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一九章 :葡萄架下品红酒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一九章 :葡萄架下品红酒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08     穿过茂密的树林,一路爬上这座不高的山坡,沿着一条羊肠小道钻入一条山涧之后,眼前的世界豁然开朗。     草地野花为毯,婉转鸣鸟为伴,一座稍显简陋的木屋,出现在众人的眼前。木屋周围,一圈篱笆围拢,简易的小院内,竟然还饲养了几只鸡鸭……     这里如同普通农家,却比一般的农家更为恬静优雅,简直就跟世外桃源一般。     一行四人,前方带路的,自然是那位神秘的花甲流浪汉。江夏紧随其后,背上背着的,是那名摔断了腿骨的书童。     这位脾气火爆的姑娘嚷嚷着打死也不上山,却被自己的同伴一掌拍晕,一来让她乖乖听话,二来则是要减轻她伤患处的痛苦。     然而要爬山行走,扮作书生的大小姐显然无法再负担更多,所以江夏便自告奋勇,将那体型较小的小丫鬟背在了自己的背上。     “怎么样?爷爷我的洞府还算不错吧?”走在队伍前面,流浪汉大爷显得十分得意。     江夏微微一笑,心里对这位老人的敌意减轻了不少,对他是不是邪火弟子的怀疑,更是淡了许多。道:“老前辈很会享受,这里就跟世外桃源一般,很是难得!”     “世外桃源?”对于这个词语,老人家显然有些陌生,不过他很快便满意的点头,“这个名字倒是不错,有那么点意境哪!以后爷爷这儿就叫世外桃源好了!”     “走了这么久,还未曾请教前辈尊姓大名?”穿过一片宽阔的草地,众人即将进入流浪汉的篱笆院,江夏忽然提出了这个问题。他再也不愿在心中胡乱猜测了。     “嗯?问这个干什么?”流浪汉似是不太愿意谈到这个话题,不过转念一想,他又饶有兴致的反问道,“要想知道爷爷我的尊号,你们这些晚辈可得先说!爷爷我有言在先,你们可不能说些屁话来糊弄爷爷!谁要是让爷爷我不满意,可进不了这篱笆院门!”     转过身来,挡在篱笆院门口,伸手指着那书生小姐,问道:“从你开始吧!你这小妮子是正天门的功夫,可是爷爷我却知道,正天门是没有女弟子的……”     “哼!本姑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,乃是正天门门主之女,林芷兰是也!”     出乎江夏意料的是,这小妞居然大大方方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姓名,而且言语之中,还带着一种与她那女儿身有些不符的江湖气息,显得有些不伦不类。     “这位妹妹呢,便是我的贴身丫鬟,小虎妞!”她介绍完自己,又指了指江夏背上的小书童。     那流浪汉咂吧咂吧嘴,喃喃道:“小虎妞?好奇怪的名字,不过这脾气,倒真的跟母老虎一般……也罢也罢,爷爷我相信你啦!”     扭过头来,看着江夏,问道:“该你了,小子!”     江夏心里早就开始了思想斗争――到底要不要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知对方呢?虽然自己主观上已经基本否决了对方是邪火弟子的可能性,可是江湖险恶,自己又是菜鸟一只,若是太信任陌生人,说不定就会吃大亏,这一点,他不得不防……     可是面对这个古灵精怪的老人家,他却有一种淡淡的恐惧之感,他的好奇心让他很想知道对方的身份,很想弄清楚对方为什么具备如此高深的实力,所以他担心自己信口胡诌会被识破,然后错失掉一探究竟的机会。     “哥的好奇心是不是太重了点儿啊……”心里最重还是做出了决定,江夏暗暗的抱怨自己一句,吐了口气,抱拳道:“不瞒前辈,在下姓江名夏,是阳元派弟子。”     这一句话是真话无疑,但却隐瞒了自己最重要的纯阳八尊身份,江夏认为对方没有理由识破自己。     “阳元派?”除了江夏自己和昏迷的小虎妞,那流浪汉和林芷兰都是惊呼一声。     阳元派在大真国江湖的名望可不是盖的,任何一个阳元派弟子,无论走到哪里,几乎都要让别人高看两眼。     “不愧是名门大派,奶奶的,年纪轻轻的一个弟子,便能接下爷爷我刚才的那一招,嘿嘿,不错不错!”流浪汉的语气听上去,似乎对江夏很是赏识。     “好了!你们都自我介绍完了,都没有说谎骗人,爷爷我也挺满意!”神情轻松许多,老人理了理头上的乱发,露出他那毫无老态的面容,道,“轮到爷爷我啦!听好了――爷爷我便是这世外桃源的主人,名叫一松!”     “一松?好奇怪的名字!”林芷兰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,“这世上有姓一的么?”     “姓一?哈,爷爷我才不姓一呢,爷爷几十年前就忘了自己姓什么了!”一松摆了摆手,推开篱笆门,让众人随他进入。     院内葡萄架遮住阳光,一进入变让人觉出几分清凉,时值葡萄成熟的季节,见着那一串串红幽幽的鲜果,穿越以来一直未能进食水果的江夏,忍不住咽了几口唾沫。     一松十分高兴的推开自己的屋门,忙不迭的搬了桌椅板凳出来,在那葡萄架下,很快便有一台满是酒菜的待客席出现。     “来来来,快快坐下吧!”主人家热情的招待起来,与刚才那怪异脾气比起来,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。     “喂!”林芷兰忍了许久,终于忍不住抗议起来,“你这怪人,说了要给小虎治伤,我才跟你上了山来,为何现在你却迟迟不动?”     一松白了她一眼,道:“还未喝酒,怎么治伤?”     “治伤和喝酒有什么关系?我看你是胡说八道,根本就没有什么灵药!”林芷兰大声抱怨。     “小姑娘,你还真猜着了,爷爷我就是在胡说八道,哈哈!”一松恢复了自己的痞子样,开始朝两只酒杯里倒酒。 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那酒居然是鲜红色的……     不过此时的林芷兰显然没有心思去询问酒水颜色为何特别,她一把从江夏的背上,将自己的丫鬟拽了下来,有些吃力的抱在腰前,哼了一声,转身就想离开。     “林姑娘!”江夏见她激动不已,连忙劝道,“一松前辈所言只是玩笑话,你又何必当真?他老人家既然开了金口要帮小虎治伤,自然会兑现承诺,怎么会说些胡话来骗咱们这些晚辈呢?”     此言一出,走出去两步的林芷兰才站住了脚。     一松哈哈大笑道:“好小子!你这句话说出来,爷爷我就算真是在骗人,也会不好意思啊!碍于脸面,便必须给那丫头治伤……”     江夏拱了拱手:“前辈德高望重,自然不会食言。”     “你这小子说话一点意思也没有!”见到江夏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,一松有些索然的摆了摆手,对林芷兰叫道,“小丫头快回来吧,好好谢谢这位阳元弟子,他说得爷爷我改变主意啦!”     林芷兰回转身来,巴不得一松立刻拿出药来,开始治疗。     没曾想那老头还是那副不闻不问的模样,端起了两只酒杯,塞了一只到江夏手中,笑嘻嘻的说道:“小子!本来爷爷我是要给那丫头治伤的,刚才也确实是开了个玩笑……可是你却如此的不信任爷爷,这让爷爷我很不高兴!”     瞧着一松的脸色慢慢变得阴沉,起初还有些感激江夏的林芷兰,此时看他的目光,也多了几分怨怒,似乎在埋怨他帮了倒忙。     一松续道:“这是爷爷我酿的绝世美酒,你喝一杯,若是猜得出来是用何物酿造,爷爷我便依然兑现承诺,为那丫头治伤。如果你猜错了嘛……你们三人便一起下山去吧,我看那娇滴滴的两个丫头怪你坏事,非得生吞了你不成,哈哈!”     不知为什么,江夏对一松的用词,产生了有些不良的遐想。     脸上一阵烧热,有些内疚的回望了林芷兰一眼,心里暗暗叫苦:“奶奶个熊的,人家有五粮液、九粮液,酿酒的材料多得要死,没几个人能记得住。这老头竟然让我猜他这酿酒原料,这不是在刁难我么?”     “快喝快喝!喝得慢了,爷爷我兴致全无,便立刻赶你们下山!”     林芷兰哼了一声:“你这怪人好生奇怪!先前非要我们上山的是你,现在要赶人下山的也是你,真不知道你这脑子里在想些什么!”她似乎对江夏猜出酿酒原料不抱什么希望,转身又准备离去。     江夏心里一横,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喝上一口碰碰运气,便急慌慌的端起酒杯,仰头喝了一大口。     “嗯?”红色的酒水一入口,一股浓郁的酒香,带着淡淡的甘甜直达心脾,着实让人心旷神怡,这似曾相识的味道,引得江夏一声惊叹,随即便脱口而出:“这是……葡萄酒?”     “咣当!”一松手里的酒杯,竟然被江夏这一句话惊得掉落在地,酒水洒了一地。     “你便是爷爷我苦寻多年的酒友哇,哈哈哈!”一松弯腰捡起酒杯,轻轻的放在桌上,然后便一把抓住了江夏的双手,看上去十分亲热激动。     “我猜对了?”江夏有些茫然。     “自然对了,要不然爷爷我能这么高兴么?”
推荐阅读: 《子虚》 《异界之狂龙逆天》 《无上武修》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