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四六章 :焦灼战局起波澜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四六章 :焦灼战局起波澜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9-03     红票收藏和打赏,多多益善,哇哈哈哈…… 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    翻滚的虫浪很快便漫到了沙丘脚下。让众人感到庆幸的是,那毒水虫后,此时便像一名高傲的将军一般,只在原地注视着自己士兵的冲锋陷阵,根本就不屑于自己亲力亲为。     “沙漠水虫没有毒,大家随便击杀,可莫要让它们给裹住了身子!”程泗阳大声的提醒着众人。     以捕食昆虫为生的沙漠水虫,并没有像虫后那样的血盆大口,所以不至于咬伤众人。但在虫后的狂暴化指引下,它们却可以做到不畏生死,这一浪接一浪的朝人扑来,若是将人按倒在地,便会直接将其拖入沙下。     若是落到这样的田地,任何武林高手恐怕都只有在沙下惨遭窒息的命!     第一批沙漠水虫很快爬上了沙丘顶。它们的目标只对着人类,对于驮负着货物的骆驼们,它们竟然集体无视。     看来,虫后通过某种方式,给了自己的臣民明确的信号。     而对于刚才愚弄过自己的程泗阳,虫后似乎犹为记恨。此时此刻,冲着六尊者奔去的沙漠水虫,数量是最多的。     “杀啊!”众人挥舞着各自的兵器,对朝自己扑来的虫子,都是一通劈斩。     “噗!”     “哗!”     “嘭!”     奋不顾身的虫子们,遭遇了顽强的截杀。它们的身子被利刃劈开,被气浪掀起,被武者们的拳脚击碎。随着一声声的爆裂,干燥的沙丘上,在堆满了沙漠水虫尸体的同时,竟然变得湿漉漉的――这些水虫的体内,果然有着丰富的清水储备!     第一波的攻势被击退。所有人安然无恙,除了衣衫尽湿以外。     “嗯……”林傲抬起自己湿漉漉的手,凑到鼻前嗅了嗅,点头道,“天地造化果真是奇特万分,在这样干燥的沙漠之中,竟然有生灵能靠这种方法储水生存!”     程泗阳在一旁撇嘴道:“这种时候,你在那儿感叹什么?若是沙漠里头没有这种生灵,今天咱们怕是要顺利得多!”     林浪立刻为自己的父亲帮腔:“哼,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好事,陷大伙儿于危难之中……”     “浪儿,休得无礼!”林傲总是能及时的制止儿子的不成熟言行。     程泗阳对此不以为意,道:“天意如此,又岂能单怪老头儿我一人呢?”正色道:“刚才这一波,虫子都在不要命的冲锋,咱们算是胜了一场。但我话说在前头,有虫后的指挥,这帮畜生待会儿指不定会耍什么花样,咱们可别放松警惕!”     林傲的四名护卫,依照他的指令,拱卫在了林芷兰的身边。小虎妞听到程泗阳的这番告诫,不由自主的朝他靠近了一些。卫昆阳等几位纯阳尊者,各自选了方位站好,守卫着各个方向。江夏正面对着远处的虫后,似乎心有所想……     第二次冲锋前,短暂的寂静。     “嚯――”虫后发出了更加刺耳的鸣叫,竟将那近乎停止流动的空气催动,形成了一股腥风,朝着沙丘这边吹来。     众人各自屏住口鼻呼吸,生怕中了虫后的毒气攻击――尽管他们并不知道,这股风到底有没有毒。     “哗――”第二波水虫冲锋开始了。     比先前更加汹涌的虫浪,前赴后继的涌了过来。争先恐后的沙漠水虫们,几乎快用自己的身体,堆出几堵高墙来!高墙的中心,自然是围住了众人栖身的沙丘。     “放暗器!”卫昆阳审时度势,在呼喊的同时,率先发出了一枚飞镖。     “咻!”裹挟真气的飞镖朝着虫墙飞去,巨大的力道造成了一大片的杀伤。     “嘭!”飞镖穿过虫墙,就像击穿了无数个水袋一般,在上面留下了一个硕大的窟窿,白花花的水凌空散开,哗啦啦的洒向了地面。     “嘭嘭嘭!”众人如法炮制,四周的虫墙很快便遭到了饱和攻击,损失惨重。     这样的攻击还算有效,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水虫们逼近的速度。如果不是这样,那一面面由虫子搭起的高墙,在靠近沙丘的时候一齐倒下来,众人怕是要被直接活埋!     就在众人以为这第二波攻击即将结束之时,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的野狼眼,忽然脸色大变。     “不好!脚下有情况!”他失声大叫起来。     对于见过他敏锐听觉本事的江夏与程泗阳,自然对此是深信不疑,而其余几位尊者,则稍稍显得有些迟疑。他们自忖武艺修为远超于一名中等门派的门主护卫,可此时此刻,他们却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。     还是三尊者阮渭阳、四尊者杜升阳,以及八尊者卫昆阳反应积极,他们知道,这种关头,决不是怀疑他人本领的时候。这样的提醒和预警,宁可信其有,是不可信其无。     很快做出同样反应,摆出战斗姿态提防脚下的,还有一向机敏寡言的七尊者孔连阳。     其余两位尊者,依旧在冲着虫墙发射暗器。     “噗!噗噗!”     很快,事实证明了他们的高傲和自视甚高有多么的愚蠢。就在众人的脚下,一条条由沙漠水虫前后相连组成的虫柱,竟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破沙而出!近的,就在人的两腿-之间,远的,也不过一两尺远的距离,数量,则有二三十根之多!     这时候,既要应付虫墙的迫近,又要对付近在咫尺的虫柱的威胁,众人的压力陡然增加了不少。     在野狼眼的提醒下,事先做好了防备的大多数人,还显得游刃有余。而没有提放到脚下的二尊者穆天阳和五尊者陆胥阳,则结结实实的丢了一回人。     一条虫柱从穆天阳胯下的沙面下钻出,当时他正好用掷出的暗器,击垮了一面虫墙。享受着杀敌爽快的他,直接被这些近身的虫子拱了个猝不及防。裆部要害被沙漠水虫坚硬的头部顶撞,即使他是武艺高深的武者,也难免疼得龇牙咧嘴。     对这些让他出丑的虫子,二尊者挥舞利剑,干净利落的出了这口恶气,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。     而陆胥阳的情况则显得危险一些。他被两条源源不断的虫柱包裹,密密麻麻的沙漠水虫很快布满了他的身体。但就在这危急关头,他却陡然全身发力,干脆扑倒在了地上。     这对一般人来说无疑是自杀的行为,但对于练就一身硬功夫的五尊者来说,“苍穹压顶功”的威力可不是小小的虫子们能够承受的。     随着五尊者看似随意的滚动,遍布他周身的虫子们尽数死去,清凉的水让他像是洗了一个凉水澡一般清爽。有惊无险。     其他人都事先注意到了脚下的动静,面对突然钻出的无数虫子,他们各自发威,使出拿手的近身格斗武艺,摧枯拉朽的击杀着这些恼人的虫子。     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很久,四周围拢的虫墙一次又一次的被暗器轰塌,又一次又一次的由虫子们聚起,脚下的虫柱一条又一条的被众人斩断击散,又一次又一次的在其它的位置冒出来……     当干涸的沙丘顶端,几乎快形成一个小水洼的时候,战斗都还没有结束。虫子们就像是源源不绝一般,不断的重复着同样的攻击方式,不断的交付着自己的性命。     这样的战斗让众人感到枯燥。虽然水虫们体内绝大部分是清水,但也有它们必不可少的体液。这些粘糊糊的东西,在虫子尸体堆积起来之后,随着太阳的炙烤,发出浓烈的恶臭。它们同样也附着在了人们的身上,这不可能让人感到心旷神怡。     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这样的战斗,虽然消耗了众人大量的体力,但在虫子们体内清水的降温作用下,大家的出汗并不多,并没有出现更加恐怖的脱水状况。     “这些虫子没完没了,咱们干脆找个缺口突围了吧!”年轻人永远是不安于现状的,战斗又进行了一段时间,林浪大胆的向众人提出了自己的想法。     这一次他的父亲没有斥责他。     阳元派这边,程泗阳最先发表看法:“突围?那虫后就在沙丘下候着呢,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,静观其变吧!”     “虫后……”林浪恍然想起了这个被他刚才忽视掉的对手,他为自己的草率建议感到懊恼。当他心里暗骂着这头可恶的怪虫之时,他的双眼也不由自主的透过沙丘虫墙的缝隙,想要恶狠狠的瞪那虫后一眼,以表示自己的愤怒。     可是,他却没能见到目标。他可以保证,在这之前的战斗中,那虫后一直伏在那儿观战,指挥着自己的臣民进攻,可现在,它却不见了。     “它不见了!”意识到不妙的林浪大叫起来。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     众人也很快的反应过来,包括之前吃过小亏的穆天阳与陆胥阳。他们都知道,智力极高的毒水虫后,在这种时候突然消失,到底意味着什么。     当战斗进入焦灼状态,所有人的警惕和注意力都或多或少的分散的时候,虫后选择这时候出击,无疑是最佳的决定。     也就是眨眼间的功夫,当众人对脚下的沙地越发的紧张之时,一条沙漠水虫虫柱之下的洞口,竟突然被幽绿色所布满,随之而来的,是瞬间胀大的沙地空洞――毒水虫后,尾随自己的一队臣民,以这样一种极富智谋的方式,直接来到了众人的中间!     此时此刻,离它最近的目标,是林浪,正天门少门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