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妄武尊 第一百章 :无薪之火终有源
当前位置: 首页> 奇幻玄幻> 狂妄武尊

第一百章 :无薪之火终有源

{*read_ad_title*}

下载
书友们快来看

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,小说更全更新更快。百万小说免费阅读。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!还在等什么,赶紧点击下载 >>>随便看小说App<<<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07-20     原来,这几年火喇国圣火派弟子深入大真国境内,大肆破坏、烧杀抢掠,所用手段早已引起了天下武者的注意。     慢慢的便有人注意到,这帮凶徒在行事之前,会留下一堆火焰作为预告。     这种做法与其说是预告,还不如说是对大真国武者的一种挑衅。人家胆敢提前三天通知你,我要到这个地方杀人放火,这对你什么样的轻蔑态度?     自然而然的,便有许多武者对此感到怒不可遏。     于是便不断的有人组织起来,一听说哪里有邪火出现,便赶赴现场,等待邪火派弟子现身便大战一场,想要除之而后快。     然而事情的结果却往往不尽如人意。这帮自发组织起来的武者,虽然比官方的士兵要善战一些,但毕竟不是一流的武者,禁不住邪火派弟子的长期袭扰,战斗之中,总是胜少负多。     在为数不多的胜利之战中,最终的结果,也往往是两败俱伤――大真国武者们费尽千辛万苦,击败了一批的邪火派弟子。可现场的邪火只要未灭,便会陆续有一批又一批的增援赶到!     这些邪火派的增援兵力,就像绵绵不绝的洪流一般,会一直持续到达成屠村的目的为止!     那些义愤填膺的武者,没有几个禁得住这样的车轮战。他们就算能在之前的战斗中侥幸活命,最后也会被这样无休止的袭扰搞得心理防线全线崩溃,最终干脆放弃抵抗,命丧敌手。     有的人最后想要自保性命,悄悄的逃离了现场,可邪火派的弟子就像鬼魅一般,跟踪他的行踪,直到将其杀死为止。     如此狠辣的手段,震慑住了大部分的中下层武者,近两年内,再没听说有人合力抵抗邪火派的传闻……     因此,“邪火燃、鸡犬完”这一说法,还从来没有没兑现的记录。     在前期与邪火派的斗争之中,武者们注意到,这些凶徒对他们留下的火焰十分崇敬,只要见到了火,他们就像中了魔咒一般,死命冲锋,不惧生死。     有人曾经抓住过邪火派弟子,追问他那邪火的秘密,没想到那弟子非但不说,反倒十分放肆的呼道:“只要圣火不灭,战斗便永远不会休止!”说完便咬舌自尽身亡……     听到这里,江夏忍不住问了:“我不明白!大真国这么多名门正宗,高手如云似海一般,怎么可能抵挡不住这些寻常的邪火派弟子?你刚刚说这些集结起来抵抗的,都不是一流的武者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     卫昆阳苦笑一声,道:“大真国就是因为太大,所以才难以团结!天下各派总是互相争斗,哪愿去管这些平头百姓的生死?为了救人,得罪境外强敌,若是交战,必然会有折损。这样一来,在与国内各派的较量之中,难免会吃亏……”     江夏听得连连摇头:“这帮人什么狗屁逻辑啊?不是说武者都应以扶危救难为己任么?敢情这天底下,认同这一点的并不多啊!”     卫昆阳道:“几年之前,邪火派的袭扰并不严重,天下各派又处在激烈的竞争之中,自然无暇顾及。直到三年之前,萧老掌门出面调解,方才化去了各大宗之间的主要矛盾,各门各派,也才第一回的坐到一起,商量一致对外的事……”     “原来萧老掌门是第一届的武林盟主啊……”江夏心中暗暗评论道,“可为什么大家开始一致对外了,邪火派的骚扰反倒更强了呢?”     未等江夏发问,卫昆阳已经开口道:“从那时开始,各大门派有了定期会晤的规矩,所针对的首要目标,自然便是这邪火派了。然而未等各派商量出个统一的办法来,江湖上便已经流传出了邪火派放出的狠话,说大真国各派若是多管闲事,必将遭到灭门的报复!” 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!”江夏为之一震,邪火派的狂妄简直出乎他的意料――灭门?难道他们的实力已经足够傲视大真国各派了么?     卫昆阳摇摇头:“当时听到这个传言,天下各派顿时群情激奋。萧老掌门呼吁大家保持冷静,然而各派虽然坐在一起,历史上的积怨却还是无法完全摒弃。很快便有人想要争这头工,悄悄的派人,要去挫一挫那邪火派的锐气……”     江夏这才恍然大悟:“看来邪火派放出这狠话来,是在用激将法,扰乱我大真各派的军心哪!”     “不错!当时巨峰郡有一处村子发现了邪火,离之最近的‘炎剑派’便遣出门内高手,奔赴现场守株待兔。可没曾想,邪火派弟子竟然突袭炎剑派,一把火助攻之下,将炎剑派上上下下三百余人统统杀掉!”     “这是调虎离山啊!”江夏惊呼道。     “正是!”卫昆阳点头,“门内高手倾巢而出,炎剑派内防御薄弱,被邪火派灭门,实属无奈。之后,这帮凶徒乘胜追击,将还在路途上的炎剑派高手一一截杀,最后才赶到他们点燃邪火的村落,血腥屠村……”     江夏听得倒吸一口凉气:“调虎离山后灭门,扰乱军心后追击,除灭阻力后轻松屠戮手无寸铁的村民……邪火派行事狠辣,却十分的有计谋!”     卫昆阳点点头道:“这样的事发生了两三次,惨遭灭门的,都是中小门派。然而即便这样,也是大挫了我大真武者的士气,军心一乱,统一对敌的事情,就再一次搁置下来。若不是近期掌门师兄得到孤叶城面临险境的消息,估计天下武者还是无法真正团结协作!”     江夏心里发着牢骚:“以前这帮人是各扫门前雪,所以才拧不成一股绳。现在听说人家要骑自己脖子上撒尿了,终于才有了点正常的反应。可是大家都还是小心翼翼的,未免也太把对手当回事了!”     卫昆阳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,道:“我说这么多,就是要告诉你,此次武林同道集体行动实属难得,如果我们贸然行事,暴露了身份,引起邪火派的率先出手,怕是会坏了大事!”     江夏有些不耐烦的点了点头,道:“是啊!说了这么半天,您还是没有提到邪火的秘密。您倒是说说看,这东西有多么的难灭?如果实在是没法,我也就死心了!”     这话说得直白,引得卫昆阳一声轻笑。道:“几年前,我有幸跟随萧老掌门一同下山,参加武林各派的会谈。在会谈举办的小镇上,我遇到了一位樵夫。”     江夏暗道:“想必这位樵夫就是刚才卫尊者提到的‘隐士高人’了!呃……为什么隐士高人都喜欢扮成樵夫啊、乞丐一类的角色呢?”     稍微一走神,回过神来,听卫昆阳续道:“当时萧老掌门正和其余各大派的首领密谈,我在会场外无事可做。这樵夫走到我的面前,慢慢悠悠的在我跟前点了一堆火。     “我便奇怪,问他为何点火。那樵夫默不作声,望着那堆火焰燃烧,每到火势略减,便朝里头加上一块木柴……我忽然想到了邪火之事,隐隐感到这樵夫不是等闲之辈,便不再发问,看他行事。     “就这般添柴旺火的重复许久,他对我说:‘火之未灭,必有缘由。若无柴薪,安能持续?’说着便将或中木柴取走,那堆火焰在残存的木炭上烧了一会儿,便自行熄灭了。     “我便问道:‘无薪之火,安能去之?’因为我见过邪火,知道那东西总是平地而燃,并无燃料供之。那樵夫哈哈大笑,对我说道:‘天下无火无薪,薪可无形,然必有根源矣。万物皆有根源,阴阳双元之基,概莫能外。’     “说完这番话,樵夫转身便走,没有给我继续发问的机会。”卫昆阳描述了一番当初的场景对话,接着便道,“我将这番遭遇告知了萧老掌门,他思索一番便道:‘天元结晶的传说,看来是真的了!’”     江夏一连听了好几句文绉绉的古文对白,现在又听到什么“天元结晶”,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疑惑,问道:“这天元结晶是什么东西?跟这邪火有什么关系?”     卫昆阳道:“当时我也是第一次听说‘天元结晶’四字,便请教萧老掌门。老掌门说,这天地之间的阴阳双元,本是无形之态,我们武者以之炼化万物之精,靠的是身体的敏锐感知,若是感知能力有限,吸收阴阳双元的能力,也就自然不足。     “然而传说中,天地间还有结晶状态的阴阳双元,留存在地底深处或是崇山峻岭的矿脉之中!这便是天元结晶了!相传一块巴掌大的晶体,足可供一般的‘强体’三级武者炼化一年真气!”     听到这儿,江夏心底感叹道:“原来阴阳双元也有气态和固态之分。看来气态是稀薄的,固态则是高度集成的状态。有这么一块晶体,便不用每天辛辛苦苦的去感知捕捉空气之中的阴阳双元啦!如此说来,这天元结晶必然是所有武者梦寐以求的宝贝喽!” 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虽然对天元结晶的神奇很是惊讶,但江夏还是不明白,“这结晶的阴阳双元,与那燃烧的邪火又有什么关联呢?”