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三六章 :一鼓作气势如虎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三六章 :一鼓作气势如虎

{*read_ad_title*}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,小说更全更新更快。百万小说免费阅读。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!还在等什么,赶紧点击下载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25     江夏的“海纳百川”让对手感到深深的恐惧。光头首领担心自己的真气外泄,立刻决定收手。可江夏反吐回去的强大力道,却让他的刀变得有些不听使唤。     不明就里的人看上去,只知道是江夏用自己的弯刀,将那光头首领的兵刃慢慢逼退,然后,有些诡异的一幕出现,那光头首领面露惧色的松开了握刀的手,但他那柄刀背镶着金边的宝刀,却像是长了眼睛一般,准确的命中了他的脖子。     这时候人们才意识到,这一切都是江夏在用一种神奇的力量操控。     那金背弯刀以如此的方式,割裂了自己主人的咽喉。光头首领为他的轻敌付出了代价,同时也用他的阵亡,宣告了他们第二次出击的失败。     这样的一次失败,是致命的。     由于遭到风骑军的犀利抵抗,以及林傲、程泗阳和林芷兰等人的全力相助,沙盗们本来就对这一战的结果心存疑虑。现在自己的统帅被对手如此轻松的杀死,这给他们的震撼,无疑大大超过了他们的承受范围。     不知是谁喊了一声“快撤”,怯战情绪便像瘟疫一般的在沙盗队伍中蔓延开来。     侥幸活命到现在的几十名沙盗,丢盔弃甲的朝着城寨大门狂奔而去。     城寨内负责接应的喽罗们,也只好打开门让他们进入。     江夏看准了这个时机,同时,风骑军的统帅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     “冲啊,杀进去!”二人不约而同的振臂一呼。江夏觉得自己此时,倒还真有些将军模样了。     风骑军的铁骑追逐着逃窜的沙盗,沉重的钢刀收割着他们的头颅。潮水般的冲击让已经掀开一条缝隙的城寨大门无法抵挡,本应该迅速将门关上的喽罗们,在这样的混乱局面下,思想不再统一。     特别是,当他们看到江夏一马当先的朝着大门冲来的时候。     有的人选择了逃命,有的人想要继续放自己的兄弟们进来,而仅剩下不多的人,呼吁着要将大门关拢。     战场的紧急形势,显然容不得他们争论。当江夏骑着白马冲入城寨的时候,这样的争论被他手中的弯刀结束了。     干脆的击毙了守门的喽啰之后,无人把守的城寨大门,被随后赶到的风骑军战士们洞开。大部分的人马,都如狂风过境一般的进入了城寨,只留下了少部分人在寨外接应。     林傲和程泗阳,自然是想继续参加后续的战斗,他们随着风骑军队伍进入了城寨;而林芷兰和小虎妞本来刚刚进入状态,却被四名护卫“保护”在了大门之外。同她们呆在一起的,还有林浪。     两次的出击,出动了沙盗城寨中大部分的有生力量。骁勇善战之辈,都在这两次出击里面损失惨重。     沙盗城寨的寨主很有自知之明,他明白自己若是选择固守寨内,固然可以僵持更长的时间,但脆弱的城寨不像牢固的城池,面对正规军队的冲击,最终也定然难逃厄运。     于是,在常年搏命风格行事的惯性下,他亲自决定了两次主动出击。可现如今,面对杀入寨内的大批敌人,他也只有黯然吞下苦果。     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会乖乖的束手就擒。他知道自己还有奇兵埋伏在寨外,这批上百人的队伍,是他给自己留的后手。     一旦城寨有危险,他们会从后门悄悄出寨,包抄到敌人的身后。当敌人敢于攻寨,并且情况危急之时,他们便会应机而动,攻击敌人的后方。他料定,此时后方空虚的敌人,一旦遭到猛烈攻击,也只能乖乖的分兵出去相援,城寨所面临的压力,便会小上许多。     此时风骑军已经进入了城寨,他期待着自己的奇兵此时的行动。     然而他却不知道,这样的一队奇兵,却已经误打误撞的被江夏等人剿灭。他们埋伏在风骑军身后,除了随时监视战场动向以外,还要防止敌人的援军靠近。     当时江夏等人进入流沙坳,奇怪的举动,不仅让伏兵怀疑他们是风骑军的后援,更误以为他们发现了自己!     于是这群伏兵才决定全力出击,企图以雷霆之势,消灭三人,不让自己的埋伏泄露迹象。     可结果却是,江夏的大开杀戒让他们溃不成军,而侥幸活命的人,仓皇逃下山丘,更是遇到了风骑军毫不留情的阻截。     所以伏兵被灭的消息,直至现在,也未能传到城寨寨主的耳中。     这位年过五旬的老沙盗,焦急的注视着城寨中心的激烈战斗,同时在侧耳倾听,希望寨门外传来一声炮响,传来敌人后防薄弱之处告急的声音。     战场上,风骑军杀伤力惊人。他们武装精良,面对毫无防护的敌人,占据了巨大的优势。他们组织有序的冲击着城寨内的每一个哨卡,所过之处,必然马到功成。     林傲和程泗阳二人携手,专门对付那些看起来比较棘手的敌人。这么多沙盗之中,武艺出众的自然也不会少,虽然他们大多比不上二位高手,可却足以对风骑军的普通战士造成伤害。为了减少这样不必要的损伤,林傲和程泗阳义不容辞。     至于江夏,他正在享受着战斗的过程。进入城寨的他,再也不管什么擒贼先擒王的战略,而是开始了无差别攻击。只要是挡在他面前的敌人,他便会毫不留情的下手。     起初还有不明就里的沙盗,挥刀向江夏招呼,可一具具尸体倒下之后,这条“尸路”前方的沙盗们,眼见着江夏靠近,便纷纷选择了逃避。     他们宁愿去找风骑军的铁骑战士们碰碰运气,也不愿在江夏的刀下,毫无悬念的死去。     这样的场面让江夏很不尽兴。他正在不停的实践着“白驹过隙”与“海纳百川”,不断的摸索着这两门神奇功法在实战中的运用方式。没有对手,他自然不会满意。     “狗官!纳命来!”正当他为找不到陪练而心焦的时候,头顶上一个威猛的声音响起。抬眼一看,原来是一名头发花白的精壮汉子,正从前方的高墙之上一跃而下。     这个人,便是这沙盗城寨的寨主。焦虑的等待让他失去了耐心,江夏的放肆表现,更是激起了他的怒火!他不愿继续等待,更不愿见到这个年轻人继续嚣张下去。     他的兵器与众不同,两把短匕,让他看上去不像是彪悍的沙盗,倒有几分像是阴险的刺客。此时他双眼中透出的阴冷杀气,更会让人产生这样的联想。     江夏轻轻避过他这开门见山的凌空一刺,喜道:“阁下好功夫!陪我练练吧!”     那寨主大怒道:“无耻狗官,谢某纵横沙海一生,何等的英雄豪情,岂会陪你这等乳臭未干之辈戏耍?你听好了,老子要取你性命!”     江夏偏了偏头,有些俏皮的说道:“随你的便,能取到,也算你的本事!”     那寨主冷哼一声,手中的匕首疾速挥舞起来。     “狗日的,你可是流沙寨主谢猛?”还未等他正式朝着江夏使出杀招,左前方一个声音传来,问话问得让他哭笑不得。     来人是程泗阳,他在结果了一名沙盗的性命之后,迫不及待的朝着江夏这边赶来。他的问话中断了二人还未正式开启的战斗。     “老子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就是谢猛!你这老东西,前来送死么?”那寨主恶狠狠的回话,毫不示弱。虽然他此时,即将面临两个对手。     程泗阳哈哈大笑:“你这狗日的沙盗头子,今天爷爷就帮百姓除害,替风骑军的小子们办了这份差事!”他赤手空拳,不由分说的朝着谢猛招呼了过去。     江夏在一旁怨念无比,他眼看着自己的“陪练对手”被程泗阳夺去,却一时无能为力。他不可能插手二人的战斗,除非程泗阳出现危险。     他决不会认为,堂堂纯阳八尊中的六尊者,在对战这样一名沙盗首领的时候,会出现什么岔子。即使现在,他们一个是赤手空拳,一个是手持利刃。     “四大爷,您太不厚道了,抢我生意?”无奈之下,他只有双手抱胸,默默的观看起二人的战斗。     谢猛的短匕上下翻飞,速度令人眼花缭乱。在没有战斗的时候,江夏的“白驹过隙”自然不起作用,这让他更加觉得,这位沙盗首领的出招凌厉无比。     程泗阳似乎有些不适应对方的搏命式打法,因为谢猛出招总是直截了当,在有了无比的速度的同时,也暴露出来许多破绽。可偏偏因为赤手空拳的关系,程泗阳并不敢贸然的攻击这些破绽。他觉察到谢猛的真气充沛,自己并没有充分的把握能够一击制敌。     “四大爷,您的‘弱敌’一级的武艺呢?都这样了,您还保留什么实力啊?”江夏看出了程泗阳的窘迫,在一旁善意的提醒。     可程泗阳倔强的性格,使他从来不会甘于接受他人的“摆布”。他依旧循规蹈矩的和谢猛拆招对攻,陡然间,却见到对手的匕首瞬间变长,悄无声息的刺向了自己的咽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