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百零五章 :分路出行仍触敌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百零五章 :分路出行仍触敌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7-25     “江夏,那邪火你是如何扑灭的?”趁着空当,卫昆阳连忙悄悄的向江夏发问。     江夏暂时还不想透露自己习练《阴阳和合经》的秘密,只好搪塞道:“这……三言两语难以说清,我到现在都还没想明白呢!卫尊者,路上我再慢慢跟你说吧!”     话音未落,院门口孔连阳沉声报道:“马车卸下来了,两匹马的草料也已经喂足。”     卫昆阳嗯了一声,走到一间卧房门前,里头程泗阳正在收拾细软。由于众人要兵分两路,所以他现在要将银两盘缠分成两份。     “老管家,你准备得如何了?”     程泗阳在屋内嘿嘿一笑:“老管家掌管财政大权,自然是要中饱私囊一点的。这一份多的,我就带着上路啦!”将一只胀鼓鼓的包袱背上,另一只甩给了卫昆阳。     卫昆阳也不介意,回头对江夏道:“现在就等屠老三买马回来了。江夏,我要你和六师兄一道走!”     “什么?”江夏一直认为,自己随后将与八尊者同行,问道,“那你……你和七师兄一起……不行!你伤还没好,我不放心!”     卫昆阳微微一笑,摇头道:“让六师兄与他一道,我也不放心。六师兄童心甚重,七师兄又不会约束理会,怕是要出岔子;而让你和七师兄同行,我怕你们二人还未到孤叶城,就要打起来……” 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江夏欲言又止。     卫昆阳不容置疑的说道:“我虽然有伤在身,但却能与七师兄和平相处,这一点你不必担心。倒是你,可要好好的看住六师兄,不要任他一路玩闹才是!”言语之间,竟是寄予重托。     江夏只好点头应下。     “好汉!”便在此时,门外传来了一阵稀疏的马蹄声,更为响亮的,则是屠老三那惊喜交加的呼喊。     孔连阳守在门口,低声喝道:“你嚷嚷什么?闭嘴!”     屠老三乖乖噤声,走到面前才道:“这是两匹健马,是从村长家牵来的。诸位好汉给的银子村长没收,他老人家说,灭了邪火,对咱们金子村是大恩,不能收各位的银子……”双手将一锭银子递给了孔连阳。     院内三人一听马匹备齐,也齐齐的走了出来。     屠老三知道邪火乃是江夏所灭,连忙对着他做了几揖,道:“杨兄弟,村长让我代表全村,谢谢杨兄弟的解围之恩!”     江夏摇头道:“邪火派的人还会到金子村来,只不过邪火已灭,按照他们的规矩,估计是不再会屠村了。可他们肯定会问遍全村,搜寻我们的下落。屠三哥,要想谢恩,还请你们替我们保密才是!”     卫昆阳续道:“最好的保密,便是跟他们说实话!一家四口,老爷、少爷、管家和马夫――你明白吗?这样,对你们也最为安全。”     屠老三恍然点头,面含感激的站在自家门口,目送着四人各自上马,消失在夜色之中。     出了金子村,按照事先的安排,卫昆阳与孔连阳二人走了西北方的一条小道,而江夏则与程泗阳一道,策马奔上了宽敞的官道。分别之时,无人言语,众人都知道,至少在天亮之前,自己都还面临着邪火派追击的危险。     “驾!”江夏鞭策着自己胯下的白马,与程泗阳一道,疾驰而去。     二人一言不发的全速走了大半个时辰,胯下马儿也都累得气喘吁吁,便不约而同的放慢了速度,算是略作休息。     程泗阳憋了这么久没有说话,此番便借机开口道:“少爷!我……我还接着当老管家,好么?”     江夏一怔,哑然失笑,道:“当然好了,不过老管家可要有老管家的样,得听少爷的话才行。”     程泗阳嘿嘿一笑,道:“那是当然。可少爷要是行为不周,按照老爷吩咐,老管家也得管教才是!”     江夏苦笑,心道:“卫尊者何时这般吩咐过啊?这老顽童,还真会给自己排戏!”口中应道:“是是是!老管家恪尽职守,我这个少爷服了你啦!”     程泗阳得意一笑,忽然话锋一转,道:“少爷,你是怎么把那邪火灭掉的啊?晚上吃饭之前,你和老爷在屋里商量了半天,是不是他知道什么法子?”     江夏觉得自己必须承认,这位老顽童阁下,虽然一副爱玩的没心没肺模样,但是心思却往往比很多人都要缜密。     然而此时问出这种问题,显然有些不合时宜,江夏自然也不会如实告知。     更要命的是,这个问题一出口,道路北侧,却隐隐传出悉悉索索的异响,竟是有人潜伏路边!     二人同时听到了这番异动,江夏是对程泗阳的口无遮拦大为不满,程泗阳也对自己刚刚的失误懊恼不已,均在担心,这路边的来人,最好不要是邪火派的才是――如若不然,是不是意味着,邪火派的爪牙已经注意到纯阳八尊的行动了呢?     “二师兄,这二人有问题!”悉索声中,一人猛然叫出声来。     另一人吼道:“还等什么?火神在上,活捉他们问个明白!”     一声令下,官道北侧,唰唰几声,跳出来四五个黑影,各自手持兵刃,一字排开,将整条官道阻拦起来,挡住了江夏与程泗阳的去路。     若是硬冲,马匹必死无疑。这一战无可避免,况且江夏还心存疑虑――邪火派就算办事效率再快,也不至于立马就查明自己的行踪吧?到底是怎么回事,还得捉上一人来问个清楚!     夜空之中,本来被乌云遮挡的月亮,此时明晃晃的洒下光来,将官道上的几人照得清清楚楚。     五人拦路,双骑不前,对峙!     “吁――”江夏率先勒马停住,马鞭一指,喝道:“哪儿来的贼寇,想拦路*不成?”虽然知道对方乃是邪火派弟子,但必要的装傻充愣,有时候还是可以起到一定的迷惑作用的。     五人最当中的一名大汉身材魁梧,手里的长剑一挥,“唰”的一声,哼道:“少装蒜了!金子村的圣火,是不是你二人亵渎的?说!”     “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……”江夏继续胡搅蛮缠,他在寻找时机……     不管对方是在赶路时无意间碰到了自己,还是领了命令前来追击,既然形成了此番对峙,那要想安然脱身、不留后患,唯一的解决之道,还是只有一一灭口,一个不留!     所以,他必须找寻一个很好的时机,出手迅捷的将对手全部击毙,不给他们任何逃跑或是呼救的机会。     “刚刚你二人的对话,我们可是听得清清楚楚,还想狡辩不成?”那邪火派弟子显得有些得意,对于这样的偶然巧遇,他似乎也感到十分幸运。     “唷!是吗?”江夏的声调忽然变得阴阳怪气起来,“既然你们都听得这么清楚了,那还问什么问?一起上吧!”     话音未落,双脚已从马镫里脱出,轻轻一踩,人已经腾空而起,扑向敌群!     “老管家,盯紧点,别漏了人逃走!”     程泗阳兴奋不已,拍胸脯道:“放心吧少爷,这五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王八,今天遇上我算是倒了血霉啦!”跃跃欲试,想要寻机加入战团。     却见江夏腾空跃起,沉了口气飞踢而下,两腿都灌注了浓烈真气,“啪”的一声,第一腿踢中了一名邪火弟子的下颚!此人一声不吭,生生的被踢出去十来步远,然后便直愣愣的倒地身亡!     间不容发的第二脚,却是被敌人全力卸了下来。     剩下的四名邪火弟子将江夏围在中央,见识了刚才他一脚毙敌的威风,此时这四人可是丝毫不敢大意,刚刚喊出要活捉敌人的口号,现在恐怕都给丢到了九霄云外。     然而四人各自都执有兵器,这让他们稍稍感到心安了一些。     可是对江夏来说,敌人手中的兵器,只不过是一块块的废铁罢了!     眼下,他需要的是速战速决!     如何能在短时间内将这四人全部击杀,这还真需要费点脑筋……     进入战斗状态的江夏,体内真气涌动。刚才吸收天元结晶炼化出的高纯真气,此时就像兴奋剂一般,催动着他的身体,让他忍不住想要找个倾斜口,猛烈的爆发出来!     短时间内积攒大量的真气,会让身体躁动难安,江夏虽然控制得很好,但在战斗之中,这一副作用还是难免显现。     然而,这对江夏来说,只能算是小小的副作用,可是对此时围住他的四名邪火弟子来说,却真真切切的是一场灭顶之灾!     “咝――呼――”一个贯彻丹田的吐纳,江夏神鬼不知之间,已经将体内的真气溢出了一部分,缠绕在了自己身体周围。     外绕真气,随着他内体真气的增强,也变得更加强大!     “受死吧!”在对手的小心谨慎之中,江夏再次先发制人。他看准了那名身材魁梧的邪火弟子,全力一拳攻去,缠绕在手臂之上的真气,发出了响亮的爆鸣,气势逼人!     “少爷,小心啊!”     一旁程泗阳观战,却是看出了问题。江夏这贸然出拳,虽然声势浩大,但却不能保证一定能击中对手!退一步说,就算真的击中了,还剩下三名敌人,他随时都可能腹背受敌,这是十分危险的! 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“老管家”再也按捺不住,从马上翻身下来,一点足飞到半空之中,想要给江夏助阵。     然而他却不知,江夏这一番买个破绽,却是有意而为之……
推荐阅读: 《楚天孤心》 《阿鼻地狱》 《涅槃之梦》 《异界之狂龙逆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