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一七章 :神秘怪客缠不休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一七章 :神秘怪客缠不休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06     疾驰的马蹄踏过一段随时密布的山道,一个急弯过后,出现在江夏眼前的,是一幕和他想象中相差无几的场景。     道路的尽头,通往山上不知终点的密林,在密林的入口处,一名衣衫破旧的邋遢汉子,吊儿郎当的坐在道路中央。这汉子袒露着胸肌,披头散发几乎遮住了他的脸,从江夏的角度看过去,只瞧得见他嘴边那稀稀拉拉的胡茬,以及他最终叼着的那支不知名的野草……     这怪人赤手空拳的坐在路中,怎么就惊得那位男装书生小姐失声尖叫呢?江夏想不太明白,想来是那位老兄瞧出了小姐的姑娘身份,言语挑逗了一番吧……     从这一点上,江夏倒是可以更加肯定,前方白马上的姑娘不是邪火派的弟子。如若不然,区区一个山野流浪汉挡路,她早就直接下手杀人了!     唯一让江夏感到不爽的是,这一幕虽然几乎被他猜中,但狗血的英雄救美剧情看来是无法上演了。那名流浪汉,绝对不值得自己出手,而瞧那二位女士的模样,也绝非身无武艺之辈,要想料理这样的骚扰者,绝非难事。     “不过……哥好歹是追上她们啦!”见到前方二位迟迟没有动作,江夏倒有几分感谢那耍无赖的流浪汉了。若非是他,自己的马匹不知何时才能追上目标。     “前面发生了什么事?”紧了紧缰绳,江夏骑着马上前几步,慢慢的与那二位姑娘“齐头并停”。     抬眼看了看白马上的那位小姐,只见她脸色惨白、花容失色,而另外那位“书童”阁下,则是紧张之色犹存,怒气之光已然掠上脸庞……     两位小姐不知受了什么惊吓,反正直到江夏注目她们为止,她们还未能完全回过神来。     倒是地上那位老兄对江夏的到来更加敏感,只见他微微直了直腰杆,“噗”的一声吐掉了口中的野草,撩开自己额前的几缕乱发,盯着江夏看了几眼。     “嗯……”流浪汉的声音低沉粗壮,与他那肌肉虬实的身子配合,倒是透出了浓浓的雄性气息,但是语气中那一丝玩世不恭,却又有些让人生厌,“你这后生模样倒也俊俏,不知是否也是女扮男装呢?”     话音未落,流浪汉竟然悄无声息的腾空而起,伸出那满是灰尘的脏手,朝着江夏的脸上拂去!     江夏在这一瞬间确实是轻敌了,他没想到这样的一个流浪汉,也能有此般的伸手,对手这骤然发难,速度快得让他难以想象。     “啪!”然而堂堂纯阳八尊,又岂能如此轻易的让人扇耳光呢?江夏虽然动作稍慢,但一瞬间反应过来后,只是微微向后倾斜身体,同时一手也迅猛而出,结合一定的力道,配合自己的精准招数,最终是有惊无险的化解了对手的突袭。     “嗯!嘿嘿,好身手啊!决然不会是女流之辈!”那流浪汉一击未得手,不仅没有丝毫沮丧和恼怒,反倒是一脸的笑容,看江夏的眼神,也比先前更加欣喜。     “这个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?他在这里拦路,就是想看看过路的人是男是女么?”江夏心生疑窦,侧脸瞧了瞧身旁的二位小姐,忽然心道,“这二位刚才尖叫,该不会是遭到了‘抓奶龙爪手’的袭击吧?”     想到这里,江夏心中一阵恶寒。     “你这该死的叫花子,还不快快让开!本少爷有要事在身,就不计较你刚才无礼之举了!快让路!”白马之上的书生还在假装男人,听她语气,显然是想快些赶路,去找正天门的众人。     却听那书童道:“小……少爷!这怎么行?这叫花子摸了咱们的脸,此乃大不敬!咱们不杀了他,岂能雪此奇耻大辱?”     书童倒是爽快,直接用了自己真实的声音,神情激动不已。     江夏一听,心里倒为二位小姐感到庆幸――那猥琐的流浪汉原来只是摸了她们的脸,而并没有做出诸如袭胸等的骚扰之举,这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     “咳咳……也是,这世界还是有封建礼教在作祟,她们被男人摸了脸,已经算得上是失身了吧?不杀了他,便得嫁给他?如果真是这样,那哥可有好戏看了。”刚才接下了对手的突袭,江夏一时倒没有动怒反击,反倒是想瞧瞧二位姑娘到底想做些什么。     “小虎!你非要搞得天下皆知吗?咱们快走,莫在这儿丢人啦!”白马上的姑娘倒是聪明,她是不想让自己遭到骚扰的事情被更多的人知道。     “哼!杀了这厮,再走不迟!”书童姑娘脾气不小,也不管同伴劝诫,竟然“噌”的一声,从马背上的书箱里,抽出了一柄蛾眉剑!     “唰!”未等那书生姑娘来得及阻止,书童小姐已经从马背上一跃而下,挥剑出击,半空中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,刺向那名流浪汉的胸口。     然而却无人曾想到,刚才还施展出高深手法偷袭江夏的那流浪汉,此时面对利剑来袭,竟然是立在原地,一动不动!     书童小姐也不管是不是对手有诈,招式已然定型出击,也就任由自己的兵器刺向对手的身子。     “呲――”利剑刺破衣衫……     “镗!”兵器刺到皮肉……这声音,却是怪得离谱!便像是金属撞击之声响过,再看那执剑书童,竟然被震得往后连退几步,直到后背碰到自己的坐骑,方才勉强站住了脚。     再看那以身子挡剑的流浪汉,除了衣服上被刺穿另一个窟窿,本身却是毫发未损。     这一幕,看得江夏瞠目结舌!     “这是哪门子的高深功夫?这山野之间,哪儿来的这样的高手?”两个问题在脑海里浮出,转而又不由联想到邪火派,“奶奶个熊的,这家伙如果是邪火派的高手,那现在岂不是大事不妙?”     若是真遭遇邪火派强者,要想干干净净的将对手灭口,就不是那么有十全把握了。     “小虎,你没事吧?”那书生姑娘很关心自己的同伴,连忙下马查看。     “哼,我没事!我没本事!”那书童将手中的剑一把摔在地上,委屈的哭出声来,边哭边道,“你又不帮我,我当然打不过人家啦!”     “这人有些邪门,刚才你一剑刺去,他竟然毫发未损,实在是厉害得紧。咱们找人要紧,就不要在这里白费力气了!刚才的事,哎,咱们江湖儿女,哪儿顾得上那些迂腐礼教?你就莫在意啦!”     书生姑娘一番开导,倒是说得头头是道。 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那神秘的流浪汉听了这话,忽然仰天大笑起来。     “臭不要脸的流氓,你笑什么?”那书童刚才出丑,更加上之前受辱,自然是对那流浪汉恨之入骨。本来被同伴几句话说得心宽,此时又忍不住破口大骂。     “爷爷笑你这小妮子思想复杂,想得太多!爷爷今年六十有三,岂会对你们这种黄毛丫头感兴趣?”流浪汉出口惊人――如果他自己所说的年龄属实,那他也算是精于保养了――从他的面容体态看去,此人顶多四十出头,绝不像是花甲老人。     “谁信你啊?若是真的,那也是你老不羞,动手动脚的,岂是长者所为?”书童姑娘牙尖嘴利,争论起来是寸步不让。     流浪汉摇了摇头,笑道:“非也非也!我摸你们脸,无非是想探探你们有无胡须,是不是真男儿,怎么算是动手动脚?”     “呸!我们是不是男儿,管你什么事?”     流浪汉自顾自的摇头晃脑,继续说道:“不过说起动手动脚,你刚才的‘正天玄影剑’,倒是真的大不敬啊!若不是我这老人家运气好,早就被你一剑刺穿胸膛啦!”     “嗯?”一直沉默不语的那书生小姐忽然惊叹一声,追问道,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拦住我们去路,到底想干什么?”     江夏在一旁看了半天戏,也觉得这流浪汉身份越来越迷糊――如果他是邪火派弟子,那早就该出手擒人了,岂会任由自己在一边看戏?另外,为何他单单凭一招剑式,便能言之凿凿的说出对方的剑法名称?瞧那书生小姐的反应,显然流浪汉是说对了……     “爷爷可没有拦你们去路,是你这小丫鬟自己不走,非要来刺爷爷一剑才开心的……”流浪汉一口一个“爷爷”,叫得十分响亮,不过语气中又出现的那股子痞子气,完全让他没有了花甲老人的庄重。     只听他话锋一转,语气变得更加蛮横:“若不是那一剑,爷爷还可以放你们过去,可是现在嘛,这小丫鬟牙尖嘴利的,倒是个很好的伴儿,爷爷我又不乐意放你们走啦!”     “老先生!”看到这里,江夏终于忍不住插话了,他的言语一开始,便显得十分敬重对手,“这二位姑娘急着赶路寻人,您老人家又何必为难她们呢?”     “寻人?”流浪汉仿似是听了此生最好笑的笑话,大笑几声之后,平了平气息,道,“这条路通往你爷爷我的洞府,她们要寻人?是要去寻爷爷我么?”
推荐阅读: 《魔经鬼谭》 《阿鼻地狱》 《战魂啸》 《无上武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