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十一章 :神勇速学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十一章 :神勇速学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6-04     “嘿!”     三天过后,树林之中,一声轻喝响起,紧接着便是树木断裂的卡嚓声……     “倒啦――”江夏那充满兴奋的叫喊,肆无忌惮的在树林的上空回响。一棵碗口大的树木,在他全力一掌击打之后,竟然从被击打部位裂出一道缝隙,慢慢悠悠的朝着后方倒去,压断了一片树枝,惊起飞鸟无数。     这是江夏三天以来,以掌力摧断的第八棵树,也是最粗大的一棵。     一旁观看的陈悠然一言不发,拎起斧头开始剃砍那棵大树的桠枝。     “我说陈叔,您就不发表点意见?”江夏自我感觉良好的站在原地,不时比划几个动作,全都是这几天学到手的摧木落叶掌的招式。     陈悠然头也不抬的说道:“有啥意见可发表的?你小子不是人……一套小孩子练习的掌法,被你弄得这么狠辣,以后你要和人对战,出手可一定要注意,不要轻易伤人性命才是!”     江夏顽皮的吐了吐舌头:“还和人对战呢!陈叔您不都说了吗,这‘摧木落叶掌’连‘强体’一级的功夫都排不上,我要和人打架,不被人家伤了性命就阿弥陀佛了,哪儿还管得了那么多?”     “江夏,虽然我见识有限,可我却看得出来,你这‘摧木落叶掌’可是练出了水平的,那些在讲武堂苦练‘断骸裂骨拳’的家伙,如果没学到家,可不是你的对手!”陈悠然的话真心实意的说出来,自己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。     江夏听到这话很是受用,憨笑道:“和那帮家伙打有什么意思?一点挑战性也没有,我的目标是一年之内突破‘强体’第二级!等到甄徒大会的时候,吓掉他们的眼珠子!”     “咔――”江夏话音刚落,那边陈悠然的斧子便重重的砍在树干上,留下一个深深的砍痕:“江夏,虽然我不是你师父,可我还是得管教你。是,你三天之内就能把‘摧木落叶掌‘练得滚瓜烂熟,这确实是天资聪颖的表现,可这并不代表你以后也会一帆风顺!”     江夏见到陈悠然严厉起来,也收起了脸上笑嘻嘻的神情。     “‘强体‘二级虽然看上去好像很容易,可必须学会两门拳脚功夫,和两门兵刃本领,很多人花个十八九年达到,已经是厉害得很的角色了,你刚刚这样的大话说出去,不让人笑掉大牙才怪呢!”     虽然话这么说,但江夏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以为然。     暗道:“我连穿越这么邪门儿的事都经历了,还有什么不可能的?虽然那‘摧木落叶掌’只是小孩子把戏,可三天就能学会,还能超水平发挥,这难道不是因为我的天赋高?不就是‘强体’二级吗?不就是四门功夫吗?我一个个的学就是,看到底能不能一年完成!”     他这几天练武,心里都在不断的给自己暗示。大致的内容,无非是告诫自己:“我是穿越众,我肯定是天才!我信心满满的,我心气儿高高的,我要成为武林高手,让那帮瞎了狗眼的家伙好好吃点儿苦头……”     陈悠然认认真真的传授他“摧木落叶掌”,偶尔他还是会碰到难以立刻掌握的招式,可心里又一番自我鞭策:“江夏啊江夏,这可是小孩子的功夫啊,你学了几遍都学不好,简直是给穿越众丢脸啊……”     说来也巧,每当他这么在心里暗骂自己,都能立刻感到一股子力量直冲脑门。他知道,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决心与毅力,结果便是,一个又一个难关在他这样的自我鞭策和告诫中被攻克了。     三天的时间,掌握了自己穿越以来的一门武艺,虽然离出去实战报仇还差得远,但就进展速度来说,江夏已经很满意了。有了这一次成功的经验,他更有信心在以后“强体”一级的修炼阶段,也来一次*式的提高。     陈悠然自从那天在惊吓状态下,舞动双斧飞速劈柴过后,这些日子简直就没把劈柴这项体力活当回事。每当江夏推倒一棵树,他拎起斧头上去,三两下便能把这些树木料理干净,整整齐齐的堆在一起。     就在江夏心里暗自不服的时候,陈悠然这儿又完工了。     “陈叔,‘摧木落叶掌’我算是练完了,我感觉我挺适合习武的。说干咱就干,您现在就开始传我‘断骸裂骨拳’吧!”     陈悠然一阵咳嗽,白了江夏一眼:“陈叔都跟你说过了,‘断骸裂骨拳’我自己都没学完,怎么教你?”     “您学了多少,先教给我解解馋也好啊!”江夏现在信心爆棚,对于武艺知识的渴求,简直让陈悠然有些害怕。     “这混小子,还真是拧不过他!”心里苦笑一声,陈悠然丢掉手里的斧头,抖了抖身上的尘土和木屑,笑道:“好吧,‘断骸裂骨拳’一共六十四招,我只学会了三十招,你要真是天才,我现在这儿打一遍,你跟我睁大眼睛瞧好了!”     说着陈悠然双手握拳,双腿扎马,一招一式,这就开打了!一边打,嘴里还说话呢:“三十招打完,你要是能记住十招,我就承认你小子确实有那么两下子,明天,我就去讲武堂给你弄本拳谱来!”     说话的功夫,双拳不停,已经打出了两三招!虽然陈悠然入住膳房后,练武这茬子事儿几乎都快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,可现在为了全力传授江夏武艺,他可是拼了命的在把动作标准化。     不知为什么,他觉得自己这些年砍柴挑水倒是利索得很,力气好像也使不完,但一*起自己一直深感自卑的“断骸裂骨拳”来,浑身上下都是一股子的不自在!这种感觉真的糟糕透了!     陈悠然一边打着拳,额头上的汗珠一边发了疯似的往外冒,身上的布衫也很快被打湿了,终于他觉得浑身实在是没有了半点力气,只得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。     江夏此时正看得津津有味呢,只见到了陈悠然停止了动作,倒没注意他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奇道:“陈叔,这才二十七招呢,怎么就停了?”     陈悠然皱着眉头望了他一眼,心里骇然:“邪了!这孩子从来没见过‘断骸裂骨拳’,我刚刚又打得极快,他这一招一式是怎么数清楚的?”     带着疑问,他深吸了两口气,答道:“你陈叔四十好几了,从来就不擅长拳法,这么多年没练,手生了!要是再往下比划第二十八招,待会儿你恐怕只能抬我回去!”     江夏道:“陈叔,刚刚你就砍了一会柴,这一大早的,你怎么可能累成这样?”心念一动,豁然道:“啊!我明白了,你这是信心不足!您得像我一样啊,傻乎乎的,自己哄着自己往下撑!”     陈悠然苦笑着大摇其头,江夏只是纳闷儿――为什么他砍柴挑水那种神力,在这普普通通的拳法上就一点儿也瞧不出来呢?难道真的是因为信心不足的原因?一个人对自己能力的信心,真的就那么重要吗?     “别说你陈叔啦!”陈悠然叉腰喘气,伸手在面前摆了摆,“你刚刚大话可说了不少,让我瞧瞧,二十七招里头,你学会了几成?”     江夏嘴角泛起一丝微笑,冲着陈悠然啪站直了身子,抱拳行了个礼:“陈叔,您瞧好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