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二〇章 :沙场绝句引话题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二〇章 :沙场绝句引话题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09     有些莫名其妙的喝完一松递上的酒,江夏觉得味道似曾相识,随口便猜是不是葡萄酒,可没想到却是一击中标,更是让一松这神秘怪客喜笑颜开。     “小子!你是如何猜出来的?”一松双眼放光,对江夏的准确猜测满是好奇,“难道你曾经喝过葡萄酿造的美酒?”     江夏回忆起自己穿越至此前的经历,由于自己的舅舅在乡下拥有一个大果园,每年都会用自己种植的葡萄酿酒。出于好奇,江夏很小的时候就偷偷的品尝过红酒的滋味,还饶有兴致的向舅舅请教过酿酒的方法……     此时一松送上来的酒,味道虽然相似,让他可以立刻猜出原料来,但从品质上来说,还是感觉缺了点什么,不如自己舅舅的手艺。     收起回忆,江夏点了点头,心念一动,道:“不瞒前辈,在下曾经遇过一位异人,是他老人家第一次让我品尝了葡萄酒的滋味。”     一松神色稍显暗淡,自语道:“我还道这天下只有爷爷我一人才会用葡萄酿酒,没想到……”随即满脸焦急,一把抓住江夏,追问道:“那位异人姓甚名谁?若是有机会,爷爷我倒是想结交他一下!”     江夏照着自己先前的思路,答道:“此人姓张名裕,字干红,不巧的是,这位酿酒技艺颇高的前辈,早已仙逝多年了,前辈想结交,怕是要失望啦!”     瞧着一松的模样,江夏猜测,这老头除了是个武学高手以外,还是一位名副其实的酒痴。在没有弄清楚他强带人上山的用意之前,自己最好还是顺着他的话题走下去,投其所好,方为上策。     “他已经死啦?”一松叹了口气,摇头道,“可惜可惜,看来爷爷我这辈子,是无缘和人切磋酿酒之艺了!”     又道:“哎,小子!你和那姓张的异人结交,有没有学到几招?若是有,便赶快说出来听听!哈哈,没想到爷爷我今天第一次请客上山,便请到个同道中人!”     “喂!”江夏还未开口,一旁焦急万分的林芷兰忍不住插话了,她焦急自己丫鬟的伤势,对于一松那样的态度显然极为不满,“你们要聊酒,能不能等给我家小虎治完伤后再聊?”     江夏欲言又止,看了她一眼。小妮子神情焦急,脸上泛起红晕,很有点少女的纯朴风味,一股清新扑面而来。     “啊呸!这老头子的红酒威力挺大,哥怎么才喝了一杯,就开始心痒痒,胡思乱想了呢?”他暗暗的埋怨自己没出息,可转念一想又暗道,“也难怪,哥穿越到这儿这么久了,今天算是第一次碰见同龄异性吧?yy一下,未尝不可,哈哈!”     江夏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,一松却有些不耐烦的对林芷兰道:“得了得了!你家丫鬟的伤很好治,喝两杯葡萄酒便可痊愈!”     “你骗人,哪有喝酒能治骨伤的道理?”     “信不信由你。爷爷我这酒与寻常五谷杂粮酿造的全然不同,美味之余,也是不可多得的灵丹妙药,医治那小虎妞的腿,绰绰有余!”     江夏瞧得出来,一松这明显是在骗人,不过瞧他那副煞有介事的样子,江夏也不忍心说穿。     只听老头子继续说道:“若是不信也可以,你现在便可背着她下山去,但若是留下残疾,可别怪爷爷我没有帮你!”     林芷兰微蹙峨眉,虽然还是将信将疑,但显然心里那相信的成分比例,已经开始慢慢占据上风。     “小虎,咱们便喝下一杯试试,若是无效,待会儿我自会找那老头子算账!”轻轻的将丫鬟放在凳子上,林芷兰从桌上端起一杯酒来,小心翼翼的喂到了小虎妞的嘴里。     她丝毫不担心这酒有毒,因为之前,江夏曾当着她的面满饮了一杯。     微风拂过,葡萄酒那天然的香味弥漫,林芷兰在给自家丫鬟“喂药”的时候,很清晰的嗅到了这种气息。     “好香!”她心里暗暗赞叹,“这东西果然和寻常高粱大不一样!看不出来,这山野间的怪人,还能造出此等妙物。不知道……味道如何?”     一松一直在观察林芷兰的神情,看到她那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很快便猜到了她的心思。笑道:“小妮子,这美酒不仅可以治伤,还可以养颜,你若是喝上两杯,爷爷我保你出落得更加水灵!”     江夏闻言扑哧一笑,道:“一松前辈学识渊博,红酒美容之功效,的确非凡!”     一松抱拳谦虚的说:“小兄弟过奖啦,哈哈!”     林芷兰见江夏一个外人都帮那老头说话,心里对那红酒的神秘也是好奇不已,在为虎妞喂完一杯酒后,她轻轻的端起酒杯,将杯内剩余的几滴琼浆饮下,顿觉口内甘甜清香,说不出的舒服。     “如此甚好!”看到林芷兰那副享受的表情,一松一拍大腿,道,“爷爷我的酿酒技艺看来已是出神入化啦,没想到一个小姑娘,也为爷爷的美酒倾倒陶醉!”     林芷兰被他吓了一跳,手中的酒杯一扔,道:“不要脸!谁倾倒陶醉了?”话虽这样说,脸上却还是那副享受的神情。     一松哈哈大笑,摆手道:“你就好好的等你家丫鬟醒来吧,本来爷爷我也没想过要和姑娘家谈论酒道!”     江夏顺势接过话来,问道:“前辈在路上截人上山,就是为了谈论酒道的么?”     一松点头:“爷爷我平生喜好不多,武学和酿酒,伴我走过了这几十年的隐居岁月。如今爷爷已经到达‘修身’最高境界,可这酿酒的本事,却自感仍然不足,所以才想在山下寻来有缘人,一来是切磋武艺,二来则是品鉴美酒啊!”     此时一松总算是透露了一点自己的详细信息,虽然还弄不清楚他为何隐居,但好歹可以知道,人家是“弱敌”三级的绝世高人!     武学上达到这个水平,可以超过现今所有的纯阳八尊了。江夏不禁暗暗纳罕,如果对方所说属实,自己今天能够接下他那一招,实在是侥幸得可以。     “我离开茶铺时间已经不短,若不尽快脱身,六师兄该要着急了!若是他等到了林门主他们,又起了什么纠纷,这可是大大的不妙!哎……可是这里这副样子,我要是强行离开,肯定是自讨没趣啊!”江夏心中暗暗叫苦。     “前辈武艺之高,实属罕见,在下岂敢班门弄斧,与前辈切磋什么武艺啊?”知道自己技不如人,江夏只好保持低调,然后转移话题,“不过要说酒道,前辈可算是找对人了。在下虽然与那张前辈结交不深,但对葡萄酒的了解,还是有那么一些的,相信可以为前辈提高酿酒技艺,提供点微薄的帮助。”     一松仰头喝了杯酒,道:“你小子说话弯弯绕绕太罗嗦,一点也不爽快!”     江夏不以为意,开始了自己的讲述:“葡萄酒又被张前辈称作红酒,所用的葡萄品种不同,酿造出来的酒味道也是决然不一……”     几句话切入正题,他将自己小时候记住的一些工艺,用对方尽可能能够理解的言语讲述出来,酿酒的繁琐程序,很快便听得一松瞠目结舌,彻底入了迷。     “事实上,张前辈他最为得意的,是一种名叫赤霞珠的红酒。这种酒所用葡萄,乃是产自海外的良种,酒香浓郁醇厚,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上品。噢!对了,一松前辈,其实葡萄酒您最好用橡木桶贮藏,时间越久,酒香越醇,此乃张前辈的绝密法门,如今普天之下,怕是只有在下一人才知啊……”     谈到最后,见到一松装酒所用的是陶罐,心头一动,江夏忍不住装了一回逼。     一松煞有介事的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我老觉得酒里有一股子陶土味!原来和贮藏容器也有莫大关系!”     老头子自觉收获颇丰,看江夏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敬意,甚至连一直挂在嘴边的“爷爷”二字也不见了踪影。     脑子里思索着江夏刚才的讲述,还未回过味来,又听江夏说道:“哎,在下第一次喝了张前辈的酒,当时一时兴起,便赋诗道:‘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!’如今想来,真是感慨!”     一松此时的表情更是呆掉,他颤颤巍巍的端起酒杯,敬道:“小兄弟年纪轻轻,原来也在军中服役过?这一首诗,堪称千古绝句啊!”不知为何,老头显得很感动,两行热泪悄无声息的淌了下来……     江夏随性盗用名句,却不料被人家听懂了其中含义,只好解释道:“其实当时晚辈只是想起了家中一位长者,他老人家在西域边关服役多年,最终战死沙场,哎――”     一松听罢仰天长啸,道:“军中服役,慷慨捐躯者,古往今来何止千千万万?只恨此生没有机会上那沙场,嗨!”     “前辈,以您的武艺,若是上了战场,一定能无往不利,成为万夫莫敌的大将吧!”江夏不失时机的拍马屁。     一旁听了半天酿酒之道的林芷兰则喃喃道:“英雄又不是光看武艺高低,上了战场,武艺再高,做了逃兵,也只能被万人唾骂。” 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这一边,一松的脸色忽然变得无比的难看……
推荐阅读: 《子虚》 《楚天孤心》 《异界之狂龙逆天》 《魔经鬼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