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九章 :挑水劈柴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九章 :挑水劈柴

{*read_ad_title*}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,小说更全更新更快。百万小说免费阅读。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!还在等什么,赶紧点击下载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6-03     江夏远远的跟在陈悠然身后,一路上倒也没见到他有什么异常之处。扁担还是那样的扁担,挑着空桶也没见得有多自在。     不一会儿,膳房和崖壁间的一片树林快要走完了,再往外走,是一块光秃秃的空地,江夏要再跟出去,就很难找到地方藏身了。     正当他犹豫该如何是好的时候,只见陈悠然挑着空桶出了树林,就跟换了个人一样,脚步忽然变得极快,那几只木桶也似乎轻了许多,被他时不时的在肩上颠来颠去,显得欢快异常。     看到这时江夏算是放心了,抚着胸口暗道:“我还担心他生我的气呢,看样子,他倒是一点儿也没放在心上!”     陈悠然一个人玩得欢快,像个孩子一般。江夏窝在树林边缘远远的看着,最后还是没敢出去。     等到陈悠然走到悬崖边,一只脚踏上那条险峻小路,整个人慢慢消失在江夏视线的时候,江夏才敢蹑手蹑脚的碎步跑过去,试图扒在崖边向下看个明白。     没过多久,江夏便如愿以偿了。让他吃惊不已的是,自己从树林那头钻到悬崖边的这一小会儿功夫,挑着桶下山的陈悠然竟已经到了山脚下,站到了那片水波荡漾的溪流边。     “嗯,玄乎啊!”江夏再次打量了那条蜿蜒曲折的陡峭山路,“这种路要我来走,空着手恐怕都得走上十来分钟,这陈叔,难不成是直接跳下山去的不成?”     这个关节还没想通呢,更让江夏吃惊的事发生了。只听哗哗两声水响,抬眼一看,竟是陈悠然抖动肩上扁担,将左右两肩各三只大木桶,分别探入溪水之中,看似轻描淡写的左右一摆,然后整个人便平平稳稳的站住了,转身就准备往回走。     显然,刚刚这么两下,他已经将六只木桶全部灌满了!     “我的个天!”江夏都看呆了,“果然是深藏不露!要想这样打水,没有扎实的功夫底子,那简直是白日做梦!”心里这番嘟囔,他干脆不往回缩脑袋了,就这么直望着陈悠然挑着水往回走。     二百来斤的重担挑在肩上,陈悠然果然是健步如飞,很有点大家风范!走到悬崖边,一脚踏上石板小路,依旧没有丝毫的减速。在这条狭窄的山路上,就这么近似快跑的冲了上来!     江夏当时就差点拍着大腿喊出声来:“轻功!这绝对是高深莫测的轻功啊!比那什么凌波微步,估计也差不到哪儿去!”     他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蹲在那里偷看,转眼间陈悠然已经挑着重担爬到了崖顶,胸口一起一伏,鼻孔喘着粗气,抬眼一瞧江夏,没有丝毫怪罪的意思,相反倒有几分莫名其妙:“我说江夏,你真不去讲武堂上课,也不用跟在我屁股后面看我挑水啊!我干粗活儿,你有什么好看的?”     说话的时候,陈悠然担着水就这么站在那里,腰不弯腿不抖,挑得是稳稳当当。     唯一让江夏稍感遗憾的是,此时的陈悠然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丝毫没有绝世高人那种内力雄浑的影子。     “好看!怎么不好看了?”江夏反问一句,“陈叔,你每天都这么挑水吗?一次挑六桶,还这么轻松,我看就算让那些‘强体’二级的所谓高手来,也不见得能行吧?”     江夏一句话,既恭维了陈悠然,还不忘顺带讽刺一把讲武堂里那位何师父。     陈悠然嗤笑一声:“胡说八道!你陈叔这么挑水,还不是被逼出来的?每天膳房要做一千多号人的饭菜,要用多少水啊?咱人手又不够,我不拼命挑,时间就来不及呀!”     “没有高深的实力和本领,人就是逼死了,也达不到您这样的层次啊!”江夏只道陈悠然是在偷换概念,咬住了就是不依不饶。     陈悠然不再纠缠,挑着水快步朝膳房走去,留下一句话:“人啊,哪个不是逼出来的?只要你肯去做,敢去做,有啥事情是做不了的?”     江夏差一点就扑哧笑出声来了。陈悠然一本正经的这句话,一开头就是一句极其有恶趣味的俏皮话呀!     不过这话虽然说得在理,但还是显得极虚,江夏可品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。     望着陈悠然消失在林中的背影,不禁好笑:“逼?谁能把我逼到强体二级?我感谢他八辈儿祖宗!”     半个钟头不到的功夫,陈悠然来回跑了四五趟,挑的水装满了膳房内大大小小的水缸。     挑完水他虽然也累得直翻白眼,但却并没有做多少停留,便又开始稀里哗啦的劈柴。     江夏跟在他身后回到了膳房,又开始蹲在一旁观察他抡斧头。陈悠然见这小子整个上午都魂不守舍的样子,也不愿理他,就这么任由他在旁边看着。     比起挑水来,陈悠然劈柴就正常了许多,看得江夏一肚子郁闷。那个扫地僧的桥段,果然还是不能在陈叔身上硬套啊!     一番失落,正准备起身离开,忽然突发奇想,蹦出一句话来:“陈叔,您说挑水那样挑是被逼的,那劈柴呢?”他伸手指向了旁边的一块直溜溜、长滚滚的圆木,“如果被逼急了,您能左右开弓,几斧头把这玩意儿劈成柴块吗?” 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胡话?那块木头一抱粗、三人长,我怕是劈两个时辰也劈不完啊!”陈悠然说着话,手上也没停着,“不过我明白一个道理,这世上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,只要你信自己,敢去做,什么艰难险阻,都不是问题!”     说来说去,无非是大人们经常用来鼓励后辈们的话――自信啊,勇气啊什么的,江夏从小到大,耳朵都听起茧了……陈悠然这样借着砍柴之事,说着劝武之话,对他当然没有什么效果。     “哎呀呀,陈总管啊,不好了!”一个膳房烧火的小厮脸色惨白的跑了过来,差点儿就流眼泪了,嚷嚷道,“柴房屋顶的瓦昨晚被风掀翻了一大片,雨漏了一夜,把柴火都给打湿了!”     “什么?”陈悠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可要是离了柴火,那有再多米又怎样?现在他能做的,就是自己带头、召集大伙儿,拼了命的劈柴!     陈悠然显然有点慌乱,要知道现在这时辰,要再不开始烧火做饭,中午全派上下就都得饿肚子,责任谁也担当不起!     他额头上渗出一层汗珠,静静沉思了一会儿,对那小厮说道:“赶紧叫人,一起过来砍柴!”说完一咬牙,似乎是下定了极大的决心,放下手里的斧头,冲手掌心啐了两口唾沫,弯腰一手一把,拾起了两把柴斧,慢慢的朝那截粗长的圆木走去……     正如江夏所愿,陈悠然劈起柴来,就像风卷残云一般,几斧头下去便将圆木斩成几截,然后用双脚巧妙的将它们竖立起来,双臂一番挥舞,不到一支烟的功夫,竟将这刚刚他口中不可能的任务给完成了,毫不拖泥带水!     “德顺,快!把这些柴火抱去,先应应急!”那叫德顺的小厮,甚至还没来得及领命去叫人,就又接到了陈悠然的新命令。     陈悠然一声令下,看傻了的德顺忙不迭的弯腰拾柴,看陈悠然的目光多了好些敬畏的色彩。     江夏同样在一旁看呆了。     “刚刚他说自己不行,可不像是假装的。可现在呢?被逼急了,一样能吓死人!”望着地上四散的柴块,江夏暗暗感叹,“人的潜力果然是无穷的,难道说,陈叔是身具神力,自己却丝毫不知,直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才会以这种惊人的方式爆发出来?”     “啊!我明白了!”想着想着,江夏忽然兴高采烈的叫出声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