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五二章 :千古流传烛台秘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五二章 :千古流传烛台秘

{*read_ad_title*}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,小说更全更新更快。百万小说免费阅读。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!还在等什么,赶紧点击下载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9-11     哎……感冒加重了,实在是恼火……求安慰,求红票,求打赏,求收藏……同志们啊,本命年真是命途多舛啊! 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    在金子村的时候,由于习练过《阴阳和合经》上的秘法,江夏尝试了操控天元直接合成万物之精,进而更加快速的炼化获取真气。     但《阴阳和合经》上也明确的说过,如果这种炼化的速度超过了人体承受的极限,很有可能便会使人血肉横飞,暴毙身亡!     刚才,他尝试着感知圣火下石柱中可能存在的天元结晶,并取得了成功。当他开始如法炮制的时候,那本来应该不温不火的转化过程,竟突然变得失去了控制。     简单的说,现在的情况似乎是这样的――本来供那上古圣火燃烧的天元结晶,维持着很好的平衡,而江夏的介入,却将这种平衡一下子打破,天元结晶的注意力,似乎一下子朝着他真气炼化这边倾斜,并且一发不可收拾。     按理说,维持了上千年的平衡供给不应该如此轻易的被影响,但眼下,一切都实实在在的发生了。     江夏面临的头等大事,便是保护自己的身体。     起初,他是想断绝和那天元结晶的联系,争取让自己从这个失控的连锁反应中挣脱出来,但那源源不断涌入体内的万物之精,却像洪水一般,根本无法抵挡。     于是他只好拼命的炼化,并将所得到的真气迅速的导入到各个穴位储存。     但是这样的疏导,在越来越汹涌的攻势面前,无异于杯水车薪。很快,剧烈的疼痛便变得无法抵挡,江夏的全身渐渐失去了知觉,在昏迷前的一秒钟,他模模糊糊的见到,熊熊燃烧的上古圣火悄然熄灭,坚固的石柱之上哔哔啵啵的裂开了许多道缝隙,一道道迷离的光束,透过这些缝隙,缓缓的朝自己飘来……     寂静,死一般的寂静。     一片白光之中,江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。     眨眼间,四周出现了无数跳动的影像。这种场面,在他穿越之前,倒是在一些科幻电影里看到过。现在的他明确的知道自己已经被巨大的外界能量弄得昏迷,所以他猜测,此时出现的一切,多半是自己的幻觉。     这些影像快速闪过,让他觉得眼花缭乱。     恍惚间,他看到了一串串的化学符号,一串串的分子式图样快速的在他眼前飘过;接下来,是各式各样的植物动物,这些生灵他都无比熟悉,无论是巨大的橡树,还是细小的昆虫,都是来自于他穿越而来的那个世界……     颇为奇异的是,影像之上,每一种动植物的旁边,都会有密密麻麻的一堆字串,那似乎是表示着这些生物的元素构成,看上去就像是全世界所有的生物百科全书汇总到了一起一般。     江夏不知道此时此刻,自己的幻境之中,为何会出现这些东西。     那些影像以惊人的速度播放着,加速闪动之后,他再难看清什么内容。像是永无止境一般,这样冗长的幻境,足以让人昏昏欲睡。     江夏陷入了彻底的昏迷,连他自己也不知自己是生是死。     “江夏!江夏!快醒醒啊……”不知过了多久,程泗阳的声音终于传到了他的耳中。六尊者焦急的呼唤,显然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,以至于他老人家的嗓子都有些沙哑了。     江夏缓缓的睁开眼来,惊喜的发现自己手脚齐全,全身上下并没有半点损伤。同时,他还能敏锐的感觉到,此时自己周身上下七百二十个穴位,已经满打满放的蓄满了高纯真气!精神饱满,呼吸顺畅,浑身上下透着无穷的活力!     他的脸上露出笑容,可这种好心情转瞬间便被程泗阳打断。     “快起来跑路啊!”一边呼喊,六尊者一边拼命的拉拽着躺在地上的江夏。 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回事?”江夏问出这个问题,已经用不着等到程泗阳回答了。视线越过眼前的六尊者,他看到兽穴的角落,一只体格硕大的长毛怪物正虎视眈眈的朝着自己走来!     那东西足有四五米高、八九米长,四只粗壮的巨足下,各自连接着一只厚实宽大的脚掌。脚掌之上利爪伸出,竟然透着慑人的寒光!周身上下,金黄色的长毛尤为显眼,一缕缕的毛发似乎是在某种力量的作用下,此时正轻飘飘的悬浮在空中,让这头野兽看上去更加张牙舞爪!     当然,那只狰狞的头颅,才是这个庞大身躯的主宰。铜铃大的血红双眼,喷着白色热气的巨大鼻孔,以及那只满是獠牙的宽大兽嘴,足以让一切对手视之胆寒。 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便是那头噬沙兽王了。此时的它看上去,显然十分愤怒。     江夏知道,一定是上古圣火的熄灭,导致了这头野兽的抓狂。噬沙兽王缓缓的朝着他走来,每一步都预示着死亡……     “咱们不是来驯服它的么?为什么要逃?”看着惊慌失措的程泗阳,江夏忽然问道。     程泗阳苦笑不止,道:“没用的!传说都他娘的骗人!那圣火熄了,一道道的光打在你身上,让你昏迷了过去,然后我去检查石柱,并未发现什么秘密!现在倒好,传说用心灵沟通便能驯服噬沙兽,可老头儿我试过好久了,都没用啊!不跑,等着被他踩扁么?”     这下轮到江夏苦笑了,搞了半天,六尊者已经将他想尝试的事情通通做了一遍,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,这才想要逃命。     可是,盛怒的噬沙兽王近在眼前,一味的逃命,又有什么用呢?到最后,多半是自己无法逃脱,还会连累洞外等候的其他人。     江夏考虑到这里,忽然挣脱了程泗阳拉扯他的手,双眼注视着逼近的噬沙兽王,道:“我还没试过呢,怎能说传说不真?”     程泗阳急道:“我都不行,你还逞什么能啊?”     “那毒水虫后呢?那也是我沟通成功的啊……”     江夏一言,让程泗阳语塞。六尊者很想说那可能只是碰巧,因为他觉得,自己与动物相处大半生才能练就的能力,江夏能够碰巧使出一次,已经实属不易,要是在这样的生死关头再冒险尝试,万一失败,后果堪虞。     不过,他选择了沉默,没有阻止江夏的意愿。一方面,是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抓住江夏,让其与自己一同向洞外逃离,另一方面,一股凌厉的劲风,已经从他背后袭来,这让他不得不分心招架。     “呼――”果然,是噬沙兽王发动了攻击。它的一缕鬃毛,宛如一条仙人的缎带,轻轻一抖,便准确无误的朝着程泗阳的后背拂去。看似轻巧的一击,其实蕴含了巨大的力道,以至于风声大作。     程泗阳不敢怠慢,本来举掌想防,却意识到这鬃毛柔软不堪,自己就算接下这一击,也多半会被其缠住手臂。于是他果断的选择了避让。     “自己小心!”对于不听老人言的江夏,六尊者在自己的危急关头,也只能如此的叮嘱一句了。     他纵身闪避,那缕鬃毛在他灵敏的身法下失去了效用,没能命中目标。     “呼――”余力未消的鬃毛继续前行,再往前一点,便将击中江夏的面颊。     江夏早就做好了准备,他手掌蓄势待发,准备一掌出击,必要的时候可以使出微风拂面,震退噬沙兽王的这种难以防守的武器,同时给对手造成足够的威慑。     然而,事情的发展却出现了戏剧性的转变。     就在江夏眼疾手快,抬手准备出掌发力之时,那本来来势汹汹的鬃毛,竟陡然变得软绵绵,犹如轻巧的棉花般飘然浮空,失去了力道,“嗖”的一声,瞬间被噬沙兽王收回。     江夏甚至能够嗅到那缕毛发上的野性气息,但不知为何,噬沙兽王好似是故意选择了手下留情,没有伤他的意思!     显然,这种选择是明智的。     另一边,程泗阳目睹这一幕,也觉得惊讶不已。他不明白为什么江夏能够受到噬沙兽王如此的优待,转念一想,他觉得这头野兽多半是在耍什么花招。     这稍稍的走神,却让他吃了苦头。     噬沙兽王在诡异的停止了对江夏的攻击之后,后背上又一缕更加粗厚的鬃毛荡起,这一次它的速度更快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将六尊者的身子包裹了几圈。     “孽畜,放开我!”程泗阳暗呼不好,大声的呼喊起来。同时,整个身子都在发力挣扎。然而,人力在这头巨大野兽的蛮力面前,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,任凭他怎么尝试,却依然被鬃毛捆绑得紧紧的,然后便一步步的被兽王拉到了半空之中。     江夏为老头儿的安危着急,但眼下要想靠近兽王,显然不是什么轻易之事。     他还对心灵沟通的事情念念不忘,希望自己此时能够建立起与兽王的联系,通过言语上的交流,为解救六尊者创造一些机会。     就在他努力的平静心水之时,噬沙兽王忽然低啸了一声。“呜――”有些悲怆,有些苍凉。它回头望了一眼那已经熄灭的上古圣火,望了一眼那支离破碎的火台石柱,然后,转过头来,缓缓的走到江夏面前。     它四足弯曲,竟像是在行跪拜之礼,此时的它看上去再不狰狞,反而温顺得像一只小狗一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