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三三章 :行不义者终自毙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三三章 :行不义者终自毙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22     “无可救药!”看到逃窜的敌酋故技重施,江夏不禁为他感到悲哀――刚刚还像个冷血无惧的大哥模样,这位老兄转眼间,却成了心有不甘的丧家之犬。     当这只丧家之犬仓皇之际,回头准备咬人的时候,任何一个追击者,都会被他这样的举动激怒。     江夏依旧处在“白驹过隙”的状态,面对那来势汹汹的箭簇,他没有丝毫的慌乱。     在转瞬的嗤笑过后,胸中腾起的怒气,使得他发出了自己的外绕真气。     在“白驹过隙”的帮助下,用外绕真气捕捉来袭之箭,并不比用双手去抓困难多少。     江夏敢于这样做,另一个原因便是,他的外绕真气已经足够强大,足以用来化解掉那锐箭之上灌注的力量,并且与此同时,他还想尝试一些别的。     一松教授于他的“海纳百川”,讲究的是“借力消力”。这显然是需要刻苦的练习,方才能达到的高深境界。     然而万丈高楼依旧是平地而起。一松当时说得很明白,修炼“海纳百川”的第一步,便是借助外绕真气,与自己博弈对峙。     简单的说,便是利用外绕真气,为自己构造出一个虚拟的对手。一松常年隐居山中,根本找不到与他对等的陪练,所以在他长久的修炼之中,他开始尝试用自己的外绕真气,操控周围的兵器岩石,与自己对抗!     在江夏看来,这几乎与金大侠小说中,周伯通的左右互搏之术,有着异曲同工的意味。     因为在构造这个虚拟对手的时候,虽然外绕真气从根本上来说,也是发自于修炼者自身,但在真正修炼的时候,却要完全淡化这种意念,将虚拟对手袭来的兵刃暗器,当作是出自他人之手,然后再利用另一股外绕真气、或是自身的内体真气,一步步的施展“海纳百川”的功夫,化解掉这些攻击。     随着“海纳百川”的修炼层层递进,作为虚拟对手的外绕真气,也将变得更加强大,这对于修炼者自身的要求也就更高,而修炼的效果,也将更加的明显。     按照一松的说法,他便是用这样的方法,独自一人修成了这门绝技。     当时在一松的屋中,江夏听了这种玄之又玄的修炼方法,但心里对自己如何来开展它,还是有些茫然。     然而他却十分明确的知道,修炼“海纳百川”的第一步,乃是利用外绕真气,削弱来袭之敌的力道,进而再尝试“借力消力”,甚至是“借力反击”!     当然,“借力反击”这一点,是一松的理论体系中不存在的,江夏只是有这么个构想而已,至于能不能实现,还需要他的进一步尝试。     此时在毫无压力的情况下,面对敌人射来的这支箭,江夏忽然觉得,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修炼的时机。     任何神技,在实战中运用一次,所达到的提升效果绝对是枯燥的独自练习无法企及的!既然刚刚的战斗,已经让自己施展开了“白驹过隙”,达到了“弱敌”一级,那为什么不再接再厉,尝试一下“海纳百川”的奇效呢?     当江夏的外绕真气准确的包裹住那支箭,之前准备用自己后续的真气输出,化解箭羽上力道的打算,忽然改变了。按照一松传授的方法,他尝试着在这电光石火的关头,将其上不断衰减的真气引导出来……     自己的外绕真气处于强势地位,而那支箭只是脱离了控制了物件罢了。作为第一步的尝试,江夏觉得他选对了目标。     那个引导敌方真气为己所用的漩涡,很快被他构建了出来。     那支箭看上去还在不断的靠近目标,但速度,却已经越来越慢了。直到江夏用自己的耐心和勇气,抽干了它身上最后一丝的外界用力。     江夏的真气,以及那些作为俘虏的敌方残力,一同包裹住了这支箭,将它定在了半空之中。     敌酋还在逃窜,此时的他根本没有勇气回头,查看江夏是否中箭落马。他生怕自己见到那个恐怖的杀神,中了一箭之后,还在拼死的追击……     然而他却没有预料到,比这震撼无数倍的一幕,正在他的身后上演。     直到那箭羽悬浮于空,江夏才明白,自己的尝试成功了。虽然这算不上是修炼成了“海纳百川”,但好歹也是自己迈出的美好一步。“借力消力”的美妙感觉,他第一次体味到了。     不过,痛追穷寇的心态,让他并没有立刻释放掉被自己外绕真气裹挟的敌方力道。他毫不犹豫的将缠绕在箭簇上的所有混杂真气,一股脑的填灌了回去。当然,这一次他自己的真气占了主导。     “去!”当他策马路过箭羽旁边的时候,又是一股不弱不强的真气输出,这给了那支悬空之箭新的动力。     “嗖――”更加尖锐的破风声,伴随着江夏坐骑的马蹄声响而起。那支敌酋射出来的希望之箭,却像是鬼魅一般,掉转了方向,以更快的速度,袭向了狼狈不堪的发箭者,给他带去的,只有绝望。     “什么?”不敢回头的敌酋瞪大了双眼。他也是习武之人,自然觉察到了身后的不对劲。他明明看到对手身上没有背负弓箭,所以他觉得惊讶,此时此刻怎么会有一支箭朝着自己飞来?     他不可能想到,对手是用神奇的功法,让自己的索命利器彻底倒戈。     可怜的敌酋还远没有达到“弱敌”二级,他不可能化解掉江夏这志在必得的一箭。光是他犹豫惊讶的一刹那,极速飞行的箭羽便已经抵达了他的后背。     “哧!”箭头入肉穿骨的声音清晰可闻……     “唔!”贯胸而过的箭簇,带着比它离弦之时更强的力道,让这位强壮的沙盗首领只是低沉的惨叫一声,便无法自已的离开了自己的坐骑,重重的跌落在了逃亡的路上。     “嗬……嗬……”肺叶的破损,紧张的局势,以及浑身上下的阵痛,让这位叱咤多年的凶徒除了躺在地上,如哮喘一般的干咳之外,一时之间,找不到其它逃生的办法。     “吁――”     当他下定决心,无论如何都要咬牙站起,继续逃生的时候,一匹白马在他面前戛然而止。“唰”的一声,一柄弯刀,不偏不倚的架在了他的脖颈之上……     “说!人在哪儿?”面对匪首,江夏的提问直截了当。这帮人埋伏在流沙坳,又敢于袭击自己和同伴,如果说他们与程泗阳等人的被掳没有关系,江夏还真不愿相信。     唯一与之矛盾的,似乎就是这群人的实力了。自己一人便可以将他们料理,这帮人未免也太不堪一击了。程泗阳和林傲等人若是真的败在他们手里,那倒是有些不合常理。     不过江夏找得到合理的解释,他知道,自己在战斗之时的突然爆发,使出“弱敌”境界的两门技艺,才是大获全胜的主要原因。如若不然,情况还真不好说。     但是,面对江夏的质问,那名满脸不甘与恐惧的匪首,似乎是铁了心要拒绝配合。     “哼!”他微微皱眉之后,显出一副不屑的架势,将头扭向一边。那意思是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     江夏在没有问出个所以然之前,自然不会这么快的结束对方的生命。他用刀背将对方的脸拨了回来,一字一顿的问道:“我问你,你们在茶棚掳走的七个人,现在在哪里?”     “呸!”那匪首一副浑然不知的模样,虽然脸上还贴着敌人的兵器,但他还是重重的啐了口唾沫,“什么六个人七个人,大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狗官,少说废话,一刀杀了我吧!”     江夏没有在意对方对自己身份的误解,他轻轻的叹了口气:“老兄,事到如今,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呢?邪火派那边,究竟给了你们什么好处?”     他实在是弄不明白,对方既然已经恐惧得仓皇逃命,为什么现在又如此的视死如归?如果这是为了隐瞒程泗阳等人的消息,那这也只能往邪火派那边想了――或许这个沙盗团伙,是邪火派的铁杆拥趸呢?     “邪火派?”那匪首露出了鄙夷的神色,“要杀便杀,可不要将大爷我与这等番外邪教扯到一起!”他剧烈的咳嗽了几声,吃力的喘了口气,苦笑道:“你们这群狗官,就……就知道冤枉好人,欺软怕硬……”     江夏没有想到,这一句没来由的斥责,却成了这名沙盗头子此生的最终遗言。     眼见着他在自己马前缓缓瘫倒,面对着探查一无所知的这个结果,江夏在那一瞬间,显得有些茫然。     他隐隐约约的觉得有些不对劲,但还未等他细细去向,身后传来的一阵骚动,立刻吸引了他的注意。     “站住!”小虎妞有些粗壮的声音传来,她似乎正在怒气冲冲的追击着什么…… 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骗人?”这是林芷兰的声音,听上去同样的怒不可遏。     江夏回过头去,看到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,正在上蹿下跳的躲避着二女的追击,飞速的朝着自己奔来。
推荐阅读: 《神变》 《阿鼻地狱》 《狩猎在地球末日》 《涅槃之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