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十章 :自我逼迫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十章 :自我逼迫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6-04     挥汗如雨,准备抡起斧头大干一场的陈悠然,被江夏这一声咋呼吓了一跳,回头奇道:“我说江夏,你这一惊一乍的,干嘛呢?明白什么了?”     江夏脑子里思绪万千,要他当即说出个所以然来,却是有点为难,只觉得自己好像找到点什么让人兴奋的苗头:“潜能!狗急跳墙!兔子急了还咬人!只有想不到的,没有做不到的!”     这一番机关枪子儿般的连珠炮,说得更让人摸不着头脑,有些语无伦次了。     其实江夏心里的意思是――人的潜能有多深是自己都想不到的,这就好比狗被逼急了会跳过很高的墙,兔子被惹毛了也会开口咬掉人手指一样,很多事情,平常都认为自己根本无能为力,从来没去想过去做,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,硬着头皮上,往往也能干得不赖。     刚刚陈悠然的表现,只不过是这种“不赖”的极端表象,人家是“惊喜”级别的!就拿劈柴来说,他自己刚刚才大摇其头说不行的事,转眼间便被他轻松解决。     这让江夏一瞬间明白了他挑水劈柴时挂在嘴边的话――只要你信自己、敢去做,世上没有人办不到的事儿!     这可不是老生常谈般的“勇气”、“自信”那么简单!     从这句话里头,从陈悠然这枚活生生的例子身上,江夏在一瞬间,似乎看到了自己习武雪耻的希望。     “是啊!我当前最重要的任务,就是练好武功,最好是练到比那什么何云清等级还高,然后好好的教训一下雷盛那帮混蛋!这不就是在逼我学武吗?”心里一番琢磨,终于开始面对现实,“如果习武真的很难,练到‘强体’第二级要花个二三十年,那我给自己下死命令、立军令状,能不能像陈叔刚刚劈柴一样,加快一点达到目标呢?”     确实,现在的江夏年轻气盛,昨天当中撂下的狠话,巴不得立刻就去兑现,这种压迫感让他昨晚一夜没睡好,后来决定不去讲武堂上课,那就有点逃避现实的味道了。     可现在,他似乎振作起来了。     “江夏,你的病还没好吗?”陈悠然见到江夏脸上表情变化不定,伸出手来在他额头上摸了一把,并未察觉到什么异常,不禁皱起眉头,百思不得其解,不知道这小子又在闹什么古怪。     江西一把抓住陈悠然的大手:“陈叔!教……教我功夫!我现在可是足够相信自己,也真的敢去吃这苦头,您就发发慈悲,教教我吧!”     说到底,他还是不愿回讲武堂去与那帮仇人为伍。抓住陈悠然这棵救命稻草,无疑是最佳选择。即使他真的如传言中一样水平有限,但至少可以给自己一个实践的机会。     任何理想,无论有多近在咫尺,不去做就永远也不可能达到,不是吗?     不知是不是江夏的信念之力起了作用,陈悠然这会儿的反应并不像早上在房间内那样强烈,只是淡淡一笑,轻轻摇头道:“孩子,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,你陈叔当年学武资质驽钝,到现在,连最基本的‘断骸裂骨拳’都打不全,怎么教你啊?”     江夏不管那么多,依旧不愿放弃:“比‘断骸裂骨拳’更简单的有没有,我先学它!”     陈悠然乐了:“有倒是有,不过这‘摧木落叶掌’可是给小孩子锻炼身体用的,你要学我倒是可以教教,别人要笑话咱们,咱就当没听到。”     江夏不明白为什么学这门掌法会遭人笑话,只知道陈悠然好不容易的点头了,连忙喜上眉梢,握着陈悠然的手大喜道:“好,咱们当没听到!咱们到树林子里练去,谁来笑话咱?”     怀着一颗激动的心,江夏看着陈悠然风风火火的劈完了一堆令人咂舌的柴火,然后迫不及待的拉着他朝膳房外的林子走去。     劈柴的时候,他倒是想帮帮忙,可瞧着陈悠然那双斧翻飞的阵势,这种想法简直就是多余的……     二人匆匆来到树林,周围并没有无聊人士的围观。     陈悠然率先开口道:“让我教你武功可以,但你可别出去说你的武功是我教的!”     “为什么?我还想拜师来着……”     “呸呸呸!我这种水平,哪儿够得上传道授业的资格?你要拜师,还是等以后有机会,找那些高人再拜吧!”陈悠然顿了一顿,言归正传,“我不明白你刚刚在一惊一乍什么,可我瞧你的样子,倒是真心诚意的想要学武。”     江夏点头应道:“那是当然!就像陈叔您亲口说的,这人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,习武不也一样吗?谁说非得去那狗屁讲武堂去才能学到本事了?我就要跟着您学,还要学得比他们厉害!在这一点上,我相信自己,更相信您!”     陈悠然呵呵一笑:“油嘴滑舌。你陈叔的水平就这样儿,你要是以为自己寻到良师了,那可就大错特错了!你现在这样的想法,简直就是在自己蒙自己!”     江夏不管那么多,摆手道:“管它呢!自欺欺人也好,自我麻痹也罢,反正您答应教我了,现在我就要好好学。至于效果如何――我努力去做,做到问心无愧,能怎么样就怎么样了!”     “嘿嘿!”陈悠然似乎很赞同这种说法,“不错,这倒很对你陈叔我的脾气!以前我壮着胆子那样子挑水,也是出于这种想法,最初心里有点不相信自己能做到,可心一横,管他三七二十一,像哄孩子一样哄一哄自己,硬着头皮去做,嘿,还真做成了!”     话锋一转:“所以嘛,我倒是比较看好你。不过我有言在先,这套‘摧木落叶掌’我教给你,就算你学到出神入化的水平,也顶多能折断手臂粗的小树,或者让我身旁的这种大树落落叶子什么的,要想和那帮欺负你的混蛋过招,对阵他们‘强体’一级的功夫,那可是万万不能的!”     江夏莞尔一笑:“陈叔猜到有人欺负我啦?”     “瞧你小子这副倔强样儿就知道!你陈叔也是实力不济,要是厉害点儿,保准帮你出头去,二话没有!这帮兔崽子……”陈悠然这些日子对江夏照顾有加,早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人,眼下这护短的神情,绝对是发自肺腑。     江夏暗暗感激:“陈叔,多谢你!咱们年轻人的事,咱自己能解决!您给我教武功做启蒙,昨天受的委屈,我自己就能寻回来!我坚信这一点!咱们开始吧?”     陈悠然叹道:“好孩子,有骨气!” 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    求红票和收藏!!!!!!
推荐阅读: 《武炼巅峰》 《神变》 《魔经鬼谭》 《无上武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