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一〇章 :有钱能使鬼推磨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一〇章 :有钱能使鬼推磨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7-30     秦狗子并不介意那位张大哥对自己的称呼,反正功劳已经捡到手了,别人要叫傻蛋,就由人家叫去吧!     故作大度的干笑两声,秦狗子喝了口酒,回过头来,对江夏道:“对了,小兄弟,你不是说要去苍翠关奔丧么?”     江夏此时已经初步打消了众邪火弟子的防备,干脆就坐在了秦狗子这一桌,听到对方问话,这便答道:“别提啦!我和我家四大爷一道连夜赶路,为的就是去见倪家大爷最后一面……可四大爷他老人家连夜奔波,身体吃不消,我便只好带他进城休息休息。”     秦狗子“哦”了一声,继续喝酒吃肉。     江夏客客气气的在一旁为他续杯,其间,双眼便开始打量这四名被严密看押的“江洋大盗”。     被秦狗子看管着的,是一名容貌邋遢的中年汉子,最为奇特的是,这人的一双眼睛竟然是幽绿之色,江夏猜测,此人便是酒糟鼻他们所说的“野狼眼”了。     此外,那发须皆白的老者在江夏左手方向,“卷毛须”名不虚传,那头发胡子卷蓬蓬的,与江夏印象中的外国老头儿差不多。     正对着那桌,由那位张大哥亲自看押的,是一名雍容华贵的中年人,无论是衣着还是气度,都可以看出他的与众不同,定是那正天门门主了。     至于右手方那桌,那位十七八岁的白面少年,则是那正天门门主的公子。     一番观察,江夏发现这四人身上,都不同程度的负了伤。邪火派弟子要押解他们赶路,便给四人做了简单的包扎。     回想起之前那位张大哥所说,江夏可以想象,那一场战斗是多么的激烈。正天门门主率领自己的儿子和两大护卫,与十来名身手不凡的邪火派弟子激战,虽然寡不敌众,但也击杀了对方半数以上的兵力,最终失手被俘,实属无奈。     看到四人身上的伤势,又想起他们之所以被袭击,全是在为自己在金子村的灭火行动顶缸,不免感到几分愧疚。越是愧疚,便越是想快些将他们解救出来。     “秦大哥啊,小弟多嘴问上一句,你们要把这四名江洋大盗押到哪儿去啊?”眼见着秦狗子又喝完一杯,江夏忙不迭的为他重新续满,同时装作无意的问话道。     秦狗子刚欲张嘴答话,却听那边张大哥干咳一声,道:“秦狗子,你这张破嘴最好给老子闭紧点!人家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,他是你亲爹么?”     “你……”秦狗子额头上青筋暴现,几乎快要拍案而起,可转瞬间却又蔫了下去,一屁股坐回了条凳上,对江夏道:“小兄弟见谅,这是官家机密,我不能随便告诉你。”     江夏故作无所谓的点点头:“也是,小弟多嘴了,秦大哥切莫见怪!”说着便凑到了秦狗子耳边,低语道:“你们这位张大哥,说话也忒难听了点!”     秦狗子一听江夏为自己打抱不平,心里颇为感激,耳语答道:“没办法,我们是吃人家的嘴软、拿人家的手短!先忍一忍,回去领了赏赐,再慢慢的想法子出气不迟!”     “嗨!可真是委屈秦大哥了!”江夏顺着对方的话往下说着。     秦狗子如遇知音,咕哝道:“还不是为了几个银子!”     “秦狗子,你和这小子叽里咕噜的在说些什么呢?”很快,二人的耳语招来了张大哥的不满。     秦狗子无话可说,面色颇为尴尬。江夏倒是反应迅速,起身笑道:“张大哥,小弟正在和秦大哥提个不情之请呢,秦大哥他犹豫不决,说这事必须禀明张大哥您,您点头同意了,方可作数!”     那张大哥朝着秦狗子投去个询问的眼神。秦狗子瞟了江夏一眼,然后便点了点头。张大哥颇为赞许的笑了笑,对江夏道:“说吧,你想干啥?”     江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挠着头说:“不瞒张大哥说,小弟从小就嫉恶如仇,对于那些可恶的江洋大盗,更是恨之入骨!”     “小兄弟爱憎分明,倒是个性情中人!”     “张大哥见笑了。”江夏拱手,“小弟本来是赶路要去奔丧,可这一路上,官府为了抓这四个江洋大盗,派了许多人沿路盘查,搞得我和我家四大爷走走停停,误了不少的时间……”     “嗯?”那张大哥不知江夏此话何意,“小兄弟的意思,倒是在怪罪我们了?”     “小弟不敢!”江夏练练摆手,目光寻来扫去,最终停在了右手方那位模样俊俏的正天门少门主的身上,“小弟只恨这四个江洋大盗为非作歹,不仅害得张大哥你们连夜搜寻,还误了我和我家四大爷的行程!再加上,小弟平生有一个愿望,便是要亲手教训教训那种大奸大恶之人,所以――今天算是正巧遇上了,新仇旧账一起算,小弟便斗胆向张大哥提个请求――不知小弟可否好好的将这小子揍上一顿?”     话说到最后,手指向可怜的少门主。 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倍觉新鲜。     那位张大哥面露疑色,他实在想不通,为何一个人会有这种稀奇古怪的愿望。     那位不知所措的少门主则怒气迸发,抗议道:“臭小子,你敢揍我?”身旁一名“官差”连忙示意他闭嘴,可被激怒的少门主哪能停下,怒斥道:“滚开点!小爷何时变成江洋大盗了?你们不是说……”     “嘭!”一声沉闷的击打声响起,原来是那位张大哥飞掷出了手中的酒杯,击中了少门主的穴位。突如其来的剧痛,让可怜的少门主顿时失声。     “把他嘴给堵住,省得他胡说八道!”一声令下,一名“官差”麻利的掏出一条破布,揉作一团,塞进了少门主的口中。     “啪啪啪!”江夏笑着拍了拍手:“张大哥真是好功夫啊!这他娘的小贼,死到临头了还嘴硬,真是冥顽不灵!”说着说着,从怀中掏出了一锭元宝,在手中把玩起来,嘴里念念有词:“这样的歹人,还真是人人得而诛之啊……”     那一锭金灿灿的元宝,基本上是江夏与程泗阳后半程全部的盘缠,此时江夏将其拿出来诱惑人,可谓是下了血本。     果然,包括那位张大哥在内,所有“官差”此时的眼里,都只剩下了这锭美丽的金元宝。     江夏挑逗够了,这才凑到那张大哥面前,满脸诚恳的说:“张大哥您看,您和诸位差爷连夜捉贼,实在是奔波劳累,不如就在这儿稍作休息,小弟买单,给各位好酒好菜招待着。这空当的功夫呢,小弟就把这嘴硬的小贼借去,好好的揍上一顿,算是了却生平心愿。张大哥,您看……”     说着说着,金元宝“一不小心”,滑落到了那张大哥面前。     看得出来,那位张大哥盯着金元宝,明显的咽了一口唾沫。抬头又看了自家兄弟们的反应,接着又十分警惕的瞧了对面的秦狗子一眼,抬头对江夏道:“小兄弟盛情难却,你张大哥我又何必为难你呢?不过这小贼乃是要犯,你要揍他,我得叫两名弟兄陪着保护你才行。”     “这么说,张大哥答应了?”江夏喜出望外。     “阿毛、小混!你们把这小子押着,陪这位小兄弟玩玩吧!”一边说话,张大哥一边将那沉甸甸的金元宝揣入怀中。     对面桌的秦狗子双眼发直,可也只有眼睁睁的看着他吃下这块肥肉。     江夏心满意足的对那张大哥道:“张大哥,此处人多眼杂的,我要是在这儿揍人,怕是会引起围观,招来些不必要的麻烦。楼上小弟租了个包厢,便请二位差爷押着这小贼上楼一趟吧!”     张大哥一言不发的挥了挥手,示意自己的手下照江夏的意思做。顿了一顿,又重新从怀里掏出那元宝来,仔细的把玩起来。     楼上包厢里,程泗阳、酒糟鼻和招风耳三人,都在侧耳倾听楼下的一字一句,这番听到江夏说要押个人到楼上包厢来,都觉得不解其意――难道要先救下一人再说?这样做,岂不是会让其他三人陷入险境?     然而虽然没有弄明白江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这三人毕竟都是老江湖,简单的耳语几句之后,便都做好了心理准备,随时要见机行事。     程泗阳之前听江夏瞎扯,说他因为连夜赶路,身体有些吃不消,这会儿便照着这说法,装出一副疲惫的样子,趴在包厢的圆桌上,一动不动。     酒糟鼻和招风耳,则规规矩矩的站在他的身后,一副本分的家仆模样。     这样的安排是程泗阳决定的,他知道,此番随江夏一同上楼的“官差”,并不清楚他二人是否还有同伴。     “二位差爷请――”推开包厢房门,江夏站在门口,恭请那两名邪火弟子押解正天门少门主进屋。     那位少门主不断的挣扎,被堵住的嘴里发出呜呜之声,但在两名强壮的押送者紧抓之下,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。     “四大爷、阿九、阿风!”江夏一开口,便很自然的给酒糟鼻和招风耳取了新名。     程泗阳懒洋洋的抬起头来,一言未发。酒糟鼻和招风耳则齐齐的抱拳行礼:“少爷!”     这“少爷”二字一出口,本来心灰意冷,开始闭目养神的少门主缓缓的睁开眼来,瞥见自己父亲的二位护卫,心头顿时燃起了希望之火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