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二五章 :海纳百川胜几筹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二五章 :海纳百川胜几筹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14     对于一松那睥睨天下的态度和言语,江夏已经习惯了。之前他老人家对正天门不屑一顾,后来又说“捕风追电”徒有虚名,现在,轮到了阳元派“弱敌”二级的神功――“弱水三千”!     在一松的眼里,似乎天底下其它所有功法,都比不过他自创的种种神技。     “哈哈,传说中的弱水,又有几个人见过呢?阳元派的老古董们,竟敢大言不惭的用这来命名,简直就是愚弄天下武者嘛!”他继续发表着自己的独到见解,转而说道,“爷爷我这些年,早已创出更好的绝技,名字也朴实无华,唤作‘海纳百川’!”     对江夏来说,由于他从未学习过任何一种“弱敌”二级的本事,所以无论是“弱水三千”,还是此时的“海纳百川”,都只不过是一串毫无意义的词语罢了。     “‘弱敌’二级,说白了便是要化解外力,提高咱们自身抗击打之能力!天下门派众多,有此级别功法流传的,却是少数。你们阳元派的‘弱水三千’虽然出名,但实际却并不是那么神乎其神。”     江夏哦了一声:“原来要专门修炼技法,来抵消外界受力啊,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刀枪不入!”     一松道:“不错!人又不是铜皮铁骨,安能锐器劈刺而不受损伤?你们的‘弱水三千’,无非就是以力消力――以自身之力,消去对方之力,这其中原理,与咱们寻常格斗并无二致,只不过是强化了消力这一环节而已!若真是遇到对手猛攻,真气不足,也就失效啦!”     “真气是武者的根本,若是敌不过对手,自然只能落败,这跟功法高低,似乎关系不大吧!”江夏这倒不是在为阳元派武艺说话,而只是单纯的就事论事。     却不想一松竟狡黠一笑,神秘兮兮的摇了摇头,道:“非也非也!‘弱水三千’,类似于博弈之中的对子,最终只能是与敌共损,占不得多大的便宜!然而世人共知――大海无量,可广纳百川之水,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也,如能做到这一点,方才是‘弱敌’二级的最高境界!”     “听前辈话中之意,难道是要吸收对方真气,反过来再用来抵御外力不成?”江夏来自异世界,对于这类似于太极原理的东西,自然是一点就透。     一松果然被他的悟性所动,颇为赞许的嗯了一声,道:“以力消力,与借力消力,一字之差,却是天壤之别!”     江夏的好奇心被调动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高度,一拍腿便道:“前辈,多说无益,咱们来演练演练吧!”     一松哈哈大笑,道:“如此甚好,正合我意!武艺岂能是三言两语便能说通的?待我引你感受一番,你便明白啦!”     说完,老人转身进了自己的屋子,一通乒乒乓乓声响过后,只见他抬着一个硕大的木头箱子,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。     “哐!”箱子被放置在酒桌之上,沉重的分量震得桌上的酒杯酒壶是一同摇摆,红酒泼洒一地。     一松毫不在意,伸手一推,轻轻的打开了木箱。     “呃……”江夏被眼前一幕惊得说不出话来,原来这木箱之中,竟然是满满一箱的精致飞刀!     那飞刀每一把都一模一样,锋利的刃口、尖锐的刀头,以及那从内到外透出来的寒光,几乎让那木箱之中,飘出来一股股的杀气!     保守估计,箱子里怕是得有二百来把飞刀,真不知道一松将它们搬出,是何用意。     “怎么样?这些飞刀铸工如何?”一松问了个看似不相干的问题。     江夏由衷叹道:“每一把都是精美绝伦的工艺品啊!”     “嘿嘿!你小子还算会说话!”一松拿起一把刀来,举在半空中,若有所思的说道,“当年军中学会的铸造之技,没想到却能助我练就神功!”     “咻――”一柄飞刀从老人手中掷出,那出刀的力道,似乎把不远处的一株果树当成了死命仇敌。     “嚓!”子弹一般的飞刀刺穿了果树树干,留下一个清晰可见的透明窟窿,飞向了远处……     “江尊者,看到了吗?”一松高深莫测的问道。     江夏抱拳道:“前辈,在下看倒是看到了,只是不知,这和您的‘海纳百川’,有何关系?”     一松白了他一眼,默不作声的从桌上取了一只酒杯。那瓷制酒杯宽大无比,虽不像江夏熟知的高脚杯那般,却也差不了多少了。     “唰”的一声,一松如法炮制,竟将酒杯像飞刀一般扔了出去。     “啪!”瓷杯飞向先前那棵果树,在剧烈的撞击之下,成了一堆粉末,只剩下那稍稍坚固的杯底,正好嵌在了刚才飞刀穿过的那窟窿洞口。     这一掷的力道掌握的恰当,造成眼前这副局面,一松肯定是别有用意。     但是,江夏还是不太明白……     一松不再卖关子,开口说道:“力道,总是借助外物而发,或是拳脚,或是兵器,咱们与人格斗,真气必须灌注在这之上,方可发挥作用!”     江夏表面点头,心里却是不以为然,暗道:“嘿嘿,虽说你老人家学识渊博,但却不知道这天底下,还有一门叫做‘微风拂面’的功夫吧?真气,可是能够灌注在空气之上的哟!”     一松哪儿知道江夏在开小差,依旧像个尽职尽责的教书先生一般,步步讲解、层层深入。道:“同样的力道,灌注在不同外物之上,所发挥的威力,也是天差地别!咱们要学会如何借力消力,便需要懂得这个道理!”     这么一说,江夏便模模糊糊的明白刚才一松所做之事是何用意了。     他伸手指了指那棵果树,试探性的总结道:“前辈刚才以同样的力道,掷出一柄飞刀和一只酒杯,飞刀可以贯穿树干而过,酒杯却伤不到树干分毫。除了兵器本身的坚硬程度不同外,这也跟受力面的大小有关吧?”     这样后现代的总结,让一松简直再次对江夏另眼相看!他其实正在犹豫,该怎么才能讲清楚这个道理,却没想到,江夏根本就是来自于异世界,对于压力与压强、受力面之间的关系,人家早已经了解得清清楚楚――那简直就是常识啊!     “呃……你说得不错!”一松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,道,“你想想看,若是咱们能够在同等的外力之下,抵御最为尖锐的冲击,这是不是便更接近于刀枪不入了呢?”     江夏嘿嘿一笑:“那还用说?”     一松续道:“锐器来袭若是能够无碍,那即使是万钧重物压来,也自可保全自身无忧啦!我这‘海纳百川’功夫,自己的身体,自然便是那‘海’了,修炼到最高境界,便是要让这些锋利的飞刀为‘川’,潮水一般的朝我涌来!”     话说到这里,江夏倒有个疑问,便问道:“一松前辈,不知你平常练习这功夫,是怎么开展呢?你总不能自己朝自己掷飞刀吧?”     “哈哈,那可不是?”一松大咧咧的笑道,“每每默练到一个层次,我便去那凯旋城,引那帮守城的军士放箭!那万箭齐发的场面,也足够修炼啦!”     江夏听得瞠目结舌,额头冒出一层细汗……     “前辈啊,这么说来,您的这些飞刀还一次都没用过?”     “废话!”     “那……凯旋城的守城军士们,放箭威力即使再大,也比不上一般好手灌注真气的兵刃攻击啊,您又怎么能达到检验自己实力的目的呢?”江夏追问道。     一松行事怪异,让人有些捉摸不透。只见他拍了拍胸脯,将那木箱朝着江夏转了一圈,道:“我对自己的实力岂能不了解?若是未能功成,刚才又岂敢硬生生的接那小丫头的一剑?”     江夏还准备反驳,说那小虎妞的真气也不足以威胁,看不出“海纳百川”与“弱水三千”孰优孰劣,可还没等他开口,一松已经提出了他的要求。     “但是,这些飞刀打造出来,若是不用上一用,爷爷我岂不是白费力气?嘿嘿……今日请了你这么个有缘人来,除了品酒论武之外,你还得帮我这个忙啊!”     “得!还以为他真是到了‘弱敌’三级,没想到人家只是‘自认为’而已!这二级的功夫还没经过实战检验呢,能算什么数?”江夏哭笑不得,心里腹诽道。     虽然今天能够学到“白驹过隙”已经算是捡了个大便宜,但“弱敌”二级若是也能一并达成,岂不是锦上添花?想到这里,不由觉得几分遗憾。     一松显然是看出了他的疑虑,当他只身走到不远处的果树下时,回转身来,他郑重其事的对江夏道:“你放心,爷爷我所说之言没有半句假话,你尽管全力用飞刀攻我,爷爷让你瞧瞧‘海纳百川’的最强实力,哈哈!”     “真是狂妄啊!”江夏喃喃,“不过,这倒很合哥的性格,这老头儿,够胆!”     “海纳百川”,究竟是不是那么神乎其神呢?     江夏催动自己的真气,决定如一松所愿,尽全力的测试一番!
推荐阅读: 《神变》 《无上武修》 《战魂啸》 《阿鼻地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