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二九章 :来去匆匆谜之旅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二九章 :来去匆匆谜之旅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18     “林姑娘啊,你说了这么半天,我除了感到佩服以外,真的听不出来什么,对于眼下的事情有帮助的东西……”     林芷兰的回忆讲述到了这儿,随着她婉转的语调渐渐平复,回忆离现实也越来越近。江夏听了许久,实在忍不住,打断了她的话。     “你急什么,小姐不说清楚一点,你根本不会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!”小虎妞听到江夏抱怨,身先士卒,牙尖嘴利的替自己的主子辩护。     林芷兰微微一笑,道:“小虎,你别这样。”     可小虎妞却丝毫没停,继续跟进道:“我们只是远远的跟着门主他们,后来觉得不对劲了才折返回来。没想到却碰到了你们,给我们瞎指路,结果碰到了那个怪老头……”     江夏也毫不示弱,打着哈哈说道:“小虎妞啊,我再说一遍,我们当时说的是实话,是你们自己疑心重,才走错了道的。”     他装作一脸委屈的样子,叹道:“真是好心没好报……我见你们走错路,还辛辛苦苦的骑马去追,最后也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,还和自己的同伴失散。小虎妞啊,你有点同情心好不好?”     “哼!”小虎妞撅起嘴扭过了头,凑到林芷兰耳边,低声道,“这臭小子油嘴滑舌的,我看咱们不能相信他。刚才咱们下了山,他还在那怪老头那儿呆这么久,我看他们事先根本就是认识的……”     江夏大呼冤枉:“哎呀,你这胡思乱想的小丫头,东西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乱讲啊!那位老前辈心事重重,我留下了开导一下他,这也有错么?”     “你……”     “好啦!”听到这里,林芷兰倒是有些受不了了。她大声打断了二人的争吵,将话题拉回了正事上来,道:“江大哥,你不要和小虎一般见识,这丫头脾气古怪得很……”     “小姐,你……怎么向着外人说话?”小虎妞圆瞪着双眼,有些委屈的白了林芷兰一眼,低声埋怨着。     林芷兰没有理会她,续道:“我们刚才下山,离路口很远的地方就不敢再骑马,因为怕被野狼眼给听到――我知道爹爹已经安全,所以还是决定继续像以前一样,悄悄的跟着他们就好,不想被他们发现。”     这么一说,江夏方才有些明白了,林芷兰为什么之前要说这么多自己的过往经历。原来,这和她刚才的一系列决定密切相关。而这些决定,却使得江夏弄不清楚,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     “我们牵着马,终于靠近了那条岔路口,却始终不敢露面,就躲在那块大石头后边,探听茶棚这边的情况。”林芷兰伸手一指,大路对面,岔路口往里走大概几百米的一侧,果然有一块大石头。从这个角度看去,石头可以遮挡住一大片的面积。     当然,从那块石头之后,也看不清茶棚这边的情况。所以林芷兰才用了“探听”一词。看来,她们还真是不愿意被自己的父亲发现。     “结果我们真的听到了爹爹的声音,还有哥哥和几位护卫伯伯……听他们说话,受伤的情况也不是很严重,我当时就放心了。”林芷兰道,“于是我便想,等你下山的时候,咱们便先躲起来,等你和我爹会合了,把碰见我们的情况一说,他们肯定会来寻我们,可不能被他们发现……”     江夏笑道:“我还请你帮忙带信,请林门主他们等我片刻,看来是找错人啦!”     林芷兰淡淡一笑:“本来我们计划得好好的,可是过了一会儿,却听见我哥哥和那位程……程老伯吵了起来!听他们说什么蝎子、屁股什么的,越吵越厉害,当时我真怕他们打起来。”     之前江夏已经将程泗阳捉弄林浪的事情大概说过,林芷兰此时提起二人吵架,这才情绪稍缓。江夏可以想象,当时小妮子还分不清程泗阳是敌是友,听见他和自己的哥哥激烈争吵,心里肯定是担心不已。     “他们吵了一会儿,爹爹和几位护卫伯伯都在劝架,我和小虎才稍稍放心,判断双方是打不起来了。哎……听江大哥刚才所说,想必那位程老伯也是位前辈高人,若是当时真打起来,咱们姐妹俩出去帮忙,多半也是无济于事!”     林芷兰热爱武学,自然对武艺精湛之人心存敬畏,也对自己如今的现状极为不满,此时的言语示弱,倒真是发自真心。     江夏忍不住安慰道:“林小姐年纪轻轻已经到了‘强体’三级,同辈中人里头,也是佼佼者啦,切莫妄自菲薄。”     一旁小虎妞听了,酸酸的说道:“小姐,这家伙在拍你马屁,肯定是不怀好意!”     林芷兰扑哧一笑,假意要打自己的丫鬟,嘴里嗔道:“胡说八道,找打!”     小虎妞哈哈一笑,轻松闪过。     江夏暗暗叹了口气,这两个丫头,前一秒还为自己的父亲和门主大人担心不已,这一秒便能如此放松的开玩笑打闹,还真是孩子气啊!     “林小姐,后来呢?你说的大队人马,是怎么回事?”江夏忍不住轻咳一声,催促林芷兰继续往下讲。     林芷兰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脸上微微一红,正色道:“听他们吵架吵完,我们稍稍放心。可那位程老伯却不知为何,突然说……”     “说什么?”见到林芷兰欲言又止,江夏心里着实焦急。     “嗨!”小虎妞可没有那么矜持,接过话来抢着答道,“这死老头问我家少门主,是不是欠了什么风流债,引得两位少女女扮男装前来追赶,还说什么之前大家都是被这两个丫头吓破了胆,简直是丢人……”     听语气,这小丫头好像根本就不觉得程泗阳的话讽刺了自己。或者说,她此时根本就顾不得那么多了,只需要把事情讲清楚便可。     江夏饶有兴致的听着小虎妞那风格迥异的讲述。     “门主大人他们听了,自然没把这老头的话当回事。少门主年轻气盛,又和那老头吵了几句。这时候,那死老头好像生怕门主大人不相信似的,说:‘不信你们沿着那岔道往里搜搜,那两个丫头去里头寻你们了哩。我家少爷也追过去了,到现在还没有回来。’”小丫头学人说话,倒是惟妙惟肖,生动不已。     “门主大人听他说到你――”她指了指江夏,自己则是一脸的纳闷,“态度好像一下子就变了,立刻吩咐酒糟鼻,让他进这岔路口来找找看,看看是不是真有什么女扮男装的少女……”     “我们当时躲在那石头后面,要是有人来找,肯定会被发现!于是我便和小姐牵着马,悄悄的又往上山的方向走啦。”她顿了一顿,表情还有些紧张,生动的再现了自己当时的心情,“可是我俩是牵着马,酒糟鼻要来找人,是骑马来的啊,无论如何,咱们是躲不过了!”     江夏听到这里,结合之前的只言片语,点了点头,大胆猜测道:“可是,就在危急关头,却有一件事,让酒糟鼻老兄不得不中断行动,回去护主,对吧?”     这时候,林芷兰示意小虎妞听下,她重新开始答话。道:“我们当时紧张得不得了,巴不得九伯伯来得越慢越好,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其它事。牵着马悄悄的走了好远,发现居然他还没追来,便觉得不对劲了。     “仔细一听,便听到了茶棚这边,好像多了许多人马,有人高声叫骂,有人大哭大闹的,乱成一团。我和小虎便立刻骑上马来,往这边赶路,想看个究竟,若是爹爹他们遇到危险,我们好歹也能出一份绵薄之力!”     江夏重新打量了二位姑娘,问道:“看你们的样子,好像是没能和敌人交上手吧?”     林芷兰点点头,表情有些失望:“等我们骑马冲出岔路的时候,便看到一队黑压压的人马,沿着大路向西去了,那帮人少说也有一百多个,都是骑着高头大马,行进如风一般,当时已经走出去老远啦!”     “二位姑娘的坐骑都是良驹啊,结果却没能追上?”     “哎……我们的马不习惯走山路,之前上山一趟,它们肯定是累了。当时我和小虎骑着马追了两三里路,结果和那队人却是越拉越远,根本没可能再追上了。”林芷兰叹了口气,“所以我才决定,重新回来,在这儿等你下山。”     小虎妞听着林芷兰那遗憾的语气,自己也是激动不已,道:“小姐啊,我看你这决定就是大错特错!咱们当时继续跟着那帮人,好歹能弄清楚他们去了何方,可是现在,等到这小子了,他却拉着咱们问了一堆的问题,瞎耽误时间,还帮不上什么忙!”     林芷兰责怪的白了小虎妞一眼,道:“江大哥救过爹爹他们,现在程老伯不明不白的消失了,咱们若不留下来通知他,他该怎么办?”     江夏感激不已,拱手道:“还是林姑娘为人厚道,江夏谢过了。”     “你是说本姑娘不厚道喽?”小虎妞站起身来,目光像是要杀人。     江夏嘿嘿一笑,翻身上马:“咱们别废话了,一路往西,探听这队人马的行踪去吧!”
推荐阅读: 《九尾天狐:爹爹,是妖孽》 《战魂啸》 《阿鼻地狱》 《涅槃之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