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十二章 :疑窦顿生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十二章 :疑窦顿生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6-04     陈悠然的心里简直乐开了花!没想到,他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那天在山上密林里救回来的这个孩子,竟然是个习武的天才!     有这么一个争气孩子在自己跟前,亲亲热热的叫自己陈叔,那种感觉,真是棒极了!     自己这一生,最大的遗憾便是上了阳元山,却没学到多少正宗的阳元派武功,可上天就这么给了他一个希望,让他可以亲眼见着这个孩子,替自己弥补这一生的缺憾!     他这把年纪,说老不老,但绝对是不年轻了。这辈子还能指望什么呢?江夏这孩子如果争气些,真的在甄徒大会上留了下来,以后拜在任何一位尊者门下学艺,那以后的成就,肯定是不可限量!     想到江夏以后可能成为阳元派里本领拔尖儿的青年才俊,而这样的青年才俊又管自己叫叔,亲热的如同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,陈悠然的心里就泛起一阵阵的甜意――老天爷,您老人家终于开眼了,待咱不薄啊……     陈悠然之所以会这么感叹,是因为他见到了他这一生最让他惊异的场景。     这种感觉,大概就跟江夏初见到他肩挑六桶的时候一样。     这个孩子,在得意洋洋的冲他抱拳行礼过后,竟然从头到尾,丝毫不差的把他刚刚比划过的那二十七招拳法,一刻不停的给重复了一遍!     如果说他三天学会“摧木落叶掌”这样的低级别功夫没什么好得意的,那当他现在过目不忘,一下子掌握了小半部的“断骸裂骨拳”,便有足够的理由仰天大笑了。     不过这次的江夏,却表现得十分矜持。     “陈叔,您看我学得怎么样?”     陈悠然好半天才从思索中回过神儿来:“啊……不错,很好!我不等明天了,这就去给你借拳谱去!”     他本来就对自己的武艺感到自卑,现在看到江夏能够如此的进步神速,高兴之余,心里却泛起又一阵的失落――当年自己也是个十六七岁的孩子,为什么和现在的江夏一比,水平相差就这么大呢?     江夏没有从陈悠然口中得到正面答复,但从他兑现诺言的速度上来看,一切不言自明。     “陈叔――要是能借着,最好把‘强体’二级要学的所有秘笈都帮我借来!对了,不要让讲武堂那帮家伙知道!”江夏望着远去的陈悠然背影,踌躇满志的叮嘱着。     “原来只要坚信自己能行,做起事来就能这么轻松,哈哈!习武嘛,不过如此!”     趁着时间还早,江夏拉开了架势,再次耍起了刚刚强记住的拳法……     过去一年的经历说到这里,江夏又一次停了下来,对着面前的萧水,一片顽皮的抛出了一个问题:“掌门你猜,陈叔这样急匆匆的跑去帮我借拳谱,最后成功了没有?”     萧水呵呵一笑:“我猜啊,他没成功,可后来也成功了。”     江夏也是会心一笑,点头道:“阳元派可真的是门规森严,陈叔那样辈分的长辈拉下脸去借东西,讲武堂的人就是敢不给!”     萧水道:“可到最后,藏经阁掌管经卷的弟子庞勋,还不是从了你们的意思?”     “嘿嘿,掌门料事如神。这位庞勋师父,是个馋嘴儿。陈叔去求他借书,他就嚷嚷着,说要每天给他单独加一个荤菜!陈叔为了帮我,只好答应下来,每天用自己的钱给他开小灶,最后才从他那儿拿到了拳谱!”     萧水轻轻一笑:“我不仅猜得到这个,我还知道,你为了从他那儿弄到更多的秘笈,学了一手好厨艺呢!”     在江夏来到阳元山的一年里,除了他那个人人皆知的蠢蛋雅号,更为知名的则是他烧制的一手好菜了。明明是一门心思想尽快学武的人,又怎么会闲的住,跑去钻研厨艺呢?     萧水现在如此推理,倒也是顺理成章。     果然,江夏又是点点头:“不错!我把‘断骸裂骨拳’练得滚瓜烂熟,也只用了七天的时间,完了之后就求陈叔去找那庞勋师父,可人家尝到了甜头,这次说什么也不干了,想要更大的便宜,要陈叔给他做些好吃的新菜。     “我一着急,就试着去弄――我以前的那个世界里头,好吃的东西可不少,如果能做出些菜来,想必应该能得到庞师父的欢心。说来也怪,我以前在家里可是饭来张口的角色,连酱油和醋都分不太清,可现在被逼无奈,做起菜来也是一做就成,连我自己都吓得够呛……”     听着江夏的讲述,萧水若有所思,不时的徐徐点头,这会儿插话道:“你就说说吧,一年下来,庞勋给了你多少秘笈?”     江夏狡黠一笑:“说多不多,说少也不少啦!加上‘断骸裂骨拳’拳谱,一共是十二本!”顿了一顿,辩道:“可是掌门,这十二本秘笈,都是‘强体’一级的功夫,水平嘛都差不多,除了‘断骸裂骨拳’和‘横斩破天腿’要厉害些,其他的什么身法、步法什么的,都没什么意思,我一直想要剑谱的来着,庞师父说什么也不给!”     萧水摇了摇头,笑道:“年轻人,话可不能这么说啊!我阳元派中的武艺,以‘断骸裂骨拳’、‘横斩破天腿’为‘强体’一级的代表,可其他的诸如‘残影步’、‘追风形’、‘起伏穿云跃’这样的辅助功夫,对人的武学造诣也是大有裨益的!”     上下打量了江夏一眼,断言道:“看来这一年里,这十二本秘笈你都给吃透了,否则刚刚对阵雷盛,你也不可能将他所有的腿法攻击全部避过。嗨!一年之内,你不显山不漏水的练就了一身好本事,也真是难为你了。”     江夏心里不禁嘀咕:“得了吧,那些步法身法要是有用,我之前用‘摧木落叶掌’和那七个混蛋打架的时候,就不会挨那么几下了……”想到这里,脸上的淤青还有点隐隐作痛。又想:“我要不是偷偷摸摸瞒着那帮家伙,今天怎么能取得这样震撼的效果?”     回想起擂台上自己的神勇表现,以及当时台下何云清的一副不解表情,江夏心头就是一阵痛快。     “你虽然是我派弟子,但未经允许,擅自离开讲武堂,自己偷学武艺,这可是一项大大的罪过。”萧水说到这里故意面色凝重的一顿,随即慨然道,“不过既然今日你通过了甄徒大会,这事我也就不追究啦!”     江夏也笑嘻嘻的站起身来,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:“多谢掌门!”     萧水表情恢复正常,清了清嗓子:“说了这么半天,你心里的不解之处,又是什么?”     江夏点点头,重新坐回到石凳之上:“我最为不明白的就是,我明明是一个运动白痴,为什么能练就今天这样的一身武功?我在家里的时候,明明连锅铲都没摸过,为什么到这里后厨艺也能一蹴而就?这些事情虽然都发生了,可我却觉得……这太邪门儿了,有点不正常!”
推荐阅读: 《符篆召神》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》 《狩猎在地球末日》 《神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