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一二章 :此消彼长困自消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一二章 :此消彼长困自消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8-01     “我来瞧瞧,嘿!”答应了那位张大哥的请求,酒糟鼻与招风耳开始尽职尽责的看守起“犯人”来。与此同时,酒糟鼻还饶有兴致的开始围着这形貌异常的“犯人”转圈,仔细大量一番后,奇道:“真是奇了怪了,这厮怎么生着一对绿眼睛?”     招风耳茫然的摇头道:“九哥,小弟我从小到大,走南闯北去过不少地方,可也没见过这样的人啊!”     酒糟鼻又开始找那张大哥搭话:“这位兄弟,冒昧的问一句,这绿眼睛的犯人,是犯了什么事啊?”     “呵呵,兄弟先前便说过,这群犯人都是无恶不作的江洋大盗。”     “哦,对啊!瞧我这记性……”酒糟鼻装作尴尬的一拍脑门,沉思一番,目光渐渐的投向楼上,忽然面露疑色,又问,“对了,兄弟!这楼上有人打架,您刚刚却说是你们的事,不好意思麻烦我们?还说什么‘若是那小贼不听话,就狠狠的打’?这……”     姓张的那位仁兄,此时本来是在暗自关注楼上的喧闹,猛然间听到“正宗官差”对自己提问,而且提问的内容还是如此的犀利,心头顿觉懊恼不已――自己刚才慌乱之下,不慎失言,没想到却被对方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……     “这……嘿嘿!”作为带队的邪火弟子,这位张老兄反应倒还算快,立刻摆出一副不好意思的笑容,道,“这位兄弟,让您见笑了!我就照实说了吧,我们本来押送四名犯人,可刚才楼上有位富家公子,却看上了其中的一名少年――那富家公子多半是有龙阳之好,出了大价钱,说是要那少年囚犯陪他玩上一玩……”     不得不承认,虽然这种说法有些猥琐,但却比说有人花钱想揍囚犯更加靠谱。     酒糟鼻心中暗笑,皱眉道:“原来如此!呵呵,兄弟也莫不好意思,咱们一个个苦差,出门在外,能挣几个钱哪?现在有富家公子给你们机会,自然是要把握住才行,嘿嘿……” 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”那张大哥随声附和,心头暗松口气。     便在二人的言语之间,楼上的乒乒乓乓的声音更加激烈,听上去,这一场架打得还真是惊天地泣鬼神。     所有邪火弟子都绷紧了神经,他们都知道,若是那少年逃脱,自己辛辛苦苦抓来“灭火四人组”这一大功,基本上就算是泡汤了。     不过昨晚他们同那少年交过手,各自心里都有数,知道这少年武艺虽然不错,却并不是惊世骇俗之辈。自己的大哥刚才已经又派了两人上去,四对一的情况下,己方胜算几乎可以到九成九……     在邪火弟子们注意力都放在楼上的时候,帮他们看守“犯人”的“正宗官差”,似乎对绿眼睛的那位失去了兴趣,开始踱步到那卷发老者的身边,绕圈打量开来。     “啧啧啧!这老头年纪一大把了,却也要去做那江洋大盗,实在是不知羞耻!我呸!”打量完毕,酒糟鼻义愤填膺的朝着卷毛须啐了口唾沫。     “混账!”卷毛须大骂一声,双眼瞪大,怒视着酒糟鼻。     酒糟鼻显然也是气得不行,干脆绕到卷毛须背后,直接上手,想按住他,然后开始抡拳暴揍。     这番激烈的举动,显然是邪火弟子们不愿意看到的。看守卷毛须的两名邪火弟子,迅速的将已经按住卷毛须的酒糟鼻搀住,阻止了他的进一步行动。     那张大哥见状,不悦道:“老兄,你答应我帮忙看守犯人,我可没让老兄亲自帮咱们拷打他们哪!”     酒糟鼻愤愤不平:“这老东西骂我!”     一旁招风耳出来打圆场,冲他招手道:“九哥,算了吧,你这火爆脾气可得改改喽,回来好好坐着吧!”     酒糟鼻满脸怨怒的瞪了卷毛须一眼,有些不情愿的回到了座位上。     一众邪火弟子,开始继续侧耳倾听楼上的战况。     “张……张大哥!”本来短暂归于寂静的楼上,忽然传来了秦狗子杀猪一般的声音,“张大哥快来,这小子深藏不露,厉害得紧啊!哎哟!”     此言一出,众邪火弟子均是心头一惊!     那张大哥刷的站起身来,短暂思索后,对看守卷毛须的二人下令道:“你们快给我上去帮忙!他妈的,秦狗子这俩小子就他娘的废物!”     那二人微微迟疑,意思多半是考虑到自己看守的犯人。张大哥大手一挥:“快去!这老东西交给我!”     那两名邪火弟子匆匆忙忙的离开座位,火急火燎的扑上楼去。     与此同时,那张大哥朝与自己同桌的同伴使了个眼色。那名邪火弟子三十来岁,一脸的深沉,会意之后,他离开座位,来到了卷毛须的身边坐下。     此时此刻,一楼大厅之中,邪火弟子只剩下了两人。三名“犯人”,两名“正牌官差”,都是正天门的好汉。     实力对比发生着明显的变化,但若是二对二,酒糟鼻和招风耳二人,还不能保证能够战胜对手。     于是乎……     “嘿!”楼上的战况紧急,那位张大哥的心里都是悬的,可正在此时,他却听到那绿眼“囚犯”,发出了一声低沉的怒吼。     “不好!”紧接着,帮忙看守的两名“官差”齐叫起来。     原来,那绿眼人不知怎地,竟突然将捆缚双手的绳索挣断,正挥舞着双拳站起身来!     那两名“正牌官差”明显是胆小鼠辈,一见到这一幕,顿时吓得离席三尺,瘫坐在地上不敢靠近!     那张大哥倍感愤怒,却也无从指责――谁让这二人不是自己门下的兄弟呢?眼下犯人挣脱,要想抓住他,还得靠自己!     “混账!”张大哥拍案而起,便朝野狼眼扑去。     野狼眼也不上前迎战,而是转身便跑,企图逃出酒楼。     那张大哥忙碌中回头对同伴挥了挥手,那意思是要他一个人看好剩下的两名囚犯……     野狼眼麻利的窜出了酒楼大门,身后紧跟着追兵。     酒楼掌柜和小二们都看傻了,他们还从来没见过官差被犯人耍得团团转的情况。     一楼大厅内,硕果仅存的邪火弟子正盘算着如何兼顾两名囚犯的时候,猛然间,他一抬眼,却发现那两名胆小如鼠的“正牌官差”,不知何时已经站起了身子,正满脸邪笑的冲着自己走来……     “哇呀呀!”一眨眼的功夫,右手边,须发皆白的老头子竟然也挣脱了绳索,怪叫一声,加入了那两名“官差”的队伍。     此时此刻,这名邪火弟子总算是明白过来,原来从始至终,这都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局!     接下来,酒楼的掌柜和店小二们,又目睹了更加罕见的一幕――两名官差和犯人一道,慢慢的朝着另一名官差靠近,然后三人齐齐下手,将那官差打晕在地,然后便救下了另一名犯人……     这时候,掌柜的和店小二们也明白过来,发生在自家店里的,似乎是一场绿林好汉解救同伴的好戏。     “几位好汉!”那掌柜的反应最快,生怕这得手后的几人一高兴便杀人放火,连忙堆起笑脸迎将上去,道,“几位好汉辛苦了,本店冒昧,本想赠几位好汉庆功酒,可相信诸位也知道,这凯旋城里重兵驻守,即便我们几个不报官,这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官兵也很快会赶来的……所以,小的建议各位先行撤退,等风头过了,再回小店里饮这美酒,小的一定给各位预备最好的!”     衣着官差服色的酒糟鼻与招风耳相视一笑,拍着那掌柜的肩膀便道:“店家!你以为我们是解救同伴的江湖大盗么?哈哈,你可搞错了!”     “难不成……”掌柜的思路转换,目光投向了地上昏迷不醒的那名邪火弟子。     酒糟鼻续道:“这几人冒充官差,绑架大户人家,我们兄弟二人是接到上峰密令,前来缉拿他们的!”     “阿九、阿风,楼上的几人,也已经束手就擒了!”二楼的楼梯口,传来了江夏的声音。     招风耳嘴快,伸手一指,道:“这是我们的先锋密探,一人之力捉住了四名绑匪,实在是居功甚伟!”     那掌柜的朝着江夏投去崇敬的目光,全然不知此时二楼的包厢里,是如何的一番血腥景象。     紧跟在江夏身后的,是最早重获自由的正天门少门主。见到自己同伴全部获救,他面露喜色的奔向了自己人。     正天门门主慈爱的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,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一名护卫,将敌人中最强的角色引出了酒楼,心头一紧,便道:“不好,咱们得赶紧去帮野狼眼!”     酒糟鼻和招风耳齐齐抱拳,道:“这件事便交给咱们官府吧!”     江夏也在一旁附和道:“这位老爷受惊了,切莫惊慌,我这个先锋密探出马,保准能将你的家人安然无恙的带回来!”     正天门门主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今天帮了大忙,定然是武艺非凡,便放心的点了点头,安安心心的帮着他们圆着谎言。     这时候,楼上走下来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,只见他脸上还残留着几滴血迹,正一脸遗憾的望着酒楼大门的方向,喃喃自语:“你是先锋密探了,我是什么?难不成我只能当个刽子手?”
推荐阅读: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》 《阿鼻地狱》 《涅槃之梦》 《异界之狂龙逆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