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一四章 :避敌林中逢虫豸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一四章 :避敌林中逢虫豸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03     “什么?五里之外有两匹快马追赶?这都听得出来?真的假的啊……”见到野狼眼一本正经的样子,初次领教他这门本事的江夏,忍不住暗暗怀疑。     在这一点上,程泗阳也是不敢相信。     可是正天门这边,门主林傲却是脸色一沉,显然是对此毫不怀疑。     酒糟鼻看出了江夏的难以置信,解释道:“我们这位野狼兄弟耳聪目明,真的与那凶猛的野狼一般,他说五里之外有追兵赶来,那是决然不会有错的!”     这边,少门主林浪抱拳对他老爹道:“父亲,怎么办?”     林傲沉思片刻,伸手一指,道:“咱们尽快藏匿至那边的树林之中,不管来人是善是恶,都放他们过去吧!”     虽然眼下多了江夏与程泗阳两名得力强援,但林傲自己却是在昨晚的战斗中受伤不轻,他的儿子及两名手下,也是各自负伤。再加上上午刚刚在凯旋城闹出了大动静,此时若是遇上邪火派的人,免不了又是一场恶战。     就算是最后己方获胜,也不敢保证邪火派的追兵会不会留下什么记号,给后来者标示出他们的行踪……     “为了稳妥起见,咱们还是高挂免战牌吧!”阐明了自己做出这个决定的理由之后,林傲带着听命于他的众人很快的朝不远处的树林行去。     江夏想了想,也驱马同行――在这种时候,没必要逞能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     唯一原地未动的,便是时常思维怪异的程泗阳。     只见他非常不屑的注视着众人,连连摇头,大声道:“你们的胆子也太小了吧?咱们这么多人,用得着怕那两名追兵么?”     江夏哭笑不得,回头道:“林门主说啦,怕就怕这两人与咱们交兵的同时,悄悄的给同伴留下记号,引他们的高手前来追击!”     顿了一顿,又道:“再说了,四大爷,万一来的这两位,是邪火派中一等一的高手呢?比如……那位修炼到了‘聚合’境界的家伙……”     “‘聚合’境界……”程泗阳脸色微微一变,有些不情愿的拉了拉缰绳,道,“也罢也罢!跟你们说,我可不是怕他,只是不想太特立独行罢了!嘿嘿,你们进林子里看戏,我一个人在这里杀敌,我可不干,划不来!”     江夏面色稍显难堪,心里叫苦:“老大啊,您这算不算是在给咱们纯阳八尊丢人呢?”     正天门那几位此时自然都在窃笑,其中尤以年少轻浮的林浪笑得最为夸张,就差指着程泗阳的鼻子笑骂“老不羞”了。     “快些入林,他们的马脚力极好,赶得很快!”野狼眼开始催促众人。     不久之后,众人才各自将马匹拴好,暗自潜伏在了树林之中。茂密的树林深邃幽静,远远的看去,根本发现不了丁点儿人影。     众人寻位置藏好,均是沉默不语,心里想的都是让追兵快快过去。唯有程泗阳双眼在林浪的身上扫来扫去,对于这个刚刚明显在鄙视自己的小子,老头子显得十分不满……     “驾!”远远的,道路的尽头,传来一声清脆的叫喊。     众人躲在树林里隐隐听到这个声音,都是微微皱眉――敢情来人是个女流之辈啊!邪火派倒没听说过有女弟子,看来这两骑人马倒不太可能是追兵。     众人稍稍松了口气。无论如何,还是要眼见为实,此时还不能轻举妄动。     马蹄声越来越清晰,一白一灰两匹健马飞速而至,进入了众人的视野。白马之上,是一名体型瘦小的青年男子,一身的书生打扮,双眼遥遥的望着前方的道路,脸上是一副有些焦急的表情。     灰马稍后,背上乘坐的是一名书童打扮的少年男子,同样是显出几分着急。     “还是男的嘛!”远远的看清二人的衣着打扮,江夏甚至怀疑,刚才的那个策马的女声,是不是这二人故意模拟出来迷惑他们的。     邪火派的人既然可以假扮成官差抓人,那再找人扮成人畜无害的读书人,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可能。     不过让众人稍稍放心的是,从这二人的年纪上看,倒决然不会是什么顶尖高手。     “唔!”就在众人屏息凝神,静待那两名身份不明的“读书人”经过的时候,伏在林傲身边的林浪,忽然失声叫了出来。     虽然对方可能不会是什么高手,但大家都躲了这么久了,最后关头,显然没有人愿意暴露自己。     所以在林浪刚刚半张开嘴,表情痛苦的发出半个音的时候,他的亲生老爹反应极快,大手一扬,准确无误的捂住了他的嘴巴。     “唔……唔……”此时此刻,林浪的叫声让江夏想起了在凯旋城里,这小子被邪火弟子们用破布堵住嘴巴的情景――都是同样的有苦难言。     幸运的是,道路上疾驰的二人,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树林里的异响,依旧在专心致志的赶路。     “驾!”那白马上的书生提鞭策马,声音依旧清脆。 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那书童咳嗽两声,引得那书生回头看了一眼。书童似乎使了个眼色,那书生点点头,转回头去,又是一鞭子抽在白马身上,不过此时此刻,他的声音显然变粗犷了许多……     “狗日的,女扮男装!”此时,用不着野狼眼汇报,酒糟鼻已经率先反应了过来。他估摸着对方不可能是邪火派的人,加之又已经行出去老远,所以才无所顾忌的大声叫骂起来。     “你看看,我说你们是小题大做嘛!”程泗阳似乎颇为得意,摇头晃脑的站了起来,“年轻人啊,你们太把邪火派的混蛋当回事啦!”     “浪儿,你刚刚是怎么回事?”这一边,林傲松开捂在自己儿子嘴上的手,十分不悦的质问于他。在正天门门主看来,既然大家已经同心协力的决定做一件事,那无论这件事最终是不是有必要,在这个过程中,所有人都必须认认真真。     对于程泗阳的不屑一顾和马后炮,他无话可说,但是对于自己的亲生儿子,他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管教一番了。     林浪显然也知道自己父亲的脾气,叫屈道:“爹!有虫子蛰我!”     “嗯?”林傲似乎认为自己的儿子是在找借口,“我就在你旁边,为何没有虫子蛰我呢?满嘴胡言,可绝非我林家做派!”     林浪百口莫辩,组织了一番语言正想再说,却忽然身子“腾”的前耸,似乎是臀部遭到了什么突然袭击,脸上纠结痛苦的表情重现,额头上的大汗扑刷刷的滚落下来……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这一下林傲不得不相信了,他一把将自己的儿子揽入怀中,像要给小孩换尿片一般,一手架住林浪,一手便扒开了儿子的裤子。     “乖乖!”     “我的个娘嘞!”     四位门主护卫也忍不住好奇凑了过来,看到眼前的一幕,他们都是目瞪口呆。     林浪白嫩嫩的屁股上,竟然附着着一只满身通红的小蝎子!此时此刻,那蝎子已将它尖尖的尾刺,深深的扎入到了林浪的皮肉之中。     “爹爹,快救我,哎呀!”林浪痛苦万分,四肢拼命扑腾。     林傲一言不发,拂袖一挥,劲风突起,准确无误的将那只蝎子扫落下去。     林浪的哭爹喊娘顿时减弱不少,可众人却眼睁睁的见着他那被蝎子蛰过的地方,一步步的隆起一个肿块。这个肿块在他屁股的右瓣,此时突起,正好与先前就有的左瓣之上的那肿块交相辉映,红彤彤的,煞是吓人。     “奇怪!这种地方,怎么会有食油蝎存在?”林傲看着自己儿子屁股上的肿块,一时无可奈何,毕竟,他不知道那蝎子到底有没有毒。等到手下将蝎子的尸体捡起,他仔细观察一番后,稍感放心之余,却发出了这样的疑惑之言。     “石油蝎?”江夏根本不知道这蝎子的名字是哪三个字,只觉得这名号从未听说,不知道是何方神圣。询问的目光投向了程泗阳,问道:“四大爷,您对鸟兽虫鱼颇有研究,不知被这种蝎子蛰了,会不会有大碍?”     程泗阳似笑非笑的咳嗽了一声,道:“食油蝎嘛,我自然是知道的。这小东西喜欢吃油,也爱闻那油脂之气,因此得名。只是不知道林少门主的屁股上,有什么东西能引得它光顾呢?真是奇之怪哉!”     言下之意,自然是说那林浪平日里好吃懒做,连屁股上的肥肉都开始冒油了……     这样的风凉话自然逃不过林浪的双耳,此时他再也顾不上什么江湖辈分,破口骂道:“你这该死的老头子,竟敢嘲笑本少爷?”     “啪!”林傲未等儿子下一句骂人之语出口,手起掌落,一把拍在了林浪的屁股上,骂道:“你这逆子,怎么这般目无尊长?”     抬头和和气气的对程泗阳道:“程尊者请见谅,犬子无礼,乃是我管教无方。”     程泗阳摇了摇头,道:“他骂我倒是骂得不错,我刚刚就是在嘲笑他,哈哈!”此言一出,林傲的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了。只听老头子继续道:“你放心好了,你看他屁股肿起来虽然很快,但食油蝎却是绝对无毒的,你家犬子没有生命危险!哈哈……”
推荐阅读: 《狩猎在地球末日》 《阿鼻地狱》 《涅槃之梦》 《楚天孤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