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四〇章 :半路杀出程咬金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四〇章 :半路杀出程咬金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29     这个粉面油头的年轻人,本来并没有引起江夏多少的注意,但此人随后的言行,却让他深深的感叹造化弄人。     年轻人掀开帘子从柜台后的内室出来,并和一位掌柜模样的商人寒暄道别,从只言片语可以判断,他们是谈成了一笔不错的生意。     这时候他回转身来,双眼自然而然的移到了林芷兰的身上。此时的店铺内,最为耀眼的人物,无疑这位清新脱俗的林家大小姐。     江夏和林浪同时觉察到这个年轻人的神色异样,起初他们都只以为,这人只不过是见色起意的轻浮之辈,然而年轻人一张口,却让他们为之一震。     “正天门林小姐,是你么?”带着颇为意外的语气,那年轻人满脸的不可思议,随后又被幸福的神色填满。     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,在自己伪装身份的时候,居然被人认出,还当众喊出了自己的真姓实名,林芷兰自然也大感意外。不过她却难得的表现出了应有的镇定,茫然的回头望了那年轻人一眼,摇头道:“你是在和我说话么?”     “林小姐,你开什么玩笑,除了你还能有谁呢?”年轻人似乎和林芷兰熟识,说起话来就像是阔别多年的老朋友。     林芷兰身边的小虎妞爆发了,她眉毛一竖,挡在林芷兰身前,冲那年轻人拂手斥道:“走开!你这种纨绔公子哥儿,总想用这种小把戏来勾搭无知少女!告诉你,有我在,你今天没门儿!”     没来由的几句话,立刻让那年轻人红了脸,在周围*的人们心中,他的形象瞬间变坏,成了一个举止轻浮的浪荡公子。     林芷兰似乎觉得小虎妞做法稍过,便道:“这位公子,我想你是认错人了,我只是商人之女,不是什么正天门林小姐。”     那年轻人本来欣喜若狂,但二女的冷漠让他碰了个钉子,尤其是小虎妞的“陷害”,更是让他倍感羞辱。     这时候,江夏和林浪走了上来。     林芷兰为了伪装自己,走到了江夏身边,露出了怯懦的神色,细弱无声的嚅嗫道:“杨大哥……”语气眼神,故意露出了几分依赖,这很容易让人误会,但对于误导对方,无疑是有帮助的。     林浪理解了这种做法,站出来一步,对那年轻人道:“识趣的自己走吧,就当你是认错了人,本少爷今天心情好,不找你的麻烦。”     如果对方只是模棱两可的认出的林芷兰,那么在这样一系列的软硬兼施和迷惑攻势下,他应该选择自我否定了。     可此时的他却像是受了什么刺激,忽然伸出只手来,指着林芷兰的鼻子,大声斥骂道:“好你个不守妇道的林家大小姐啊,明明有婚约在身,却为何此时与其他男人如此亲密?”     又指着江夏骂道:“你这狂徒,竟敢勾引我未过门的妻子?”     言语未必,已经恶狠狠的扑了过来,显然,这也是一位习武之人。江夏甚至早就猜到了这一点,他认为这位年轻人,到绸缎庄的目的,没准就和自己一行人一样。     年轻人的攻击出招轻浮,对于江夏来说,根本不会造成半点威胁。     为了不让事态引起更多的围观,导致不必要的麻烦,江夏迅速的出手,轻轻松松的制住了他。     “啊!”胸口受了江夏轻轻一推,年轻人踉踉跄跄的退出几步,脸上带着恐惧和不屈。不过当他再次抬头看江夏的时候,双眼之中除了怒火,便也再没有其它了,比如说,攻击欲望。     面对这样一个水平远超自己的对手,他识趣的收手了。     “狗男女!”虽然打不过,但嘴上是无论如何不能输的,这样的解气方法,年轻人自然而然的使了出来。 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小虎妞和林浪异口同声的质问。如果说刚才对方的狂言妄语还可以忍受的话,那此时的破口大骂,便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了。     “一个有婚约在身,却勾搭其他男人,一个明知道了真相,却还要出手打人,这不是狗男女是什么?”年轻人丝毫不惧,据理力争。     江夏回想起林芷兰之前叙述过的她的经历,心念一动,低头轻声在她耳边问道:“这个人,你曾经见过么?”     林芷兰面露苦色,犹豫一番后才低声答道:“我没见过他。不过去年我爹为门派庆典,宴请了他的许多朋友,说不定这人那时候在宴会上见到过我。”随即眼波一转,细弱无声的续道:“如果他是‘苍穹派’掌门之子,那他刚才所说,多半就是真的了。我曾经正是听到我爹和苍穹派的掌门,商讨我的订婚之事……”     这和江夏所想的相差不多。没准眼前这位年轻人,正是那苍穹派的掌门之子,在那次宴会上见到了林芷兰后,才怂恿其父向林傲提亲。提亲虽然顺利,但二位父亲约定,要等孤叶城的大事完成之后,再来敲定细节。     从现在对方的神情来看,苍穹派掌门之子的身份,现在怕是非他莫属了。虽然此时他口口声声说林芷兰是他未过门的妻子有些过火,但严格说来,这并没有太严重的错误。刚才林芷兰的误导,足以刺激他脆弱的神经。     不过无论如何,作为一个武林中人,现在出现在苍翠关的绸缎庄中,显然,这位少爷也是正处在前往孤叶城的途中,那么此时,他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口口声声的骂林芷兰和江夏“狗男女”,这显然无法让江夏接受。     面对这么一位没有大局观和不识时务的家伙,江夏决定教训他一番。另外,他还存有一份小把戏。他知道林芷兰并不想嫁给一个陌生的纨绔子弟,所以此时的教训,如果能让对方知难而退,那便再好不过了。     “这位少爷,你口口声声说这位小姐是你未过门的妻子,你可有什么证据?我和这位小姐乃是光明正大、清清白白,你为何要如此玷污一个年轻女子的名声呢?”江夏此时的言语,就像是个迂腐的老夫子。     从之前表现出的强悍实力,到此时猛然表现出的讲理姿态,这样强烈的反差,反倒让那年轻人有些心虚。     他权衡了一番,决定用同样的和解姿态,与对方好好讲理。不过,年少气盛,加上他心里的无名怒火,还是让他难以平静。他怒视了江夏一眼,傲然自得的说道:“你听好了,本少爷姓关名德,本少爷的父亲,乃是苍穹派掌门关振天!”     这句话,让林芷兰听得心惊肉跳,她怎么也不服气,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倒霉,匆匆逃出家来,到了这里,自己心里最恨的人依旧是阴魂不散。     几位年轻人的争执,在熙熙攘攘的绸缎庄内,虽然吸引了一些商人的注意,但还没有到引起围观的地步。商人们都是为了利润财富而来,年轻人们的争吵,他们不会轻易的去理会。     但江夏,似乎要改变这种状况。     “哇!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少年英雄关少侠?你……你就是那位人们传说中的未来战神?”江夏出人意料的惊讶之言,足以让周围众人大吃一惊,无论是那关德,还是林浪、林芷兰等人。     但看到江夏那副颜中带笑的模样,林芷兰心里暗笑,知道他又要整人,便没有理会。小虎妞甚至还十分配合的做出了同样吃惊的表情。至于林浪,在没有弄清楚情况之前,他觉得自己这个少门主,应该保持足够的淡定。     “未来战神?你听谁说的?”关德显然被江夏的奉承弄得有些不好意思。他显然不知道江夏这是随意乱给他安了一个绰号。年轻的他更是在这没来由的马屁面前,忘记了刚才江夏对他的巨大优势。     江夏煞有介事的说道:“嗨!关少爷的大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?就算是我们这些只知道赚钱的商人,也是久仰苍穹派的大名啊!啧啧!不知道关少爷今日到这苍翠关,所为何事呀?”     关德皱着眉头思索了一番,奇道:“你这家伙胡说八道,你明明和正天门的林小姐在一起,又怎会是什么商人?你们来苍翠关,难道不是为了那孤……”     “啪!”关德这一句话还没有说完,忽然从背后窜出个人影,眨眼之间一扬手,清脆的嘴巴子便招呼在了他的脸上。     “你这不争气的死小子,叫你胡说八道瞎生事,看老子教训教训你!”打人者一脸灰白相间的络腮胡,是极其彪悍的健壮中年,这一力道足足的巴掌,登时扇得那关德说不出话来。     捂着生疼的脸颊,关德委屈的看着打他的人,似乎很不服气,张口叫道:“可是,爹……她明明是我未过门……”     “啪!”又一个嘴巴瞬间而至,那中年人的恶骂并未停歇,道:“你老子教过你多少回,好好的做生意,有了钱,什么样的女人没有?你居然敢在这儿冒充什么苍穹派的掌门之子,难道是不想认你爹我了么?你这个逆子!”     又是一巴掌!     关德被打得半个字也再难说出,捂着两边肿胀的脸颊,双眼无声的淌下泪来……
推荐阅读: 《异界之狂龙逆天》 《无上武修》 《武炼巅峰》 《楚天孤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