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二三章 :白驹过隙破疾风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二三章 :白驹过隙破疾风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12     一松提起他的自创神功,江夏马上便想起之前在山下,他面对小虎妞的一剑,丝毫不闪不躲的一幕。     “如果是修炼到‘弱敌’境界,这样就合情合理了。只是不知道他的功夫比起阳元派的‘弱水三千’来,到底是谁更厉害?”     思索片刻,便见一松在面前站定,如同一尊神像一般纹丝不动。听他说道:“嗯,既然你能够当纯阳尊者,想必功夫至少也是‘强体’三级了。你现在尽可全力来攻我,我好向你展示一番我的‘白驹过隙’!”     老头儿说起话来抑扬顿挫,显然是有些兴奋。闭关钻研多年的他,第一次和人交流武技,这种心情不难理解。     “‘白驹过隙’?这名字倒是很好听啊!”江夏赞叹一声,摆出架势,随时准备领教高招,“前辈,江夏冒犯喽!”     对于实力高出自己三级的一松,江夏丝毫不用担心自己的狂攻会伤害到他,相反,若是自己不尽全力,多半还会引得老人家不高兴,也无法真正的见识他的高超技艺。     所以这一出手,江夏便是真气满盈,全力攻击,如同面对的是死敌一般!     “呼――”速度极快的一记佯攻掠过一松的面颊。     “嗖――”更加迅猛的后手随之而发,几乎看不清出拳的影子!     这一招“天外有天”,乃是“断骸裂骨拳”中的高级招式,配合江夏雄浑的真气,速度和气势更是惊人。     若是寻常对手,恐怕面对那来势汹汹的佯攻便会自乱阵脚,慌乱招架之下,多半便会被紧随其后的实招打得落花流水……     然而一松面对这样的强势攻击,却是异乎寻常的气定神闲!     “嗯?‘天外有天’!好强的真气!”一句话,道出了江夏的招式名,更是对他的真气实力大加赞赏。     与此同时,对那佯攻,老人家只是身影抖动,轻描淡写的避过,而对那意料之中的迅猛后招,则是轻轻巧巧的伸出一手来,“啪”的一声,竟然用手掌将江夏的拳头准确的给拦了下来!     “嘿嘿,再来!”调动真气卸掉江夏的力道,一松得意洋洋的松手,让江夏继续攻他。     江夏心中对一松的本事赞叹不已:“我这出拳速度已经快得看不清了,他居然能如此轻易的破解!看来,之前他双指夹住林芷兰的剑,反倒没什么好惊艳的了!哼哼,我还不信我就打不中他!”     好胜心迅速被激发出来,江夏应了一声,笑道:“再来便再来,一松前辈,你可以小心!”     话音刚落,又是全力出动!     招式,看上去与刚才别无二致,依旧是前后手的轮番袭击。但这要严格说来,却已经不是阳元派的功夫了。     江夏在“天外有天”这一招上略作变化,变成了虚虚实实、让人迷惑的一招,他将这称为“迷踪之拳”……虽然有点盗用霍元甲成名技大名的味道,但这一招使出来,还真是够迷惑人。     之前的前手佯攻,大可以变成实招,后手的直拳猛击,也可以半道上转做阴柔的凌厉手刀,所谓虚虚实实、兵不厌诈,在极其短暂的时间内,临时做出不同的种种变化,自然会使对手无比的迷惑。     江夏此时使出的这一招,既是不甘心刚才的攻击失败,也是想好好的打压一下对手的气焰,影响对手的战斗心理――你不是厉害么,咱还用同样的招式攻你,若是你麻痹大意,不小心被击中了,那对自信心的打击,无疑是巨大的。     “嗯?又来?”果然,一松对江夏的“故技重施”也感到十分意外。     可是当那佯攻之拳逼近一松胸口的时候;在江夏心念一动,准备佯攻化实招的一瞬间;在江夏意念而动,手上微微做出了一丝调整的那一刹那……     “哈!好狡猾!”一松大叫一声,同时鬼魅般的后撤了半步,前后也就是眨眼的功夫不到!这样一来,无论江夏的变化如何,都与他无碍了。     江夏毫不气馁,前招不中,毕竟还有后拳!     灵机一动之下,他也用自己的精妙步伐迅速逼近一松,后拳倒成了佯攻,并很快的使出了“横斩破天腿”中的“遍洒甘霖”。     战斗之中随机应变,作为一个武者,这是基本的素质。     一松依旧是轻巧的看穿了那逼真的佯攻,丝毫不为所动。对于佯攻直拳中隐藏的杀机,他似乎有着足够的信心,将它们一一看穿。     江夏对此不敢大意。     他的真实意图,便是那出腿如密麻麻雨点的“遍洒甘霖”。     这一招本来就极难练成,熟练掌握之后,根据武者的水平不同,发挥出来的威力也是大相径庭。     一般来说,穴位打通越多,对自己的身体控制越细致的武者,这一瞬间的出腿频率自然也就越快。     江夏曾经试过,自己在一息之间,竟然可以朝着面前目标的不同位置,连续踢出十九脚!这几乎已经达到了人类的极限!     更为难能可贵的是,这十九脚还都能够蓄满真气,任凭敌人中了哪一脚,那都将是一次致命的打击!     “嘿!”一声低喝,暴雨般的连环腿喷薄而出!     一松刚才的注意力并没有被那佯攻分散多少,面对江夏陡然加快的进攻,他依旧是一副得心应手的样子。     “呀!‘遍洒甘霖’!”     短短五个字的惊叹之间,只听如爆豆般的噼噼啪啪之声响起,江夏粗略估计,自己少说也已经踢出去十二三脚,却都不可思议的被一松给化解了!     这种化解,并不是单纯的躲闪。一松就像是要刻意炫耀一下自己的本事一般,面对江夏那一脚比一脚刁钻的攻击,老头居然不辞辛劳的,用肉眼几乎难以分辨出的速度,准确无误的将攻来的每一脚全部挡回!     江夏不由对老头五体投地:“牛人啊!要化解我的腿击,别说需要花费多少真气了,光是这反应和这出招的准确性,都是世所罕见啊!”     只有江夏自己最清楚,自从他在阳元山上练得一身好武艺以来,真正全力出击的,除了今天,恐怕再也没有了!     他所用的真气是毫不保留,满打满放;而刚才的“遍洒甘霖”,也是结合真气后,可以当做杀招的技能!     敌人要想化解,并不像他攻击这么容易。特别是刚才一松那样,竟然可以分辨出每一脚的轨迹,还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,准确的击打中雨点般的腿脚。     这样的反应速度,几乎已经超越了江夏所认知的人体极限!     在这样的心理活动的同时,江夏的出腿并未停止,他不相信一松的注意力能够一直保持如此的集中状态!只要对方稍有疏忽,自己便定能得手!     然而,现实再一次让江夏失望了。     一松虽然年过六旬,但那体力和注意力,却比寻常的年轻人要好得多。     二人沉默无语,只听得出拳出脚的呼呼声,只闻拳脚相击的砰砰响!约莫半碗茶的功夫,这样的对峙局面,竟是毫无改变!     “不愧是高出我好几级的牛人啊,如果是玩命厮杀的话,现在他若是用同样的速度和频率反击,我多半就只有乖乖受死了!”想到这里,江夏深深的觉得自己技不如人。     长时间的对峙,换来的是自己腿脚的阵阵酥麻。     二人的真气透过拳脚相接,激烈的交锋对撞,这对肌肉筋骨的影响,无疑是巨大的。     “停!”又坚持了一会儿,对自己胜利几乎不抱希望的江夏,终于喊出了这个示弱的字眼。     他觉得,此时的示弱并不可怕,更加重要的,是抓紧机会请教高人。若是自己也能达到这样的水平,那此次去往火喇国行大事,好歹也多了几分胜算!     “哈哈!怎么了?腿麻了么?”一松见到江夏终于收回了腿脚,便也平息收招,笑呵呵的问道。     江夏点点头:“再这么耗下去,我估计也得喝两杯红酒,才能治好这‘腿伤’!”     一松哈哈大笑,端起一杯酒来递向江夏:“没有‘腿伤’,也可以喝酒!”顿了一顿,又道:“小子,你不错啊,不愧是纯阳尊者,真气阳刚雄浑,决然不在我之下!”     “呃……我好容易打通了全身所有穴道,又有梦修和《阴阳和合经》帮忙,如果真气储备还差,那就真是没脸见人了!”喝了一口酒,江夏暗暗脸红。     道:“一松前辈,刚才你轻轻松松的化解我的攻击,靠的就是那‘白驹过隙’么?”     “那是当然!”一松也在抓紧时间喝酒解馋。     江夏疑惑起来:“可是……我根本没见到什么特别的招式啊!”     “嗯?”一松愣了一愣,随即哈哈大笑,“看来你这个纯阳尊者还真是新人!这‘弱敌’一级的武艺,又有几个有招有式的?能够减慢对手的攻击速度,便已经是绝世神技啦!”     “减慢对手的攻击速度?”江夏更是搞不明白了,自己刚才的出招比起平时来,那绝对是只快不慢的,何来减慢之说?
推荐阅读: 《异界之狂龙逆天》 《无上武修》 《子虚》 《楚天孤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