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百零六章 :真气外绕挫群妖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百零六章 :真气外绕挫群妖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7-26     “锵!”江夏那势在必得的一拳出去,那身材魁梧的邪火弟子情急之下,只好抄起手中长剑格挡。一声金属撞击之声,紧接着便是长剑的断裂!     果然不出程泗阳所料,这一招并没有击中对手!     其余那三名邪火弟子,显然也是身经百战之辈。他们看出了江夏这一拳出击之后,浑身上下所露出的无数破绽,不用多言,举剑便攻!     一时之间,江夏的左右两侧、背面弱点,都暴露在对手的剑锋之下。     程泗阳前来助阵,却还未来得及冲到战团。他怎么也没想到,实力如此出众的江夏,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,给对手如此的大好机会。     “哼!”然而江夏的反常表现,却并不是他经验不足,暴露了自己的弱点。实际上,这只是一个诱敌深入的计策……     刚刚那一拳,将前方敌人手中的铁剑击成两截,巨大的力道,还将仅存的半截剑身,从那邪火弟子手中给震落下来。     此时此刻,长剑的两截,还在半空中飘舞,没有人注意到它们……     “死吧!”转瞬之间,江夏目光如刀,杀气腾腾的咬牙挤出了死亡宣言!     那本该直接落地的两截铁剑,却诡异的悬浮在了半空之中。     还未等那三名邪火弟子各自的攻击近身,江夏嘴角微微一翘,双手附在胸前,却是潇洒的转了个身,目光扫过每一个袭击自己的敌手!     “倏――”     “咻――”     两声锐利的破风声掠过半空,寒光在月色之下闪耀。一左一右,断剑的两截残躯,箭一般的飞行!     “呲――”     “呲――”     “嚓!”     前面两声几乎同时响起,那是两截断剑掠过两名邪火弟子的颈项之时,划破他们脖上血管所发出的声音。鲜血随即喷出,月光之下,毫无血色……     后面那一声,乃是两截断剑刺入另一名邪火弟子身体的声音。在割断了两人的咽喉之后,两截断剑像是嗜血的恶魔一般,陡然加速,毫不讲理的刺穿了本在江夏背后的那名邪火弟子的身躯!     一上一下,一截刺穿咽喉,一截穿透胸腔!     “咚!”眨眼之间发生的剧变,瞬间夺走了三名邪火弟子的性命。转瞬之后,三具尸体同时倒地。     “啊!这……火神在上!这……虚像乎?啊――”刚刚侥幸卸下江夏一拳的那名邪火弟子,绝难相信自己眼前所发生的一切,口中开始胡言乱语起来,念叨几句,忽然仰天狂叫。     恐惧,带给他的是身心的不安,即使他有自己所谓火神的精神支持,面对死亡,依旧展露出了与寻常人无疑的恐慌。     但是,江夏却不会因为他的这种恐慌而选择慈悲,相反,对于他的这种狂叫,江夏还十分的反感。     “呃……”程泗阳满含激情的想要助阵救人,刚一落地,却发现战局陡然变化,三名偷袭之辈,竟都已经被江夏辣手屠杀!     反应过来,六尊者恍然笑道:“外绕真气,果然厉害,哈哈……少爷,有空你可得教教我!”     江夏不置可否,看着手痒难耐的六尊者,下巴指了指面前那几欲疯狂的最后一名敌人,沉声道:“老管家,他就交给你了!动作快些,我们还要赶路!”     程泗阳嘿嘿一笑,目光投向了那身材高大的邪火弟子。     “你奶奶个熊的!我让你们这帮混蛋为非作歹,叫你尝尝爷爷我的厉害!”虽然六尊者平常大多数时间都只关心自己的玩耍之事,但对于国仇家恨这样的大义之事,他却一点都不含糊。邪火派的人,他早就是恨之入骨!     此时有机会亲手击杀邪火派弟子,对他来说,绝对是一个出气的大好时机。他可不介意对手是不是已经精神崩溃,是不是还有抵抗的能力。     江夏慢慢的回到白马旁,轻巧的骑上了马。     这几步行进之间,却听得身后传来一阵阵的拳脚相加之声,同时传来的,还有六尊者程泗阳的咒骂,以及那名邪火弟子的惨叫……     显然,刚才恐怖而诡异的杀戮场景,让这名本来修为不错的邪火弟子,彻底丧失了抵抗的能力。程泗阳只是在用普通的气力,对他施展出来的,也只是近乎于街头斗殴般的拳打脚踢……     江夏坐在白马之上,面带苦笑的看了一小会儿,终于忍不住道:“老管家,你打够了就了解了他吧!咱们的大事要紧,可不要耽误了!”     那一边,程泗阳微微抬头,“哦”了一声之后,右臂灌注真气,一招“猛虎掏心”强势出击,呼啸过后,那名可怜的邪火弟子顿时丧失了生气。     “呲啦”一声,六尊者从对手胸中,慢慢的抽出了自己的右手。“猛虎掏心”名副其实,刚才这一击,他真的将对手的心脏给生生的扯了下来!     “我呸!”看了一眼那颗心脏,六尊者满脸鄙夷的啐了口唾沫,“邪火派的混蛋,果然连心都是黑的!”     随手一丢,低头伸手在对手的衣衫上擦拭了一番,然后才意犹未尽的回到了马上。     “驾!”二人齐声策马,一白一灰两匹健马发足狂奔,消失在了道路尽头。月光惨白,照着满地的血腥。     那颗被挖出来的心脏,在月光照射之下,如同鲜血一样,都是黑亮之色……     金子村中,喧闹打破了夜晚的寂静。     几名面色焦急的大汉,正挨家挨户的搜寻着什么。     屠老三的院门,此时正被拍得啪啪作响。     “开门开门!”手执火把,一名青衣壮汉不耐烦的催促着。     屠老三睡眼惺忪的打开院门,见到这副场景,大吃一惊,面露苦色,低声道:“各……各位好汉,有……有何吩咐?”     那青衣壮汉一把抓住屠老三的衣领,盛气凌人的问道:“听说你家留宿了四名过客?”     “好汉饶命!我家里有人借宿不假,可……可那四人已经走了啊!”     “村头的圣火,是这四人熄灭的吗?快说!”     屠老三心里直骂:“这帮邪火派的混蛋,明明认定了是杨兄弟他们灭了邪火,却还要找我来问个究竟!简直就是脱裤子放屁,多此一举!”口中却道:“邪……圣、圣火熄灭了?真……真的吗?”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。     那青衣汉子“啪”的给了屠老三一巴掌,骂道:“少他们给老子装蒜!我问你,你可认识这四人?”     “不……不认识啊!”屠老三被打得头脑发昏,连连叫苦。     青衣汉子冲上来抬脚欲踢:“不认识?不认识为何要帮他们借马逃跑?”此话一出,稍一闪身,给出了一点空隙,让屠老三看清了门外的场景。     金子村年过六旬的村长,满脸血污的被一群彪悍汉子捉在哪里,时不时的还会遭到拳脚招呼……     屠老三目光探视过去,老村长似乎是有了感应一般,微微抬头,睁开眼来,对着屠老三轻轻摇了摇头。     屠老三咽了口唾沫,想起了卫昆阳临走时的话,只好如实交代道:“那……那四名客人扮作一家四口,自称杨老爷、杨少爷,还有老管家和车夫各一人……半夜三更的,他们给钱让我帮他们买马,说是要赶路,我就只好照办了啊!”     听到这样的老实交代,青衣汉子似乎很是满意,得意的笑了笑,转身对自己人点了点头,回头再看屠老三,又是一副凶神恶煞。问道:“老实交代最好,免得受皮肉之苦,我看你倒是识趣!我再问你,这四人往哪里走了?”     屠老三知道,江夏等人敢让自己如实交代,一方面是他们自己留有后手,一方面肯定也是考虑到了他的安全,心里此时满是感激。听到对方这般相问,也就继续道:“他们往西面出的村,再往后要往哪里走,小的就不知道了……”     青衣汉子一脚将屠老三蹬开,心满意足的转身令道:“都听到了?给我追!这帮亵渎圣火的妖孽,我们要替火神将他们降服!”     底下一片响应之声,一时之间,似是群魔乱舞。     忽然有一人道:“舵主,邱老二他们五人到现在还没赶到,该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吧?”     青衣汉子不动声色,沉思了片刻之后问道:“他们是从西面赶来么?”     那人答道:“正是!”     青衣汉子邪笑着回头望了屠老三一眼,颇为赞许的点头道:“算你识相,没有说谎!兄弟们,朝西追!”     一行人欢呼雀跃,即将离开屠老三院子。被他们打得几乎不省人事的老村长,作为累赘,也被丢到了一旁。     屠老三赶忙上前查看伤情,却被老村长一把推开。     “好你个屠老三,窝囊废啊!你……为何要暴露恩公们的行踪?”话到最后,村长老泪纵横。     屠老三百口莫辩,只好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村长……我……我也是被逼无奈啊!”     走出去不远的那青衣汉子还不忘回头调侃:“老东西,这位兄弟那叫识趣,他可不像你这般硬骨头,哈哈……”     老村长气得不行,几欲吐血。屠老三连忙扶住他,在他背上轻轻拍打。忽然想起了什么,鼓足勇气,对远行的人群问道:“诸位好汉,圣……圣火遭人亵渎,那我们金子村――”     “圣火不灭,战斗不止!如今有妖孽亵渎,我们可没有闲工夫再来理会你们!算你们走运了,赶紧回家供信火神吧!”那青衣汉子问出了“妖孽”的行踪,对屠老三的印象显然不错,这才开金口答他问题。     屠老三和老村长都听到这般回答,两颗悬着的心,这才齐齐的放落下来……     无论如何,金子村的大难,算是过去了!
推荐阅读: 《武炼巅峰》 《战魂啸》 《涅槃之梦》 《狩猎在地球末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