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一五章 :道旁茶寮遇故人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一五章 :道旁茶寮遇故人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04     林傲认出食油蝎的那一刻,早就知道自己儿子无碍,可此时偏偏听到程泗阳出言相戏,不禁暗叹堂堂阳元正宗,纯阳八尊之中却有这样一个无礼之辈。     冷哼了一声,门主大人决定不再理会,专心的关照起自己的儿子来。     程泗阳摇头道:“毫无气度,果然是有其子必有其父!” 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很少说话的卷毛须忽然站在了程泗阳面前。同样的白发苍苍,他看上去比程泗阳要符合实际年龄得多。     “有其主必有其仆,哈哈!”程泗阳似乎很享受这种看人发怒的过程,面对怒目而视的卷毛须,他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。     “卷老哥!人家好歹是你的救命恩人,你这样大声嚷嚷,可不是报恩之道!”酒糟鼻似乎很会打圆场,这下开始出来调解。     “对门主大人无礼,我管他是什么恩人!”卷毛须毫不在意。     “得了!”程泗阳收起笑容,一副兴趣索然的样子,手中一只白色的瓷瓶被他捏得粉碎,红色的粉末夹杂着白色的瓷瓶碎末,从他的指尖刷刷滑落。     “跟你们开开玩笑,没想到你们这么没劲!既然你们对老头子我无礼,老头子我也没必要客气啦!这瓶消肿止痛散,专门用来外敷,对食油蝎的蛰伤极为有效,但是现在,爷爷我不乐意给啦!”     当着众人的面毁掉良药,程泗阳转身去解自己的坐骑,同时对江夏道:“少爷啊,咱们还是自己赶路吧,跟这一帮无趣的家伙在一起,我可要无聊死了!”也未等江夏回答,便已翻身上马,准备出发。     江夏还从未见过程泗阳这样像模像样的生气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     那一边林傲见到自己儿子受苦,心里也不是滋味,只好放低身姿求道:“程尊者,在下救子心切,冒犯了阁下,还望阁下海涵!”     “去你的吧!爷爷我最恨你们这种人,扇了人家一嘴巴,然后再说对不起,这样有用么?”程泗阳看上去极为认真,“后会有期了,希望你们能到得了孤叶城!”话音未落,开始策马狂奔。     江夏不能眼望着程泗阳独行,只好匆匆的回头对林傲拱了拱手,道:“林门主见谅,我这位四大爷脾气怪异,实在是难以捉摸!我这就去追他,然后在下一个市镇等候各位!”     这几人受伤的受伤,体弱的体弱,若是没有自己的陪伴,路上出了什么岔子,江夏可有些不忍心,毕竟,他们的伤都是因为自己才冤枉受的,而那林浪屁股上的蝎子蛰伤,在江夏看来,也十分的可疑,多半与爱捉弄人的程泗阳脱不了干系……     林傲知道自己的处境,也就没有拒绝江夏,只是点了点头,拱手与他道别。     江夏上马追去,渐行渐远。     树林里,正天门众人显然还无法立刻开拔。林浪屁股上的肿块十分骇人,虽然没有生命危险,但要想骑马,那是决然不可能的。     “一定……一定是那老东西搞的鬼!”反应过来,林浪也开始怀疑起程泗阳来,“之前我笑他,他定然是怀恨在心。”     “你也知道是你的不是了?”林傲语气一沉,又开始教育自己的儿子,“若不是你先冒犯,岂会招来此等尴尬?浪儿啊,为父带你出来行走江湖,就是想让你收敛一下自己的少爷脾气,让你明白,这天大地大,并不是任何地方,都可以由着你寻开心!”     一旁卷毛须劝道:“门主,少门主他只是年少不懂事,却遭到那老东西如此报复。依我看,这阳元派的尊者,也并不像传说中那样德高望重!”     其余几位护卫,虽然嘴上没说,但却都在轻轻的点头。     林傲也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久闻这六尊者性如顽童,今日可算是领教了。各位,不管怎么样,他们还是咱们的救命恩人,等再遇上的时候,咱们还是客客气气的为好!”     又道:“咱们几人都有伤在身,若是碰上高手,多半是难以抵御。若是有两名纯阳尊者一道同行,便要安全得多了!哎……想我林傲一世英雄,没想到却连几个邪火派的小毛贼都敌不过,害得诸位与我一同陷入敌手,真是惭愧惭愧!”     “门主可别这么说,咱们做护卫的保护不力,才是受此大辱的根源啊!”卷毛须一副忠心耿耿,对林傲也显得十分敬重。     “哎!要想洗刷耻辱,唯有在孤叶城快意杀敌,击溃邪火派入侵,方为上法!”林傲很快为自己确定了目标,一咬牙,让林浪站起身来,“走吧浪儿!骑不了马,你就趴在马背上!此处,咱们不能久留!”     一行人匆匆的走出树林,艳阳高照,趴在马背上的林浪,臀部显然不是个滋味。为了照应他,队伍的速度比先前要慢了不少……     这边缓速前行,前方江夏却是在策马狂奔,追逐程泗阳。     程泗阳似乎真是动了怒气,任凭身后的江夏如何呼喊,他就是没有丝毫停歇。     好在江夏胯下的白马速度更快,而程泗阳乘坐的,则是在金子村时屠老三从村长家借来的劣马。约莫过了一刻钟,江夏终于能与老头子并驾齐驱了。     “哼!”程泗阳扭过头去,轻轻的拍了拍胯下马匹的脑袋,有些怒其不争。     江夏一脸不解,问道:“我说四大爷,您这是怎么啦?又放蝎子又单飞的!”     程泗阳被江夏的言辞逗得扑哧一笑,道:“什么单飞啊,还不是被你小子给赶上了!”眉头一皱,奇道:“你怎么知道那蝎子是我放的?”     “嗨!您还以为除了您之外没人知道是吧?”江夏哭笑不得,“谁都看得出来,林家少爷嘲笑了你,你是对人家怀恨在心,存心报复呢!”     程泗阳脸色有些不自然:“是又怎么样?这小子没大没小的,活该!”     “四大爷,他们已经很惨了,您这又是何必呢?若不是他们吸引了邪火派的注意,咱们说不定没这么容易继续赶路。”江夏开始为林傲等人说话,试图劝程泗阳与他一道,在下一个市镇歇息,等候众人。     却不料程泗阳一脸幸灾乐祸的小道:“这帮家伙那是活该倒霉!要说谢啊,咱们应该谢八师弟安排,咱们若不是兵分两路,岂能如此顺利?”     江夏一时词穷,沉默片刻,又欲发话,忽然见到前方道路尽头,路边搭有一草屋,草屋之前是一座以竹竿茅草搭建的凉棚,棚下几张桌椅,俨然是一座茶铺。     “哎!多说无益,忽悠他在这茶铺坐下,边喝茶边等他们吧!”打定了主意,江夏便道:“四大爷啊,这天气炎热,咱们去前方茶铺喝杯茶吧!”     这个提议程泗阳没有拒绝,点头道:“也好,老头子被那帮家伙气得不行,喝点茶倒是可以降降火……”     二人很快在茶铺坐下。狂奔了一阵的马匹,也得到了店家很好的照料,大口大口的饮着清水。江夏同程泗阳则是一人要了两大碗茶水,坐在桌前,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。     不过,程泗阳的牛饮倒是货真价实,这高温下一路狂奔,又和江夏浪费了那么多的口水,他倒确实是口干舌燥了。而江夏为了消磨时间,则是在假装大口喝茶,实际上是在细细品味……     很快,程泗阳的两碗茶便已经喝完。看到江夏那刚刚消下去半碗的茶水,他不可思议的说道:“少爷!你……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     江夏故作雍容的抬了抬手,示意他不要大声喧哗,然后才淡淡的说道:“咱们大户人家的子弟,岂能像您老人家这般大口牛饮?小口品茗,才是礼数啊!”     程泗阳哭笑不得:“可是这路边小店,这茶水再平常不过了,有什么好品的?”     江夏使了个眼色,故作高深的笑了笑,然后飞快的凑到程泗阳耳边,低语道:“演戏要逼真,明白么?”     一句话点醒了程泗阳,他这才恍然想起,自己当着外人,必须收敛起本来的秉性,好好的扮演现在的虚拟身份。     “是,少爷,您让老奴受教啦!”嘴上这么答,心里却有些不满:“我这个四大爷当得好好的,听九师弟这意思,现在又得回到老管家的角色上去?真是莫名其妙啊!”     二人一个在找借口搪塞,另一个则是在被迫演戏,但是表面上看去,还真是瞧不出什么异常,就跟一般的路人无异。     这样做的好处,是可以防备随时可能出现的变故。     就在江夏眼望大路东边,焦心等候林傲等人的时候,大陆前方、道路西头,却传来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。     “驾!”这个故作粗壮的“男声”,江夏先前就已经领教过了。     抬眼看去,之间那一白一灰两匹马,正飞速的朝着茶铺这边奔来!     “他们怎么回来了?”程泗阳疑窦顿生,转而又变得十分的兴奋,“这两个女扮男装的娃娃,若真是邪火派的人,爷爷我就陪她们好好过过招!”     江夏“噗”的喷了口茶水,向老爷子投去了讶异的目光,喃喃道:“老管家啊,你这句话让我产生了很不纯洁的联想……”
推荐阅读: 《子虚》 《异界之狂龙逆天》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》 《神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