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一一章 :尔虞我诈行妙计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一一章 :尔虞我诈行妙计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7-31     “来来来!二位差爷,劳驾二位将这小贼绑结实了。”江夏进了包厢,随手搬了只椅子,让那两名邪火弟子将正天门少门主绑好。     如此准备,是为了待会儿揍人更加稳妥,免得出现什么挣扎反抗的意外情况。这一点,两名“官差”倒不难理解。     自家大哥收了人家的钱,他们想着自己再怎么也能分点油水,所以做起事来便十分卖力,将可怜的少门主绑了个结结实实。     “多谢二位差爷!”江夏笑眯眯的摩拳擦掌一番,伸手道,“有请二位就座,陪我家四大爷喝上一杯,小弟这儿很快便好!”     那两名“官差”对视着坏笑几声,饶有兴致的在程泗阳的身旁坐下,准备观看江夏的揍人表演。     “哎!”刚捋起袖子,准备开始行动的江夏,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一拍脑门儿回过头来,满脸歉意的对两名“官差”道:“不好意思,二位差爷!小弟一时激动,忘了亲自给二位斟酒!”     那叫做阿毛的邪火弟子笑呵呵的摆了摆手:“没事没事,我们自己倒酒也是一样。你快些揍他,揍完了咱们好早些下楼交差。”     江夏摇头道:“不行不行,二位帮了小弟大忙,小弟岂能怠慢?阿九、阿风,还愣着干什么,赶紧给二位差爷满上啊!”     这一句话说得耐人寻味,“满上”二字更是语调有异。一瞬间,酒糟鼻和招风耳是心领神会。     圆桌上有两只尖嘴酒壶,二人此时便一人一只拿在了手中,默默的走到了那两名邪火弟子的身旁,准备斟酒。     那两名邪火弟子浑然不知其中异常,还端起酒杯去迎,显出几分客气。     “动作快些,别怠慢了二位差爷!”江夏嘴角浮出一丝诡笑,冷冷的挤出了一句话。     两名邪火弟子听出这话中寒意,可刚一回过神来,却纷纷感到后颈生风,竟是一股强劲的掌力袭来!     “啪啪”两声几乎同时响起,招风耳和酒糟鼻不费吹灰之力,在与江夏配合,放松了这二人警惕之后,轻轻松松的将他们击晕过去。     江夏这才长舒了口气,回身将那少门主口中的破布一把扯掉。     那少门主看清楚一切,早就知道自己行将获救,这下得以重获发言权,连忙压低了嗓子,激动的说道:“我……你……你们这两个混蛋,叫你们去打水,你们死哪儿去了?”     江夏一听这小子明明获救,却一点没有感激的言语出口,连忙重新揉起手中的那截破布,道:“不好意思了兄弟,为了不让楼下的几位起疑心,我还要把这玩意塞回去,然后,还得请你配合惨叫几声!”     那少门主怒视着江夏,显然对他营救自己的方式颇有微词,道:“我凭什么要听你的?”     江夏扁了扁嘴:“也好!反正是你老爹在人家手里,又不是我的儿子……”     “你占我便宜!”少门主反应还算快,立刻抗议起来。     江夏趁他张开大嘴的时候,眼疾手快的将破布重新塞回,道:“占你小子便宜算轻的,你要不听话,没准我还真得揍你一顿!你看着办吧!”     那少门主双眼似是要喷出火来,可瞧清楚江夏的神情不是在开玩笑后,却渐渐的黯淡下去。这是屈服的表现。     江夏很是满意,故意拉高了嗓门道:“二位差爷,我开始喽!嘿!揍死你这小混蛋!”一拳虚晃过去,从少门主的面前划过。     碍于自己父亲还在敌人手中,少门主只好忍气吞声,尽力配合。江夏一拳挥来,他便竭力的“哼哼唧唧”,发出被惨殴的声音……     这般的“殴打”持续了一会儿,江夏这才道:“他妈的,没想到揍人还怪累的,老子要歇会儿……”     这句话,自然又是说给楼下的人听的。     话音刚落,他猛然回头,低声对程泗阳等人道:“快!扒下这二人的衣服!然后你们俩穿上!”手指的,正是酒糟鼻和招风耳。     程泗阳不解道:“你小子不是说这里救人,怕是要引起骚乱么?怎么现在却一声不响的突然变卦?”     江夏嘿嘿一笑:“因为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不会引起骚乱的办法。你们照做就是了!”     言语间,招风耳和酒糟鼻已经将那两名邪火弟子扒了个赤条条,开始换上他二人的官差衣物。     江夏对程泗阳道:“四大爷,这两个家伙,您老人家看着办吧!灭不灭口,随你――”     对于邪火弟子,程泗阳是恨之入骨,结合眼前的形势,不用说他也知道,这二人是非死不可了。老头子性如顽童,即使是杀人也毫不例外。     得到了江夏的杀人授意,他居然像模像样的将那两名邪火弟子之前未喝掉的酒端起来,满脸肃穆的洒在了二人身上,念念有词道:“二位走好,这一杯酒送你们上路……”     话音未落,两掌阴沉的掌力便已经拍出,分别击中了两人的天灵盖,没有发出任何引人注意的响动,两名邪火弟子便已经开始七窍流血,一命呜呼了。     江夏见到酒糟鼻与招风耳穿好了官差服色,便招呼二人过来,在耳边吩咐了一会儿,交代了下一步行动的细节,这才拂手让他们离去。     程泗阳眼巴巴的等着自己的任务,没曾想江夏只是看了他一眼,便转过身去,继续的开始“狂揍”那位少门主……     老头子一脸的失望,坐回座位,眼看着扮作官差的二人推门而出,心里很是失落,端起酒杯,仰头狂饮。     “哈哈,九哥,包厢里吃饭的都是有钱有势的人,你我两个小小的捕快,别去多管闲事,免得惹祸上身哪!”     “哎……风老弟说得是!走,咱们楼下喝酒!”     空荡荡的二楼大厅里,两个官差慢步穿行,走到了楼梯口,迈步下楼。     坐在楼下胡吃海塞的邪火弟子们,对这二人的出现都是打起了精神,因为假官差见了真官差,始终还是有几分心虚的。     为首的那位张大哥,倒是显得气定神闲,一边把玩着手里的金元宝,一边还在大块的吃肉。     他们哪里知道,下楼来的这二位,也是地地道道的假货!而且这二位造假的道具,还是从他们兄弟的身上扒下来的!     “哟!九哥,这儿有咱同行嘿!”下了楼来,招风耳一眼瞧见张大哥等人,连忙给酒糟鼻示意。     酒糟鼻点了点头,带着招风耳一同上前,抱拳对着众“官差”道:“诸位兄弟,辛苦了!”     官差同行见面,互相道一声辛苦,几乎算是道上规矩。     那张大哥此时也收起了金元宝,起身还礼道:“二位辛苦!”     酒糟鼻目光扫过三名“囚犯”,问道:“不知诸位兄弟,押送的是何方要犯哪?”     邪火派弟子敢于假扮官差,甚至伪造文书押人过境,搪塞骗人的说辞肯定不在话下。那张大哥呵呵一笑,答道:“这些人是江洋大盗,杀人放火、无恶不作,我们兄弟一班人废了千辛万苦才将他们捉拿归案。”     酒糟鼻“哦”了一声,没有继续往细了问。言多必失的道理他很清楚,有关官差的业务探讨越少越好,免得被对方看出破绽。     “这位兄弟,不知你可听见了楼上的惨叫之声?”在旁边找了张桌子坐下,酒糟鼻继续和那张大哥搭话。     “听倒是听见了。不过正像这位兄弟所言,这等闲事,咱们还是少管为妙。再说了,我们兄弟几个还有差事在身,实在是无法分身。”     酒糟鼻点点头:“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啊,哈哈!”     二人与邪火弟子你一言我一语的搭话,正天门门主等人早就认出了他们。     见到自己人假扮成官差出现,门主大人一是觉得惊喜,但更多的则是疑惑――他知道这帮邪火弟子不好对付,而眼下只有自己的两名护卫出现,要想营救自己,绝非易事。     “秦大哥,魏大哥!”便在此时,楼上忽然响起了江夏的声音,“这小贼挣断了绳子想逃走啊,你们快来两个人帮忙!”     随即又听那少门主哇哇大叫:“臭小子敢打我,我先杀了你!”     “哎呀!救命啊!”     包厢之中,传出一阵惨叫和叮叮咚咚,杯盘碗盏破碎的声音此起彼伏。     那酒楼掌柜慌得不行,连忙跑到一众“官差”跟前寻求帮助:“差爷!几位差爷,快上楼去看看吧!楼上好像打起来了!”     那张大哥颇为镇定,侧耳听了片刻,并未立刻做出决定。     酒糟鼻和招风耳此时齐刷刷的站起身来。招风耳道:“走,九哥!咱们上楼瞧瞧!”     “二位且慢!”那位张大哥忽然叫住了二人,道,“我们的事情,怎好意思麻烦二位出手。”转过头去,对秦狗子道:“你们两个,上去瞧瞧!如果那小贼不听话,就给我狠狠的打!”     秦狗子正喝酒吃肉,在兴头上,又一直在惦记着那一锭金元宝,听到那张大哥呼来喝去的发号施令,心头很不是滋味,便坐在那里装作没听见。 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犯人要是逃走了,咱们都得玩儿完!”此时这张大哥才露出一点焦急神色,他倒是很想自己冲上去,可偏偏他看护的是最为重要的“犯人”,一旦少了人看守,就怕出现意外。     相反,秦狗子他们看护的那绿眼睛怪物,倒显得要平庸得多,出了问题,也好对付。     秦狗子和他的魏姓兄弟一听带头大哥发怒,也只好乖乖的起身,急匆匆的爬上楼去……     “二位兄弟,若是不介意的话,劳驾二位帮忙看一看这名犯人!”两名手下离去,那张大哥也不客气,邀请酒糟鼻和招风耳暂时代班看人。     酒糟鼻与招风耳心中暗叹江夏料事如神,口中则齐声应道:“这点小事,兄弟太客气了!”
推荐阅读: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》 《狩猎在地球末日》 《神变》 《魔经鬼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