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一三章 :环环相扣行大计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一三章 :环环相扣行大计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02     事情的进展相当顺利。     江夏协同酒糟鼻与招风耳一起追出酒楼,很快便发现了拼命逃亡的野狼眼。     说他是拼命逃亡,倒有些冤枉他胆小怕事,事实上,与自家兄弟心有灵犀的野狼眼,只是在围着酒楼所在的街道不断的转圈,好让前来相助的同伴能够更快的找到自己。     而那位锲而不舍的张大哥,一时半会儿并没有追上自己的目标。     当两名“官差”以及先前出现的那名“富家少爷”进入他视线的时候,他才恍然意识到,自己中计了!     最终的结果是,在一条静谧的小巷之中,江夏与酒糟鼻等三人,一同将这名时运不济的邪火弟子送上了西天。四对一,战斗结束得很快,丝毫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。     临走之时,江夏还不忘从尸体上,取回属于自己的那一锭金子。     四人急匆匆的赶回了酒楼,唤出仍在其中等待的正天门门主等人,一同到酒楼门口,上马准备离开。     江夏骑在马上,心念一动,对那送行至门口的酒楼掌柜道:“楼上包厢中,有几名绑匪已被我击毙,掌柜须尽快报官,将他们的尸体处理。”     那掌柜的大惊失色,可还未等他回过神来,却又听程泗阳笑道:“还有楼下大厅那个家伙,已经被我震裂了头骨,早就毙命啦,你也叫官府的人一并收拾了吧!哈哈……” 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这么一说,掌柜的鼓起勇气,开始厉声质问。     江夏诧异道:“我们乃是官府之人,但仍是身负重任,要送这几位被解救的大人物回家,给犯人收尸这种事,我们可没工夫管喽!”     那掌柜的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儿,这才勉强平静,只得在心头暗认倒霉。     江夏对酒糟鼻使了个眼色,众人窃笑不止,一声声呼喝,迅速策马离开!     多留一刻,便多一份麻烦――无论是邪火派还是官府的人赶到,都免不了一场操劳,还是尽快逃离,方为上策。     很快,众人骑马往西,出了凯旋城大门。     又行了一段距离,那正天门门主听了酒糟鼻的介绍,回头拱手,正式向江夏和程泗阳道谢:“原来二位是纯阳尊者,林某着实眼拙啊!今日能得逃大难,真是要多谢二位了!”     江夏此时已然知道,这位门主姓林,单名一个傲字。想起林门主等人受了一番邪火派的冤枉,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在金子村的灭火,心里依旧感到有愧,便道:“林门主客气了,对付邪火派凶徒,我中原武者人人有责!见到诸位落难,岂有袖手旁观之理?”     林傲哈哈大笑,道:“我知道阳元派纯阳八尊个个都是武艺绝顶,却不知江尊者不仅武艺卓绝,智谋也是一等一的出色!”     一旁酒糟鼻附和道:“是啊,若不是江尊者妙计,凭我和老风,要想救出门主大人,谈何容易?”     这时候程泗阳显然有被冷落之感,插话道:“老头子我下手狠辣,将那几个家伙全部灭口,倒算是给大伙儿断了后顾之忧,嘿嘿……”     江夏安抚道:“四大爷说得不错,哈哈!”又道:“林门主,江某不过是临时起意,冒险行了计策,若不是九兄与风兄帮助,此计也难以得手啊!”     酒糟鼻谦虚道:“江尊者过奖啦!依我看哪,除了江尊者的妙计,以及程尊者的手段,我们的狼大哥才是关键哪!若不是他心领神会,挣脱绳索之后立刻引走那邪火头头儿,咱们的营救计划也不会如此顺利。”     野狼眼话不多,听到酒糟鼻夸奖自己,只是淡淡一笑。     林傲这才忍不住追问道:“说起来,江尊者的妙计,我还有许多没弄明白的地方啊!如今稀里糊涂的就被救了出来,实在是惭愧惭愧……”     江夏谦逊的摆了摆手,笑道:“林门主过奖了,雕虫小技,实在是不足挂齿啊!”其实心中,对自己情急之下想出的计策,还是十分满意的。     在安排了酒糟鼻与招风耳二人换上了官差服色后,江夏开始在包厢里与林傲之子林浪配合,做出了一幕殴打惨叫的好戏。     楼底下酒糟鼻与那张大哥搭话,江夏估摸着火候差不多了,便大声呼叫秦狗子,说是林浪挣脱,需要帮手。     他算好了那位张大哥会派秦狗子兄弟二人上楼,因为秦狗子半路捡功,一直让张大哥耿耿于怀。此番又是那实力平平的林浪挣脱,派这二人上楼助阵,既可以保证犯人无法逃脱,又能让二人出出力,一举两得。     另外,眼见着张大哥收了那么一大钉金元宝,秦狗子也十分眼红,陡然听到命令,多半会表现出不情愿,这便很有可能引发二人的争执,乱局之下,也就给了酒糟鼻二人第一步行动的机会……     于是就在秦狗子挨训的时候,本来早已起身,准备“上楼看看”,却被张大哥一句话喊住的酒糟鼻,缓缓踱步靠近了野狼眼那一桌。     装作要好言劝架,他右手刚端起酒杯准备发话,秦狗子与他兄弟便已经乖乖的离席上楼去了。趁着这空当,眼疾手快的酒糟鼻飞快的用左袖中藏着的一柄锋利匕首,轻轻在捆缚野狼眼的绳索上划了一道浅痕。     野狼眼知道自己同伴靠近,又察觉到自己的双手有异,立刻便心领神会。一道浅浅的割痕,对于野狼眼这样水平的武者来说,要想挣断绳索,这已经够了。     出乎酒糟鼻预料的是,那位张大哥无助之下,竟然请他和招风耳来看护野狼眼!这简直是再好不过,借着这好机会,他又悄悄的把那割痕加深了几分,同时给了野狼眼一个轻轻的“逃”字作为提示。     这一切,其余邪火弟子关注着楼上战况,自然毫无察觉。     后来酒糟鼻靠近卷毛须,起了口角准备打人,自然也是在如法炮制。同样的,邪火弟子们全然不觉。     话分两头。秦狗子二人上楼之后,进入包厢,见到地上躺着两名自己同伴赤条条的尸体,而年轻的林浪也并未挣脱……还未回过神来,江夏与程泗阳已经同时出击,制住了二人的要害。     当着秦狗子的面,程泗阳出手干净,一掌将他那位姓魏的兄弟给了解了。     秦狗子胆战心惊,很快便听到了江夏的吩咐:“老实点,乖乖的朝着楼下呼救,就说这小子深藏不露,你们敌不过!”     秦狗子性命系于他人,自然是言听计从,而且危急关头,喊出来的话也是逼真不已。     然而还未等他完全发挥完毕,刽子手当上乐瘾的程泗阳已经掌力迫近,“哎哟”一声,秦狗子命丧黄泉!     楼下的那位张大哥迫不得已,又增派了两名手下上楼。结果可想而知,这两名可怜虫一进入包厢,便遭到了程泗阳的“毒手”,死得不明不白。     楼底下,野狼眼看准时机,挣脱绳索,听从酒糟鼻之前的安排,转身便逃出了酒楼。     那张大哥情急之下,自己一个人便追了出去……     再往后,卷毛须挣脱,与酒糟鼻、招风耳二人合力击晕仅存的那名邪火弟子,一切归于平静。     回想起这一次救人行动,其间的细节与波折,让江夏等人是回味无穷。当江夏与酒糟鼻二人合作,把他们配合的经过一一点透之后,林傲等人对江夏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,对于自己能够重获自由,都是倍感幸运。     “其实,最为幸运的是,咱们的程尊者心思缜密,击杀了那名被打晕的邪火弟子!”说起幸运,江夏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的表扬一下程泗阳,“若是留下活口,让那家伙回去通报,咱们的容貌行踪,可都得被邪火派掌握,那可真是大事不妙!”     林傲等人齐齐的对着程泗阳拱手:“多谢程尊者!”     程泗阳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道:“其实我也没考虑这么多,只是觉得今天杀邪火派的人杀得很过瘾,刚才无聊,见那小子还有呼吸,便在他脑袋上补了一掌……”     众人哈哈大笑,皆言程尊者风趣幽默。     林傲道:“二位,此去苍翠关还有一两天的路程,不知咱们可否结伴而行?”     酒糟鼻也道:“是啊,两位尊者若是不嫌咱们累赘,咱们大可以结伴而行,遇到事情,也好有个照应!”     江夏与程泗阳对视一眼,点头道:“也好,一路上也多几个聊天说话的伴儿,呵呵!”其实,他是不想让林门主等人再次遭遇邪火派――他们好几人身上都有负伤,若是再次遇敌,难免不会遇害。     作为同道中人,能够尽自己最大可能的帮助他人,江夏觉得这十分重要。     初夏的阳光洒落在大路上,八骑人马在阳光下飞速的前行。道路两旁是黄绿相间的农田,穿行其间,泥土的芬芳可谓是沁人心脾,这让来自现代都市的江夏倍感清爽。     众人一路谈笑,不知不觉,已是临近正午。     正当众人准备找个地方歇息,吃点干粮之时,一直沉默不言的野狼眼,忽然沉声报道:“门主!身后五里,有两匹快马追赶!”
推荐阅读: 《武炼巅峰》 《狩猎在地球末日》 《涅槃之梦》 《魔经鬼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