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四二章 :股掌之间三杯具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四二章 :股掌之间三杯具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31     老乞丐的声音洪亮无比,听起来很有气势,让人不由自主的避而远之。人群再次闪开一条道来,老乞丐顺顺利利的朝着圈子中心走去。     那帮正要行凶的官差,根本没有注意到乞丐身上表现出的种种异常。他们只知道自己刚才碰了钉子,正在晦气关头,又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前来添乱。     那带头人心里甚至怒骂:“妈的!今天是什么日子,尽遇到这种不长眼睛的东西?”满脸厉色的回过头来,挥手斥道:“臭要饭的,识趣的自己快滚!这市场上不仅不准卖艺,更不准你这种老东西影响市容!”     他的手下也高声附和道:“要是不走也可以,等咱们腾出手来,你这把老骨头怕是要交代在这里!哈哈……”     赤裸裸的威胁,若是一般的乞丐,早就吓得屁滚尿流,直接跑路了。可是眼前的老乞丐,一副毅然决然的模样,似乎在说:我既然敢进来找你们,就不怕你们吓唬!     “几位差爷行行好吧,老头儿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!这几天下来,半粒米也没进……”老乞丐哀求着,听上去可怜兮兮的。     那三人被弄得哭笑不得,似乎他们还没有遇到过如此死心眼的对手。他们暂时停下了对程泗阳等人的围攻,转而向老乞丐靠了过去。     颇为晦气的带头人没好气的苦笑道:“好吧,老头,你倒是说说看,你想让我们给你点什么?”音调随即提高了八度,厉声骂道:“他妈的,大爷我今天连个耍把式卖艺的都还没搞定,你这臭要饭的不长眼睛么?”     言下之意便是,老乞丐三天没吃饭,算是没能开张,可自己也是同病相怜,今天巡视一圈下来,收成并不好。在这样的苦闷心情下,任何刺激都足以让他爆发。     看着那“城管”大哥的黑脸窘相,江夏和林浪等人,甚至围观的商人们,都忍不住低声窃笑。     老乞丐没有丝毫的变色,皱了皱眉头,似乎在考虑着什么,忽然道:“差爷,老头儿我也是通情达理的,你们今天收成不好,老头儿也能理解。可俗话说得好啊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你们再怎么惨,做的也是无本的买卖,境地也比我这要饭的强啊!” 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三人齐声质问。他们听出了老乞丐言语中的讥讽意味,虽然他们明知道自己是如土匪一般的行事,但始终还是不愿被人提及的。老乞丐的言语,激怒了他们。     还没等三人做出激烈反应,老乞丐提出了他的要求。他在那带头的官差身上扫视了一阵,忽然伸出脏兮兮的手来,指着那根粗壮的哨棒,道:“这根棒子木料倒是不错,若是差爷施舍给老头,老头虽然不能填饱肚子,但今晚将它劈来点火,也不至于挨冻了……”     “我看你他妈的是存心找茬!”那官差彻底爆发,抡起哨棒就朝老乞丐招呼过去。     周围的人也都是会心一笑,现在正是初夏的季节,老乞丐说什么劈了哨棒点火取暖,那调侃意味就不言自明了。     看着自己的头儿出手了,另外两名官差便不再上前,只是立在那里观战。他们知道,这样疯疯癫癫的老头,犯不着自己这方三个人一齐动手,另外,在他们的老大发泄的时候,他们也十分知趣的选择了回避。     回避的方向,便是程泗阳和那可怜的小猴子,当然,还有那只装着几个铜钱的铁盒。二人准备趁着这功夫,尽快的完事走人。     没想到的是,这一边,他们的老大很快便遇到了麻烦。     那根高高举起后,朝着老乞丐身上招呼过去的哨棒,不知怎么的就被那老乞丐握在了手中,任凭那官差怎么拉扯,就是纹丝不动。     老乞丐脸上露出幸福和惊讶的神色,轻描淡写的一抽,那官差不由自主的便松开手来,哨棒转瞬间就脱离了他的控制,到了对方的手中。     “多谢差爷!多谢这位差爷大度施舍!老头祝这位差爷官运亨通,多子多福,阖家幸福,嗯……天天发财!”老乞丐抚摸着手中的哨棒,似乎是绞尽脑汁,才想出了这么多吉利话来,一股脑的朝着那官差倾泻而去。     除了那官差自己,以及围观人群中少数一些懂武功的,都很难明白刚才那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。     在*的围观群众们看来,似乎还真是那官差大度的将哨棒送给了老乞丐。虽然那姿势像是要打人,但最后的结果却是毫无疑问的。     这帮人疑惑不已的时候,耳听着老乞丐那一串不伦不类祝福的那官差头子,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。他清清楚楚的知道,自己刚才是要打人,没想到却不知怎么的,哨棒被那老乞丐一把抓住了,然后便是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,逼得他不得不放弃了对自己吃饭家伙的控制。     如此丢人的一幕出现后,他才不知道周围人群的看法,只觉得此时的自己是威风扫地,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洞钻进去。在这条街上多年以来积攒的威信,似乎就在这一瞬间被一扫而空了。     罪魁祸首,无疑便是眼前这可恨的老东西!     官差头子顾不得那么多了,他明知道对方很有可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,至少水平是远在自己之上,可在盛怒之下,他还是选择了猛打猛冲,提起拳头,发动了第二轮猛攻。     “咦?差爷,难道老头说错了什么话么?您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看着拳头越来越近,老乞丐的声音稍显恐惧,满脸的疑惑。     “梆!”在场的人都看得清楚,那官差头子抡圆了的拳头,明明是照着老乞丐的脸颊去的,可不知为什么,那老乞丐只是下意识的一侧头,双手将那哨棒像救命稻草一样的挡在面前――说来也怪,官差头子那硕大的铁拳,却不偏不倚的打在了那坚硬的哨棒之上!     闷响过后,众人便看到官差头子那痛苦的表情,以及那渐渐肿起的迎面骨。     这官差头子何时吃过这样的苦头?随着人群的起哄,他胸中的怒火越烧越旺,在滋了几口凉气儿过后,抓狂的他开始了搏命般的进攻,恨不得将眼前的老乞丐剥皮吃肉。     而此时此刻,他的两名同伴,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。     其中一人奔着程泗阳而去。     六尊者瞧见了那边老乞丐的所作所为,似乎想为自己换个角色,忽然也装出一副可怜的模样,哭道:“几位差爷发发慈悲吧,老头我耍把式卖艺不容易啊,已经三天没吃饭啦!求各位差爷手下留情,最好……最好是将手中的哨棒送来,好让我今晚劈来取暖哟!”     周围人群爆笑不已。围观者大多是商人,他们只要到此做生意,免不了要被这些官差们敲诈搜刮一番,多年以来,自然是积怨颇深。此时见到这三名官差当众出丑,他们自然是觉得大快人心,观看的兴致也是无比的高涨。     胆子大的几位,开始为程泗阳和那老乞丐加油鼓劲。     冲着程泗阳去的那官差,根本不知道老头为何忽然这般发疯,居然学起那名老乞丐的强调来。他只知道,自己非得好好教训一下眼前的刺头不可,要不然今天的脸,可真是丢到姥姥家了。     他不管不顾,同样是挥起哨棒招呼过去。     同样是眨眼之间,“啪”的一声过后,那根哨棒居然也鬼使神差的脱离了官差的手!     “哎!谢谢差爷!”得手之后的程泗阳满脸堆笑,学着刚才老乞丐的语气,又说了一大通祝福感激之语。     这让观众们捧腹大笑,观众们有多开心,那官差的脸色便有多难看。习惯了暴力的他和自己的带头人一样,第一时间依旧选择的是拳头,想靠着拳头,为自己挽回颜面。     然而他的下场与自己的老大如出一辙,无论他击打向何方,最后的拳点总是落在那根哨棒之上!噼里啪啦反复几次过后,事情便不能用凑巧来解释了。     面临同样境地的他和他的首领,在吃了一番苦头之后,都只有垂头丧气的罢手,慢慢的退后几步,寻求慰藉一般的靠拢在一起。二人无力的眼神交错,交汇的是恐惧而失落的神色……     与此同时,他们的那位同伴,情况似乎也好不了多少。     他本来是朝着那位正牌的卖艺人而去,想要抢夺那铁盒中的几个铜钱。可就在他棍棒过去相威胁的时候,那只猴子不知从何处窜了过来,冲着他便是一阵的呲牙咧嘴,依依呀呀的大叫起来。     他毫不在意的挥棒攻击,想先要结束这小畜生的性命。可那猴子却无比灵活,刺溜一声的便一跃而起,直接跳到半空之中,牢牢的抓住了那根哨棒。     犹如丛林中野猴们吊着树枝玩耍一般,官差挥舞的哨棒,对猴子没有丝毫的影响。无论那官差怎么挥舞,想要甩掉那烦人的畜生,小猴子的双爪双脚就像是有磁性一般,紧抓住“树枝”,丝毫不放。     不仅如此,机灵的它还趁着那官差抓狂的关头,干脆再次一跃而起,直接奔向了敌人的面门!嘶叫着发泄的内心的恐惧与愤怒,与人类情感相似的生灵,在抱住那官差的脑袋之后,挥舞起利爪便是一阵惨无人道的抓挠……     “妈呀,救命――”破相的那官差,在猴子面前一筹莫展。     “小猴儿,干得漂亮!回来吧!”程泗阳吹了声口哨,那猴子就此收手,乖顺的回到了他的脚下。     三名官差偷鸡不成蚀把米,只得在众人的怒骂和爆笑声中仓皇离去。     江夏望着他们的背影,喃喃道:“看来这样的城管,在哪儿都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啊!”     他慢慢的走向了程泗阳,笑道:“四大爷,您玩够了吧?”     程泗阳嘿嘿一笑。     江夏朝着那老乞丐努了努嘴,道:“看来咱们很快就能出发啦!”
推荐阅读: 《武炼巅峰》 《战魂啸》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》 《神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