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二四章 :玄妙观想促修行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二四章 :玄妙观想促修行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13     对于武功体系层级的划分,江夏还真不如本世界的土著们清楚。归根结底,是因为他当初根本就没有在讲武堂好好上过课,所以错过了这一系列的基础理论。     这下子见识到一松的绝妙技艺,一番请教后,他才明白。     原来,这“弱敌”与“强体”正好对应,乃是从主客观两个方面,实现所谓的“修身”。     主观方面,当然就是“强体”了――修炼武艺、强化自己的身体,使自己具备足够的攻击力;客观方面,则是江夏还未达到的“弱敌”境界――弱化敌人的速度、力量,减轻外界环境对自身的影响……无疑,这也是提高实力的一大方法。     “弱敌”第一级,便是要武者修炼反应速度,通过微妙的感官控制,实现类似于“子弹时间”的短暂空隙。在这样的空隙中间,相对的来说,武者的视觉反应速度就变得无比的迅捷了,许多看上去超脱人类极限的举动,达成了这一层级,便可以轻松实现。     江夏听得懵懵懂懂,不过这却让他忽然联想起了自己穿越前看过的一篇新闻。那文章说有科学家经过研究,得知苍蝇这小东西,在反应速度上来说,居然比人类快得多。     它们从判断攻击方向,到得出闪躲策略,只需要短短的0.2秒!     结合现在一松所讲述的“弱敌”一级的理论,江夏觉得,自己要做的,就是像苍蝇一样,练就超脱凡人的反应和判断力!     “苍蝇能办到的,咱们堂堂人类,还能被难倒么?再说了,一松能办到的,俺们这样的天才少年,又岂能落后呢?”一边听讲,江夏一边为自己鼓劲。     自从他开始习武以来,这样的自我激励,甚至都有些自我强迫和催眠的意思了。很多在他看来不可思议的难题,经过这样的自励之后,往往都能迎刃而解。     这也正应了最初陈悠然所说的那句话――人都是被逼出来,关键就是一个信字。     思想上扫除了障碍,江夏听得更加认真。     一松正好说到自己独创技艺的命名典故。道:“你们阳元派,‘弱敌’第一级的功夫叫做‘捕风追电’!”     “‘捕风追电’?哈哈,我可从来没听说过!”江夏如实告知,挠头大笑,“这名字倒是取得贴切,风和电都能捕捉住,那可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反应速度啦!”     一松哈哈笑道:“风和电算个屁!爷爷我的‘白驹过隙’,那才叫神!嘿嘿,这过隙白驹,就是匆匆时光啊,你们捕风捉电可以,但却捉不住时间哪!”     江夏附和着笑了笑,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:“果然是老小老小啊,一松年过六旬,性格跟小孩儿也差不离!这取名上的讲究,又怎么能分得出高低来?我就不信‘捕风追电’就真能抓住风和电,更不信这‘白驹过隙’,便能停得下时间……扯淡!”     心中所想,或多或少反应在了脸上。     一松观察敏锐,见到江夏闪烁而过的不屑表情,也不生气,只是干咳一声,道:“爷爷我取名是狂妄了些,可这也得有底气,才敢这么狂呀!实话跟你说吧,爷爷我偷学过你们的‘捕风追电’,还参考过其它门派的此级功夫心法,这才融会贯通,创出了‘白驹过隙’!”     江夏点点头,应道:“您老人家是山寨的基础上加以创新,对吧?”     “山寨?”一松被江夏的陌生词汇弄得一愣一愣的,也不在意,笑道,“爷爷我可以拍胸脯保证,‘白驹过隙’乃是天底下,‘弱敌’一级的最强功法!你信不信?”     看着老头子那信誓旦旦的样子,江夏不想拂他兴致,便道:“领教过前辈高招,江夏岂敢不信?”     一松得意洋洋的笑了几声,终于切入正题:“怎么样,你想学么?”     这个问题等于白问,江夏毫不犹豫的点头:“前辈若肯赐教,江夏求之不得啊!”     这个世界,并没有师门忌讳,并不是说他师从了阳元派,便不能学习其他门派的武艺。举例来说,八尊者卫昆阳,便是一个兼收并蓄的好例子,所学武艺之多,少有人及。     一松闭关多年,陡然有个人能和他切磋酒道,更能不露声色的拍他马屁,这简直是正中他下怀。遇到这样的青年才俊,他也迫不及待的想要倾囊相授。     一方面,他是感激江夏理解他当年的抉择,更重要的,他是觉得自己此去火喇国前路未卜,若不把自己多年来辛苦得出的技艺留传下去,心里也是不甘。     “‘弱敌’境界的武艺,在身体条件的基础上,讲究的就是一个‘悟’字!”开篇,老头子便给了江夏足够的信心,“若是‘强体’境界的武艺练得出色,周身的穴位打通得多,对身体的控制也就更加细致,修炼起‘弱敌’境界的武艺来,自然是事半功倍。     “基础扎得牢,更大的好处便是,修炼成了‘弱敌’神技之后,发挥的功效也将比寻常人高出许多!”说到这儿一松抬头看了江夏一眼,“刚才你的出腿速度惊人,招式变化已经极快,若我只是修炼寻常门派的‘弱敌’一级功夫,恐怕也是敌不过呢!”     江夏闻言不禁暗喜,想不到自己现在的实力,已经足够挑战比自己层级更高的对手。这在之前,是他从未敢想的一件事――孔连阳已经达到了“弱敌”二级,他一直对其忌惮三分,也正是出于等级差异的原因。     一松话锋一转,夸耀了一番自己的“白驹过隙”,很快便开始给江夏讲述它的修炼心法。     如他所说,“弱敌”境界的功法,还真是有些玄的味道在里头,比起之前打通穴位、修炼真气的时候,不知要抽象多少倍!     很多步骤听上去,根本就是人体无法控制的!比如――观想出一只飞鸟,让它绕体疾飞,速度即行即快,武者则目视之,片刻不移也……     这样抽象得过分的修炼方法,让江夏几乎快觉得,这所谓的神技是不是有点太儿戏了?靠想象就能练功?开什么玩先?     一松并没有给江夏提问的机会,只是续道:“观想出的飞鸟越来越多,你的双目也将越加敏锐。此时开始锻炼腿脚,去击打那些飞鸟!这一步,若是有‘强体’境界的好基础,便容易得多啦!”     一番讲解,江夏终于听出几分味道来了。     原来这所谓的提高自己的视觉反应速度,其实就是靠自己主观的意识,所以在修炼的时候,便要刻意的去锻炼这种意识。     观想出来的飞鸟或多或少,或快或慢,根本就是武者自己的意念所决定的,所以最后习成功法,水平到底是高是低,便是因人而异了。     悟通了这一点,江夏忽然觉得这“白驹过隙”修炼起来是那么的容易,暗道:“这样的修炼随时都能进行――骑马、吃饭、行路之时,甚至我在睡觉的时候,进入梦修状态,都可以啊!”     问道:“一松前辈,不知要想达到您现在水平,需要修炼多久呢?”     一松口渴,优哉游哉的喝了一口酒,才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一切自在你心,与我何干?时间是长是短,水平比我是高是低,全看你如何观想哪,哈哈!”     这一瞬间,江夏只觉得老头子简直就像个江湖骗子,专门说些模棱两可的话来忽悠人……     不过打心眼里,他还是赞同一松这种说法的。一切自在人为,进入了玄妙的修炼境界,这一点尤为突出,很多东西,根本就不能用时间来量化。     一边琢磨品味,江夏一边开始照着之前的讲解,慢慢的进入了观想状态。双眼疾速转动观察,那无形的飞鸟助他开启了第一次的修行!     “好小子,现炒现卖,悟性倒是不错!”一松见他神情专注的样子,忍不住赞了两声,悠悠的站起身来,说道,“我刚才说了‘白驹过隙’,这可还没完!嘿嘿,你资质不错,既然已经可以观想修炼,那以后随时随地你都可以,不必在此浪费时间!”     江夏闻言中断了自己的修行,心里暗喜:“听着意思,老头儿还想教我更多的东西?”     果然,一松深不可测的笑了笑,淡淡的回忆道:“你可记得在山下,我还使过什么样的本事?”     江夏对此岂能不记得?小虎妞那一剑明明刺在了一松胸膛,却像是碰到了铜墙铁壁一般,虽然是穿过了衣物,却根本没有伤到他的皮肉,反倒是将小虎妞震退了回去!     想起“弱敌”的武艺,江夏恍然道:“是了,前辈那刀枪不入的功夫,倒很像是咱们阳元派的‘弱水三千’!”当初在八尊竞位的擂台上,雷盛那诡异的护体神功,被台下众人称作“弱水三千”,江夏对此,自然是印象深刻。     “‘弱水三千’?刀枪不入?”一松的语气里,透着毫不掩饰的嘲讽意味,“简直笑掉爷爷我的大牙啦,哈哈!”
推荐阅读: 《神变》 《涅槃之梦》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》 《战魂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