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一六章 :山路迢迢联骑行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一六章 :山路迢迢联骑行

{*read_ad_title*}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,小说更全更新更快。百万小说免费阅读。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!还在等什么,赶紧点击下载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05     那两名女扮男装的家伙,怎么又急匆匆的折回来了?     江夏心道:“若是这二人真是邪火派的探子,那他们多半是追了一截,没有发现我们的行踪,这才起了疑心,回来搜寻!可得小心应对才是!”     “少爷!这儿有两个人,刚才来的路上,好像没见过啊!”那两人骑马越来越近,江夏与程泗阳很低调的埋着头,却听到一个沙哑的男中音说出这番话来。     两人不由暗暗的做好了出击御敌的准备……     “是啊!阿虎,你过去打听打听吧!”另一个声音装扮起男人来,倒也是惟妙惟肖,不过江夏他们之前听过她的真实音色,此时乍一听她用男人的嗓音讲话,都觉得有些怪怪的。     那阿虎迟疑片刻,道:“少爷,还是小心为妙,万一……”     “有我在,你怕什么?”     主仆二人言语几句,那被唤作小虎的书童,终于还是下了马,牵着自己的坐骑来到了茶铺前,走到江夏与程泗阳的桌边。     “听上去,这二人对生人还有些顾忌……嗯,多半是凯旋城里的事,让邪火派的人都害怕了吧!”江夏装作若无其事的饮着茶水,心里暗道,“不知道他要打听什么呢?若是真要打听林门主他们的下落,那便可以基本确定他们的身份啦!”     “二位先生!”那书童彬彬有礼的抱拳施礼,见得江夏抬起头来,方才微微一笑,问道,“请问二位先生,是不是从东边赶路而来?”     未等江夏开口,从来就不把女扮男装的来人放在眼里的程泗阳忽道:“是有如何?小娃娃,你想打听些啥?”明知故问之下,脸上挂着一丝戏谑的笑容,似乎对对方的心事了如指掌。     那书童果然露出一副有些吃惊的模样,皱眉道:“老先生高见,小的和我家少爷,确实是要向二位打听几个人……不知道二位这一路上,有没有见到一行六人的队伍?”     这“一行六人”四字出口,江夏便微微感到纳闷――按理说,如果对方是邪火弟子,而且是因为凯旋城的事前来追击凶手的,便定然会是在搜寻“一行八人”的队伍。而此时的书童,却偏偏只问了六人的行踪,这到底是为何?     “难道说这二人是认出了我们,在故意演戏?”这一瞬间,江夏忽然感觉有些不妙。     却听程泗阳已经开始回答书童的问题,道:“这六个人,是不是有一对父子模样的,其余四人,则是长得奇形怪状,有一个家伙还是绿眼睛……是也不是?”     那书童闻听程泗阳之言,双眼陡然放出喜悦的光芒,回头对白马上的主子点了点头。     那男装书生显然也听到了程泗阳的回话,可她却并不像书童那样欣喜,反倒是满脸疑云,也不下地,骑着马便来到了程泗阳的跟前,冷冷问道:“你们――是什么人?”     “哟呵,小姑娘,这么和老人家说话,可是有失家教啊!你们派中难道就没有教过这些么?”程泗阳眼见对方凶相欲露,说话也自然不再客气。     “你们这帮胆大包天的歹人,为何敢三番两次的掳人?”那书生动了怒气,白净的脸上泛起一层红晕,声音倒还是在假装男人,丝毫不管对方是不是已经看破了她的真实身份。     听着自家主人如此言语,那书童也识趣的向后退了两步,与程泗阳和江夏保持了一定的距离。     “掳人?还三番两次?”程泗阳听得莫名其妙,“我说你这女娃娃,用不着把你的心思给讲出来嘛!你们要找的人,就在那边,你们一路追过去,肯定能碰上,快去吧!”     这下轮到那女书生茫然了,她与自家书童对望一眼,都不知如何是好。     “哼!”沉思片刻,那女书生手中的马鞭一挥,凌空抽得一声脆响,只听她冷冷的用男声对程泗阳说道,“老头儿,别怪本少爷没提醒你――识相的话,你还是乖乖的交代,你们到底把人藏哪里去了?”     “嗯?你在吓唬我啊!”面对对方的威逼模样,程泗阳-根本就熟视无睹,懒懒的说道,“我都说了,你们一路朝东就能找到他们,是你自己不相信的。哎,老头子我吃软不吃硬,你想吓唬我,还得看你有没有本事。”     江夏在一旁一言不发,他虽然知道程泗阳说的是实话,但听到老爷子这一副吊儿郎当的口气,他猜想,对方反倒不会信这老头儿半句。     倒是有个疑虑在江夏心头盘绕:“这俩人口口声声说要找人,瞧刚才的反应,他们也真的是要找林门主他们一家子。可是……现在为什么又凶巴巴的怀疑我们抓了这六人呢?难不成他们根本不是邪火弟子,此时此刻,这俩人反倒是在怀疑我们?”     这个想法一出,倒是可以解释很多疑点。不过新的问题又来了,这俩人如果不是邪火派的,那他们找正天门林门主有所为何事呢?     “不过还是不敢掉以轻心,邪火派的人诡计颇多,说不定这二人是在试探咱们的身份呢!”初次出门行走江湖,江夏的成熟老练,有时候显得十分到位。     此时的表现便是,他还在继续装深沉,依旧是一言不发,面无表情的喝茶。     程泗阳见到江夏对自己不闻不问,知道他是在默许自己现在的表演,心里高兴,眼见着那女扮男装的书童脸色越来越难看,心头更是倍感舒爽。     “小虎,咱们走!”对峙了片刻,那女书生似乎还是没能下定决心,出手与眼前的老头子一决高下,而是呼唤着自己的书童,翻身上马,朝着茶铺对面的一条岔道奔去。     “嗯?”江夏颇感意外的看到这一幕,转头对程泗阳笑道,“四大爷,实则虚之、虚则实之――您的这空城计唱得可真是不赖啊!”     “空城计?啥玩意?”老头子对江夏那个世界的典故,显然是一无所知。不过看着那二人远去的背影,他却显得有些失望,喃喃道:“这俩小妞疑心病太重,爷爷我明明说的实话,她们为何就不相信呢?”     江夏此时端起茶碗,将剩下的茶水一饮而尽,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,放下碗来,起身道:“四大爷,您在这儿稍微等我一会儿,待我去查一查这两人的底细!”     “邪火派女弟子的底细,有何好查的?”程泗阳不解其意,可转瞬又是一脸邪笑,指着江夏的鼻子,像模像样的坏笑了两声,“你小子莫不成是瞧人家姑娘生得俊俏,起了不轨之心?咳咳……少爷啊,别怪我老头子没提醒你,咱们出门在外,一切要小心谨慎为妙,更何况,这俩小妞还是邪火……”     “四大爷,我明确的告诉你,你老人家想歪了!”江夏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,“没想到一贯以童心童趣示人的你老人家,也会有如此不纯洁的时候,哈哈哈……”     程泗阳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不知如何反驳。却听江夏道:“这二人身份值得推敲,我得去瞧一瞧。你在这儿等我片刻,我很快便回。若是林门主他们前来,你便叫他们也留下喝点茶吧!”     言语未毕,他已经离开坐席,翻身上了自己的白马,“驾”的一声,朝着那岔道奔去。     程泗阳无可奈何的坐在原位,望着江夏的背影,缓缓摇头:“青春年少啊,风流快活一把,倒也好,嘿嘿……”     江夏的心中刻决然没有此时程泗阳所想的那种心思,他只是觉得那女扮男装的二位,无论是言语还是行事上,看起来都不像是邪火派中之人。有一种可能性便是,这二人真是有急事找人家正天门门主,如果被刚才程泗阳的一番忽悠给误导,走错了方向、遇到了危险,那就真是一场乌龙闹剧了!     心存疑虑,等不及就要去找寻答案,江夏这种性格,让他总是坐不住。     这一番追逐过去,虽然自己胯下的白马脚力极快,但比起提先出行不长时间的那主仆二人的坐骑,似乎还是远远不及。江夏驱马行了一碗茶的功夫,竟然都没见到对方的人影!     眼前的小路并没有可供马匹行进的分岔路,左边是遍布草木的山坡,右边不远处则是陡峭的悬崖峭壁。行走在这样的道路上,为了尽快赶上前方的目标,将一切问个明白,江夏甚至都没心思去欣赏这一路上的绮丽风景……     “啊――”就在道路越来越窄,江夏越来越感到蹊跷的时候,前方忽然传来一声女性特有的尖叫。虽然没有野狼眼那样敏锐的听觉,但直觉告诉他,这一声尖叫,定然是来自于那位苦苦寻人的书生小姐。     “莫不成真是遇到了什么危险?”这一刻,江夏的脑子里,浮现出的是他无数次从小说、电视里见过的那种烂俗的英雄救美剧情,“难道说,哥今天也要英雄一把?”     险峻的道路尽头、孤苦无助的柔弱女子、凶神恶煞的江洋大盗……这样一幕场景,在江夏的脑海中浮现。     “如果非要英雄救美,那麻烦给我来点有挑战的对手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