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百零二章 :天元结晶助神功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百零二章 :天元结晶助神功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7-22     “来来来!七哥,屠老三今天多有得罪,让七哥受惊了,敬你一杯!”夜色渐晚,屠老三院子里,这最后的晚餐已然开启。     屠老三让卫昆阳坐了上席,让自家老婆带着孩子回避到了厨房用餐,自己则坐在孔连阳身边,笑呵呵的端起一碗酒,敬上赔罪。     孔连阳面无表情,端起酒来勉强喝了一口,似乎有点不屑和屠老三搭话。     屠老三自然以为这位“车夫”兄弟还在生自己的气,连忙从桌子中间的大盘子里,生生的扯下一只猪蹄,放到了孔连阳的面前。     “七哥,原谅兄弟吧!这是兄弟亲手做的,你尝尝看……”满目的殷切。     孔连阳白了他一眼,不为所动。     江夏忍不住发话道:“老七!屠三哥如此盛情,你为何如此不识趣呢?快,把这只猪腿吃了吧!”     孔连阳眼中怒色一闪而过,知道江夏又要开始捉弄自己,正欲找由头下桌,却听卫昆阳道:“是啊,老七。金子村大难将至,屠先生一家明日一早也要逃离。咱们两家人今日能在一起用餐,倒也算是缘分,你可不要坏了今晚的气氛啊!”     一老一少两位爷都发话了,身为“管家”的程泗阳自然按捺不住,在一旁连连点头,随声附和。     孔连阳有意无意的哼了一声,用手抓起面前的猪蹄,开始张口品尝。     滑-嫩的猪蹄肉一入口,一天下来没有吃到任何荤腥的孔连阳不禁为之一振。可自己之前表现得太过冷酷,此时也不便于立马变得随和,只是在心里暗暗赞叹:“想不到这山野小村,也能吃到如此美味!”     心里享受着口中的美味,七尊者的表情不自觉的变得和缓了不少,但他潜意识里还是冷峻的形象,所以脸上的肌肉显得便有些纠结。这让他看上去有些不自然……     “七哥,怎么样,味道还行吧?”屠老三期待着孔连阳的软话。     江夏瞥了孔连阳一眼,对屠老三道:“屠三哥,我们家对待下人极好,平常都是随我们一起吃遍了山珍海味,所以老七可能不会觉得你这猪蹄有多好吃,哈哈!我这么说,屠三哥可不要介意,你的心意咱们还是很感激的!”     “随我们一起吃遍了山珍海味”,这句话一说出来,连江夏自己都想笑……     孔连阳一听简直怒不可遏,回想起中午吃饭时所受的侮辱,他恨不得一口将嘴里的猪蹄肉连皮带骨的给咬得稀烂,然后将其想象为时刻拿自己作乐的江夏。     “咔!”果然一块硬骨被他咬断。     “哎唷!”紧随而起的,是七尊者的一声吃痛惨叫。刚才那一动怒,用力之下,不仅咬碎了骨头,也不慎咬到了自己的舌头,痛得他五官都扭曲到一起了,十分狼狈。     屠老三见状连忙朝江夏投去疑惑的目光,那意思是:“奇怪了,你不是说他吃惯了山珍海味的吗?怎么现在却猴急到这般境地,竟然把自己舌头给咬了?”     江夏嘿嘿一笑,目光转向程泗阳,这是要给这沉默许久的老管家一个说词的机会。     程泗阳心领神会,乐道:“我们家车夫老七是个吃货,平常山珍海味确实吃了不少,可这小子却根本不知道慢慢品味,完全就是在糟践东西!不过这只猪蹄能让他猴急到咬舌头,倒真说明屠老弟你手艺不错,哈哈……”     屠老三颇为得意的点了点头,还不忘关切的问孔连阳道:“七哥,你没事吧?”     孔连阳舌头流血,也只能往肚子里咽,松手将猪蹄丢在桌上,哼了一声,起身离席,推门出了院落。     屠老三颇为尴尬,却听江夏道:“屠三哥你别理他,他是自己出了丑,不好意思见人。”     “喔!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,呵呵……来来来,杨老爷,我敬你一杯!”     这一顿“最后的晚餐”,以孔连阳的出丑开始,自其余众人的欢笑结束,期间过程,自是一番趣事,不再赘言。     酒足饭饱之后,屠老三热情的安排众人休息。他做屠夫贩肉多年,家里也算殷实,院子大房间多,四个人安排了三间卧房,卫昆阳和江夏各自独间,程泗阳与孔连阳共居一室。     夜色渐浓,窗外寂静无声。     江夏一直未睡,就等着夜深人静的时候,好悄悄的摸出院去,到村北行大计。     轻轻推开房门,四处探听一番,他一个垫步,轻巧的跃上了屠老三家的石墙院子,再一蹬脚,几个起落,已经朝村北行出去老远。整个过程,悄无声息……     屠老三院子西侧的卧房里,卫昆阳默默的站在窗前,轻摇着头,低声自语道:“年轻人啊,总是不计后果,行事冲动……哎――”长叹一声,苦笑道:“随他去吧!”转身上床,合眼睡去。     江夏很快来到了金子村北,那堆邪火远远的就映入了他的眼帘。黑夜之中,透着幽蓝色的火苗,看上去更加邪气。     不过此时既然已经认定了邪火的底细,江夏便不再去想那些神神怪怪的事了,走到邪火堆前,专心致志的思考,自己该如何才能找出那天元结晶。     在行事之前,他想一睹那神秘的天元结晶的真容。     “既然是结晶生出的气体让邪火燃烧,那这东西肯定就在火焰之下喽!”这样想着,江夏开始打量那块铺路的石板。     黑夜之中,火焰的根部无比刺眼,但与白天相比,却也少了许多光线上的干扰。这让江夏一下子便注意到,邪火的根部、石板的中央,有一个颜色稍浅的方块!若不是刻意去看,绝难发现那方块与周围的区别。     再仔细看,那铜钱大小的小方块看起来,似乎比周围的青石板还要矮上一小截!     “看来卫尊者的猜测是对的,这个东西,应该就是天元结晶了!果然是很好的燃料啊,一整天下来,才消去这么一小层!”     江夏带着答案去寻找问题,又很快找到了可以佐证的依据,更是认定了卫昆阳的说法。这时候他开始在脑中构想,邪火派那帮人是如何神鬼不知的生出邪火的……     首先,在铺路的青石板上抠出一小个坑槽来,再将严格计算好剂量的天元结晶嵌入进去。无论是大小还是深浅,这块结晶必须与青石板结合得严丝合缝。     然后,滴上几滴酒或火油,点燃火焰。当燃料耗尽的时候,天元结晶便会被激活,源源不断的为邪火提供后续的燃气。看上去,邪火乃是无根无据,肆意的在一块石板上燃烧……     这样的现象,已经足以引起无知村民们的恐慌了,更何况,还有三天之后的屠杀。     找到了根源,江夏算是了了一桩心愿。     “原来天元结晶就长这模样,丢在石头堆里,恐怕也找不出来吧!”自语着,他开始在邪火旁边盘腿坐下,“要想让这块晶体为我所用,必须先把周围空气中的万物之精给吸尽再说!”     天元结晶的激活条件很简单,它们就是维持天地万物平衡的一种缓冲剂,一旦某种东西在周围环境中缺失,打破了原有的平衡,它们便会被激发,自动的补充这种物质。     所以它可以助长邪火燃烧,自然,也可以帮助江夏炼化真气。     进入修炼状态,江夏调整着自己的气息吐纳。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,都在感受周围的天地之灵。漂浮在空气中的万物之精,犹如顽皮的精灵一般,决然不会被一般人捕捉到。     可是习武者,凭借与天地相同的精神意志,再加上对自己身体的超强掌控,要想感知并吸取它们,并非难事。     更何况,江夏已经是周身穴位全部畅通的异类。     很快的,他便开始飞速的吸收炼化了。     “金子村这儿,万物之精的浓度可远比不上咱们阳元山啊!”一边修炼,江夏一边暗暗感叹。阳元山乃是天地灵气密集之所,万物之精浓度自然比寻常地域高出不少。     由于周围万物之精浓度有限,江夏熟练的吸取之后,迅速由体内气息调理转换,转成了宝贵的真气储藏起来。     强大的身体,就像一只吸取万物之精的仙葫一般,速度之快,绝难想象。     很快的,江夏便察觉到,身体周围的万物之精浓度,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……     之前的吸取过程,总能感受到空气中其它杂质的干扰,这给江夏的炼化过程会造成不小的烦恼,总需要分心将这些杂质一一挡在体外,才能保证最终真气的纯洁。     这样的现象江夏早有预料。《阴阳和合经》上曾经提到过,说天底下天元的品质也是因地而异,不同地域,所产出的万物之精是各有不同,阴阳双元比例不同,合成诞生出的万物之精,在转化为真气的过程中,会带给武者不一样的身体感受。     像阳元山这个地方,空气中便是高纯度的阳性万物之精为主。而眼下的金子村,看来只有资质普通的货色而已……     可是如今,江夏明显的感觉到,周围万物之精却陡然变得清澈,甚至比自己当初在阳元山上所吸取的那些还要高品质。     “看来,天元结晶已经开始响应我啦!”心念一动,江夏恍然大悟。
推荐阅读: 《战魂啸》 《符篆召神》 《楚天孤心》 《阿鼻地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