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三九章 :难得闲暇候人时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三九章 :难得闲暇候人时

{*read_ad_title*}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,小说更全更新更快。百万小说免费阅读。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!还在等什么,赶紧点击下载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28     这一天天空阴沉,不到中午便下起了大雨。这在四季干旱的苍翠关十分罕见,所以街道上的百姓不但对雨水丝毫不惧,甚至还有几分欣喜。     穿行于城中的商队,也没有因为雨水的原因停止赶路,许多人巴不得立刻穿越关隘西边,那漫漫无际的沙漠,将自己满载的货品送到异域,卖个好价钱。他们决然不会想到,一场大战即将在沙漠的尽头展开……     这两天,按照事先的安排,卫昆阳、孔连阳和江夏三人,分头在城里采购了一番。他们要等其余四位尊者到来后,一同扮作商队,穿越浩瀚的沙漠。     林傲等人也自愿加入到这样的一支商队中。四位尊者之中,除了程泗阳表达过少许的不情愿,其余三人都予以默许。     同样是武林中人,同样是为了孤叶城的大计,这一路上互相照应一番,是理所当然的。程泗阳之所以不情愿,无非是因为那个随时都在和他抬杠的小丫鬟。     因为同是年轻人,这两天江夏在闲暇之余,多数时间是和林浪兄妹呆在一起。三人有说有笑,成了相熟的朋友。虽然林浪身上还有那么些让人诟病的少爷脾气,但在林芷兰一跃超越自己之后,他似乎一下子收敛了许多,表现得尤为谦逊。     林芷兰经过流沙坳伏击那一次经历,目睹了当时江夏为救她与敌人的搏命相拼,对江夏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依赖,她心里一时难以界定这种感情,所以在这两天之内,她都显得有些心神不宁。     另外,一直都崇拜英雄的她,在知道了江夏的真实身份后,更是难以自制的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她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是习武的奇才,断然没有想到,自己在这次冒险的涉身江湖的路上,还能遇到一个远超自己想象的人外之人。     她有无数的问题想向江夏请教,可却碍于众人在场,始终无法开口。并不是因为这些问题难以启齿,而仅仅是由于少女的奇怪心理作祟。她觉得,自己不能过多的和年轻男子交谈,特别是对于江夏,她怕自己那莫名其妙的好感,会被众人看破,这会让她羞涩难当……     四个年轻人里,只有小虎妞一直在精神饱满的和程泗阳抬杠,二人的寸土不让和妙语连珠,是众人闲暇时候不可多得的笑料。     这天午饭的时候,酒馆外的雨渐渐停了。林浪站起身来,向江夏敬了一杯酒,道:“江兄,我爹命我下午去城北绸缎场采购货物,我想邀请江兄一同前往。到时候,咱们也可以顺便游览一番啊,听说城北是苍翠关最繁华的地方……”     江夏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,答应了林浪的邀请。他余光见到林傲满意的表情,以及父子二人不经意之间的相视一笑。     他心里已然猜到,林傲这位望子成龙的父亲,多半是叮嘱过自己的儿子,让他多与同样年少的江夏交往。未来武林毕竟是年轻人的天下,如果这位未来的门主与阳元派的明日之星关系密切,这对正天门的未来,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弊的。     他不得不感叹林傲的远见,不过对于林浪,他还是没有多少好感。这位少门主有意无意间透出来的桀骜蛮横,虽然已经收敛了许多,但还是让人感到不适。这种性格,绝对的难堪大任。     “哥,我和小虎妞,和你们一起去吧!”江夏暗自思量的时候,一旁的林芷兰终于鼓起勇气,提出了自己的要求。     林傲最先反应过来,摇头道:“你哥哥去办正事,你一个女孩子家,跟着去瞎掺和什么?”     “爹爹!”林芷兰秀眉微蹙,“人家这些天都呆在客栈里,简直都要无聊死啦!小虎妞这丫头又不陪我,整天的和程老前辈斗嘴……”     林傲听到这后面一句话,严肃的神情才放松下来,咧嘴一笑,点头道:“行吧,你这丫头,跟着你哥哥他们去,可不要添乱才是。”     这一边话音刚落,那一头程泗阳也抗议道:“是啊,老爷,我这老管家这些天也无聊得紧,你们每天忙里忙外的,就我整天呆在客栈里,还有个死丫头在旁边叽叽喳喳吵吵……我也要和他们一块去逛逛!”     在卫昆阳和孔连阳赶到以后,四位尊者恢复了之前伪装的身份关系,仍旧是一家四口,老爷少爷管家和马夫,所以程泗阳才如此的向卫昆阳称呼提议。     卫昆阳显然也无法拒绝程泗阳的这个要求,有江夏在场,他不担心程泗阳会闹出什么乱子来。对于江夏这个年轻的九师弟,他是从心眼里感到钦佩,这么多年来,能够让程泗阳这位老顽童服服帖帖的,江夏绝对是第一个。     “你这老头儿,你说谁叽叽喳喳吵吵你了?”耐不住寂寞的小虎妞毫不示弱,开始了大家预料之中的反击,“你若不是口无遮拦的说些屁话,本姑娘才懒得搭理你呢!哼,本姑娘要和小姐一同外出逛街,劝你这老头还是乖乖的留在客栈比较好!”     程泗阳在游玩并忍受抬杠与继续寂寞无聊二者之间稍微权衡了一下,依然决然的选择了前者。道:“你说什么我便做什么?你想得倒美!你这丫头没大没小的,你们家小姐也忒懒了,早该好好的打你屁股才对!”     小虎妞脸上一红,随即又和程泗阳展开了惨无人道的辩论,这作为众人的下酒菜,一直持续到午饭结束。     这时候外面的天空彻底放晴,林浪与江夏一人驾着马车,一人骑着白马,从酒馆客栈的后院出发了。林芷兰和小虎妞乘坐在马车内,程泗阳则赌气般的选择了步行。好在众人只是在城里闲逛,老头不用担心掉队。     这两天城里百姓对江夏这位少年英雄的热情有所减退,在得知他只是一个商人的儿子之后,大家对他身上的神秘光环的兴趣迅速弱化,现在即使他如此招摇的骑马走在街上,也不会再有疯狂的女性前来围观了。     这一点,让江夏感到很欣慰。公众人物不好当,这一次他是深有体会。     此行出门要采购的绸缎,是众人假扮商队的重要道具。绸缎是大真国销往异邦的主流货物,要想掩人耳目的假扮成商队,这几乎算是必不可少的东西。     苍翠关作为一个很重要的货物中转站,这些年贸易发展迅速,许多不愿远赴沙漠冒险的商人,直接把货物在此销售掉。虽然价格要低上许多,但也基本可以保证自己不会有性命之忧。而那些想要赚取高额利润的商队,自然要承担一定的风险。横行沙漠的沙盗,以及沙漠中神出鬼没的异兽,是他们最大的敌人。     苍翠关城北的市场,因为这样的中转贸易显得无比繁华。熙熙攘攘的街道,让江夏恍惚间有一种身处现代都市的错觉。     在这里,商人们忙着讨价还价,更不会注意到身边骑行的这位过气的少年英雄。     几位年轻人对于四周遍布的新鲜事物,都显现出了无比的好奇,在很多新奇的物品面前,他们都要驻足研究一番。而对于一切更加饶有兴致的,无疑便是那位特意选择了步行的六尊者了。     他老人家几乎逛遍了所有的摊位,甚至有时候还不忘趁人不备,顺走人家的一些小物件,然后再偷偷的把玩一番,最后再心满意足的收进怀中,如获至宝。这种与孩童无异的行为举止,让坐在马车内的小虎妞看见了,又是一通的数落。     程泗阳哭笑不得,抱怨道:“你这死丫头,事事都跟我过不去,难道是我娘亲转世不成?”     小虎妞对此显然没有防备,怔了一怔过后,仍旧是无法接话。     倒是程泗阳认认真真的算了一番,然后摇头道:“不对不对,我的老娘才死了十年而已,你这丫头已经这么大了,这不可能!”这才帮她解了围。     众人哈哈大笑,逛街的乐趣倍增。     这时候,一行人总算来到了传说中苍翠关城中最大的绸缎庄。这里搜罗了全国各个产地的多种绸缎,许多绸缎商人来到苍翠关,会直接将他们的货物销售给这家绸缎庄,多少年过去,使得他们几乎垄断了整个苍翠关的绸缎中转销售业务。     小伙计热情的接待了看上去像是大主顾的众人。对于绸缎,无论是林浪还是江夏,都只能算是门外汉。倒是林芷兰和小虎妞就像是发现了宝藏一样,不断的为那些织造精美的绸缎惊叹。     程泗阳对这些东西没有半点兴趣,此时他正在庄外,欣赏一队卖艺人的耍猴表演。     “怎么样啊,妹子?你这次来算是来对了,好好给咱们挑点好货吧!”林浪装作在仔细选择货品,实际上他早就心不在焉,他知道,这次所要购买回去的货物,只不过是毫无用处的道具罢了,没有必要费心思甄选。     他其实,也被门外耍猴人的铜锣声吸引住了。     江夏看出了他的心思,拍拍他肩膀,笑道:“林兄,这儿交给我吧,那耍猴精彩得很,你想看便去看呗!”     林浪嘿嘿一笑:“江兄不一起去么?”     江夏摇了摇头,这种在他穿越之前早就落寞的街头表演,很难让他产生兴趣。正当他想找个合适的理由搪塞的时候,绸缎庄货柜后台的帘子掀动,一个人走了出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