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百零八章 :事有凑巧局不妙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百零八章 :事有凑巧局不妙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7-28     “我说你这个酒糟鼻,听好了,你爷爷我姓杨,不姓程!”程泗阳也是大吃一惊,强作镇定下来之后,对着那酒糟鼻就是一通抗议。     但这样做,在旁人看来,倒像是在不打自招。江夏瞧见他这副模样,也是暗吐苦水。     那酒糟鼻嘿嘿一笑,道:“姓杨么?恐怕不是柏杨之‘杨’,而是太阳之‘阳’吧?”     江夏等人出行之时,之所以议定要自称杨家,便是取了阳元派的“阳”字之音。此时被这酒糟鼻一句话,几乎就是一语道破。 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变局,江湖经验不足的江夏,以及心理状态如孩童般的程泗阳,显然都是始料未及,一时之间,都没找到话来支应对方。     那酒糟鼻会心一笑,拱手道:“好吧,这位杨老前辈,在下已是久仰大名。嗯……可这位小兄弟,倒是从来没有听闻过。不过既然能与杨老前辈同行,想来也是极其英雄的角色。”     对方越这样说,江夏与程泗阳便越是肯定自己的猜测,都在感叹自己昨夜这一路颠簸算是白跑了,到最后还是被人家给碰个正着,连身份也让人家弄得一清二楚!     酒糟鼻可不知道二人在想些什么,又问道:“二位从东边一路行来,不知可有看到四骑人马?马上一人乃是白发老人,还有一名少年,另外两人,都是四十来岁的壮年汉子……”     “啪!”未等酒糟鼻问话完毕,江夏已经拍案而起,双眼直视着对方,冷声问道,“朋友,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,还在这儿明知故问干什么?要想出手,咱们奉陪!”     那酒糟鼻微微变色,忙道:“小英雄此话怎讲?在下只不过是想打听我家主人的行踪罢了,怎么会是想和二位动手啊?”     这边情势突变,酒糟鼻的同伴也悄悄的从座位上赶了过来,警惕的目光看着江夏二人。     “你家主人?”江夏听对方如此辩解,心里顿时又生波澜,暗道:“难道……这他娘的是一场误会?”回头望了程泗阳一眼,老头子现在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一脸茫然。     “二位!出门在外,刚才挑明询问二位名号,确实是在下不对。酒糟鼻给二位赔罪了!”在和他同伴低声商议两句后,酒糟鼻回过头来,拱手俯身给江夏二人行礼。     另一人道:“二位要是不介意,还请借一步说话。此处门外人多眼杂,议事多有不便哪!”     此时此刻,无论是江夏还是程泗阳,都差不多排除了对方是邪火弟子的可能性――看这二人神色,倒真像是在焦急寻人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他们找寻的,决然不是自己。     “四大爷,咱们找那掌柜的,要个包厢吧!”镇定下来,江夏答应了对方的请求。到底真相如何,很快便有答案。     一碗茶的功夫过后,酒店二楼的包厢之中,四个男人相谈甚欢,全然没有了刚才的互相猜疑。     在一番暗自猜忌之后,进入包厢,大家一步步的全面交底,这才知道,在大厅里几句话引发的误会,差点让大水淹了龙王庙。     这酒糟鼻与他的同伴招风耳,乃是京畿郡大派“正天门”的门主护卫,同样是要赶去孤叶城,与中原武者一同抵御火喇国入侵的好汉!     酒糟鼻说他早就对阳元正宗心驰神往,对纯阳八尊的英雄事迹更是如数家珍,所以才会在见到程泗阳后,只听了他的几句言语,便猜到了他的身份。     因为全天下武者之中,像程泗阳这样的年龄,还有这孩童般性格的,除了他,很难再找出第二个来。     在了解了对方“识破”自己身份的原因之后,江夏与程泗阳都是哭笑不得,没想到自己小心谨慎的行事,还是被有心人从这样细微的地方看出了端倪。     “四大爷啊,以后这一路上,您还是本本分分做四大爷吧,可不要再露出半点小孩子脾气啦!”     江夏对程泗阳的叮嘱,引得众人哈哈大笑。     酒糟鼻道:“程老英雄气度不凡,要想掩盖,倒还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!”     程泗阳嘿嘿一笑:“嗯……酒糟鼻,你这马屁拍得,老头子受用啦,哈哈!”话锋一转,又道:“你们兄弟二人,一个酒糟鼻、一个招风耳,走在路上,岂不是更引人注目?”     酒糟鼻与自己兄弟对视一笑,道:“我们门主有四大护卫,我们兄弟二人只不过是其中之二罢了。另外两位,一位是卷毛须、一位是野狼眼……我们四人确实是各有特色,可论名号,却远远不及纯阳八尊哪,所以这一路上,倒是都很安全。”     江夏听全了这四大护卫的名号,心里开始对那正天门门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――找这样四个丑男给自己当护卫,是不是为了衬托出自己的光辉形象啊?     程泗阳也在脑子里想象着这四大护卫的英姿,琢磨着酒糟鼻的话,好奇问道:“不对啊!你说你们很安全,怎么现在却是走散了,找不到自家主人?”     一行人同走,若不是遇到紧急情况,这样名门大派的好手,又怎么会走散呢?     酒糟鼻拨弄了一下自己红红的鼻头,尴尬的笑道:“昨天夜里咱们连夜赶路,走到半路却将水壶打翻了。我家主人便遣我兄弟二人去寻找河溪,打水回来备用。我们出去寻了小半个时辰才找到一条小河,见那河水清凉冰爽,打水之后,就脱了鞋在河边洗了个脚。可没想到,等我们回去的时候……我家主人已经不在那儿了!”     说到这儿,那招风耳开始低头自责:“都怪我兄弟二人办事太慢,门主他肯定是等不及了,才抛下我们离开的……”说到最后,就差呜咽出声了,情状悲切不已。     江夏皱着眉头看着二人齐齐的委屈模样,心头不禁一凛:“我了个去的!瞧这二位的小受模样,该不会和他们门主有什么基情之事吧?现在沦落到被抛弃,所以才会这么怨念……”     “嗯?”想着想着,他忽然顿起疑惑,一把抓住酒糟鼻的手,问道,“你们家主人一行,在你们去打水的时候,一共是四个人?”     酒糟鼻点点头:“不错!”     “嗯……我想想看――四个人、四匹马,你们家主人是四十来岁的贵人模样,另外两大护卫,一个是卷毛须,乃是白发苍苍的老头子,一个是野狼眼,是个衣着邋遢的中年汉子……另外一个是少年,穿着打扮和我差不多――是这样吗?”     “不错,正是!”这下轮到酒糟鼻激动了,他反抓住江夏的双肩,欣喜的问道,“小兄弟,你们见过他们,对不对?他们现在在哪儿啊?”     江夏与程泗阳苦笑着对视一眼,喃喃道:“恐怕,他们不是抛下你们先行离去,而是遇到了邪火派弟子的袭击吧……”     酒糟鼻根不不可能知道,他们家主人那一行人的配置,不偏不倚,与屠老三供述的“灭火四人组”如出一辙!他更不会想到,自家主人在黑夜之中停滞不前,很可能就会遇上邪火派弟子的盘查,一番言语不和,自然会被对方理解为妄图狡辩……     这一番误会之下,两方人马开战的可能性极高,而战斗的结果,现在看来,正天门门主这一方,多半是落败了。 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”酒糟鼻与招风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他们做梦也想不明白,神出鬼没的邪火派,为什么会盯上自家主人。     一时之间,江夏也不太好意思对他们说出真实的原因,只好安慰道:“这一路上不知为何,邪火派弟子出没得很频繁,时不时的截下路人来盘查,说是要找四个江洋大盗……”     “他妈的!”酒糟鼻开始破口大骂,“要说江洋大盗,这天底下除了邪火派这帮混蛋,还有谁配得上这称号?”     招风耳也奇怪的自语:“找江洋大盗也就罢了,为何会寻到我家主人头上来?真是奇也怪哉!”     一旁程泗阳显然也想通了那误会的场景,心里笑意蓬发,表面上却只有装作若无其事。眼下将真相说出来,眼前这二位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举动来――如果他们家主人真的被邪火派弟子给误抓了,那现在追究谁的责任,都是于事无补。    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!     江夏显然也是这个想法,继续说道:“我看邪火派的人多半是将你家主人他们四个,当成自己要抓的江洋大盗了!如果你家主人他们真的是不辞而别,那现在他们落在邪火派手中的可能性――极高!”     不管怎样,话说到现在这一步,已经算是将最大可能发生的事情给对方讲清楚了。     酒糟鼻和招风耳一听到这句话,神情变得凝重起来。他们都知道,中原武者,特别是像自家主人这样重量级的人物,落在邪火派手中会有什么下场。     另外更重要的是,一旦邪火派从他们口中,得到了中原武者齐聚孤叶城的一星半点的风声,那正天门对于整个中原武林,无疑都将是一个大大的罪人!     这么一想,二人开始满头冒汗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