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三四章 :风骑鏖战沙匪寨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三四章 :风骑鏖战沙匪寨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23     林芷兰和小虎妞追逐的目标不是别人,正是那位向他们提供过情报的蓑衣客!     从此时他展现出来的身法-功夫上看,此人决不是什么普通的路人。结合林芷兰对他“骗子”的斥责,江夏心头,隐隐浮现出一丝异样,这与刚才那沙盗头子毙命时,他察觉到的些许不对劲,似乎对应了起来……     “必须抓住这人!”很快,他为自己下达了命令。     可以看出,那蓑衣客虽然轻功身法卓绝,但却没有摆脱二女,彻底逃走的意思。他不断的兜着圈子,似乎是在饶有兴致的和二女捉迷藏。     但是江夏的出手,让这场发生在尸体丛中的迷藏游戏走向了尾声。     他惊讶的发现,自己只是轻轻跃起,半空中掌风威压而下,本想是给对手一个下马威,让其知道自己的实力,可没曾想,这样一种对一般高手来说毫无杀伤力的举动,却直接将那位蓑衣客逼倒在了地上。     小虎妞一马当先,毫不费力的将剑尖指向了蓑衣客的咽喉。     江夏随即落地,递了个眼色给林芷兰,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     “这个人原来一直在跟踪我们!刚才见了我和小虎,就说他认错了人,差点害死我们什么的……”林芷兰追得气喘吁吁,说起话来似乎也有些飘逸。     江夏从中听出了两个疑点。第一,这人只是凭借双腿,究竟是如何跟踪身骑快马的他们的?第二,听林芷兰转述这人的言语,似乎此人倒像是来找他们道歉的,为什么二女还会如此暴怒的追杀他呢?     带着这两个疑问,江夏示意小虎妞撤下了铁剑,向躺在地上,一脸惶恐的蓑衣客伸出了手。     “这位老兄,我想我们之间,存在着什么误会……”他微笑着摆了摆手,示意那人不必惊慌。     蓑衣客鼓起勇气,伸手任由江夏拉起。待他站定,环视了四周众沙盗的尸体,这才朝着江夏深深一揖,道:“三位,于某昨夜自作聪明,误以为三位是邪火派爪牙,以至于三位刚才落入如此险境。于某心中有愧,还望三位原谅啊!”     言辞恳切,但还是无法驱散江夏心中的疑团。     这时候,小虎妞隐忍的怒气再次爆发,她唰的一声再次将剑逼到那人胸前,恶狠狠的说道:“你说原谅就原谅么?我看你和这帮人根本就是一伙的!想引我们到这里,害我们的性命吧?”     江夏还不能否认这种情况的可能性。他们在官道上,一路上打听那百十来人马的去向,始终一无所获,偏偏眼前的这位蓑衣客,敢于为他们指路。可到了目的地,等待他们的,却是一场刚才那样的血战。     那蓑衣客满脸焦急,颤声道:“这位姑娘您息怒啊,我知道这件事很难说得清……你们可以先不管我,直接翻过那沙丘,一看便知!” 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江夏才想起来,自己刚才正是沿着一串的马蹄印,想翻过沙丘去一探究竟。     难道说,刚才伏击他们的队伍,根本就不是他们要找的目标?     这个念头刚刚从江夏的脑中冒出,他便意识到,这样的可能性很大。这不仅可以解释之前自己面临的一大堆疑问,而且还为他们搜寻失踪的林傲等人,提供了新的希望。     冲着这份希望,江夏决定先相信一下眼前的懦弱蓑衣客。     “走!咱们一同过去看看!”江夏示意二女上马,自己也很快的回到了马背之上。在邀请那蓑衣客共乘的时候,他拒绝了。     江夏点点头,冲着那高高的沙丘疾驰而去。他不担心蓑衣客会逃走,如果这要这样,这人刚才就不可能陪二女“捉迷藏”了。     马蹄踩在泥沙混杂的地面上,发出怪异的沙沙声,松软的地面,同样也影响了几匹良驹的前行速度。     不过即使是这样,那蓑衣客此时所展现出来的技能,也足以将江夏等人彻底的震撼一次!     只见他丝毫没有刚才的怯懦,而是信心满满的活动了一番腿脚,然后展开的,便是如风一般的奔跑。     他的速度,让他完全领先于三匹良驹!     江夏自忖,凭借自己的身法轻功,或许可以在短距离内实现这样的效果,但想到此人很可能是如此徒步的跟随了他们一夜,心里不禁暗暗感叹:“这天底下的高人,还真是不少啊!可不知为什么,这人刚才却表现得这么不堪一击呢?难道是为了博取信任,故意示弱?”     不管怎么样,蓑衣客所说的真相,很快就要大白了。     他先于三人到了沙丘顶端,此时正双手叉腰,似乎在遥望着远方的风景。     当江夏和林芷兰等人赶到的时候,骑在马背上俯瞰而去,他们才知道,这风景原来如此的富有情趣。     “看来,我们是错怪你了,于大哥?”江夏只看了一眼沙丘下的场面,便意识到了事情的真相。     蓑衣客摇了摇头,拱手道:“不敢当。在下于飞,万湖郡人士。其实,我一开始真的是在骗人……”     “嗯?”江夏不明所以。沙丘下,他们要找的目标明明白白的就在那里,这表明,于飞之前给他们指的路是准确无误的,为什么现在,他还说自己是在骗人呢?     于飞很快开始了解释:“谁都知道流沙坳是沙盗聚集之地,而这群沙盗,还和邪火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如果你们是邪火派的人,又在追查‘风骑军’的行踪,那我只要说他们来了这里,你们便多半会起疑心,从而继续沿着官道追击。”     江夏渐渐懂了,微笑着续道:“是啊,如果我们真是邪火派的爪牙,便决不会认为一支百余人的队伍,会敢于选择这样一条危机四伏的道路,更不会相信,他们敢于前来攻打沙盗大寨!于大哥,你这招虚则实之、实则虚之的谋略,玩得不错。”     “嘿嘿!小聪明罢了。可从你们决定折返,前往岔道的时候,我便猜到,自己多半猜错了!如果你们不是邪火派的人,那贸然跟随风骑军来到这里,势必会遭到沙盗们的攻击!所以……”     “所以你便不辞辛苦,准备追上我们,把情况说清楚?”     “是啊,可没曾想,我这自小苦练的轻功,还是敌不过诸位的千里良驹!”说到这里,于飞显出了自己身上与年龄不符的羞怯。他看上去足足三十好几,可此时看起来,却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,脸颊通红,还不停的用手挠着头,以掩饰自己的懊恼。     “于大哥请勿谦虚,你的轻功神技,着实让江某大开眼界!况且刚才一切有惊无险,你也别太自责了。”     两个男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着话,从中,林芷兰和小虎妞,勉强能弄清楚事情是怎么一回事。     此时此刻,沙丘之下不远处,一个偌大的城寨正在遭受一队人马的攻击。在这队人马中,她们可以清晰的看到林傲和林浪等人。他们,正在与这队人马一道,全力与城寨中源源不断涌出的沙盗对战。     战斗十分激烈,但进攻方的优势却十分明显。他们似乎训练有素,而且看上去没有一个人是单纯的莽撞武夫。更何况,他们之中,还多出了像林傲和程泗阳这样的高强武者。     城寨中涌出来的沙盗军团,一波一波的被他们击溃。     “他们,就是‘风骑军’?”林芷兰喃喃自语,似乎在为什么事情感到懊悔。     一番追问,江夏才知道,原来这所谓的“风骑军”,乃是驻扎在凯旋城的一支神秘之旅。他们一个个武艺高强,来去如风,所行之事,也尽是老百姓拍手叫好的快意之举,因此深受百姓爱戴。     由于风骑军一旦行动,往往牵涉到机密,所以久而久之,百姓之间便有了个难得的默契。任何人,就算他前一秒刚刚见过风骑军从自己身旁走过,下一秒,当有人打听此事之时,他也要选择沉默,对他们的行踪闭口不谈!     这便是为什么江夏他们一路上都毫无斩获的原因。     林芷兰之所以清楚这些,便是因为她很小的时候,曾经听父亲和一客人谈话之时,讲到这一细节。而她现在感到懊悔,便是觉得自己应该早些把之前的经历,和这儿时的回忆联系起来……     “好了,别的都先不谈了,咱们这就下去帮忙助阵吧!”知道了沙丘下厮杀的双方谁正谁邪,江夏毫不掩饰自己的好战之情。他希望再次投身到一场激烈的血战之中,为自己的首次江湖冒险,增添新的精彩一笔。     “三位,你们请便吧!我……我就在这儿等你们好了。”于飞的声音,再次变得颤抖起来。面对着沙丘下真刀真枪的血战,他显得有些害怕。     江夏微微一笑,没有强求。林芷兰轻喝一声,骑马随着江夏直冲下了沙丘。小虎妞面带鄙夷的看了于飞一眼,也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。     于飞慢慢脱去身上的斗笠蓑衣,一屁股坐在沙丘之上,静静的观看起丘下的激战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