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百零九章 :无巧不成奇言书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百零九章 :无巧不成奇言书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7-29     同样的心情,开始在江夏的心头弥漫……     “如果他们四人落到邪火派手中,无意间透露了孤叶城之事的消息,那我们纯阳八尊这一路上的小心翼翼,岂不是在浪费表情?”     这么一想,便道:“不行!咱们得想办法把他们救出来!”     酒糟鼻和招风耳一听阳元派高手发话,自然是喜出望外。程泗阳却瞥了江夏一眼,道:“还让我不要小孩子脾气呢,瞧瞧你――说话之前也不考虑考虑,咱们上哪儿去救他们啊?”     江夏没想到很少有心机的程泗阳也会说出这种噎人的话,耸肩一笑,道:“一招走错,满盘皆输啊!咱们既然碰上了,就不能让这种结果出现――万一他们四人其中一个走漏了风声,那咱们辛辛苦苦的这一趟,岂不是白跑了?”     程泗阳揶揄道:“那是肯定的!不过,也得咱们碰得上才行啊,现在咱们是只碰见了消息,还没有碰见人影儿呢。除非现在出门就遇上他们,否则,我看你怎么去救!”     江夏明白了,这位老爷子是在生自己的闷气,因为自己不教他外绕真气,还要无视年龄和资历,时刻的管教他……     不过想来想去,老头子的话说得也在理,这一路上经过的地方这么多,谁知道邪火派会将正天门的四位老兄带到哪儿去呢?     与此同时,酒糟鼻与招风耳也陷入了沉思。二人此时是名副其实的手足无措。     江夏缓缓站起身来,悠然的走到床边,朝着窗外的大街上看去……     太阳在天空中越爬越高,凯旋城里也热闹起来,来往的人越来越多。酒店的大门口,前来吃饭住店的人也不少,忙得那几名店小二是满头大汗……     “咦?”江夏抬眼随意打望,这一打望不要紧,却让他发现了一群形迹可疑之人,所以忍不住发出声来。     “咦什么咦?难不成你还能在大街上看到他们么?”程泗阳赌气的样子,与小孩子别无二致。     “我看到一群官差,押送着四名犯人。”     “这凯旋城人多得很,官差抓贼有什么稀奇?”     “可是……官差里头,可有两位看起来很眼熟!”     江夏与程泗阳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,弄得酒糟鼻与招风耳心痒难耐,干脆也扑到了窗边,探头向外,顺着江夏的目光望去……     “是……是门主大人!”酒糟鼻喜不胜收,两只眼睛几乎快要淌下泪来。     招风耳也是瞪大了双眼,幸福来得如此突然,他很难立刻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切。     酒楼门口,八名官差押送着四名男性。这四名犯人,一人为白发老者、一人为翩翩少年,其余二人则是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;官差之中,有两张熟面孔,正是江夏与程泗阳在到凯旋城的路上,巧遇的那两位……     所以,无巧不成书――当江夏通过这两张熟面孔,一眼确认了这群官差的邪火弟子身份;当激动的酒糟鼻与招风耳喊出了他们家主人的尊称――程泗阳难以置信的从座位上来到窗前,亲眼确认了这惊人的巧遇。     “好……好吧!既然遇都遇上了,咱们就干他娘的一票!”一提起要打架,老头子的表情就像是要去参加一次盛大的节日,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。     包厢中,此时此刻,没有人会对接下来的行动有任何异议。灭掉那八名假官差,救出正天门的四位好汉,成了众人此时共同的想法。     与此同时,八名邪火弟子,已经押着正天门门主等人,一齐进入了酒店一楼……     一切,似乎都在朝着对解救有利的方向在发展。     可大庭广众之下,要怎么在不惊动城防守军的情况下,将这该死的八名官差灭掉呢?     这帮邪火派弟子很有想法,他们伪装成官府差人,押解着自己的囚犯,拿着伪造的文书,大摇大摆的进入凯旋城,还可以大摇大摆的住店吃饭。 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他们现在的伪装身份有着很好的保护作用。一旦有人对他们不利,无论他们敌不敌得过对方,只要事态闹大,这凯旋城中的精锐守备军,一定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。     面对官差与平民的争斗,这群守备军会帮助谁,不用说也该知道。     这样一来,邪火派的弟子们,便可押着自己的犯人,大摇大摆的趁乱离去了……     所以,要如何悄无声息的灭掉这八人,便成了解救任务要面临的第一道难题。     “看来,只可智取,不可强攻了……”江夏咕哝道。     程泗阳道:“咱们先下楼去摸摸情况,如果有机会,咱们四人一齐出手就是,短时间内偷袭灭掉这八个兔崽子,老头子我还是有把握的!”     这话一出口,便遭到了酒糟鼻与招风耳的冷眼。因为程泗阳就算是纯阳八尊,那也得给人家正天门门主留点面子才行――你这下说你一人可以独挑八人,可人家门主那边四个人却只能束手就擒,这未免也太高调了……     江夏摇头道:“摸情况可以,可在酒楼大厅里头出手杀人,肯定会引起骚乱,这不行!”想了想,又补充道:“还有,这帮邪火弟子既然能有办法制服正天门的门主,想来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。四大爷,您就别说大话了!”     这后面一句话,纯粹是为了照顾酒糟鼻与招风耳的感受。事实上,江夏哪儿知道那正天门门主到底有几斤几两?     程泗阳哼了一声,似乎没有理解江夏的用意。酒糟鼻和招风耳却是颇为受用,友善的冲江夏点了点头。     “我的想法是,我一个人先下楼,找那两个咱们见过的小子搭话,套套他们的口风。若是能提前知道他们吃完饭后往哪方走,咱们便可占得先机了!”江夏大胆的说着自己的想法,同时解释道,“四大爷您就在这儿稍微等一等,我怕你下去之后行事冲动,要坏大事;至于你们二位,我是担心你们的同伴见了你们会反应异常,引起邪火弟子们的怀疑……这样说,各位认同吗?”     酒糟鼻和招风耳齐齐点头,对于江夏的冷静分析与计划,他们都觉得很满意。     而程泗阳虽然爱耍小孩子脾气,可在这种紧要关头,倒是显得十分识趣,虽然满脸的不乐意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     江夏暗松了口气,起身道:“好,那我这便下楼,你们三人在楼上等我消息,可千万别轻举妄动!”     说罢,轻轻推开包厢房门,慢慢的朝着楼梯走去。     站在二楼的楼梯旁凭栏下望,只见八名“官差”两两一组,分坐了四桌,每一组都看护着一名正天门好汉。     很快,江夏的目光便与自己的“熟人”接触,微笑颔首的同时,他开始迈步下楼。     “小二,拿一壶上好的美酒来!”下到一楼,他拉住一名店小二,笑盈盈的点了一壶酒。     酒壶入手之后,他缓缓的走到了那两名“官差”的桌前。     其余“官差”立刻变得神色凝重,都在有意无意的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。     却见江夏身前桌边的一人微微起身,冲其余众人拱手笑道:“各位兄弟无须担心,此人无碍!”     一行人这才稍稍放松下来……     江夏笑呵呵的给这名起身解释的“官差”斟了杯酒,又同样满满的给另外一人也倒上一杯,大声道:“看样子,二位差爷是已经捉拿到那四名江洋大盗了!各位差爷为民除害,小弟实在是佩服不已!这壶酒,小弟请各位差爷满饮!”     说着,开始逐桌的给一众“官差”斟酒。     这时有一人便问:“秦狗子,这人是谁,你认识么?”     那叫秦狗子的人,便是刚才起身向众人解释的“官差”,也正是在与江夏路遇之时,出言相问的那人。     答道:“回张大哥的话,这位小兄弟乃是我和魏老弟在路上碰见过的,若不是他,咱们也不会那么快的一路赶过去,正好遇见了诸位哥哥啊!”     那被称作张大哥的人哼了一声,道:“那你小子可真得好好的谢谢人家,他妈的,让你白捡了这么一份大功!”     那秦狗子点头称是,端起酒杯来,拉着江夏的手,笑道:“来来来,小兄弟,我和这位魏老哥一起,敬你一杯,哈哈!今天的事,可真是多谢你啦!”     这下轮到江夏莫名其妙了:“他奶奶的,这傻蛋谢我做啥?”口中客客气气的问道:“呵呵,秦大哥、魏大哥,小弟何功之有啊,可受不起二位这杯酒!”     那秦狗子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,道:“你怎么受不起了?哈哈,小兄弟,不瞒你说――捉这四个江洋大盗,我们上头可是有悬赏的。咱们碰见你的时候,你说这官道上一路都有人盘问,我和你魏老哥便捡了条小路搜寻,没想到,正好碰到了张大哥他们……”     秦狗子得意洋洋的模样,似乎让那位张大哥有些不爽,这才接过话来,阴阳怪气的续道:“我们兄弟一行十来人,遇到了这四个江洋大盗,一番苦战才将他们制服,可却只剩下了六人活命――要押送犯人,人手不够,这两个蠢蛋恰巧这时赶到,便是白捡了一份大功!他妈的!”     看得出来,这位张大哥是很为自己死去的兄弟感到不值,但如果自己不接受秦狗子他们的帮助,却很可能连自己那份功劳也拿不稳……     “看来,邪火派内部也是一帮俗人啊!”见到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发着牢骚,江夏的心情不知为何,变得极其舒缓……
推荐阅读: 《无上武修》 《出名太快怎么办》 《阿鼻地狱》 《楚天孤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