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百零七章 :疑虑重重入凯旋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百零七章 :疑虑重重入凯旋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7-27     “少爷,您就教教我吧!”     “哎……老管家,你就饶了我吧!就算我要教你,现在也也没法啊!”     “您就给我说说,我听着就是啦……”     “你就不怕祸从口出,又招来一波坏蛋?”     “这……那咱们说好,等到安全的时候,你一定要好好的教我!”     “好啦好啦,小声点,有人过来了。”     天刚麻麻亮,经历了小半夜的奔波,江夏与程泗阳二人终于骑马远离了金子村。庆幸的是,从他们路遇那五名邪火弟子之后,这段路程倒还算顺利。     唯一让江夏抓狂的是,程泗阳对他施展出的外绕真气神技一直念念不忘,在稍感安全之后,便一直在旁边念叨,求他不吝相传。     在江夏有些忍无可忍的时候,道路前方,出现了两名骑士身影,正冲二人快步赶来。     “嗯?不会又是邪火派的吧?”程泗阳低声嘀咕道。     江夏装作若无其事的远远眺望,等到人影稍稍清晰,才看见二人穿的均是官差服色,便稍稍放心了一些。     那两名官差催马疾行,终于来到了江夏和程泗阳面前,上下打量一番,一人问道:“这位小哥,请问一句――你们是从何处而来啊?”     江夏也仔细查看了来人神色,拖出早就备好的言语,道:“我们从长清城来。”     长清城乃是孟西郡首府,人口众多,随便谎称来自于此,任谁也找不到怀疑的理由。     那官差嗯了一声,回头与自己同伴使了个眼色,又问:“我二人奉命捉拿江洋大盗,我问你们,这一路上,有没有见到四骑人马同行的路人?”     江夏心中一凛,暗道:“四骑人马?该不会是邪火派假扮官差,其实是在找我们吧?”     一旁程泗阳拱手问道:“敢问差爷,这四人长什么模样?”     那官差略作迟疑,道:“一个老头、一个少年,还有两人都是四十来岁的精壮汉子……”     一边说,他身旁的同伴一边打量江夏二人,眉头一皱,凑过去在那发言官差的耳旁低语道:“你说,那四人会不会已经分头逃窜了?我看眼前这二人,就很可疑!”     那官差听了脸色微变,心中也是深以为然。     二人的反常表情,自然逃不过江夏与程泗阳的眼睛。二人均是各自蓄势,准备随时击杀来犯之敌。     “奇怪了,这一路上,好像很多人在找这样的四个人啊!”微妙时刻,江夏忽然皱眉发问。     那官差奇道:“喔?已经有很多人盘问过你们了吗?”     江夏点头:“那不是咋地!我和我家四大爷连夜赶路,为的是去苍翠关参加倪家老爷子的丧礼……可这一路上,却不断的被人拦下来问这问那,烦都烦死了!”     一旁程泗阳心中会意,也开始大倒苦水:“呜……可怜的倪家老爷子哎,我怕是见不到你最后一面喽!”     那两名官差对视一眼,耳语道:“已经有兄弟盘问过他们,看来没啥问题。我看他们的样子,倒不像是装的。”     另一人点头称是,回过头来,对江夏道:“这四人乃是朝廷要犯,官府正在全力缉拿!你们要是见着了,最好小心点。去吧!”     江夏已经认定了对方乃是邪火派弟子假扮,可此时自己一番瞎扯,瞎扯中还变着方的在骂人家……这样竟然都能蒙骗过关,他心里不禁暗喜,此时又听到对方假模假样的说场面话,更是忍不住快要笑出来。     “多谢二位差爷提醒,小民告辞啦!”回过头去,对程泗阳点了点头,二人重新驱马上路。 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笑死我了!”跑出去老远,眼见着前后无人,程泗阳终于忍不住爆笑起来。问道:“我说少爷啊,你是怎么想出来的,居然编出这样的话来骗他们?嘿嘿,最扯淡的是,这两个蠢蛋居然相信了!”     江夏回过神来,也在分析自己蒙混过关的原因,笑道:“这叫从众心理。我骗他们说有很多人盘问过我们,他们自然会认为是他们的同伴喽!既然之前有那么多他们的同伴都没有怀疑我们,那他们也自然而然的不会起疑心。” 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的!”程泗阳显然不懂心理学,只是笑道,“本来我是想直接把这两个混蛋干掉,可是你这样骗人,倒是很好玩,下次遇上,咱们继续,哈哈!奶奶的,我这个老管家,什么时候变成四大爷啦?”     “你还想遇到啊?我可不想了!咱们得快点赶到个像样的城镇,好好休整一下再上路。到了人多的地方,邪火派的人不至于这么嚣张,咱们也可以好好的补一补觉……”一夜未睡,又在马上颠簸半天,江夏确实稍感疲倦。     程泗阳吐了吐舌头,不再说话。二人继续高速骑行。     等到太阳出来的时候,二人终于来到了一座城楼之前。抬眼望去,只见城门上方正中央,写着“凯旋”二字,再看那城墙高大无比,俨然是一座大城。     “四大爷啊,您知不知道,这儿为什么要叫凯旋城呢?”江夏忍不住好奇,问道。     程泗阳沉吟片刻,道:“凯旋城啊,好几百年前,凯旋城以西还是蛮族部落,咱们中原皇帝,就在这儿屯兵打仗,最终得了今天沙海郡这么大一块地方。取个凯旋城,也是图个好彩头嘛!”     江夏哦了一声,见到城门口白盔白甲的官兵神情肃然,猜到这座大城时至今日依旧是军事重镇。如此一来,一旦进城,再遇上邪火派爪牙的几率就要小得多了。他不相信深入敌境的这帮狂徒,敢在重兵驻扎的大城市里肆意妄为。     “四大爷,咱们找个地方,好好的吃一顿,再睡上一觉吧!”接受完城门口的查验,江夏忍不住伸了个懒腰。     程泗阳眼睛四处观望,看到路边耍把式卖艺的、兜售稀奇古怪小玩意的艺人商人,根本就没有心思理会江夏。     “睡醒之后,我说不定会教教你那个……”     “嗯?你说什么?”程泗阳猛然回转头来,笑嘻嘻的对着江夏,掂了掂包袱里的银两盘缠,笑道,“走,咱们去这儿最好的客栈酒楼!”     一大早的功夫,饥肠辘辘的一老一少,进入了一家装潢华丽的酒楼,点了一桌子好酒好菜,一通的胡吃海塞。说到底,二人现在还在假扮大户人家,这吃穿用度,可不能太寒碜了,以免引人怀疑。     在这方面,二人是很有共识的。     “嗝――”酒足饭饱,江夏舒舒服服的打了个饱嗝,“公款吃喝的感觉就是好啊,我总算理解那帮狗日的贪官污吏了,这玩意他娘的会上瘾!”吃完这一顿,他已经忍不住在考虑下一顿饭的菜品了。     程泗阳不知道江夏心中所想,只想要求师学艺,修炼出同样神奇的外绕真气来。付完饭钱过后,他又开始拉着江夏软磨硬泡。     “我说四大爷,刚吃完饭,您就不能让我歇一歇?再说了,这大厅里头这么多人,我怎么教你啊?”说到底,江夏是认定了能拖就拖。卫昆阳要他一路上看住程泗阳,不要任其耍小孩子脾气坏事,江夏觉得,用这个东西来控制他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    程泗阳四下打量了一番酒楼大厅,偌大的大厅里头,除了他与江夏这一桌,便只剩角落里,一条小长桌旁边的两个男人。     “哪儿有多少人啊,就两个而已,少爷啊,您该不会是在敷衍我吧?咱们可是说好了的呀!”一心急,程泗阳的声音便大了几分,小孩子“锲而不舍”的精神开始慢慢发威。     若是寻常情况下,像他这样的音量,倒也不至于引起一般人的注意。然而角落里,小长桌旁那两名喝着寡酒的男人,却是在尖着耳朵刻意倾听。     “好了好了,等咱们大功告成,我一定全都答应你……四大爷啊,您老人家胡搅蛮缠能不能分分场合?”江夏面露苦色,凑到程泗阳面前,压低了嗓门续道,“我看那边那两个人,已经回头看了咱们好几眼啦,十分可疑!”     “什么?”程泗阳一听,立刻抬头,直愣愣的看过去……     这一看,正好与那边一名男子目光相交。     那男子红红的酒糟鼻,配上他那对细眯眯的眼睛,直接给了程泗阳一种极其不良的印象。     见到对方注意到了自己,酒糟鼻回头端起酒杯,乐呵呵的站起身来,慢慢的走到了江夏桌边,笑道:“二位朋友,在下酒糟鼻,敬二位一杯!”     程泗阳奇道:“你是酒糟鼻,是人都看得出来,还用说么?”     那酒糟鼻哈哈大笑,道:“这位前辈说话可真有意思!不知前辈是不是尊姓‘程’呢?”     程泗阳和江夏心中顿时大惊,眼见这来人神色不定,没准又是邪火派遣来的探子。莫非这邪火派如此神通广大,不仅这么快的追上了自己,还连自己的身份都已经弄得一清二楚了?那如此说来,这一次纯阳八尊集体出动,目标孤叶城的大事,会不会也被他们给掌握了?     这一惊可真是非同小可!
推荐阅读: 《阿鼻地狱》 《涅槃之梦》 《异界之狂龙逆天》 《狩猎在地球末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