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二二章 :归隐山林残夙愿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二二章 :归隐山林残夙愿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11     故事讲到这里,江夏基本上明白了。一松归隐山林这么些年,之所以沉迷武学和酿酒,原来跟当时的同乡发言有着直接的关联。     只听一松继续说道:“其实也多半也猜到了,我问我兄弟们那些问题的时候,已经打定主意要当逃兵啦!     “咱们的营寨在大军南侧,我们的百人阵又正好在最边缘,要想逃出战场,并不困难。我当时探查了一番,很快便为自己选好了逃脱的道路,只等夜深人静的时候行大事了!”     江夏点头会意道:“前辈,问句不该问的,您当时一门心思要逃离,难道就真的是怕死么?”     一松怔了一怔,道:“要说不怕死,那绝对是假的!我当时体格瘦弱,武艺更是稀松平常。若是上了战场,恐怕死得最快的便是我了!然而除了怕死以外,我还对大真国皇帝老儿十分不满!”     江夏很快释然,道:“敌人来犯之前,边境为何兵力匮乏?人家大兵压境之后,皇帝才急匆匆的派兵过去,而且还不惜牺牲你们的性命,要去减缓敌人推进的速度……这样的决定,也难怪你们不满了!”     一松如遇知己一般的点了点头:“可惜的是,我这种想法,当时却断然不敢说出来!军中大多是对皇帝老儿惟命是从的愚忠之辈,又岂能为自己着想一丝一毫?我当时这么想,说好听点是不想无谓牺牲,按照他们的想法,我自然便是自私了!”     “家国大事,于公于私的界定,本来就十分难断。是为了大局牺牲自我,还是为了自己而反抗命运,都是无可厚非,没有谁对谁错。”江夏此时的发言,更像是站在历史高度畅论古今的大才子。     一松有些豁然开朗的意味,续道:“这个道理,我也是很多年后才想明白。那一晚敌军劫营,我趁乱逃了出来。只听身后杀声震天,不到天亮的时候,便已经没了声音,我躲在路边山头,眼看着一队队的火喇国骑兵,用马车拖着成堆的尸体,运往山下掩埋……”     “以寡敌众,又遭到敌人突袭,胜败自然没有悬念。”江夏道。     “是啊!”一松喟然长叹,“我当时既庆幸自己逃脱,又恨自己没有能与同乡兄弟一起赴死,着实矛盾沉沦了好久。后来我便想,既然活下来了,就要兑现自己的诺言,为兄弟们寻美酒美女,然后再苦练武功,给他们报仇雪恨!”     这一点江夏早就猜到,这便笑着说道:“所以你老人家才苦苦的尝试,酿出了绝世美酒葡萄佳酿,又练到了‘弱敌’三级,成为了当世高人……”说着说着,忽然想起除了美酒喝武功之外,还有“美女”一项,猛然联想起刚才一松强带林芷兰二人上山,他忽然有了不好的联想。     一松对此浑然不知,点头应道:“是啊!我搜寻天下那么多美酒,感觉还是愧对兄弟们,便想自己动手给他们酿酒喝。这些年来,我去掉了自己的姓氏‘陶’,云游天下拜师学艺,这才达到了今天这水平,着实不易!今日美酒与武功都告功成,便想找个有缘人上山,代我兄弟们品品酒,再与我切磋切磋功夫!”     说到这里,一松脸色稍显尴尬,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堪之事,有些不好意思。道:“我起初是想找个爷们儿,咱一起饮酒比武,痛痛快快。谁知碰到那两个女扮男装的小丫头,我便想起当年我那陈大岳兄弟说过,这辈子要娶一正房,再纳一妾……”     江夏哈哈大笑,拍腿道:“果然如此!看来我猜得不错嘛!”     一松更加尴尬,低声道:“原来你猜到啦!当时我骗她们二人上山,还真是想为我那陈大岳兄弟完成夙愿的。可后来还是下不了手,心软啦!”     说着,忽然提高音量,高声对着院外喊道:“二位,老头子这儿给你们道歉啦!快出来吧!”     “嗯?”江夏吃了一惊,暗道:“难道那两个丫头还没有下山?” 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一松话音刚落,篱笆院外响起了一阵脆生生的斥骂:“好不要脸的老头!本来还念你可怜兮兮,谁知道你却想打咱们姐妹俩的主意,呸!”     这是那小虎妞在叫骂。     又听林芷兰道:“好在你悬崖勒马,要不然我爹爹肯定不会放过你!小虎,咱们走!”     江夏望着一松笑了笑,扯开嗓子对林芷兰道:“林小姐请先行下山,若是在茶铺碰到林门主,还请劳烦告知,请他们稍等我片刻!”     林芷兰那边沉默一阵,回应道:“你好大的脸面么?要我爹爹等你?”随即补充道:“咱们可等不了多久,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     声音渐行渐淡,直到一串几不可闻的笑声慢慢消去,二女这才是真的走远了。     江夏自嘲般的笑道:“这两个丫头居然在外边偷听,我竟然毫无察觉!真是丢人啊……”     一松哈哈大笑,道:“她们两人武艺都还凑合,在同辈之中也算是佼佼啦!你被老头子我的故事吸引,没把她们放心上,这很正常。”     话题重新回到了一松身上来。     江夏算是将那故事听得差不多了,听故事的同时,也通过时不时的评论插话,让一松的心情舒展了许多。老头子现在看起来,比刚才的消沉模样,不知道好了多少倍。     “前辈,看来你心中给兄弟们兑现承诺的夙愿,是没法全部实现喽!”心情好的情况下,江夏觉得开开这种玩笑,反倒更加拉近二人距离。     果然,一松哈哈大笑后,便道:“这个我确实没法帮他,也只有请他见谅啦!我总不能杀了人家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娃娃,然后一把火烧给他吧?”     江夏也是大笑,问道:“听前辈刚才说,美酒和武功都是在今天大功告成,不知道接下来,前辈有何打算呢?”     “酒祭亡魂,然后便上路,去火喇国找人报仇!再往后嘛……哼哼,要不是当年的皇帝老儿死得早,我怕是还得去京畿郡一趟!”     一松寒气逼人的言语,听得江夏浑身激灵。     “这位老大艺高人胆大,竟然还想去行刺皇帝!”江夏暗道,“不过也难怪,这天底下,‘弱敌’三级的高手确实太少,像萧老掌门那样达到‘生无’境界的,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,更是少得可怜……如果当年的皇帝没死,这位老大过去,肯定是手到擒来啊!”     不过,至少眼下去火喇国搞破坏这一点上,二人是有共同语言的。江夏稍感放心。     “我说了这么多,现在,说说你吧!”一松喝了杯酒,忽然给江夏抛了个话题。     江夏茫然的看了他一眼,那意思是自己无话可说。     一松有些不悦,哼了一声,道:“正天门门主亲自出马,你这个阳元派的好手也与他同行,你们一路向西,难道是去看风景的不成?”     江夏暗叹此人心思缜密,但又碍于大局,不便把中原武者的大计说出来,只好憨笑一声,道:“前辈过誉了,在下只不过是阳元派门下一名普通弟子而已!”     “我呸!”一松脸色一沉,一拍桌子,怒道,“爷爷我把早几十年的丑事都说遍了,你这小子还在这儿给爷爷我装?哼!瞧你小子气息平稳、双眸放光的样子,岂能是阳元派的普通弟子?”     顿了一顿,又道:“若是普通弟子,刚才山下我那一掌,你岂能接得下来?哼,爷爷我的突袭,若是一个阳元派的普通弟子便能轻松化解,这几十年来爷爷我付出的心血,岂不是白费了?真是那样,休要提为兄弟们报仇,便是自己出门也不好意思啊!”     对方这般相激,江夏觉得自己若是再隐瞒身份,就真的有些不够意思了。     叹了口气,便道:“前辈,在下所言虽然不实,但也是为了天下大局,还望前辈见谅!不过,既然前辈想知道,在下也无须再隐瞒什么――我属纯阳八尊之一,此次去火喇国,也是要干大事的!”     一松嘴角微微上翘,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嗯!这还差不多……纯阳八尊?年纪轻轻便能担此大任,你小子倒真是不一般哪!”     “前辈过奖了!”江夏保持着自己的谦逊态度。     谁料一松却陡然提高了音量,刷的一声站起身来,面有喜色的说道:“上山前便说要与你比划比划,这下知道你是纯阳八尊之一,爷爷我更是迫不及待了,来吧!现在便开始!”     江夏本来的一杯酒才喝到一半,猛然见到一松亮出架势,咻的一爪朝自己袭来,浑身上下登时进入了战斗状态。     既然知道对方绝非敌人,那这单纯的切磋武艺,便没了多余的压力。虽然明知道对方实力高出自己不少,但江夏却是毫不畏惧。     放下酒杯,迎击!     “啪!啪!啪!”一松连续不断的一爪、一掌、一拳,都被江夏从容不迫的挡住。     一松哈哈大笑:“有意思,不愧是纯阳八尊!来,让你见识见识爷爷我的自创神功!”
推荐阅读: 《异界之狂龙逆天》 《无上武修》 《神变》 《阿鼻地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