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四一章 :闹市熙攘是非多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四一章 :闹市熙攘是非多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30     清脆的巴掌让关德失去了辩解的勇气,他无辜的望着自己的父亲,无奈的选择了沉默。     江夏回头冲着林芷兰狡黠一笑,众人这才恍然明白了他刚才那番马屁的用意。     如果苍穹派也是要前往孤叶城,那么年纪轻轻的关德,自然不可能是独身一人前往。现在他出现在了绸缎庄,证明他们多半也是想假扮成商队,才来采购货物。以关德的年纪和处事水平,江夏甚至觉得这么重要的事,不可能由他一人来办。     于是他断定,年轻的关德一定还有同伴,而且这个同伴,极有可能就是他的父亲。     所以他才言语相激,引得关德愈加的激动,说话声音也大得超乎寻常。这样的出格举动,对于遵循着武林同道的规矩,准备隐秘身份前往孤叶城的苍穹派掌门来说,无疑是不可饶恕的。     事实证明江夏的判断完全正确。迟于关德一步从内室出来的关振天,选择了最直接的方式阻止了儿子的冲动。机智的他在言语中,还极力的为之前儿子的言论解释,这种解释,将他的宝贝儿子塑造成了一个妄想症患者……     周围的商人,对于商人家庭内部的暴力事件更不感兴趣,关振天成功的将事态控制了下来。唯一让他心有不忍的,是儿子那高高肿起的双颊。     关振天自然也认出了林芷兰,他也暗暗的为自己的儿子鸣不平,但他却知道,此处并不是说理之地,一切自当以大局为重。     “嘿嘿!”在确定了儿子不会再不识趣的大声嚷嚷后,关振天回头冲着江夏等人憨厚一笑,极力的装扮着自己陌生商人的身份,“几位,犬子妄想成病,让各位见笑了,在下给各位陪个不是。”     小虎妞和自己的主子林芷兰情同姐妹,对于林芷兰不愿嫁人的心思,她比谁都清楚。此时看清了事态发展,她灵机一动,出言道:“陪个不是就完了么?你这蠢蛋儿子胡说八道,坏了我家小姐的清白名声,除非你亲口承认他和我家小姐没有什么狗屁婚约,否则又怎么能让我们满意?”     这根本就是看准了关振天不愿将事态闹大的心态,企图让他无奈的屈服,和趁火打劫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如果对方照做了,那就相当于是单方面解除了那个早就定下的婚约,虽然这有些趁人之危,但小虎妞对此不会有丝毫的愧疚。     江夏自然知道小虎妞打的什么如意算盘,肩膀一耸,在一旁偷笑。林芷兰暗叹自己丫鬟的机智,也盼着关振天乖乖上套。     关振天又何尝不知对方的把戏?可是眼下周围人来人往,如果自己不照办,对方很可能继续纠缠下去。若是因此将武林同辈齐心协力的大事泄露了风声,大伙儿自然不会责备几个年轻人,而对自己这个一派之主,无疑将是炮火全开。一句话,他怕自己一念之差,最后弄得自己身败名裂。     “这很简单。”关振天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,大度的笑着点头,“犬子与这位小姐本来就没有什么婚约,刚才他所说的一切,都是胡言乱语罢了。”     这种说法,有些模棱两可,关振天不露声色的给自己留了一手。不过他不认为事情会闹到最后在字眼上斤斤计较的地步,今天发生的事,如实和林傲说了的话,这位德高望重的门主,一定不会依从自己女儿的意愿。那个婚约,不可能失效。     “爹,你……”关德实在难以理解父亲的委曲求全,冒着被打的危险想劝上两句。 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,快走吧!”关振天这次没有打他,只是瞪了他一眼,便一把拉住他,匆匆的朝着绸缎庄大门走去。     看着这对活宝父子的模样,几个年轻人都在低声窃笑。     林浪笑了一阵,打趣道:“妹妹啊,你说爹是怎么想的,居然将你许给这样一个蠢蛋?”     林芷兰白了他一眼,啐道:“不许你挖苦我!”随即幽然道:“这苍穹派从来都是靠着吹吁,在江湖上才有了点名头,我也没想到爹爹为何会做出这种决定。哼,我这辈子,要嫁也只嫁英雄好汉,绝不会委身于这样的蠢材!”     “哈哈,妹妹好志气!不过说实话,哥哥我对这苍穹派,了解得还真不如你多!今天看了这蠢材的模样,我也深深的为妹妹鸣不平啊。”林浪双眼扫了江夏一眼,嘿嘿笑道,“说起英雄好汉,妹妹眼前就有一位,只是不知道,妹妹是不是中意,嘿嘿……”     林芷兰自然明白兄长所指之人,双颊绯红,轻咳一声,转移话题,道:“咱们,还是忙正事吧!”     江夏装作没有听到这兄妹俩的对话,继续默默的挑选着绸缎。心里暗道:“林门主多半是要林浪和我交朋友,依此来拉近和阳元派的关系。没想到这位老兄倒是实诚,直接想撮合我和自己的妹妹……嘿嘿,想做哥的大舅子么,看你小子的福分吧!”     不多时,四人和绸缎庄掌柜谈妥了生意,在绸缎庄后院,忙碌的搬运工将一匹匹的绸缎,搬到了他们的马车之上。     趁着上货的功夫,四人闲着无聊,便出门去围观起了街旁的猴戏。     挤到人群中间,他们才发现,这个比之前人气还要火爆的圈子里头,原来主角早已换人。那个原先的卖艺人,一脸哭笑不得模样,此时正站在一边,呆呆的望着那只与自己相依为伴的猴子。     而此时那只猴子旁边站着的,正是常年与野兽为伍的六尊者程泗阳。     猴戏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展开。程泗阳似乎能和野兽沟通一般,与那猴子就像是多年的交心老友。他只是一个手势、一个口令,猴子便能听他指挥,做出各种各样的花哨动作。     精彩的表演引得周围一阵阵的掌声,程泗阳享受着这样的欢呼。     正天门的三位年轻人在观看之余,忍不住向江夏打听,特别是小虎妞,对于程泗阳露出的这一手漂亮的本事,她似乎很是崇拜,丝毫没有这几天来的尖酸刻薄。     听着不断的问题,江夏只好如实的向他们解释,程泗阳的深厚底蕴与顽童性格,让三位年轻人啧啧称奇。     “走开走开!这儿不准卖艺!”一个凶巴巴的声音响起,围观人群的欢呼声也没能盖住它。     在圈外的几声惊叫之后,观众圈闪开了一条道路。三名身着黑色官差服色的男子,挥舞着手中的哨棒,趾高气昂的走了进来。     江夏看着他们的模样,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穿越前经常见到的城管……     “说你呢,老头儿!这儿不准卖艺!”为首的一个家伙,朝着程泗阳凶巴巴的叫道。     程泗阳享受着自己此时江湖艺人的身份,沉浸在表演的快乐之中。面对来者不善的三人,他第一反应并不是出手反抗,而是真像个落魄的流浪汉一般,苦苦的哀求对方网开一面。     这符合老头儿的性格,他一旦入戏之后,很难用常人的思维去判断他的举止。     江夏决定在一旁看戏,这可比猴戏好看多了。     林浪等人知道程泗阳的身份,料想他也不至于吃什么亏,也就欣然的与江夏同看。     那带头的“城管”听烦了程泗阳的哀告,不耐烦的说道:“知道你挣钱不容易,可这市场上道路狭窄,你们在这里挣钱,会挡着好多人的道儿啊……谁都得挣钱养家,大伙儿都不容易,你看着办吧!”     这明显就是在暗示,识趣的卖艺者,这时候应该乖乖的缴纳贿赂了。     程泗阳哪里懂这些道理,虽然他沉浸在江湖艺人的身份中,可对这些乌七八糟的社会规矩,却是一窍不通。他一脸无辜的说道:“我就在这里耍猴,是他们自己要围起来看的,要怪挡路,你也怪不到我头上来呀!”     这话简直就是诡辩,那“城管”一时之间,很难找到话来反驳。于是暴力,便成了第一选择。     “不识趣的老东西,你他妈的讨打!”哨棒一指,两名手下立刻恶狠狠的扑了上来。“猴子打死,人打残,那劳什子装前的铁盒子,也一并收了充公!”     他们的目标很明确,既然对方不识时务,那就只好来硬的。那猴子本来的主人面前,摆放着一个表演之后向观众要打赏的铁盒,此时里面装着不多的铜钱。三人决定来硬的,这便是他们唯一的目标。     “哎呀,没王法了,光天化日之下,你们想残害这只小猴子?”程泗阳对动物的爱怜是出于天生,他可以继续扮演江湖艺人,但若此时还不出手,那只猴子很可能就会命丧哨棒之下。     “各位好心人,行行好吧,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……”这边闹得一团乱的时候,一个清晰的声音穿过熙熙攘攘的嘈杂传了进来,众人很快便发现,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乞丐,出现在了圈子的外围。     江夏见到这个人,心里暗笑,他知道,这几位异世界的城管,这下子要吃苦头了。
推荐阅读: 《阿鼻地狱》 《符篆召神》 《子虚》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