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一八章 :战号声声在酒前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一八章 :战号声声在酒前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07     江夏出言帮那两名姑娘说话,无非是想劝那神秘流浪汉放人,然后自己才好施展实力,一探对手的深浅。至于能否问清楚那两名姑娘的真实身份,现在看来,似乎并不那么重要了。     可让他没想到的是,流浪汉老大爷,竟然说出这样让人哭笑不得的话来!     这简直就是激怒那书童姑娘的又一枚重磅炸弹……     “你这臭不要脸的老家伙,刚才一剑没有刺死你,算你走运,瞧我再来!”弯腰去捡那蛾眉剑,书童小姐是气得不轻。     此时那位书生姑娘似乎也有些沉不住气了,她刚才急着离开,显然是在刻意收敛自己的脾气。可是现在,听到流浪汉的一句戏言,又抬眼看到那条小路确实是通往山上密林,心里也着实凉了半截。     但她的火力却没有向那流浪汉倾泻而去,反倒是回过头来,埋怨起刚才帮她说话的江夏来:“哼!你们三言两语的骗了我们,现在又追上来干什么?难不成你们真是邪火派的?”     之前她一直怀疑江夏与程泗阳乃是邪火派的坏人,所以才故意没有走程泗阳指给她的路。现在眼见着前路不通,猛然想到刚才自己或许是判断错误,人家给自己指的路没准就是真的……     尴尬之余,却发了小姐脾气,不由分说的埋怨了江夏一句,算是勉强的掩盖住了自己的窘状。     江夏只是苦笑,却见那流浪汉目光一凛,听他问道:“你小子是邪火派弟子?”     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,但江夏在这种原则性的问题上,还是要实话实说的。     “当然不是!这位姑娘误会我了。”     那流浪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:“我瞧也不像……你刚刚接我一招,那手法虽然让我瞧不出端倪,但却决然不是火喇国的路数!”     江夏不由暗暗庆幸,自己刚才情急之下,依旧很好的隐瞒住了自己的身份,没有轻易使出阳元派的武艺,而是凭借自己的速度和反应,随手改了一下自己穿越前,从功夫片里看来的动作。     没想到,这动作成功御敌之余,还起了烟雾弹的作用。     那流浪汉似乎还在思考江夏的武功路数,却余光瞥见又一道剑光闪过――原来竟是那书生打扮的姑娘,脚尖轻轻挑起地上的蛾眉剑,一把抓住之后,顺势朝他刺来!     那一柄剑飞速前刺,却在半途中变得恍惚起来,似乎是分出了许多分神残影,让人眼花缭乱。江夏看到这招剑式,便知道这姑娘武艺修为原来不低,想来是出自名门大派。     “嗯……她们要去找正天门林门主,而刚刚这老头子又说那书童用的是什么‘正天玄影剑’,莫非,这两位姑娘也是与正天门好汉们一路同行的?”江夏暗道,“可是,之前林门主他们被抓,酒糟鼻老兄遇到我们之时,却没有提到她们……”     “好一招‘玄影幢幢’啊!”江夏思索间,却听那流浪汉响亮的叫了声好。不仅叫好,还又一次的将对手的招式名称给唤了出来,流浪汉的眼力着实歹毒。     被对手点出自己的招式名称,书生姑娘看上去也没有丝毫否定的意思,只是手中的剑抖得更加轻快了。     玄影倍增,要想防御,着实不易!     “锵!”那流浪汉依旧是一动不动,等到那剑影袭到自己面门的时候,方才轻轻的抬起手来,伸出两指,飞快的探入剑影之中,一声悦耳的脆响,竟是用极大的力道,将那剑尖夹在了双指之间!     那书生姑娘显然是颇为意外,很快便想到收剑回来继续攻击。可任凭她如何使力,那把蛾眉剑就像是生在了流浪汉双指之间一般,依旧是纹丝不动。     “啧啧!”流浪汉笑嘻嘻的摇了摇头,“小姑娘真气修为倒是不俗,可是练这正天门的破剑法,是决然没有什么前途的,哈哈!”     “哼!”技不如人,又遭对方言语奚落,书生姑娘此时的脸色,与她的同伴相差无几。此时此刻,两位小姐都已经是无计可施。想要惩戒对手,或是弄清楚对方的身份,都是不可能之事,而此时若是想离开,又怕这古怪的流浪汉做出什么惊人之举来。     一时之间,二人左右为难。     江夏见那流浪汉道出对方武艺来路之时说得一本正经,又看到两位姑娘的反应,知道此二人必然是正天门的弟子无疑。     便拱手朝那书生道:“这位小姐,你信也好不信也罢,我只想告诉你,我之前正是和你们林门主一道赶路,他们早就脱离敌手啦!算起来,此时他们多半已经到达茶铺,你们若是现在回去,自然就能见到他们。”     那姑娘将信将疑,不过最后看样子,倒是信了个八九成,当即想走,却又瞥了瞥那高深莫测的流浪汉,不知如何是好。     “哼!小姐,咱们走吧,别怕这老不正经的家伙!”倒是那书童气够了,拉了拉自家小姐,也不再假称少爷。     “小丫鬟,你把爷爷说的话当放屁么?爷爷说不许你们走,你们就一个也跑不掉,哈哈!”流浪汉忽然怪叫起来,“还有你!”他指了指江夏:“你小子来历不明,我要和你打上一场!”     江夏对自己的实力有充分的信心,决然不怕对手的挑战。     “如果这怪人真是邪火派的,此时说要和我打架,倒并不奇怪。”他心中暗自考虑,“这家伙看样子是对天下武学研究颇深,和我打架,定然是想看清我的师门……”     “喂!臭小子,你倒是说话啊,答不答应?”流浪汉有些着急。     “嗯!打就打吧!如果他真是邪火派的,我自然要尽全力杀他灭口,免得他泄露了我的行踪身份,既然要灭口,那就没必要隐瞒我的功夫套路啦!如果他不是,那让他瞧出了我是师出阳元派,倒也没什么大碍。”     扫除了这个心理顾虑,江夏这才点了点头,下马拱手道:“老先生既然要打,那晚辈岂敢不从?请吧!”     “你急个什么?”流浪汉摆了摆手,“你以为爷爷我在这里拦截你们是闹着玩的么?嘿嘿……你小子若是够胆,可敢跟爷爷我一道上山一趟?”     江夏不知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可转念一想,却也丝毫不惧――对方刚才已经展露了高深的实力,此时再玩什么诱敌深入的把戏,似乎有些多余。     “听说老先生的洞府在山上,晚辈倒是很愿意前去做客,若是老先生有酒菜招待,那便再好不过了。”不管对方是何居心,此时来个将计就计,江夏觉得未尝不可。只要自己保持足够的警惕,自然可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。 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流浪汉大笑一阵,“好小子,够爽快!爷爷洞里藏有好酒,待会儿就和你痛饮几坛!他妈的,在这狗日的山上待了这么多年,总算有人答应肯陪爷爷喝酒了!”     说完,拍着江夏的肩膀,就要揽他一同上山,最终道:“咱们这一架,喝完酒再打无妨!”     趁着二人说话的功夫,那两位姑娘暗暗的交换了个眼色。两人悄悄的翻身上马,也不管那柄被对手夺去的蛾眉剑,想趁此机会溜之大吉。     “我说你们两个!”那流浪汉对江夏犹如多年未见的兄弟一般,手臂搭在他肩上,带着他走出去几步,这才猛然站定,背对着那二位姑娘,十分不悦的训道,“爷爷说了你们现在不能走,你们怎么这么不听话呢?”     “喂!”那书童忽然大叫起来,“你这个老东西好不讲理!你们两个要上山喝酒,自己去喝便是,关我们什么事?”     “非也非也!”流浪汉摇了摇头,“两个大男人干喝酒有甚意思?你们两个正值妙龄之年,不如跟咱们一道上山,为我俩舞剑助兴吧!”     随即又低声自语:“奶奶的,正天门的破剑法,也就拿来跳舞作乐才勉强有用!”     “听老先生言语,似乎很瞧不起正天门?”江夏忽然低声问道。     那流浪汉哈哈大笑:“爷爷岂止是瞧不起正天门?这天底下,打不过爷爷我的门派,爷爷我都瞧不起,哈哈!”     江夏不禁暗叹此人狂妄自大,心里也越来越怀疑,对方究竟是不是邪火派的人在装疯卖傻?怎么越看越不像呢?     “别理他,咱们走!”     遭到言语羞辱,那书生怒气冲冲的就想过去教训人,却被自己的同伴一把拉住。     “哼!驾!”心有不甘的回过头来,抬手就在马背上抽了一鞭,准备出发。     “嘭!”     “嘶――”一声闷响过后,书童跨下的灰马忽然仰天悲鸣,蹄下一软,竟将主人摔下背来。     “哎哟!”书童重重的跌落在地,被路上的碎石子硌得浑身剧痛。     骑白马的书生姑娘本来已经跑出去很远,但听见自己同伴惨叫,回头见到此般场景,不得不折返回来,下马搀扶。 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     “哎哟……我的腿……”     主仆二人情同姐妹,此时一人受伤,似乎断了腿,另一人自然要去找始作俑者说说理。     可还没等她开口,却听那流浪汉道: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就是这般下场!小妮子,你们爱信不信,爷爷我的洞府里有续骨灵药,专治这跌打损伤。”     “呸!谁要你来治?”书童姑娘咬牙斥骂。     “不要爷爷治也罢,只是你这骨折,若不立刻用爷爷我的灵药,只怕要留下终身残疾,别说舞剑了,就是走路也得一瘸一拐……”     “小虎,咱们就相信他一回,我倒不信他这山上还有吃人猛兽!”顾惜自己丫鬟的书生开始心软了。     “小姐!我不去!我死也不去……”
推荐阅读: 《阿鼻地狱》 《涅槃之梦》 《战魂啸》 《异界之狂龙逆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