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二七章 :客走茶凉迹何方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二七章 :客走茶凉迹何方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16     “前辈,您真的不与我一道么?”     小半个时辰过后,一松的篱笆院外,江夏拱手道别,还不忘劝老人与他一同前往孤叶城。     “和你小子一道干什么?爷爷我自由自在惯了,一个人赶路,更逍遥!”老人说着,不由分说的向江夏的手中,塞了一瓶他自酿的葡萄酒。     江夏见一松已经恢复到了最初的那副桀骜模样,说话口气也变得陌生起来,便知道老人是不会与自己同行了。至于他会不会参与到中原武者对抗火喇国入侵的行动中来,一时半会儿,倒是难以探明。     “多谢前辈!”掂了掂手里酒瓶的分量,江夏笑了笑,“谢前辈的酒,谢前辈的指教。江夏此生,莫敢相忘!”     一松哈哈大笑,道:“爷爷我可不劳你记那么久!刚刚传给你的本事,你给爷爷我好好的发扬光大便可,哈哈……你走吧!”     话音未落,一松干脆的关上了院门。     江夏对着紧闭的院门深深一揖,对老人的无私授意,他是发自肺腑的感谢。     转过身来,翻身上马,朝着山下行去!     一松之前叫他进屋,传授了“海纳百川”的修炼心法,更讲解了“弱敌”一二级武艺如何互补利用,这对于江夏来说,是一次突飞猛进的提拔。     在以后赶路的日子里,他可以抽空修炼“白驹过隙”,然后再好好的钻研“海纳百川”。用一松的话说,在赶往孤叶城的路上,以他的资质,要想一跃登上“弱敌”二级的高峰,并不困难。     江夏自己,自然也是信心百倍。     “没想到今天会有这样的奇遇!哥的人品还真是不错啊,嘿嘿……”憧憬了一番自己的未来,知道自己在不久的将来,实力又会进一步的提升,江夏的心情自然是十分愉悦,抛开这些愉悦,想到山下还在等待他的人,不禁暗道,“我上山少说也得有两个多小时了吧?六师兄和林门主他们,多半都等得快不耐烦啦!”     这么一想,便催动坐骑,快马加鞭,直奔山下而去。     “吁――”冲出狭窄的山道,江夏远远的望见大路对面的茶棚,吃了一惊,连忙勒马停了下来。     林芷兰和小虎妞两人,百无聊赖的坐在那里,二人的马放在一边,正悠闲的吃着野草。除此之外,茶棚下见不到一个人!     无论是之前坐此喝茶的程泗阳,还是本应赶路至此的林傲等人,甚至是这个茶棚的主人,都不见了踪影!     茶棚周围马蹄印记杂乱,显然是有大队的人马来过,茶棚里桌椅板凳横七竖八,还有好些个茶杯茶碗摔碎在地上,看上去,这儿曾经发生过一场混乱。     “这……发生了什么事?”远远的,江夏向林芷兰她们问道。     “嗯?”二女同时抬头,显然,刚才她们无一例外的在走神,不知在考虑什么事情。     林芷兰嗯了一声,抬眼见到江夏,立刻起身上前,言带怒气的问道: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快说!我爹他们都到哪里去了?”     江夏愣了一愣便明白了,显然,这二女本来是相信了自己,于是便下山来,期盼与自己的父亲见面,可是眼前这一幕,又让她们不得不为林傲的安全担心。自己是唯一知道林傲行踪的人,而且身份不明,二女此时怀疑起来,倒也合情合理。     “她们要真怀疑我,为什么还会在这儿安安静静的等我,而不马上上山来找我问个明白呢?”这个问题在江夏脑中一闪而过。     面对林芷兰劈头盖脸的问题,他只好如实作答:“林小姐,我也觉得纳闷呢!不过你可得信我,我绝对不是坏人,你可别怀疑错了对象。”     “我看你根本就很像是坏人!”一旁的小虎妞眼睛瞪得溜圆,斩钉截铁的说道。     “是啊,怎么证明你是好人?”林芷兰淡淡的问,“你怎么知道我爹爹会在这茶棚歇脚?你那老头子同伴,又为何会与我爹爹他们争吵?最后那帮人,难道不是你们一伙的么?”     “什么?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!”江夏心里略起波澜。道:“要证明我是好人,只需要问问你爹便可。在凯旋城里,若没有我和我那位老头子同伴啊,你爹爹现在,怕是还在邪火派手中呢!”     本来江夏不愿旧事重提,搞得自己很像是炫耀功绩一般,但在稚气未脱的林芷兰面前,他觉得自己不把话挑明了说,小妮子根本就很难相信自己。     “你是说,是你救了我爹爹他们?”林芷兰果然微微吃惊,脑子里对自己刚才的怀疑,微微产生了动摇。     江夏点点头,随即简要的将自己如何遇见酒糟鼻、如何设计营救林傲等人,以及之后如何躲避“追兵”,程泗阳如何与林浪起冲突闹矛盾……从头到尾带了一遍。     虽然还没有将自己和程泗阳的身份挑明,但这已经算得上是和盘托出了,至少可以让小妮子明白,自己和她们都是一路人。     见到疑心甚重的小虎妞脸上,都出现了释然的表情,江夏趁机问道:“话说回来,你们两个倒是一直显得神神秘秘的,让我很是怀疑!你们下山这么久了,听你们说话,好像也见到了林门主他们,也好像是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什么变故……若是不说出来大家分析分析,他们大家要是遇到了危险,咱们去晚了可就迟了!”     江夏的不解之处在于,两个姑娘下山这么长时间,为何没有和林傲他们碰面呢?为何她们会眼睁睁的看着那什么“大队人马”,将林傲等人全部带走?     想起这所谓的“大队人马”,看到地上的那杂乱的马蹄印,江夏不禁暗暗吃惊:“这帮人到底是什么来头?竟能敌得过六师兄?”     程泗阳好歹也是当世高人,若是要从百十人的围剿中保全自己,根本就不是难事。此时连他都被带走了,来人的实力,由此可见一斑。     隐隐的不祥预感,泛上了江夏心头。     问题抛给林芷兰,双眼直视着她,江夏此时唯一的线索,也就只有眼前的这两位女扮男装的姑娘了。 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二女对视一眼,小虎妞露出了少女忐忑不安的娇羞一面,喃喃的叫了林芷兰一声,似乎是在劝她。     林芷兰摇了摇头,道:“事已至此,说出来,也没什么好丢人的了!”     小虎妞银牙咬着嘴唇,闭上眼睛点了点头。     江夏搞不懂这二女是啥心思,只好装作什么也没看见,翻身下马,坐在二女对面,静静的等待林芷兰开口。     “江大哥!”念在江夏救过自己父亲一命的份上,林芷兰叫了他一声大哥。     这一声可把江夏那隐隐的武侠梦给唤了起来,转眼间有些走神,心道:“好妹妹,你这一声江大哥,可是叫到我心坎里啦,哈哈!”他觉得,所有武侠小说和古装片里,少女叫少侠一声大哥,那可是充满了暧昧情愫的,不知眼前这位林小姐意下如何……     林芷兰哪知道江夏此时的浮想联翩,她只觉得对面的少年脸上闪过一丝邪笑,但转眼间又恢复了平静,一脸严肃的望着自己。     小妮子不知为何,心头忽然疾跳了两下,叫了那声江大哥后,后面的话却突然卡在了喉咙口,一时之间没有说出来。     “小姐!”小虎妞似乎是看出了林芷兰的尴尬,伸手轻轻碰了碰她,自己脸上倒是泛起了莫名其妙的红晕。     江夏搞不懂二女的古怪神情是何意思,只好大咧咧的笑道:“林姑娘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,江夏本来也不便探听。然而此时林门主和我那‘老头子同伴’处境不明,林姑娘若是知道什么却不说,我怕会因此耽误大事啊!”     他所指的大事,除了营救众人之外,更多的侧重于中原武者对抗火喇国入侵这件事。     林芷兰似乎对此事也是极为重视,之前的扭捏表情,转眼被坚毅所取代。     续道:“江大哥见笑了。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     原来,这林傲所在的正天门,自古以来,有个功夫传男不传女的惯例。这个惯例,自然而然的也就导致了林傲在授艺上的重男轻女。     对于他的独子林浪,他是倾囊相授,自小便花重金请名师为其讲经授课,启蒙开化,自己则亲手从基本功开始,向其传授正天门精妙武功……     而对于女儿林芷兰,林傲则是另一种态度。他虽然也喜欢这个女儿得不得了,但却是按照大家闺秀的路子在教育她。琴棋书画的老师,被请来成天围着她转。     然而这位林小姐,表面上虽然是生得粉雕玉琢,画一般的人儿,在京畿郡的大家闺秀中,无论是才艺样貌,怕是都能排入前五,可除了与她自小一起长大的丫鬟小虎妞外,根本就没有人知道,这位娇滴滴的大小姐,竟然对刀光剑影的江湖心驰神往!     表面上,她是一位听话的乖女儿,对父亲为自己安排的所有大家闺秀教程,也都是乐于接受,并且样样出类拔萃。可背地里,她却一直在偷偷的和小虎妞一起钻研武艺,梦想着有朝一日,能够踏入江湖,好好的闯荡一番,创一番女中豪杰的英雄佳话!
推荐阅读: 《狩猎在地球末日》 《武炼巅峰》 《异界之狂龙逆天》 《战魂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