测都说得通。不过,这一切并不重要了,眼前的事实是,传说中凶猛无比的沙漠霸主,此时正在自己面前俯首称臣。     如果能够像刚才与毒水虫后交流那样与它对话,自然是再好不过,可以做到令行禁止,如今虽然尝试失败,但值得庆幸的是,一场预想之中的大战可以免除了,自己不费吹灰之力,便让这个大家伙成了仆从……     当然,如果非要说代价的话,刚才因为石柱中的光芒而昏迷不醒,勉强算得上一个。可江夏直到现在还弄不清楚,自己昏迷时所陷入的幻境,究竟对自己有什么影响。     如果真如程泗阳所说,那是一个可以使人成为天下共主的秘密,那自己是不是已经通过这次昏迷取得了呢?     “江夏,你还愣着干什么?这东西好像对你很客气啊,你是不是和它建立联系了?快让它放我下来!”程泗阳挣扎许久无果后,也注意到了兽王的反常,便开始向江夏求助。     江夏否认了他的猜测。不过他还是尝试着让兽王放下老头子。     “好吧,如果你真的对我客气,就不要做什么傻事……”他缓缓的抬起右手,慢慢的朝着兽王走去,手掌指向的方向,是兽王的头顶。     那里有一簇鲜艳的红色鬃毛,江夏决定像对待宠物狗一样,轻轻的抚摸它一番,以表达自己的善意。     当然,同时他也做出了防守的准备,一旦有意外出现,他可以做出必要的反应。以如今他体内积攒的真气来看,要想在这头野兽面前保全自己,似乎不应该是什么难事。     他的指尖很快便触碰到了兽王头顶的柔软毛发,那种细腻和温暖的程度,与他穿越前所抚摸过的猫猫狗狗相差无几。同样大同小异的,还有兽王的反应。     大家伙微眯着眼睛,似乎在享受着这一切,丝毫看不出来有什么反常的迹象。     江夏渐渐的放下心来,抚摸也显得大胆了许多。过了一会儿,他开始再次尝试与兽王交流,低声说道:“兽王乖,你背上那位不是坏人,请把他放下来吧!”     这句话有些不伦不类,江夏说完自己都觉得好笑。因为这既像是在哄着自己的宠物犬,又确确实实的还存有几分敬畏之意,矛盾的语气揉到一句话里,自然怪异。     让他失望的是,这一次的沟通尝试再一次失败了。     噬沙兽王继续微眯着眼睛,嘴角甚至还有些微微上翘。除了这些,它一点儿也没有听从江夏吩咐的意思。     江夏抬头看了程泗阳一眼,老头子也失去了挣扎逃脱的念头,歪着头望着江夏,喃喃道:“他奶奶的,这不公平!为什么它只对你客客气气,对老头儿我却是这样?”     江夏收回抚摸兽王的手来,双手冲程泗阳一摊,示意自己的无奈。     便在此时,眼前一道黄影闪过,“唰”的一声,兽王背上又一缕长毛飘然而下,在江夏的腰间快速的缠绕了几圈。     那一瞬间,江夏启动的“白驹过隙”,让他十分清楚的看到了兽王这个动作的每一个细节。当他的抚摸停止,兽王的眼睛忽然睁开,紧接着它如临大敌,眼神中透出了惊恐。同时一缕毛发发出,缠绕在了他的身上。     整个过程,江夏看得明明白白,但他却没有做出抵抗和躲闪。直到他也被兽王用长毛缕卷到了背上,他也没有为自己在那一瞬间的决定后悔。     “哈哈……原来它只是逗你玩玩而已!”六尊者先前还在感叹命运的不公,现在江夏境况与他一样,他自然要没心没肺的嘲笑一番。     江夏悠然自得的将双手抱在脑后,舒舒服服的躺在了兽王宽阔的背上,周围厚实的毛发,犹如一张上好的床垫。口中道:“我的直觉告诉我,这儿有危险降临,兽王这样做,只不过是想保护我!”     话音未落,兽穴顶端,忽然传来一阵隆隆之声。一条条细微的裂缝开始在枯树树根之间出现,随着震动,一道道的黄沙透过这些裂缝,不断的向兽穴内渗漏下来!     “这儿要塌了!”程泗阳大叫起来,他很快便做出了联想,“是啊,传说中,上古圣火熄灭之后,沙漠要发生剧变啊!难道……这一次传说是真的了?”     就在六尊者将信将疑的自问之间,噬沙兽王已经站起身来。它背上的毛发茂密,为了不让江夏与程泗阳遭到下落流沙的袭扰,它将二人周围的无数毛发竖起呈拱卫状,在二人的身体周边,搭起了两个小帐篷。     毛发的稀松,让二人在其中完全能够呼吸,而帐篷的结构,又不会让一丝一毫的细沙渗入其中。     在这一瞬间,程泗阳也不得不相信江夏的好运。噬沙兽王这个传说中的奇珍异兽,竟然还没有经过心灵沟通,便彻底的拜伏在了江夏脚下,眼下,它能够主动护主,便是最好的证明。     “吼――”面对动摇的兽穴,兽王低吼了一声。它启动了自己庞大的身躯,纵身一跃,钻向了江夏和程泗阳先前进入兽穴时的那个现成地洞。     当然,这个地洞的大小,完全不够兽王通行。     “嚓!嚓!嚓!”这时它便施展起自己两只宽大的前爪,就着洞口,开始了拓宽工程。     还留在洞壁内的沙漠水虫们,这时便遭到了飞来横祸。兽王不会怜惜这样的一些卑微生灵,它前进的道路上,顿时尸横遍野。     通往地面的巨大地道,很快便被兽王打通。当这个庞然大物一跃钻到地表,凌空划过后站立在地的时候,守候在地面多时的其他人,被眼前的状况吓了一跳。     近处,是大得出奇的噬沙兽王,与之相比,人类显得是那么渺小。众人根部无法看见它背上的江夏与程泗阳,只道是两人还在兽穴之中,甚至有可能已经葬身兽口。想到这里,所有人都是又惊又怕。     远方,那一株矗立在流沙之上的古老枯树,此时正在慢慢的随着流沙的下陷,向地下沉去……流沙填平了空洞的兽穴,枯树位于整个陷坑的中心。值得庆幸的是,它依旧是屹立不倒。     忽然间,一股汨汨的流水之声从地下传来。流沙之下,之前在噬沙兽王利爪下得以幸存的沙漠水虫们钻出沙面,争先恐后的附着在了枯树枝上。     枯树的脚下,干燥的黄沙被不知从何而来的清水浸湿。潮湿的面积不断扩大,以至于覆盖了整个陷坑的范围!     众人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,没有人能说出半句话来。     很快,眼见的小虎妞指着枯树的顶端,脆生生的叫道:“看哪!它发芽了!”     众人顺指看去,果然,在那枯树的顶端,竟然发出了几枝嫩芽!     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     “太不可思议了……”     “怕是神仙显灵了吧?”     人类的议论纷纷,噬沙兽王听不懂半个字。不过它其实也是在注视着古老枯树所发生的一切,看上去,它可比人类要平静得多。     当巨大的枯树以极快的速度挂满嫩芽,当整个陷坑看起来就像一片沙漠绿洲的时候,兽王终于想起自己的背上,还驮负着两个人。     “哗――”两个帐篷同时散开,洒下一大片积攒的黄沙。     江夏和程泗阳用手遮挡着刺眼的阳光,忽然觉得背后阵阵凉风袭来,便回头去看。     “我的娘哎……”程泗阳目瞪口呆,“沙漠巨变就是这样的么?这儿要变绿洲了?”     “六师兄,这儿已经算得上是绿洲了。”江夏喃喃道,“上古圣火刚一熄灭,这棵枯树便死而复生,要我说,该不会是这上古圣火把这一整个沙海郡变成沙漠的吧?”     “江大哥,是你吗?”江夏的声音引起了林芷兰的注意,林家小姐放弃了对眼前盛况的感叹,开始为江夏的出现感到惊喜不已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