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三七章 :殊途同归抵苍翠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三七章 :殊途同归抵苍翠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26     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     江夏迅速的意识到,本来就武艺精湛的谢猛,再使出安有机关的杀人兵器,面对毫无防备的程泗阳,这一战的结局会是怎样。     所以,他不能再旁观了。     “当心!”手中的弯刀伴随话音径自挥出,江夏不想让自己的师兄在与邪火派的大战开始前,便栽在如此的无名之辈手上。     谢猛的嘴角浮现出一丝邪笑,他很清楚自己与程泗阳的距离有多近,他更清楚自己匕首内的机括触发后,可以让锋利的匕尖以多快的速度弹射而出。两方面的优势,都在自己这边。眼前对手的性命,他是取定了!     “镗!”清脆的金属相交之声响起,像是警钟一般,将游离在生死边缘的程泗阳惊醒回来。     他瞪大双眼向后退了两步,转而便满脸的怒火。     “大胆毛贼,竟敢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法暗算人!”言语未定,抬掌便想重新与谢猛交手。     江夏这一次拦住了他。     “四大爷,这个人交给我。”无论是年龄还是论资排辈,江夏都在程泗阳之后。但这一次,程泗阳听从了他的这句话。     刚才的救命之恩,让老头暗暗感激。     江夏微眯着眼睛注视着谢猛,颇为玩味的赞道:“不愧是一寨之主啊,这一招,算得上是阁下的必杀技了吧?”     谢猛无言以对。     “可惜,你这必杀技出来得太早了!”江夏厉声发话,举刀便攻。     谢猛比谁都清楚,自己靠着这装有机括的短匕,多年来结束了无数棘手敌人的性命,可谓是屡试不爽。在激烈的近距离格斗中,很少有人能够躲过如此的变招攻击,更不用说几步之外的旁观者了!     然而今天,就在他的城寨遭受最大威胁的时候,他者赖以成名的绝招却失效了。破解它的,却正是一个几步之外的旁观者!     这带给谢猛的,无疑是双重打击!     面对江夏裹挟着怒火的猛攻,他干脆将两把匕首都触发机关,变成了两柄长剑。这使得他在战斗中,避免了一寸短一寸险的窘境。     然而实力上的差距,却不是靠兵器的增长就能弥补的。面对江夏超乎常人的反应速度,谢猛觉得自己无论出招多快,总会被对方躲避格挡;面对江夏诡异异常的外绕真气漩涡,谢猛的反应,便如之前那光头首领一样。     同样是凭借“弱敌”境界的两门功法,江夏在这一场战斗中再次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。在他觉得对手已经失去了锻炼自己的作用之时,他果断的向自己的弯刀,下达了终结战斗的指令。     于是那柄从敌人手中而来,却已经夺走超过百名敌人性命的弯刀,这一次在将谢猛的两把兵刃齐刷刷的斩断之后,方向一拐,气势汹汹的刺向了谢猛的心脏。     “呃啊!”谢猛在贯彻全身的疼痛之下,发出了绝望的惨叫。扑通一声,他双腿跪地,纵横沙海多年的枭雄,就这样被一个少年结束了罪恶的生命。     与之前光头首领刚一毙命,手下的沙盗就溃不成军不同,此时的城寨之中乱作一团,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最高首领已经命丧敌手。可怜的谢猛习惯了大半生的万人拥戴,到死之时,却没有一个手下为他哀鸣。     事实上,整个城寨此时是惨叫与痛哭声响成一片,一直以凶悍面目示人的沙盗们,在真正强手的打击之下,就像是惨遭欺凌的受害者,死亡重伤者众多,侥幸逃脱的也开始为自己面临的绝境感到伤心。     这一战,胜负已然没有了悬念。     为了更快的结束一切,江夏将谢猛断损的机关双匕掷出,投向了城寨中央那高耸的旗杆。旗杆之上,一面厚重的沙盗大旗仍在随风飘扬。     “笃!”一把短匕栽到了旗杆之上,深深的没入其中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     “嚓!”第二把匕首的锋刃,割断了那面旗帜的绳索。猎猎飘荡的大旗轰然坠落,宽大的旗面,在阳光照射下生出一大片的黑影。     随风坠落的大旗,使黑影几乎略过了战场的每一个角落。大势已去的沙盗们这才意识到,自己已经成了真正的散兵游勇,抵抗的意志,迅速的消失不见。     训练有素的风骑军控制了整个战场,放弃抵抗的沙盗被他们全部俘虏。这一战,大获全胜!     “大人,在这里!”一个风骑军士兵四处搜寻,来到了江夏的跟前。低头查看了一番谢猛的尸体后,他大声的向自己的长官汇报。     一个威武的骑士迅速赶来,他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地上的死尸,冷冷的说:“割下他的头颅,拿回去复命!”     那士兵应声领命,正准备行事,程泗阳却挡住了他。     “喂!你这当兵的好不讲理,你也不问问这老贼是谁杀掉的,就想抢人家功劳?”     江夏一听便猜到,程泗阳显然又是入戏太深,已经把自己当成奋勇争先的士兵了。     那骑士道:“程老先生今日相助,邓某感激不尽。这谢猛乃是朝廷要犯,出发之时,将军点名说要看他人头,我们现在别无选择。还望程老先生不要阻拦我们完成使命。”     江夏此时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程泗阳等人加入风骑军的经过,再加上老头此时的表现也确实不太合理,便也出言劝了几句。     老头子嘟囔了一阵,喃喃道:“这老贼差点暗算害了我,若不是我见不得虐尸场面,我定要亲自割下他的狗头!哼!”     江夏哭笑不得的将他拉到一边,追问事情的经过。     程泗阳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,反倒还想回身,帮他向那邓姓骑士争取一下此战头功。     江夏好容易劝他放弃了这个念头,老头又开始对江夏在之前战斗中展现出来的惊人实力啧啧称奇。     “老实交代吧,臭小子,在八尊竞位的时候,你到底已经修炼到了什么境界了?”拉江夏到了一旁,程泗阳神秘兮兮的问道。     江夏被老头的反问弄得无可奈何,只好丢下一句“说来话长”,便开始向远处的林傲走去。     满城寨都是打扫战场和押送俘虏的风骑军战士,林傲此时显然已经帮不上什么忙,他迫不及待的要出去,向自己的女儿好好的问个明白。     所有人的心中,此时都是一堆的问题。     江夏追了出去,程泗阳紧随其后……     当整个队伍结束了城寨的围剿,押解着俘虏浩浩荡荡的来到苍翠关的时候,他们心中的疑惑,也都已经解开得八九不离十了。     程泗阳说,他在江夏走后,留在茶棚等其归来,不多时便等来了林傲等人。在一番争吵之后,林傲好言询问江夏的去向。     他再次如实的向其告知,还言之凿凿的说江夏是追逐两名女扮男装的少女而去,并且开玩笑指出,这两个少女是在找寻林傲等人,说不定就是林浪欠下的风流债债主前来寻麻烦……     这样的态度,配合这样的言论,显然不能得到林傲等人的完全信任。     但念在程泗阳乃是德高望重的纯阳八尊之一,林傲还是派出了自己的护卫,让他沿着那山道搜寻一番。     可护卫还没有走出去多远,茶棚边便来了新的客人。     这是一队训练有素的骑兵,为首的一人,在和林傲对视一眼后,便亲切的和他打了声招呼。其余的军士,则开始厉声的向茶棚小二和其他茶客,宣告严格保密他们行踪的劝诫。     整个过程之中,他们也难免展示出一定的力量。茶棚里那些看上去不太可靠的茶客,被这样的声势给吓住了。他们丢下还未喝完的茶水,仓皇的离开。那名茶铺的伙计,则乖乖的选择了回家歇业。     前往岔路搜寻江夏和林芷兰等人的酒糟鼻,听到这样的异动,立刻选择了返回。     林傲后续了后面的经过。他说自己和这支风骑军的统帅邓清魂相识多年,此次能在这里遇见,都是十分兴奋。经过了简短的密谈,他知道了风骑军此行的计划。     为了给孤叶城的防备剪除隐患,上头命令这支队伍前去苍翠关南方,将沙海郡与孟西郡交界的一处沙盗的最大据点给捣毁,并击毙匪首谢猛。     林傲很快便做出决定。他先前便判断程泗阳是用某种伎俩避过了追逐他的江夏,并且认为当时江夏已经沿着官道走出去很远了。所以他觉得,在自己的队伍中有好几个伤员的情况下,不如与风骑军一道行进,一来是可以掩人耳目,二来还能保证自己的安全。     而邓清魂巴不得自己的队伍实力壮大,考虑片刻后便答应了林傲的要求。     等待江夏多时的程泗阳,此时也失去了耐心,或许他是被风骑军的军容引入了另一个幻想情节之中,这让他也请求加入了他们的队伍。     他相信江夏不会走失。他更想趁这机会好好的体验一把军旅生涯。所以他放心大胆,并且满怀期待的开始了这一段让江夏等人误会重重的旅程……     后来发生的事,众人都差不多是一同经历了。可他们在当时的心情却是互有不同。当一切真相大白之后,众人将这些趣事一一说出来,自然又是一场欢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